從亞洲棄嬰到網飛電影女主角,前途無量的亞裔女影人還有誰?

亞裔女影人
繼去年《寄生蟲》在奧斯卡大獲全勝,亞裔的力量有如接力般,今年繼續大放異彩。

更突顯了女性的力量和進步,比如今年被提名最佳導演的,還有女演員兼導演埃默拉爾德·芬內爾。

這個生於1985年的女孩,第一次執導電影就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可謂前途無量。

▲ 她導演的電影《前程似錦的女孩》也在不少北美頒獎季中提名了不少次最佳影片。

在此之前,芬內爾作為演員,最出名的角色可能就是電視劇《王冠》中飾演年輕時代的卡米拉。

亞裔女性還奪得了最佳女配角獎,這份榮譽屬於韓國女演員尹汝貞。

▲ 中國觀眾對她最深的印象可能就是《澡堂老闆家的男人們》了……

▲ 布拉德·皮特為尹汝貞頒獎,之後尹奶奶也喜滋滋地跟皮特合影,追星成功。

▲ 年過七旬的尹汝貞人生經歷跌宕起伏,職業生涯也是經過了大起大落,結果在高齡奪得奧斯卡。這種認真活著的勁頭不得不服。今年二月為韓國版Vogue拍攝寫真,也是絲毫不顯老態。

她們改變的,不僅是奧斯卡獎的歷史,更是以電影工業巨頭為首的、密不透風地以男性居主導地位的行業的歷史。

從她們身上,我們能看到希望:女性的故事,可以完完全全由女性自身書寫,用女性獨特的眼光看待。每個人身上都兼具責任與自由。

話說回來,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些年來,活躍在好萊塢中的亞裔女影人還真是不少,其中有一位年僅24歲的年輕姑娘拉娜,就正在悄悄冒頭。

雖然年輕小小,但人生經歷卻稱得上頗多起伏:跨越大洋,從襁褓中的棄嬰成長為一個網飛電影新星……

前段時間,網飛原創青春電影《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第三部上線,這部系列電影也正式宣告完結。

▲ 第一部至第三部的電影海報。

電影改編自美籍韓裔作家珍妮·韓的同名系列小說。

▲ 原著小說在美國也非常暢銷,是一部非常典型的YA(青少年)言情小說,在北美有廣闊的市場,讀者分布從初高中女生到20多歲的上班族女性。女主角是亞裔,也比較少見,給人新鮮感。

這麼一部沒有大卡司、成本低的青春電影,能在五年內連拍三部,至少也是小賺不賠。其中,作為系列電影中的唯一女主角,扮演女主角拉拉·簡的女演員拉娜·康多也一戰成名,在美國娛樂圈有了小小的姓名。

和吳珊卓、劉玉玲、奧卡菲娜這些已然成名的現役亞裔女星,年僅23歲的拉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 吳珊卓手握金球獎,代表作有《實習醫生格蕾》和《殺死伊芙》等……

▲ 劉玉玲則曾創下好萊塢亞裔女星片酬最高的記錄,代表作有《殺死比爾》和《致命女人》。

▲ 近兩年嶄露頭角的奧卡菲娜雖然長相和體態備受國內觀眾爭議,不過還是靠《別告訴她》拿下了金球獎女主角。

好萊塢裡的現役亞裔女星本就稀少,能混出頭,讓人叫出名字的更是一隻手數得過來。拉娜的出現也算是接棒了。

拉娜還很年輕,作品數量不多,國內的知名度也還不算太高。不過,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個愛笑的圓臉姑娘。

“我是百分百的亞洲人,也是百分百的美國人。”

跟二代或三代生於美國的亞裔不同,拉娜19997年5月生於越南,她一出生就被父母遺棄,被送到了孤兒院。

但比其他棄嬰幸運的是,在5個月大的時候,拉娜被來自美國的康多夫婦收養,他們還同時收養了另一個比拉娜年紀小的越南男嬰。

她和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也從小關係就很好。

▲ 從小時候照片也能看出來,家境不錯。笑是裝不出來的,拉娜和弟弟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快樂的家庭裡。

美國是收養大國,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就收養了無數亞洲孤兒或棄嬰,大部分都是普通的美國家庭。

而拉娜更幸運的是,收養她的父母處於中產階層,尤其是她的養父鮑勃·康多,曾擔任多年雅虎公司體育部門主編,還獲得過兩次普利策獎提名。

▲ 拉娜的養父叫鮑勃·康多,據他在Linkedin上的資料顯示,他曾經在微軟健康部門擔任高級編輯、後來又在雅虎公司體育部門擔任副總裁。

▲ 他們一家小時候生活在芝加哥,或許是因為父親的身分,他們還曾經登上過當地的雜誌。養父母稱他們姐弟倆為”最棒的禮物”。

▲ 拉娜一直對養父母非常感恩,去年還難得發了一張全家福,感謝他們把自己和弟弟從困境中解救出來並組成家庭。

▲ 家庭關係看上去很不錯,拉娜在韓國首爾工作時,父母也來探望她。

擁有比較優越的家境,拉娜自小學習芭蕾,還會馬術。

▲ 芭蕾學了十幾年。

▲ 馬術則是業餘愛好。

到了高三,18歲的拉娜開始有了演員夢。經過多次試鏡,2016年,19歲的拉娜幸運地獲得了參演《X戰警》的機會。

▲ 2015年,經過多次試鏡終於拿下角色的拉娜開心地在ins宣布自己將參演《X戰警》。

▲ 電影裡的扮相則充滿了一股復古風。

▲ 作為漫威電影,卡司也夠強大,一美、法鯊、大表姐……群星閃耀,電影也曾引進國內。處女作便能參演這樣的商業大片,拉娜的確幸運。

▲ 雖然是個小配角,沒有在海報上露面的機會,但參演流量這麼大的電影,還後來還是給拉娜爭取到一些上節目的機會,進一步增加曝光率。

在《X戰警》中嶄露頭角之後,一個更合適的機會和角色來到拉娜面前。

2018年,美籍韓裔作家珍妮·韓的青少年言情小說《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第一部被網飛改編為同名電影,女主角的設定是一個美籍韓裔女高中生。

▲ 能在美國亞馬遜網站上獲得超過1000個評論的書,已經算是暢銷,而《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無論是單行本還是套裝,評價都逼近5000,妥妥的暢銷書,不然也不會被網飛相中拍電影了。

▲ 原著小說作者叫珍妮·韓,是美籍韓裔,80年生。寫作生涯一直專注青少年言情小說。(下圖是珍妮·韓和拉娜在電影開拍後探班的合影)。

亞裔女星當主角的機會不多,而21歲的拉娜無論是年齡還是氣質都是不二人選。

▲ 女主角是個普通的高中生,沒有多漂亮,這樣才讓讀者有代入感。而娃娃臉,長相沒有攻擊性的拉娜相對而言就比較合適。

在接下來的五年裡,系列電影連拍三部,拉娜的知名度也大增,甚至很多人都用女主角的名字拉拉·簡來代稱拉娜。

這一切,對拉娜來說,美得像一場夢,甚至是之前從不敢想像的好機會。

▲ 在拍完電影第三部接受採訪時,拉娜坦言,作者珍妮·韓就像自己的姐姐一樣,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珍妮對她說,希望拉娜能得到像《飢餓遊戲》裡的詹妮弗·勞倫斯和《暮光之城》裡的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那樣的演出機會,能有一部當主角的代表作,尤其是對在好萊塢步履艱難的亞裔女演員來說。拉娜說自己當時都驚了,因為從沒有人對她說過這樣的話,她自己甚至在想,這可能嗎?當時,她們都不知道電影第一部能大受歡迎,隨後連拍三部。啊,這可能就是Girls help girls的力量吧!

說回《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這套電影,作為青少年言情電影,劇情不複雜,但是很戳少女心。

▲ 拉拉·簡是一個愛幻想愛浪漫的女高中生,她每暗戀一個男生,就會給他寫一封情書,但這是一封永遠不會寄出的信。寫完之後,拉拉·簡就會小心地藏到一個小盒子裡。慢慢的,小盒子裡積累了好幾封情書。

而最大的社死現場是啥呢?就是自己的倒楣妹妹把盒子裡的情書全都按照上面的地址給寄出去了。得知噩耗的拉拉·簡,在發現其中一個暗戀的男生已經收到情書後,嚇到當場暈倒……

而現實和言情電影最大的不同就是,在電影裡,社死之後還是復活的機會。

暗戀的男生之一(也就是男主角),剛剛被前女友甩掉,為了讓她吃自己的醋,突然收到女主的情書,他乾脆將計就計,和女主立了個契約,兩人假裝約會。

男主和女主假裝戀人,是有自己的小心機的。而女主之所以同意,也是為了擺脫自己的”心魔”——姐姐的前男友喬西。

▲ 拉拉·簡家和喬西家是鄰居,拉拉·簡和姐姐、喬西自小就一起玩。拉拉·簡一直暗戀喬西,但後來,喬西和姐姐相戀,拉拉·簡就把自己的愛壓在心底,但還是偷偷寫了一封藏在盒子裡的情書。在知道喬西和姐姐分手後也收到了情書後,腦中一片混亂的拉拉·簡暫時仍無法冷靜面對喬西,於是接著和男主的”假約會協議”轉移注意力。

就像所有青少年言情電影一樣,”假戀人”最後總會變成”真心動”。

 ▲ 亞裔女和白種男的搭配蠻新鮮,讀者和觀眾也愛吃這一套。

▲ 即使是靠個肩膀,都是甜甜的。

▲ 這部電影相比之下已經算是”純潔”,當中最sexy的一幕算得上是泡湯池戲份。

▲ 愛情小妞電影,不必有什麼深刻的含義,讓觀眾感到快樂就是勝利。外加選角得當,導演審美在線,尊重原著,即使是小成本製作,也能獲得成功。

這部電影雖談不上讓拉娜一夜爆紅,但至少變得小有名氣。很多人都在問:拉娜是誰?拉娜父親的職位信息也是那時候被網友扒出來的。

▲ 從出生地、年齡到家庭,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姑娘都讓大家充滿了好奇。

▲ 拉娜和男主角諾亞還獲得了2019年的”青少年選擇獎”,投票人都是美國13到19歲的青少年,也足以證明電影的受歡迎程度。

隨後,拉娜還有份在電影《阿麗塔:戰鬥天使》裡打了個醬油。

還在美劇《殺手一班》裡擔任主角,海報中也是C位。

在2021年《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第三部上線後,拉娜的片約不斷,接拍網飛新劇《哈,婊子》,擔任女主角。

▲ 網飛算是拉娜的福星,三部系列電影讓她的職業生涯走上正軌,而拉娜的優秀表現也讓網飛對她寄予厚望,新劇欽點她做女主角。

伴隨著職業生涯的不斷進步,拉娜的時尚之路也在慢慢摸索。

▲ 剛出道的拉娜身材還很瘦,體態也比較”幼”。這兩張淡妝,也很少見。

出道初期,拉娜的妝容是典型的”亞裔套用歐美妝”,看上去就很違和。

▲ 拉娜本身的眉毛是上挑的,但是妝後加強了,這倒也還好,更違和的是眼妝,全包眼線+下眼瞼陰影,外加裸唇色和不太靠譜的髮型。反正整套妝發是讓人沒法夸出口的水平……

前段時間,在受邀為Vogue拍攝美妝視頻時,拉娜坦承自己因為種族和長相在八年級時遭遇校園霸凌。

▲ 這兩年不知道是發腮還是發福,拉娜的臉確實是有點變寬了,不過下巴依然是尖的。

▲ 拉娜說,自己上學時,因為有亞洲人的長相和美國人的名字,遭到了亞裔常遇到的校園霸凌,自己有一天甚至哭著回家,問媽媽為什麼自己和爸媽長得不一樣。

即使生在開明快樂的家庭,作為亞裔演員進入美國演藝圈,還是經歷了重重困難和隱性歧視。硬套不適合自己臉的歐美妝也是一種自卑,好在拉娜這幾年經過了起起落落,經歷的事情多了,也學會更坦然接受原本的自己。

▲ 學會擁抱自己的特質,而不是為了和其他人保持一致而隱藏它們。”這樣做能幫助我尋找自我”。

▲ 拉娜的長相併不完美,最大的武器就是非常富有感染力的笑容。

後期即使再化歐美妝,也聰明地進行改進,更適配自己的臉。

▲ 娃娃臉、厚唇、酒窩、健康的牙齒,一種東西方都能get到的美。

▲ 個人覺得這套妝容很特別也超驚豔。拉娜難得有一股英氣和酷的氣質。

▲ 這套造型有一股側顏幼正臉成熟的神奇效果。

說完了臉,我們再看整體。跟大部分亞洲女生一樣,拉娜的身高一米六,在歐美算得上嬌小。

▲ 出道前拉娜和朋友的合影,看得出其實身材比例也是一般水平五五分。

▲ 十五六歲,還在發育期,身材算得上凹凸有致。有胸腿也細。

▲ 2016年左右出道初期,應該是拉娜最瘦的時候。

在《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裡,20歲的拉娜的身材算是正常水平,比青春期時稍胖了些。當然跟國內女星對自身身材的嚴格要求比不了,用國內觀眾苛刻的眼光來看,甚至稱得上”有點胖”。

▲ 不過演的就是普通女高中生,這些造型雖然經過選擇和搭配,但還是有一種很接地氣的感覺。外加拉娜的胸部相當豐滿,連帶著顯得脖子到胸背那裡都有點粗壯。

戲外,拉娜的造型也比較注重揚長避短。

▲ 突出腿,視覺上讓人忽視較為豐滿的上半身。

▲ 依然是相同的思路,靴子拉長腿部。

參加活動或者頒獎禮上,出彩的造型也是類似的。拉娜不常穿蓋住腿的長禮服,儘量多露腿。

▲ 相比之下,拉娜拍照時比較適合有表情,尤其是富有感染力的笑容。

▲ 如果腿被蓋住了,就會儘量露出豐滿上圍。

借著《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的東風,拉娜也逐漸被時尚雜誌青睞,登上了不少大刊封面,是難得的亞裔女星面孔。

▲ 最左邊的Elle很驚豔,妝發到位。最後是越南版芭莎,拉娜對於回到故鄉拍攝感到非常開心,不過這個封面成品效果實在是夸不出口,走復古風有點拉垮……

▲ 近期的封面,坦白講,拉娜變胖了,不過倒也變得更從容了,沒有太多的容貌焦慮。

亞裔演員在好萊塢發展的路儘管談不上一帆風順,但絕對是”一榮俱榮”。

2018年那部席捲美國的電影《摘金奇緣》上映2天後,拉娜的《致所有我曾愛過的男孩》在網飛上線。

▲ 據《名利場》雜誌報道,這部電影在網飛的播放量超過8000萬人次。

▲ 宣傳上也下了本兒,買了戶外線下的大型廣告牌做推廣。

作為在好萊塢闖蕩的亞裔演員,拉娜也對這幾年亞裔團隊的優秀作品感到自豪。

▲ 從拿下奧斯卡的《寄生蟲》,到《別告訴她》《摘金奇緣》,越來越多的亞裔能亮相大屏幕,拉娜感到驕傲,也為自己這幅亞裔面孔能作電影主角而感到興奮。”我們正在大步向前走,我能看到這些努力,但我們仍有許多要克服的困難和不足,來消除大家對於亞裔的無知和誤解。”

▲ 拉娜回憶起自己出道初期被選角師說,要表現得更像”hello Kitty”一些。拉娜說當時自己下意識的感覺就是”她在說什麼鬼?”以及hello Kitty只是個玩偶,不會說話,自己作為亞裔,又是女性,會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是”不需要發聲”的符號。

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拉娜的氣質也悄然發生了一些變化,從可愛風逐漸向成熟氣質靠近。

▲ 眼神是肉眼可見的有了些堅定和自信。

▲ 參加《肥倫秀》,侃侃而談,整個人都散發著自信。

▲ 和這兩年風頭極盛的亞裔脫口秀女王黃阿麗一起拍雜誌。

▲ 和吳珊卓(中)、珍妮·韓在活動中合影。

▲ 作為其中唯一的亞裔面孔,拉娜也在典禮上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歪個題,這位時尚品牌創始人DVF的故事我們之前也寫過,大家可以回顧。

▲ 在一水的男性設計師中殺出重圍,也是個狠角色。

未來的職業生涯光明可見,但私下生活裡,拉娜也只是個20歲出頭的活潑姑娘。

▲ 喜歡運動,也喜歡美食。

▲ 還有一個既是演員也是歌手的男朋友安東尼。

▲ 兩人已經相戀5年多,去年紀念日拉娜還深情告白。

希望之後能在更多的作品裡看到拉娜,這個總是笑著的酒窩女孩。

今天,我們提到這麼多女性的亞裔影人,也期待著更多的女性電影人能獲得更多的機會,得到更平等的待遇。

因為從一開始,女性就是電影工業的先驅者之一。

教科書告訴我們,法國的盧米埃爾兄弟是電影的發明者,並在1896年製作播放出歷史上第一部電影《火車進站》。

但在同年幾個月後,一個年僅23歲的法國姑娘愛麗絲·蓋伊,也製作播放出一部時長與《火車進站》一樣的電影《甘藍仙子》,與前者不同的是,《甘藍仙子》是有劇本的虛構影片,講述一個女孩在甘藍下產子的故事。

 ▲ 跟《火車進站》一樣,《甘藍仙子》的時長也只有50秒左右,但已經有了完整的故事情節,私以為比《火車進站》還要略勝一籌。

但《甘藍仙子》和愛麗絲·蓋伊的名字卻被歷史湮沒。她並沒有曇花一現,一直在法國高蒙影業任職,擔任各種拍攝工作,在1896到1906年中的十年時間裡,她更很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位女導演。

▲ 工作中的愛麗絲·蓋伊。

在被遺忘了100多年後,2018年,記錄她生平故事的紀錄片在戛納電影節亮相。不出意外的,這部紀錄片的導演也是一位女性:帕梅拉·格林。

▲ 帕梅拉·格林和關於愛麗絲·蓋伊的紀錄片海報。

再一次,事實印證了:只有女性能敏銳發掘其他女性被隱藏的價值,也只有女性,具有強大的同理和共情心。如果沒有帕梅拉的這部紀錄片,我們又要等到何時,才能為偉大的愛麗絲·蓋伊正名呢?

不光是電影行業,對任何行業的女性來說,我們今日所擁有的,都是前人拚命流汗甚至流血換來的。在漫長的歲月中,我們或許會遇到輕視、甚至歧視,但反擊的最佳工具就是互相的守望。

關注女性影人,支持她們,相信每個個體的力量,即使再渺小,匯聚在一起,也會成為巨大的能量。

因為我們堅信:girls help girls!

作者 / 編輯:水鴨

來源:藍小姐和黃小姐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