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內地娛樂改變網紅臉審美,是受到了歐美圈審美衝擊?

網紅臉

       把李沁、瞿穎和潘霜霜的臉拼在一起,會是什麼樣子?

  

  答:在《摩天大樓》裡扮演李茉莉的張柏嘉。

  

  除了上面提到的三位,其實她還撞臉了鍾楚曦:

  

  和邱天:

  

  在我們的面容美學分析中,「撞臉怪」(沒有貶義)其實是一種非常有價值的研究對象。

  通過分析她們,我們往往能get到一些沒那麼直觀的美學共識,來加深我們對於面容審美潮流的體會。

  比如我們之前分析過的海莉·比伯和沈傲君。前者的變臉史,就是一個不斷迎合美國網紅審美的過程。

  

  從薄唇、細眉、肉鼻頭:

  

  到尖銳的小翹鼻以及可以凹出「O型」的鴨子嘴;

  

  再到古銅色皮膚、「狂野中見整齊」的眉毛和閃亮的高光:

  

  集齊了幾乎所有流行審美元素的她,看上去的確既「網」又「好萊塢」,但結果就是「一人千面」。

  從超模到歌手再到演員,幾乎撞臉了整個歐美娛樂圈。

  

  ▲海莉&辛迪·克勞馥

  

  ▲海莉&霉霉

  

  ▲海莉&寡姐

  

  ▲海莉&凱拉·奈特莉

  沈傲君的路子跟海莉·比伯不太一樣,她的「撞臉」不是因為微整和妝發,而是她長了一張二十年前的內娛平均臉。

  

  三庭五眼、輪廓流暢、左右臉對稱,五官大小適宜、形狀也不太精緻,因此整張臉沒有什麼特別抓人的地方,也沒有什麼明顯的情緒。

  

  在二十多年前那個不太對「美豔度」做要求的時代,她的這張臉,可以很好地適配電視劇裡的絕大多數女性角色。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會在她身上看到很多那個時代的國內女藝人,以及同是倡導溫婉、均衡美的日本女藝人的影子。比如許晴:

  

  蒼井空:

  

  以及宋祖英mix蒼井優:

  

  那麼我們在張柏嘉的撞臉現象上,能看到什麼審美趨勢呢?

  答案是——結構

  

  有悖於2000年代的圓臉、鵝蛋臉審美,2010年代的倒三角錐子臉審美。最近幾年,人們似乎開始越來越能欣賞結構明確、有稜角的臉了。

  窄版的「嫩牛五方臉」,如李沁、鍾楚曦、Cici項偞婧、等人:

  

  

  開始被賦予了先前無法想像的美名,成為了曝光率遠大於老一批嫩牛五方臉(曾軼可、原裝冪等)的美麗面孔。於是在看到張柏嘉的臉時,我們才能聯想到她們。

  

  

  早前總被拉來跟李沁一起討論,且在大多數時候被認為更討喜的孫怡,卻越來越沒有了姓名。

  

  這種審美觀的轉換,根本原因在於國人對於「結構審美」日趨強烈的認同。其背景,則是西方現代面容審美在中國,真正的生根發芽。

  

  前些年大行其道的混血臉審美,其實是中國傳統審美在面對西方審美入侵時,所做出的一個,過渡性的調和反應。

  

  表現為:

  臉是東方原生的鵝蛋臉、瓜子臉,輪廓流暢柔和。但五官要是西方的,高鼻梁、高山根、歐式大平行雙眼皮等等。

  這一階段崛起的美人,如范冰冰、Baby、熱巴、娜扎、佟麗婭等,都受惠於這種審美紅利。

  

  無獨有偶,顏值最被國人認可的西方美人,如莫妮卡·貝魯奇、蘇菲·瑪索,奧利維亞·赫西以及伊莎貝爾·阿佳妮:

  

  

  也都是面龐柔和、五官精緻深邃一掛的。

  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圖像、視頻等視覺信息的進一步大爆炸,大眾接受到了越來越多「原汁原味」、第一手的西方視覺產品。

  其中既包括迎合我們既有審美的,如安妮·海瑟薇、莉莉·柯林斯這類「洋娃娃」女明星;

  

  

  弗里達·古斯塔夫松(Frida Gustavsson)、娜斯提婭·庫薩齊納(Nastya Kusakina)這類仙女模特;

  

  也包括娜塔莉亞·沃迪亞諾娃、杜晨·克羅斯、卡莉·克羅斯這類高挑硬朗的High Fashion超模;

  

  特別是HF超模,她們的形象,曾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引起過不小的爭議。對她們「這不是男人嗎」之類的評價,常常出現在我們眼前。

  

  然而隨著國內時尚圈與西方越來越頻繁的接觸,以及ins、youtube等視覺媒體平台在國內的流行。開始有了越來越多的人熟悉並get到了,結構利落、稜角分明的HF審美。

  

  於是我們可以發現,早年牆裡開花牆外香,形象並不太被國人認可(或者說看不懂)的劉雯,近幾年在外型上擁有了越來越多的讚譽。

  

  在各種比美帖裡,劉雯幾乎都擁有了另闢賽道、獨占鰲頭的待遇。

  與此同時,鍾楚曦、倪妮、楊采珏等女明星,也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HF審美紅利。成為了游曳在女明星和女模特之間,備受寵愛的娛樂圈新物種。

  

  至此,西方審美對於中式審美的影響,真正開始了本地化的階段。

  娃娃臉+大五官的混血配置,作為一種過渡性、不穩定(多數需要整容)的面容審美範式,被逐漸邊緣化。

  

  我們開始看到了東西方審美,在底層要素上互通的可能。

  既不是西方審美取代東方審美,每個人都do個混血臉出門。

  也不是東方審美轉向保守,徹底將來勢洶洶的西方審美拒之門外,人人畫峨眉、穿漢服,而是「我在被你影響的同時,還應該走出我自己的路。」

  

  國人近幾年對於HF審美的追捧,其本質,實際上是對起源於二十世紀初德國包豪斯設計學校的,西方現代結構審美的喜愛。

  雖然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和造型傳統,但它與中國傳統審美中崇尚的「大方」、「體面」、「不卑不亢」等,存在著氣質上的相通。

  

  面容方面的結構審美,所重視的並不是五官是否足夠深邃、混血,是否顧盼生輝,而是這個人的臉是不是一個明確、肯定、轉折之處清晰明白的結構集合,藉此保障觀感的和諧圓滿。

  並在此基礎上提煉出一種「我是我自己」、「我美我自己」的自信和篤定。

  

  只要滿足了這些條件,她的眉眼間距大還是小、山根高還是低、她像高加索人種還是蒙古人種,都不影響她自成一體的美。

  比如最近比較火的兩張臉,邱天張京

  

  低山根、肉鼻頭,按照混血審美來看,無疑是需要下刀動一動的。

  但事實上,我們不僅不會覺得她們需要do,更覺得她們比標準的網紅混血臉好看多了。

  原因就在於,她們的臉,非常符合結構審美的要求。

  

  五官走勢是和頭骨各部分銜接在一起的,沒有其他多餘的線條和節奏,看上去簡潔完整,令人安心。

  

  

  五官高差並不大,但「長法是立體的、有結構的」。她們的整顆頭,就像女媧用3D軟件,以橢球體為初始模型,不斷比照各部分的空間關係捏出來的。

  五官、面部,都依附在這個橢球體上,是整體的一部分,互相之間不打架。

  

  

  而宋軼、張辛苑這類臉,則像是女媧只給了捏臉工匠一張2D的正面視圖,讓他按照感覺看著捏的結果。

  五官各自為政,臉型不過是個把它們圈起來的框,頭骨各部分的走勢跟她們的五官、輪廓並沒有形成明確的節奏。

  

  與張京和邱天之間的差異,就好比是「平面剪裁」「立體剪裁」。兩種方法做出來的衣服,看上去都是那個樣子,但卻有質的不同。

  

  ▲宋軼的眼睛再大、鼻子再小,與邱天環環相扣、嚴謹的頭面部結構比起來,也還是不堪一擊。

  西方現代美學對我們審美的影響,就這樣越過了迷戀深邃、混血的階段,而直指結構本身的完備與否。

  

  因襲於傳統的五官情態審美,也在這種趨勢下,逐漸失去了其無可置疑的重要性。

  霸屏多年,執迷於大眼、白皮、小鼻的皮相、五官美人。或許也將因此,在不遠的未來,迎來她們的告別演出

来源: 新氧

 

 

更多閱讀 💃 🕺

翻 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