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又一個翻車的?國風美人變女「鬼」…

最近,時尚芭莎拍了一組復原漢服文化的片子,在網上引起了一波不小的討論。成片就是下面這樣👇

對於這樣的效果,底下一堆人在吐槽。

點贊最高的評論說模特一副沒有生氣的樣子~

除了說模特的,還有說畫面陰氣森森。

面對這麼多沒料到的批評聲,創作團隊們確實覺得委屈。先不說這次拍攝完全沒廣告,屬於不掙錢的那種。

在內容上,確實也花了心思的。

南宋服飾

為了精準還原五個朝代的漢服,還專門請來了國家博物館的老師,做了大量詳實的考據,從服裝、配飾、髮型、妝容都完全還原歷史。

西漢髮型/簡潔的垂髻

南宋多首折股金釵/南宋三白妝與倒暈眉

既然服飾、妝容本身都沒有問題,但仍舊「翻車」的原因到底在哪呢?

羊覺得,問題主要還是出在了攝影師和模特身上。

其實單看動態圖,呈現出來的效果倒也沒有那麼的不自然。

但某些成片,真的有種「鬼片」既視感。

模特原本臉上的妝容,也變成了冷灰色,毫無溫度感可言。

說不是攝影師的鍋,難道要怪老天爺偏偏下雨?

外景+陰雨天,明明也可以很有意境。對比張家誠拍的雎曉雯👇

這次掌鏡的梅遠貴,也算國內資深攝影師了,拍過很多經典大片。

不過他的風格偏現代前衛,和中式風的含蓄內斂恰巧背道而馳。

印象里中式的古典美線條柔和,人與背景處在同一個畫面里,給人一種和諧、靜謐的美感。

這種油光滿面的打光手法是什麼鬼?讓人分分鐘跳戲~

雖然攝影和繪畫的表現手法不同,但在藝術領域上其實有很多共通性。

中國歷代古畫,以工筆重彩和水墨寫意兩種為主。無論哪一種,都是在二維的空間里呈現出意境美感。

《清明上河圖》兼工帶寫

《潑墨仙人圖》水墨畫

不像西方繪畫的寫實,畫面中光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馬拉之死》油畫

在畫面的光線把控上,羊想拿另一位以中國風出圈的攝影師——孫郡來說。

前幾天他剛給海清拍了一組「畫中人」的片子👇

延續了他一貫的寫意工筆畫風格,精準抓住了精髓。

沒有強弱光線的對比,卻在二維的平面上感受到了畫中人的存在、以及清冷雅緻的中式氛圍感。

如果這次的片子換成孫郡執鏡,不知道是不是能救活?

除了光線之外,高清到不真實的畫質對於含蓄、柔美的中式風表達來說,反而成了弊端。

雖然特意把選址定在浙江古寺里,但說它是一鍵摳圖合成的畫面,羊也是信的!

從模特到背景都過於高清、色彩飽滿,沒有給觀者留有一絲想象的空間,很難想象到跨越千年的古人是什麼樣子。

這裡羊要講一下中式美學里的「留白」。這裡的白不一定指具體的顏色,而是在大面積中,獨留一處想象的空間,傳遞意境之美。

在空間與遐想中傳遞含蓄內斂的傳統魅力。虛實相生,才是中式美的最高境界。

留白之意在古畫中有著精準的詮釋:沒有飽滿的構圖與畫面,寥寥幾筆,便勾勒出老翁獨釣的孤寂。

《寒江獨釣圖》馬遠

縱然在現代,留白的美學概念也一直延續在中國人的審美之中,並且有著「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深層共鳴。

孫郡掌鏡下的海清,有了那一抹留白,就能感受到歷經歲月後的淡泊心境。

阿瑪尼的秀場上,有了留白,就感受到了中式禪意的美感。

有網友說:看這組片子,就像去漢服蠟像館里走了一遭···

看著正襟危坐的模特們,羊在想這是不是對古人有什麼誤解?

沒有任何情緒語言的傳遞,過於單一化的表達,其實是對古人的刻板印象。

就拿這次唐朝成片來說,不夠舒展的肢體和目空無神的狀態,給人感覺像個木偶一般,而不是鮮活的人。

作為歷史上最輝煌的時代,唐朝美人的具體形象,可以從仕女圖中窺見一二👇

《簪花仕女圖》周昉

相比之下,芭莎的另一組片子就生動可愛的多,它美在擁有了想象力和空間,不會為了過分追求精準失去了靈魂。

雖然這次拍攝的效果確實差點意思。

但意義上還是值得肯定的。隨著復興漢服文化的發展,國內時裝雜誌也終於開始重視這一塊。

這不,瑞麗近期也拍了一組以唐朝女裝的變遷為主題的片子,畫風整體都正常了許多👇

但羊還是想說,「復興漢服文化」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課題。

借用微博時尚博主@流行色YC的這段話:

「我不認為時尚雜誌對於中國審美的解讀,需要走到博物館復原那條路上,在國際視野的框架下,重新詮釋中國元素是相對合理的,最重要的是要擁有想象的空間。」

羊覺得,當下我們應該做的不是完美復刻過去。而是應該思考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應該賦予它什麼樣新的意義,讓它能夠更好的弘揚和發展。

對比一下,康康美版芭莎鏡頭下的東方大片或許你就能明白一二。

在張家誠鏡頭下的劉雯,充滿現代氣息的東方詩意,這種審美是可以作為主流文化被傳遞出去的。

US Harper’s Bazaar五月刊

意境到了,即使沒有身著正統的漢服,你依然能夠從畫面中感受到中式的靜謐、內斂美感。

說回到漢服本身上來,我們需要的也並非國人都追崇漢服著裝,而是從內在真正的了解漢服文化,樹立起文化自信心。

流於表面的形式,並不能真正改變漢服的地位,更別提中式的審美輸出了。

關於如何發揚漢服文化的探索,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無論如何,這次的漢服大片封面的嘗試都是一個新的起點,而非終點。

羊希望這樣的舉動不會像一陣風一樣,而是持續性的輸出。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