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身茂密的毛髮,她被欺凌了整整二十年

因為這身茂密的毛髮,她被欺凌了整整二十年

你聽說過「多毛癥」嗎?如果患上,你會如何過一生?

挖醬看了根據挪威暢銷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獅女傳奇》,主人公「伊娃」一出生就全身長滿金毛。

媽媽也因為大出血,生下她就去世了,爸爸悲痛欲絕,隨便給孩子起了個名字,甚至一度想丟棄她,因為在爸爸心裡,是她的出生導致媽媽去世,而她又渾身長滿毛髮,和媽媽的美麗完全不沾邊,一夜之間,所有的不幸運都找上他。

不過他最後還是接受了這份「不幸運的打破」,給女兒僱了一位保姆,也是一生中充當毛孩伊娃「母親」角色的一位平凡女子(沒有和爸爸相愛)

但爸爸也並沒有做好讓自己和家人承受異樣眼光的準備,保姆和寶寶只能躲在家裡生活,因為爸爸格列夫是一名鐵路站長,,家住在火車站旁邊,家裡的一扇窗戶可以看到來來往往的人群和火車,他每天除了指揮列車之外,還要「監督」保姆有沒有帶女兒靠近窗戶,他們家的原則是「伊娃不能靠近窗戶,不能讓人們看到她」。

 

後來保姆擔心寶寶吸收不到足夠太陽體質太弱 ,提議每天帶寶寶下樓曬太陽,爸爸便給她研究制定出一條「卡點無人路線」,說人話就是保姆要盯準鬧鐘一秒不差的完成每天外出時間,才不至於碰到人。

就這樣,伊娃在躲躲藏藏下長大了,爸爸每天期盼的「伊娃身上的毛脫落」也並沒有實現,但這時的伊娃思想開始有了轉變,她想見識更大的世界、她想結交更多朋友、她想變得普通。

於是保姆媽媽帶著她去認識父親工作站裡的朋友,大朋友發現她的「數學天賦」,鼓勵她,讚美她,幫助她,伊娃很開心。

可這些都是父親的禁忌,父親憤怒的結果就是把伊娃關進小黑屋,她只能通過回憶數字來掩蓋內心的無助。

但這並沒有阻擋她熱愛外面世界的心, 徵求父親意見參加聖誕聚會、去上學、去和喜歡的男孩子約會。

當然,這個世界並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份與眾不同的外貌。

她的勇敢和好奇換來的是聖誕會上被嘲、學校裡被鄙視被欺負,被喜歡的男孩子利用,她也不和父親說,生怕父親沒收這張「出行卡」。

最終,因為父親帶她看了一場「特殊人群的表演」,有連體的雙胞胎小女孩,有侏儒夫人和巨人先生,伊娃彷彿找到了「團體組織」,毅然決然離開父親和保姆,每天穿著定製內衣向客人們展示自己。

因為這身茂密的毛髮,她被欺凌了整整二十年

不過和這群特殊群體不一樣的是,伊娃並沒有打算把自己列入「可憐人」系列,向命運低頭~

她參加特殊人群表演的目的是給自己攢大學學費。

影片結束,伊娃成了知名數學教授,優雅美麗,智慧光環遠遠超過外貌, 但父親去世,只剩下保姆漢娜守著那個有愛有恨,有滿足有遺憾的家。

這個影片有愛情,有親情,有責任,有人性…但挖醬感觸最深的莫過於,這個世界上真正的美,或外貌或身材或談吐氣質或愛或力量。

文化不高的保姆,平凡而偉大

其中有一種力量就是毫不退讓的母愛力量。

十七歲就被請來照顧伊娃的保姆「漢娜」,讓我感受到了什麼叫平凡而偉大,和父親小心翼翼的愛不同,保姆漢娜愛得炙熱,她和爸爸力爭讓伊娃交朋友、上學,在她眼裡,渾身是毛的伊娃和普通孩子沒什麼不一樣,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公主。

所以不管是剛開始父親日常一問:「她身上的毛脫了嗎?」還是後來父親帶著伊娃尋找治療方案無果,保姆漢娜都在讚美伊娃,在她眼裡:這個女孩沒有超能力,她和普通人一樣,有愛有恨,有喜有怒。

別人嘲笑伊娃,伊娃反擊的時候,她也悄悄鼓勵一句:「做的好」。漢娜的毫不退讓,是代替了母親的職責,也是做到了自己。

我在看電影的時候想,如果伊娃身上的毛中途能有辦法脫掉,會不會去回應漢娜這份愛?

但遺憾的是我去查閱資料,發現伊娃這種基因性疾病,在那個年代幾乎無解。

因為「局限性」或者像伊娃這種「彌散性」的體毛多與遺傳性綜合癥有關,也有可能和一些藥物使用,特別是雄性激素,卵巢及腎上腺腫瘤、或正常的變異有關,結果就是患上俗稱的「多毛癥」。

這個世界上也真真切切存在一批「毛孩子」,比如紀錄片《遺傳》裡的三姐妹就是遺傳父親,全身上下長滿毛髮,邨裡人和同學們嘲笑她們是猴子,她們生活受到影響,夢想被阻斷。

所以在古早的年代或者現在落後的地方,多毛癥在困擾著這些人。

那「多毛癥」有治療辦法嗎?

以往只有一種方法是能夠阻止毛髮再生,也就是「電解法」和「熱溶解法」,現在有「激光脫毛術」。

幾種方法相比起來,電解法和熱溶解法操作繁瑣、費時、效率低,對面部等皮膚光滑部門還有遺留瘢痕的可能,尤其是在背部或腿部需要脫毛時,這種方法幾乎不能使用。

所以目前較舒適、高效、併發癥少的脫毛術就是激光脫毛。也就是利用激光的強脈衝光,照射到皮膚深層,從而達到破壞毛囊目的,使毛囊不能再生長成毛髮。

但是「激光治療後是否會引起毛髮生長周期的改變」尚待進一步研究,而且是否可以做激光脫毛具體還要根據患者的皮膚類型、毛髮情況、部位等判斷。

這裡再說一下:

脫毛不會導致毛髮變粗。如果刮毛後毛髮變粗了,更多是受視覺和感官的影響,因為正常生長來的毛髮頂端是尖的,但是脫完再生長出來的毛髮頂端就是圓的了,感覺上變粗了,其實沒有變。

也不會影響排汗功能。

毛髮是從毛囊裡長出來的,毛囊不是排汗器官,只是起到輔助汗液分散的作用,它和汗腺是兩個獨立組織,互不幹擾,如果有治療需求,不用過於擔憂。

不過激素臉引起的多毛癥不可以用激光脫毛術治療。

先來了解「激素臉」是如何引起多毛癥的?

激素臉是指長期外用含激素的產品而導致的局部病變,在患病期間,會出現紅腫、幹癢、刺痛、痤瘡等,還有一部分會出現「鬍子一樣」的多毛癥。

激素臉導致的多毛癥不能採用脫毛術消除,只有把激素垃圾通過外力分解代謝排出,讓毛孔逐漸收縮,長得汗毛不斷脫落,直到長出正常的汗毛才可。

理想的自我,不是空泛的談論自信和微笑

了解完伊娃的病情,更佩服她的「堅韌力量」,她因為自己的「與眾不同」進入馬戲團,把自己的傷疤一遍又一遍揭開給人們看。

到最後成為一個知名教授,從此人們更多崇拜她的才華,而忽略她的外貌,內心該是如何的堅韌與高傲。

所以與其糾結一個「理想自我」,不如選一個方向深入鑽研,劇裡有這樣一段對話:

伊娃問特殊人群:從什麼時候開始接受這一切的?

特殊人群回答到:沒有人會習慣的。

是啊,「但也沒有人想過去改變」,默默忍受,默默接受現狀。

伊娃和他人不同的是:她雖深處黑暗,卻一心向陽。

她有自己的想法且自律,沒有因為基因疾病把自己列入可憐人系列,沒有成為父親的「巨嬰」,沒有成為時代巨嬰,一邊磕磕絆絆,一邊摸索著奔跑,從未停止過自律,從未停止過精神的成長。

猜不出她有多少次問過上帝「為什麼是我」?但能猜出,她隨著精神的成長在和所有人所有事和解,最後站在講臺上的她,內心一定再說:渾身是毛髮的我只是人群中比較明顯的一個罷了。

所以人生短短幾十年,我們忙於奔波,忙於認識人脈,但最有價值的遇見,是在生命的某個瞬間,重新遇見自己,並且有勇氣做自己,

比如做沉浸在目標事業裡的自己,比如做有趣的自己,比如做某方面很突出的自己,這些比起空泛的談論自信、微笑,有意義的多。

如果你正處於遇見自己的階段,那就勇敢的用新的身份標籤,用高傲的力量過一生吧。

來源 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