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慘「星二代」:遭父親拋棄,為渣男下跪,如今怎樣了?

前段時間,歌手鄭欣宜的新歌《最難行的路》悄然上線。

鄭欣宜是誰?

很多人即便對她陌生,但一定聽過知道她的父母。

母親,是曾在香港演藝圈占據一席之地的「肥姐」沈殿霞。父親,是一代男神鄭少秋

雖然鄭欣宜出生不久後,父母就離婚,但鄭欣宜自小在沈殿霞的呵護和TVB一眾名人的關懷長大。

可以說,鄭欣宜是被一代人看著成長起來的「星二代」。

但一路在矚目中長大的鄭欣宜卻始終面臨著一種逃避不掉的尷尬:

她一度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她星二代的身份,以及母親去世後留給她的在35歲才能獲得的6000萬遺產。

但,人們又對她的事業興致缺缺——

鄭欣宜的新歌一出,便迅速淹沒在資訊如潮的互聯網中,尋遍全網也難以找到幾條資訊。

歌曲的評論區下,只有寥寥數語,是始終掛念她的粉絲,為她留下感同身受的話語。

娛樂圈裡如這般陷於沉寂的歌手大有人在,但落在鄭欣宜身上,卻難免惹人嘆惋。

鄭欣宜在世人這般的凝視下走過了34年光陰。

人們一直在看她,卻從沒有人試圖看懂她。

新歌的MV中,她身穿巨型的藍色紗裙,仰視著華麗又孤寂的城堡。

場景精致又落寞,一如她曾走過的人生,遍身光鮮,卻難尋一寸安心之地。

故事起始於1987年的初夏。

一個名叫鄭欣宜的女孩降臨於人世,父親是當紅小生鄭少秋,母親是熒幕紅人沈殿霞。

「星二代」的出生,本該伴隨著無限榮燿,卻在命運的捉弄下,演變出一地雞毛。

沈殿霞在熒幕前風光無限,偏偏在生活裡鑽進牛角尖。

明知鄭少秋已變心,卻仍義無反顧進入婚姻的殿堂,還為了留住他,不顧自己身患心髒病,在42歲時頂著「高齡產婦」的風險,生下了女兒鄭欣宜。

在愛人面前,她卑微進塵埃裡,但依舊無濟於事。

1988年,二人的婚姻徹底走到盡頭,三口之家一分為二,只剩沈殿霞和八個月的女兒相依為命。

那個每每出現在鏡頭中,總是帶著極具感染力的笑容,讓觀眾們為之欣喜的「開心果」肥姐,自此陷入長達三年的黑暗期中。

抑鬱癥和糖尿病常伴於身,讓她身心都備受折磨,再不複往日樂觀。

昏暗中似乎只有女兒是自己唯一的希望,於是她竭盡全力照顧好女兒長大,給她最好的生活,讓她擁有最快樂的童年。

鄭欣宜就在這樣的精心照顧下,漸漸成長為一個「小胖妹」,體重一度達到200斤。

雖然喜歡當下衣食無憂的生活,但成長中的小女孩,終究還是會在意自己的身材。

就這樣,在進入青春期後,有了自己的思想的鄭欣宜,開始不滿於自己臃腫的身材,想要開始瘦身減肥。

沈殿霞不阻止她,卻還是會擔心她運動不當受到傷害,索性親自上陣,在測試過各項運動和器械,確認足夠安全後,才放心地讓女兒去做。

在這樣的關照下,鄭欣宜得以找到合理的方式重塑身材,並在不斷的堅持下,瘦到了120斤,成為清麗可愛的窈窕少女。

盡管婚姻多波折,但沈殿霞卻從未讓鄭欣宜在生活裡感受過困苦。

這個在愛裡長大的女孩,眼睛裡始終在閃著光,用微笑來迎接每一個新鮮的日子。

只是此時的她還不知道,當下安逸的生活,就像是緩慢攀爬而上的過山車,隨時可能翻越軌道,無情下墜。

2006年,鄭欣宜19歲,沈殿霞61歲。

少女正值青春年少,雀躍著奔赴屬於自己的未來。

年過花甲的母親,卻再次迎來命運的重創。

常伴於身的糖尿病與高血壓,在這時變本加厲地侵蝕著她的身體,讓她不得不暫停工作,入院休養。

接下來,日日艱難。

因為身患癌癥,沈殿霞屢次登上手術臺,又在並發癥的影嚮下,一度住進icu。

生命垂危之際,是鄭欣宜一直陪伴在她身旁,寸步不離地照顧她,祈願她快些好起來。

沈殿霞感受到了女兒的關心,也在此時意識到,當初那個柔弱的小孩,已經長成可以獨當一面的大人。

但這還遠遠不夠。

她本該有更多時間,帶女兒實現夢想,陪她走過生命裡的重要裡程碑。

如今病痛卻讓她明白,有些事,自己可能註定無法看到。

思及此,她決定再為女兒拼上一把。

從病榻上起身,如以往一般,積極參加各種活動,每每出鏡,沈殿霞一定會把女兒帶在身邊,讓她有登臺表演的機會,囑托昔日老友照顧這個熱愛唱歌的女孩。

這是一個母親能想到的,最好的「托孤」方式。

兩年時間裡,人們目睹了昔日「肥姐」逐漸變得骨瘦如柴,也記住了她身旁這個可以獨自撐起一個舞臺的女孩。

眾人皆為之動容,唯有光陰無情。

2008年2月,沈殿霞在香港瑪麗醫院病逝,永遠地告別了這個曾帶給她無數歡樂與悲傷的世界。

葬禮上,親友紛紛為沈殿霞的離去而心痛。

她的生前好友甚至向鄭少秋發起質問,怒斥他不曾為這對母女有過任何付出。

混亂中,是鄭欣宜上前解圍,強忍住心頭的悲痛,讓父親得以體面離開。

如此胸襟,也得益於母親曾對她的教誨。

在沈殿霞看來,父母的恩怨不該影嚮到下一代,因此她始終教導鄭欣宜尊重父親,要對他付出同樣的愛。

言猶在耳,摯愛之人卻已溘然長逝。

再沒有人會把自己擋在身後,21歲的鄭欣宜,就這樣學會了獨自面對這個紛亂的世界。

沈殿霞去世後不久,又一則消息引爆了人們的八卦之魂:

她在遺囑中說明,要等到女兒35歲時,才可以繼承自己的6000萬元遺產。

在此之前,鄭欣宜生活所需的一切,都要依靠自己打拼。

沉浸在失去母親的悲傷中的鄭欣宜,其實並未對這份遺囑有過多感覺,也能理解母親對自己的鞭策之意。

但家人之間的默契,卻阻擋不了外人的關註。

人們樂於知道,這位仰仗母親的光芒成長至今的女孩,在沒有家產的加持下,是否也能如曾經的沈殿霞一般,闖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

於是媒體的聚光燈時時出現在生活裡,讓鄭欣宜避無可避。

此時的她仍舊太年輕,一邊承受著悲痛,一邊急於向世人證明,自己並不是只能依靠母親的「廢物」。

但物極必反,在兩種情緒的夾擊下,她的心理防線逐漸崩潰,不僅沒能展示出自己的能力,還在抑鬱的打擊下日漸消沉。

為了釋放內心的壓力,她開始暴飲暴食,體重迅速反彈,也因此丟掉了曾經的瘦身產品代言。

也是從這時開始,她的生活變得越發無序,如溺水般掙紮於人世間,試圖抓住一切能給予自己安全感的人事物。

她時常毫無理智地陷入愛情中,希求愛人能讓自己獲得溫暖。

但因為從小缺乏父愛,讓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審視異性的態度,只盼望可以用金錢來換取對方的真心。

於是她為愛人一擲千金,即便變賣家產,也不足為惜。

奈何傾囊付出,也換不回一顆真心,在戀情的終點,鄭欣宜得到的始終只有出軌和傷害。

即便如此,她卻仍要下跪來挽留男友,讓這場本就可笑的戀情,增添一抹悲劇色彩。

最終,一切荒誕過往,都被媒體捕捉進鏡頭裡,流傳到許多人眼前。

批評聲如潮水般向她湧來,人們斥責她敗家,嘲諷她將母親的基業揮霍殆盡。

曾經那個驕傲的「港圈小公主」,似乎就此跌落塵埃,讓人在提起她時,只剩一聲嘆息。

多年以後,鄭欣宜仍會記起,在當年的追悼會上,21歲的自己對亡母所說的話。

「我會爭氣,我會乖,我會努力做一個有用的人。」

後來她在人間摸索,一度陷入黑暗,卻又始終沒忘記自己的諾言。

那些繼承自母親的堅強與樂觀,最終將她拉出了困頓。

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決定找回那些自在瀟灑的日子。

母親臨終時的「托孤」,讓她在演藝圈裡並不孤獨。

前輩們對她多加提攜,她也願意努力付出,來回報大家的認可。

於是女孩學著認真演戲,哪怕是小人物,也將其特點演繹得淋灕盡致。

圖源:《29+1》

努力自然有回報,到2018年,鄭欣宜憑借影片《29+1》,獲得了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同時,從小便熱愛的唱跳,也成為她在這段時間裡的努力方向。

認真學習,努力發歌,她在舞臺上閃閃發光,也借助歌聲,打破了世間諸多非議。

在《女神》中,她唱:

你是女神

不要為俗眼收斂色彩

不要講和

威嚴會碎下來

這正該是她面對人生的態度,無需在意他人如何看待,只秉承本心,快樂地做自己。

這首歌一度出圈,讓她在斬獲Billboard Radio China 2016年度粵語十大金曲獎的同時,也拿下當年的「我最喜愛的女歌手」獎項。

榮燿加身,此時的她終於找回了自己在舞臺上的風光,也重拾了內心遺失許久的安全感。

一個屬於歌手的自信,自此完美重塑,鄭欣宜不再憂慮於他人是否喜歡自己,而是全身心投入於自己喜歡的事,快樂地過好當下的每一天。

同樣的,有了作品做底氣,身材也不再是讓她焦慮的問題。

她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平衡點,決心做一個快樂的「胖女孩」,穿大碼衣服沒關系,因為生病而瘦一些,也不在意。

畢竟她的人生,早已經历過無數比外表更加值得關註的事。

在直面過這一切愛恨情仇之後,生活中已沒有甚麼可以打倒她了,不是嗎?

或許從出生開始,鄭欣宜的人生就被分成了兩半。

一半屬於真實生活,一半屬於坊間流傳的故事。

人們樂於在八卦中尋找自己想要看到的真相,於是從沈殿霞去世,鄭欣宜就要不厭其煩地面對媒體關於遺產的詢問。

過往歲月,她常常對此避而不談,卻也並不能阻止人們的關註。

到今年,34歲的她終於開始正視這個問題,並難得地認真回答:

「這個報道出過好幾次,版本也有很多,二十幾歲時出了一次,三十幾歲又出一次,其實外界在不斷改我的年齡,我覺得無所謂。

不管我多少歲,都會有這種報道,我只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唱好我的歌曲。」

身為這則延綿了十幾年的八卦新聞的當事人,她反而是最不在意遺產歸屬時間的那個人。

她時常懷念母親,想與她面對面聊起自己這些年的喜怒哀樂,也想告訴她,自己在努力變好,成為配得上她的好女兒。

至於那筆被歲月塵封的巨款,她其實鮮少記起。

畢竟此時的鄭欣宜,有了屬於自己的事業,能夠在生活裡樂觀的前行,也憑借自己的實力,創造出了讓人欣賞的作品。

如此帶來的人生財富,早已超越了任何財產的價值。

來源:她刊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