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膩了奶兇網紅臉,我開始懷念她的老派審美

看膩了奶兇網紅臉,我開始懷念她的老派審美

講真,這兩天有點被鄧家佳迷住了。

她演的的蘇夢蝶,還真有那麼幾分莊生曉夢迷蝴蝶的美感。

©《揚名立萬》官方海報

扮相十分豔麗奢華,哭戲則是完全相反的脆弱動人。

哭戲憐弱有煽動性倒不是甚麼值得誇上天的事兒,只是配上她這張在五官風格上跟溫婉沒有半毛錢關系的臉,就有點意思了。

© 圖源水印(侵刪)

能讓一張禦姐比例的大五官錐子臉,在角色風格上從校園清純少女跨越到煙花風情禦姐,除了在線的演技之外,還因為她的神情色中始終有一種脆弱又溫婉的特質。

如果少了這種溫婉感,所呈現的質感會大打折扣。

仔細想想,這種看似老派的風格,被我們不自覺的愛著。它的影嚮力也遠遠大於固化印象中的「乖巧聽話」。

我們甚至能從不同面孔、不同時代的美人中解讀出溫婉更多的特質。

01

溫和有度的言行舉止

提到溫婉一詞,大概率在潛意識中描繪出窄小鵝蛋臉+細長眼這樣的經典配置。

這類面孔確實有更直觀的古典溫婉感,可真正的溫婉美並不受術式規定所限制,它是一種協調且完整的綜合質感。

印象中美成溫婉美人代名詞的趙雅芝,她的骨感強且面型也沒有那麼流暢,但神態舉止間流露出的美態勝過面部細節,鑄造了這種大眾情人的溫軟氛圍。

甚至還有一些扁平面中部+高顴骨+粗糙大五官的反溫婉式長相女星,也因為溫和有度的言行舉止散發出別樣的溫婉美。

單純從顏值底色看,劉錦玲是寬厚+低立體度+更具男相版本的薇諾娜·瑞德。自身大氣古典的氣質更濃鬱,姿態大方不做作。

讓她從複古英氣美人,變成溫婉嬌俏的絕版阿朱,只需要充滿清新柔嫩感的綠粉色調妝發造型,搭配劉錦玲本身嫻雅且略顯矜持的動態美,就成了。

跟顏值底色表現出的華麗、英氣、沖擊感不同,她的神情與肢體語言是相反的含蓄溫和。散發出一種略帶自我保護般的、柔軟的、緩慢流動的靜美。

這種反差, 讓劉錦玲不受直白的面部風格所限制,綜合整體呈現出一種別樣的馥鬱溫婉。

可見,溫婉美並不受濃顏淡顏這種單一條件的限制。

厚重大五官濃顏,依舊可以用溫和有度的舉止給自身蒙上一層朦朧柔和的豔光。讓瞬間的熱辣,變成一種細水長流的綿長質感。

02

柔順婉約的氣質風格

溫婉的另一大特質在於是這種氣質風格,能夠強化面相硬件中柔順婉約的質感,並且削弱顏值底色本身尖銳的、不夠討喜的部分。

黃紀瑩就是標準的長橢圓式溫婉面型+女人味鋒利五官。硬件上有可以發揮溫婉美的基礎,同時也有成為伶俐惡女美人的潛質,就看養成的是怎樣的氣質風格。

《河東獅吼》蘇小妹

顯然,擁有禦姐外表+孩童獃萌肢體語言與表情的黃紀瑩,愣是憑借軟體上的另辟蹊徑,達成別樣的風格反差萌。

她的眼神、笑容、包括肢體語言,都在訴說著一種被保護的很好的、十分稀缺的天真懵懂與善良。

這種性格再加上典型女性審美的穿搭風格,也就不奇怪能成為被白古承認過的唯一女友。

當年驚豔過不少人的西夏公主,也因為明豔五官+不諳世事的神情成為很多人心中的夢中情人。

「我只當你是我夢中的仙姑,你只當我是你夢中的情郎吧。」

類似黃紀瑩這樣的顏與氣質,就是一眾美人中美的有點愣,又因為這種天然的愣反而美的更加生動的那一位。

中間:黃紀瑩

黃日華版《天龍八部》美人雲集。不是說美在外表、五官多精確的美人,而是美在氣質、美的有內涵的美人。

就像趙學而,客觀來說五官平平,綜合下來卻是兇時很兇,美時又很讓人動容的大氣溫婉。非常符合金庸描繪的極為美豔、又在不經意間表現出天真可愛本性的木婉清。

趙學而版本的木婉清

「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可以說,是溫婉這一氣質風格沖淡了顏值底色中笨重、普通、尖銳的一面,同時柔和的呈現出可以被人細細品味的婉約氣質。

趙學而、梁小冰

03

教養良好的氛圍暗示

如果說黃紀瑩的溫婉源自天性中的單純善良以及被保護的很好的不諳世事,那麼黃杏秀的氣質則是經過世俗沉澱的、自我打拼後才擁有的知世故卻不世故的魅力。

作為香港影視圈極有影嚮的著名女星之一,黃杏秀是不可多得的才貌雙全的優秀演員。

憑借古裝劇中細膩優美的表演成為文戲扛把子,又因為不願意向當時的資本妥協拍擦邊球劇本憤而轉型拍武戲。

幹啥啥行的她,不論是天真純美的一面,還是妖豔魅惑的一面,都在女星中一騎絕塵。現在的演員很少有能達到她的造詣。

這種演技與魅力,是尖細伶俐的攻擊性底色顏值也沒法限制的端莊甜美。她的鐘靈,也是一代人心中最靈動可愛的女郎。

《天龍八部》鐘靈

黃杏秀把老派演員獨到的質感與節奏感呈現的淋灕盡致,她所展現的溫婉美,是宛若世家貴女般的、溫柔且有力量的華麗質感。

這時,溫婉成了一種選擇與持守。

融合了靜與慢兩大核心特質的溫婉美,能夠降低快節奏速食感、低質感外在帶給人的煩躁情緒,賦予人們能耐下心欣賞品味的心理暗示。

這也是為甚麼,被稱為「小周迅」的鄧家佳能從《愛情公寓》的禁錮中走出來,靠演技改命火到今天的原因。

她的顏需要演技+好人設來弱化塑料質感,讓人去專註演員本身的氣質。但凡被大眾認可的角色,表演細節中都有溫和婉轉這一質感。

© 《無證之罪》

當女性更專註於愛自己、嬌養自己時,被溫婉包裹著物欲迷戀,也能呈現出非常動人且吸引人的特質。

沒有那種蠅營狗苟的爭搶姿態,而是「我值得擁有」的坦蕩。

就算窮極奢侈之能事,如果能養出一身忠於自我、不為外界所累的溫軟風度,也是值得。

所謂極致的溫婉美,並不是男性凝視下為了更好的剝削女性而被冠以的賢惠聽話,而是女性自發的接受並美化自身性別特質後的堅韌力量。

我們也是時候重新審視這種看似老派,實則永不過時的氣質美學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