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書法大師們,到底有多野?惡心死了!

書法

文人騷客終其一生不外乎求個灑脫。

這一點在下面這位書法大師身上體現得尤為盡致。不光是他家那不要錢的紙墨,奮不顧身的動作更是達到了人筆合一的超脫。

晉代書法名家衞夫人曾有言:

「多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

下面這位青年才俊算是這一心法的終極執行者了。

他的「多力豐筋」使他年紀輕輕就超凡入聖。

一次練習時,期間爆發出來的龍虎之力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書法是我國獨有的一種藝術形式。

名家王羲之曾在《書論》中說:「夫書者,玄妙之伎也,若非通人志士,學無及之。」

大意是:書法是一門深奧的技能,若不具備舉一反三的能力,是學不到位的。

另一位大家張懷謹曾對書法做出概論:「玄妙之意,出於物類之表。幽深之理,伏於杳冥之間。豈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測。」

意思是:用明了的表象闡述深奧的道理,將高深的東西溶於筆墨之間,這不是一般人能共情與理解的。

作為華夏民族的文化瑰寶,我一直認為書法是一種集合了文學、繪畫、哲學、甚至行為藝術的奇跡。

2016年好萊塢科幻大片《降臨》也推測,擁有高度發達文明的外形人可能使用書法作為交流形式。

但大概真的是「豈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測」。

在看到當代書法名士舞文弄墨時,我不可抗拒的懷疑起了自己的理解能力。

2013年,國內某書法男女組合在威尼斯辦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藝術展。

在展出上,他們不僅使用紅墨這一書法中的大忌行書。

更為開創性的是行書者讓她的妹妹代替自己提筆寫字。

但這尷尬的場面並沒有如意想中的那樣引起圍觀群眾的羞愧。

在現場,甚至有風流的意大利觀眾驚嘆這是比肩米開朗基羅的美。

「人筆合一」這一門派裡的老師也不都是這麼重口味的。

比如下面這位,正當我以為他在一波醞釀後準備發功時,世界卻突然靜止。

他下半身那忽快忽慢又戛然而止的迷蹤步,給我帶來了一種高潮中斷般的痛苦。

稍傾,在我以為大秀已作罷時,這位老師忽然又狂扭起了他風騷的大腿。

我是外行人,這作品有沒有門道我不知道。但當做看熱鬧,我給滿分。

剛柔並濟自古就在各類領域備受尊崇。

「人筆合一」派也不例外。

下面這位教授就把少林身法與武當鐵拳融入到了書法裡面。

如此生猛的氣勢讓他手裡毛筆看起來更像太上老君腰間的拂塵。

文章開頭曾提到過的衞夫人的那句名言「多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粗暴點翻譯就是:寫字用力過猛牛*,腎虛手抖傻*。

然而令人大跌眼鏡的是,社會上有些老師的理解比我拍腦袋的翻譯還要霸道徹底。

把筆寫斷在「力宗」這一門派裡都算是小事了。

據說他們的作品每次不弄得個四分五裂,藏家都不敢認定是真跡。

上面這些都是玩外功的。

而和武俠世界裡的規則一樣,在力宗的圈子裡,內功深厚才是得道成仙的表現。

看看下面這位師傅,他的筆觸雖輕如鴻毛,但面部卻如經受便祕之苦。

仔細看最後一段好像他還依靠筆尖玩起了反重力四十五度傾斜。

不僅畫面中的群眾拍手叫好,屏幕後面的我也不禁佩服。

一門藝術的形式越多樣,說明其發展趨勢越健康。

除了上面這些靠頭鐵吃飯的,雜耍特技也跨界融入到了社會書法老師的筆鋒之中。

雖說是雜技,但這個門派裡的先生也一點不比頭鐵幫的家夥們容易。

這裡我為各位老師們出個主意。

找霸王洗發水做個聯名廣告,效益一定會更好。

江湖中,除了各領風騷的門派。如東方不敗、西門吹雪一類的散人高玩,向來也是股不可小覷的勢力。

任何項目都需要不斷的有年輕人的創意,這樣才能永葆活力。

下面這位小哥據說就有著五年的塗鴉功底。在認識到漢字之美後,他再也不削使用外語和浮誇的型色來表達自我了。

另一位肌霸據傳入行前有著十年校游泳隊的經驗。

由他獨創的「溺水書體」在長江邊也算是一段絕唱了。

關於書法,杜甫曾有言:「揮毫落筆如雲煙」。

李白更是大膽出語:「時時只見龍蛇走」。

但我們眼前的這位老師既敢以東方不敗自居,那定是不只這兩把刷子。

在作品的後半部分,他以開天辟地之氣,狂放的將西方科學結晶,摩爾斯電碼與打點計時器融入到了自己的創作裡。

這股不求當世有人問津,但爭萬世留存芳名的精氣,確實體現出了一位當代藝術家應有的骨氣。

他的同門師弟,筆名「任我行」任老師在借鑒了師兄的作品後,也演化出了屬於自己的中西合璧風格。

唯一不同在於,他的靈感源自於心電圖機。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