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女神多年的人設,終於崩塌了

葉童

提起葉童,大家的第一反應一定是許大官人。

當年的她反串出演許仙和許仕林兩個角色,一個是儒雅俊朗的書生,一個是意氣風發的少年郎。

因為太經典,很多人直到20年後才知道葉童是女人。

如今,《新白娘子傳奇》播出30周年,保養得當的初代女神趙雅芝頻頻因為凍齡登上熱搜。

而每一次葉童的現身,卻充滿爭議。

有人討論她丈夫出軌8次,至今無兒無女的心酸婚姻,有人惋惜她時而會參演流量爛劇,或者出現在一些小節目裡的現狀,有人心疼她透露著麻木,病態,和不開心的面容。

直到前幾天,葉童在自己59歲生日時曬出素顏照。

這種唏噓一度達到頂點。

照片中的她,滿頭白發,面容滄桑,眼神空洞。

即便佩服她敢於直面自己老去的事實,但依然忍不住想去探尋她憔悴疲憊的面容下到底經歷了甚麼。

畢竟,那可是葉童啊!

很多人對她的印象,僅僅只是雌雄莫變的許仙,但其實觀眾對她曾經的美真的一無所知。

19歲出道,處女作和張國榮拍大尺度牀戲,隔年就拿了香港金像獎影後。

在《今夜不設防》中,張國榮毫不吝嗇對她的喜歡,稱她是表演天才;

後來她親自登上《今夜不設防》,被黃霑倪匡和蔡瀾三大才子圍繞稱贊。

她清純又風情。

說到害羞的地方會不自覺的撩頭髮,講真,那頭飄逸靈動的秀發和明媚開朗的笑容著實燿眼。

那時的她,被稱為千面女郎。

反串演男人,風流倜儻;而演起女人來,則是風情萬種,千嬌百媚。

因為許仙,她被誤讀了太多太多。

而看她這部電影,從幼時就橫亙在你心底的許仙形象一定會悄無聲息的散去——《和平飯店》。

大家都知道杜琪峰,是香港黑幫片的祖師爺。

但與此同時,也不得不提到另外一個名字,韋家輝

在加入杜琪峰創建的銀河映像,兩人成為香港電影黃金組合之前,韋家輝就已經是赫赫有名的編劇,監制了。

這部電影,就是最好的證明。

韋家輝自編自導,吳宇森監制,從風格到故事再到配樂,妥妥的銀河映像既視感。

當然,影片還帶著極為強烈的個人風格——

西部武俠+情場仇殺。

在片中飾演「殺人王」的發哥,也再次展現了他英姿颯爽,風流倜儻的魅力。

而女主呢?

說實話,這部電影並不是葉童最嫵媚,最風情,最迷人的作品。

畢竟,電影《愛在黑社會的日子》裡,即便有關之琳這樣公認的大美女,葉童也完全沒有輸了風採。

這種能把好似第二層皮膚一樣的薄料吊帶裙穿得如此靚麗的女人,一個眼神就能把觀眾迷倒。

還有美女如雲的《92應召女郎》

張敏,葉玉卿,吳綺莉,個個活色生香。

但也只有葉童,能把風情嫵媚和灑脫自信兩種氣質同時拿捏得死死的。

但只有《和平飯店》,才展現了一個淋灕盡致,煙視媚行的葉童。

故事的背景,在民國時代。

那時候的人們崇尚江湖和黑幫,周潤發飾演的殺人王,從小就在學會殺人,保護自己中長大。

後來他開山為王,占據一方。

靠殺人獲得了所有人的尊敬,但讓他最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心愛的女人竟然聯合兄弟背叛自己。

殺人王,徹底瘋魔。

那個晚上他大開殺戒,一連殺掉二百多個馬仔,也包括自己最愛的女人。

都說愛江山更愛美人。

但如果美人再也不能讓自己信任,那麼他的選擇是,愛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

這一晚之後,殺人王徹底名震江湖。

他創立了一個叫做「和平飯店」的烏托邦,從此江湖上便流傳著這麼一個規矩——

不管你曾經犯過甚麼事,得罪過甚麼人。

只要你能活著逃難到和平飯店,那麼你的仇家就絕對不敢跨過門前那把已經生鏽的軍刀。

十年來,無一例外。

直到這天,一個叫小曼的女人闖進來。

葉童剛一出場,就很有戲。

她長發如瀑,紅唇嫵媚,一身風塵僕僕但仍很有女人味的紅色旗袍,完全就是十年前那個女人的翻版。

剛坐下來,她聲淚俱下,楚楚可憐。

一通天衣無縫的瞎話,讓飯店裡的所有人都以為她就是殺人王等了十年的老板娘。

還記得《西西裡的美麗傳說》中經典的點煙鏡頭嗎?

其實早在《和平飯店》,就已經有這樣的鏡頭設計了。

小曼,就這樣像一團火一樣闖進了和平飯店。

在知曉真相的殺人王面前,她故意裝的清純無辜,又自帶風情,行事也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用他的浴缸,穿他的衣服。

被拒絕了之後,又提出自己可以肉償,完全是死皮賴臉的程度了。

但在被蒙在鼓裡的眾人面前,她又是一副老板娘的威風做派。

說話粗魯,狐假虎威。

在牌桌上指點江山,連洗腳都要人伺候著。

直到殺人王親自戳穿她的謊言,小曼在和平飯店的地位瞬間一落千丈。

無所顧忌的她,開始徹底擺爛。

給眾人做飯,用的是洗腳水。

一只壁虎爬在她的肩膀上,小曼見狀不動聲色的拿下來放在了鍋裡。

這時的她,是真實又倔強的。

直到她得罪的人,威風凜凜的架勢堂帶著他們被小曼用剪刀戳了屁股的老大,來到和平飯店要人。

店外,殺氣十足,而店內,人心惶惶。

殺人王沒有發現,他其實已經快要愛上她了。

她的風情,她的倔強,她的小聰明,她的小脾氣,她的紅唇印,還有她那百轉千回的鶯聲燕語,一切都太像十年前那個女人。

他任她在身邊繼續編著天真的瞎話;

任她一把子給自己來個壁咚,兩個人的嘴唇一直糾纏了好久好久;

在她一賭氣走出和平飯店,被架勢堂往死裡揍的時候,徘徊糾結的殺人王突然爆發,一個人單挑幾十個人。

這部電影前期,因為小曼的潑皮無賴而產生了不少烏龍笑料,這個角色身上那股世 俗的風騷勁兒被葉童詮釋的淋灕盡致。

而後期,卻彌漫著悲情的味道。

也許殺人王早就料到,小曼其實是架勢堂布下的陷阱,但他還是心甘情願一步步的跳了。

當那首足以醉倒任何硬漢的《完全因你》唱嚮時,殺人王徹底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她。

不得不說,葉童的演技真的被低估了。

在這部電影裡,不管是風情嫵媚,性感輕佻,粗魯刁蠻,亦或是電影最後的真情流露。

這個多面性的角色被她完美駕馭。

而且,越看越美。

後來,她又和孫紅雷演過一部電視劇《刀鋒1937》,在劇中同樣飾演一個霸氣嫵 媚的風塵女子,小鴨梨。

當時,有人評論她表演不夠,也有人說她長得太過男人。

但只要看過《和平飯店》就知道,她絕對可以把這類角色演得極為傳神啊!

說到底,還是世人誤讀了她。

一個許仙,成了國內影視劇反串天花板。

從此,大家就再也想不起年輕時的葉童,也是美麗且驚豔的一代天才影後。

如今她出現,觀眾只會惋惜。

有人說她五十多歲還穿小短裙,衣品和發型都不在線;有人說她臉頰凹陷,沒有趙雅芝會保養,完全淪為路人。

但那又怎麼樣呢?

外形的光鮮,始終不敵靈魂的豐盈。

葉童,還是那個灑脫的葉童。

她演舞臺劇,學吉他組建樂隊,做慈善,和老友聚會,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說到這,廠長想起她在採訪中說過的一句話——

我選擇不要做別人想象中的葉童,而是做真正的葉童。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