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哺乳動物要相互聞屁股?

聞屁股

聞屁股,是許多哺乳動物的社交第一步。

正如人類用握手友好寒暄,動物們也需要一個動作來拉進距離。哪怕這個舉動來得很猛,不怎麼文雅,你也應該懷抱著學習了解的心態,不能用世俗的眼光去評判它。

生活中,我們最常見的就是狗互聞屁股。它們靈敏的嗅覺器讓「聞」這一動作有了更多含義。

這跟人們眼中的騷氣大並不直接有關,哪怕割了的狗出門在外依然備受狗友追捧,它們在乎的遠不止這點東西。

這種嗅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哪裡有屁股,頭就去哪裡。

狗友聚會難免起衝突,然而在大動干戈之前,如同重型現場的circle-pit是它們的先禮後兵的規矩。

主人們只有干看著,尷尬之餘聊聊別的話題,也是給人類交友製造了機會。

狗的嗅覺有多強大?狗鼻子中擁有近3 億個嗅覺感受器,相比之下人類只有 600 萬個。

這足以檢測出濃度為萬億分之一的物質。好比人類只能嘗出加了一勺糖的咖啡,而狗可以識別出這勺糖是否加在了一百萬加侖的水或兩個奧林匹克大小的游泳池裡。

「用視覺來類比,你我最多能看到三分之一英里處的物體,而一隻狗卻可以看到 3000 多英里以外的任何東西。」

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感官研究所所長詹姆斯沃克這樣解釋狗的強大嗅覺功能。我們眼中的猥瑣動作,其實人家只是在閱讀一本八十多萬字的書而已。

聞屁股這個動作可以分為兩個角度去理解。鼻子和屁股。而屁股之所以成為目標,在於肛門腺散發的魅力。

許多哺乳動物菊花兩側或內部有成對的囊,它們會在小便時分泌少量液體。

而這液體富含信息素,可以向同類釋放出自己的身體狀況、情緒機制以及遺傳特徵等多種信息。

動物不像人進化出了複雜的語言系統,屁股上的信息素如同氣味的二維碼,靠同胞的鼻子掃描可得,簡潔明了。

不止貓狗,自然界的哺乳動物也有這種嗜好。

埋頭淺嗅之後,仰頭遠眺,嘴唇上翻,眼神渙散。這很正常,不管是誰在瞬間捕捉了過多的信息都會這樣,就像你看了一個超出了認知的片子,哆嗦過後也會陷入迷茫。

其實這就涉及到又一個知識點弗萊門反應(flehmen response)。

1813年解剖學家弗雷德里克·魯伊希發現了動物這一奧祕。於是將德語中的「露出上牙(flehmen)」命名聞味兒後的賢者表情。

只因接收信息素的主要嗅覺器官來自一個名叫犁鼻器的東西,它是鼻腔和口腔上顎銜接處的一個椎體,需要微微張嘴,細細品味。

沒有狗鼻子那麼強大的動物聞起味兒來稍顯猥瑣,人類總會先入為主的套用自己的邏輯。

貓聞到臭腳後的失神,人們以為自己惡作劇得逞。其實這不過是在掃描信息素的二維碼,腳上的氣味腺讓它們想起了屁股,它不過是在試圖了解你,而你卻在取笑它,這就是傲慢與偏見。

話說回來,同樣作為哺乳動物,人類也沒好到哪裡去。

體味在很多時候起了決定性作用,甚至勝過了身材、顏值等硬件條件,成為決定你另一半的關鍵信息。

臭味相投指的就是這個意思。以至於許久之後你都忘記那個他長什麼樣子,卻依舊想念那白色襪子和身上的味道。

我們都知道體內激素荷爾蒙對於自身的作用。而「散發荷爾蒙」這個說法,其實是費洛蒙,又稱信息素這一物質。

1959年,慕尼黑研究員彼得·卡爾森研究得出,動物會產生一種類似於荷爾蒙的特殊物質,不過它會釋放出來,對同類的行為和生理產生影響。於是他將這個物質命名為信息素。

70年代,英國醫生艾利克斯·康福特,HA·庫克等研究者在人體的汗液中發現了信息素存在的可能,接受到它的異性能夠產生一定程度的生理反應。

信息素存在人體的多處分泌腺,也就是說味兒沖的一些部位,都有可能是散發魅力的關鍵點。

想像一下,人跟動物一樣靠聞屁股來交友,那該是怎樣的畫面。

意義不明的頭像,P了一個小時的照片,不同風格的打扮讓這個時代的社交變得撲朔迷離,遠沒有牲口那麼單純。

如果見面第一步就相互聞聞屁股,味兒不對就下一個,簡單又省心,也容易找到真愛。

然而文明的演化讓人變得高級,這種動作在人類進化出道德和羞恥後變得不體面,並且從本質上來說不可能有用。

研究指出,接收信息素的犁鼻器在人體中退化。即便產生了信息素,能否接收成功,尚且存疑。

這也是文明讓人類不再像動物的證明之一。

但人類還有想像力,同樣還是文明的功勞,在很多時候,它比超強的身體素質還管用。

比如你在手機上看著打赤膊的俊男和跳騷舞的靚女去嗅去舔,也是在品嘗他們的荷爾蒙。

從這點來說,人類的犁鼻器已經長到了腦子裡。

來源:beebee星球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