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魯迅的平面設計作品,我跪下了…

好傢夥!現在當名人的孫子都要這麼卷的了嘛。

羊前幾天看到一段關於魯迅孫子周令飛的採訪。

作為偉人魯迅的孫子,他表示壓力山大。

因為爺爺這個坐標軸太優秀了,做後代的又被拿來處處對比,結果可想而知…

比如,小時候每次他一出門小夥伴就喊他「魯迅孫子」,用北京話念就像是在罵人。

大家應該在上學的時候都背過魯迅的文章吧。

不要慌,因為他的孫子也繞不開背課文這件事,而且每次還要被同學們碎碎念「又要背你爺爺的文章」…

他想著如果自己當兵就沒事了吧,但剛到新兵連,就被分到了衛生所。

原因是「魯迅原本學醫,後來棄醫從文,你要完成祖父未完成的事業。

還被要求寫通訊報道,周令飛說自己不會,排長不相信「你是魯迅的孫子,你寫文章一定很好。」排長請他抽煙,他也不會,「怎麼可能,魯迅抽煙」。

哈哈哈哈哈,真滴好心酸啊

 

關鍵是,大佬們真的很難被超越!

你以為他是文壇巨匠,沒想到他還是銳不可當的設計界新星。

你以為她是鋒利傲嬌的女作家,沒想到她副業美妝插畫玩到飛起…

大抵上一代的大部分文壇大佬們,都配得上一句「始於才華,忠於才華」吧。

魯迅:平面設計高手

能夠證明魯迅先生設計才能的作品很多。

最為人熟知的,應該是他給北大設計的校徽。

1916年,蔡元培出任北大的校長,想要請魯迅來為學校設計校徽,定稿的這版設計靈感來源於「瓦當」。

北大兩個字被擬人化,就像「一個人」背起了「兩個人」,組成三人成抱的畫面,也意味著「引導國人思想解放的重任」。

而這一版封面一直延續到了如今。

魯迅設計封面也很拿手。

他為《萌芽》設計的封面,仔細看上面的兩筆,故意尖尖的形狀,就像是才冒出土的小嫩芽,非常有朝氣。

《海燕》封面上的字是他自己寫的,這本書在首發的當日就被搶光光,魯迅很開心,把這件事寫在了日記裡。

魯迅對書的裝幀設計很在意。

他是「毛邊黨」愛好者,毛邊是書本是西式裝訂中的一種形式,故意不把毛邊裁去。

他害怕看書人不講衛生,看書的時候留下很多烏黑的地方,而有毛邊就可以在看完後把「沾油汗的毛邊截去。」

還細心為讀者考慮,認為留下毛邊可以讓讀者寫心得和評註。

魯迅先生設計的封面大部分都只有書名和作者題跋,但又不會太過於嚴肅,這種簡潔設計至今依然是被很多文藝書籍所鍾情。

貓頭鷹logo也是他很有名的設計之一,很能代表他的設計才能。

貓頭鷹的眼睛是兩個人的頭部,而貓頭鷹的肚子是兩個人的身體。

魯迅先生還是版刻畫的狂熱愛好者,在他的安利下,葉聖陶、鬱達夫等人也相繼入坑。

魯迅收藏的版畫作品

魯迅收藏的版畫作品

他一生收藏的國外版畫有2100多幅,涉及到多個國家和民族,以及不同風格。

不光是欣賞,而是想著將這種藝術發揚光大。

魯迅先生髮起了「新興版畫」,畫、刻、印都是由木刻師來完成,為了促進這項藝術的發展,魯迅先生經常和青年們一起交流學習,還編印了《木刻紀程》。

魯迅傳授木刻技藝糢型圖

無論是文學還是設計,魯迅先生都做到了「有一份光發一分熱」的地步。

那種璀璨、包羅萬象的審美意識,才是真正的寶藏!

張愛玲:格調奇高的時尚博主

《第一爐香》電影的失敗,有一部分也來源於電影對原著服飾細節的還原不夠到位。

張愛玲會玩,喜歡吃,懂美。

高門大戶堆砌出來的經驗和見解都滲透在了筆墨裡,嫁接到了女性人物身上。

比如她寫梁太太,細緻到拖鞋的款式,睡袍的材質,家裡的擺設,衣櫃裡每件衣服的色調、面料。

這些細節和審美,不是囫圇式的想象可以做到的。

如果不寫字,那她大概是個時尚博主。

和女明星李香蘭合照,她另闢蹊徑,身上穿的袍子素材來源於祖奶奶的大被單。

如今流行的復古風,早就被她用到得心應手,時尚嗅覺真不是一般的好。

她對色彩也很敏感。

甚至具有顛覆性,「兩種不同的綠,其中衝突傾軋是很顯著的」,而「紅綠對照,有一種可喜的刺激性。

也延伸到了自己的著作中。

寶藍配蘋果綠,松花色配大紅,蔥綠配桃紅,她喜歡這種參差的對照。

其次是給不同的人設設置不用的色彩格。

比如《第一爐香》裡的姑媽,一身黑,戴黑草帽,垂下綠色的網面,網面上裝飾的是一個指甲大小的綠寶石蜘蛛。

黑色和綠色刻畫的是一個頗有經濟能力,看起來低調,其實處處彰顯精緻的有錢婦人形象。

而《色戒》裡的王佳芝,則是青綠色、寶藍色這種沉靜內秀的顏色居多。

不僅愛寫,她還要畫出來。

張愛玲在《中國人的生活和時裝》這篇散文裡,有大量對穿著的見解,還做了插畫註解。

她繪製的各個地區女性的肖像,在五官特色上拿捏到了神髓。

和魯迅一樣,張愛玲也喜歡上手給自己的書設計封面。《傳奇》的封面很先鋒,張愛玲刻意加了一個在背後偷窺的人,為的是增加壓抑感。

這種細緻的觀察能力,已經臻入化境,也能證明張愛玲不是那種「偏科」的文人,反而觸覺非常發達。

就算不能寫作,她在當時也是獨樹一幟的時尚博主。

汪曾祺:拿手好菜好吃到湯汁都被舔光?

汪曾祺,外號「文學界的泥石流」。

代表事跡——文人罵街。

「梔子花粗粗大大的,又香的撣都撣不開,於是為文雅人不取,以為品格不高。梔子花說:「去他媽的,我就是要這樣香,香的痛痛快快,你們他媽的管得著嗎!」

真接地氣!

所以才有成為「家庭煮夫」的潛力吧

塞肉回鍋油條是汪曾祺的獨創,先將油條切成寸半長的小段,將內層掏出空隙,塞入肉茸、蔥花、榨菜末,下油鍋重炸。油條有含礬,較之春卷更有回味。

回鍋油條極酥脆,嚼之真可可聲動十裡人。

有一次,作家陳怡真來北京訪問,汪曾祺盡地主之誼招待她。

做了一個乾貝燒小蘿蔔,當時北京的蘿蔔還很嫩,水靈靈的,汪曾祺自己都沒想到竟然那麼香甜。

還有一道菜是炒乾巴菌,這個菌子長得其貌不揚,但是把它的松毛摘乾淨,撕成蟹腿肉粗細的絲,和青辣椒同炒,會讓人發出「這東西怎麼這麼好吃!」的感嘆。

汪曾祺也很喜歡畫畫

陳怡真嘗了一口,還有第二口第三口,還要把剩下的一點打包回餐館接著吃。

汪曾祺是江蘇人,淮揚菜也做得很好。

有次他招呼聶華苓吃飯,做了淮揚菜大煮乾絲、熗瓜皮,幹煸牛肉絲

汪老把豆腐皮捲起來切,拿開水煮,再泡,同時,用雞骨架熬湯,放入火腿、乾貝、冬菇絲,厚重和鮮度都有了!

因為太鮮,聶華苓連湯都喝光了。

這道菜不僅勾住了聶華苓,朱德熙也在這道菜面前放下了矜持,端起碗把湯喝光光。

老師沈從文來他家吃飯,他給老師燒了一隻羊腿,一條魚,沈從文吃完後對妻子張兆和說「真好吃!」

而這點愛好也延伸到了他的文字中,飽滿又有煙火氣。

寫到這,羊再一次表示,果然厲害的大佬都有著豐富深邃的靈魂。

透過這些愛好可以感受到他們對事業的熱愛,還有那種對世界的強烈好奇心。

這些又再一次成為養分,滋養著他們的創作。

他們對這個世界愛得更用力,得到的也就更多!

 

來源 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