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歲劉濤演15歲少女,是為了還6000萬的債?

劉濤

       春天一到,熱播劇跟不要錢似的,集中大爆發了。

  馬思純你明明跟邢克壘超有CP感啊!

  

  幹嘛要做「搖滾歌手的情人」啊?

  大甜甜多演幾部《司藤》,誰還好意思吐槽她是資源咖啊!

  

  夾在一大波口碑劇之間,《大宋宮詞》就像是個陪跑的。

  

  熱度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還沒有長壽劇集《鄉村愛情13》數據能打;

  

  至於口碑,不如不提。

  開播6.8分,隨著觀看人數增多,從4.2掉到了現在的3.8分。

  

  這個跌法,都快趕上基金了喂!

  看過劇就會發現,這分數真沒冤枉它。

  從第一集開始,剪輯就像是開了倍速,一集頂三集。

  開場才10分鐘,就呼啦啦發生了這些情節:

  皇帝要在三個兒子裡挑一個,將來繼承皇位。

  

  誰先給他生孫子,誰就有資格繼位。

  三皇子襄王的妃子有了身孕,率先突圍。

  

  (大皇子和二皇子吐槽老爹偏心三弟,這句話有語病)

  這一茬還沒交代清楚,突然就地震了。

  不僅把老皇帝困在廢墟裡,還讓三皇子襄王(周渝民 飾)墜落懸崖。

  

  喪事都辦起來了,結果襄王不僅沒死,還把帶了個民女劉娥(劉濤 飾)回來。

  

  沒錯,大女主劉娥初次登場,就是這麼突然,這麼潦草。

  網友的吐槽也很絕:節奏快到「像有鬼在後面追」。

  實情是,劇集從50集擴容到86集,播出時又砍到61集,節奏不亂才怪。

  襄王妃帶娃進宮,探望皇帝,娃一直在哭,根本停不下來。

  

  老皇帝懷疑是不祥之兆。於是腦洞大開,讓老百姓挨個摸皇孫的頭。

  

  就是因為這摸頭的「初生禮」,小皇孫遇險,刺客一箭射中了襄王妃。

  襄王妃就把孩子塞給了劉娥。(劉娥不是你情敵嗎?這麼放心把孩子交給她?)

  

  劉娥抱著孩子滿大街跑,和路人打聽:襄王府在哪?

  問話的功夫,小皇子下線。

  

  劉娥脫不了干係,被關進大牢。

  襄王向皇帝求情的台詞也是十分迷惑:

  郭妃還有家人,可劉娥沒有,她只有我。

  

  感覺皇帝如果不答應,仔仔就要原地倒立,防止眼淚飆出來了。

  看到這兒,已經基本上能Get到本劇的基調了:又是個聖母瑪麗蘇。

  歷史上的劉娥,明明是一個傳奇女性。

  雖然出身卑微、也無法生育,但巾幗不讓鬚眉,靠自己登上了權力巔峰,可以與武則天、孝莊相提並論。

  不久之前,吳越在《清平樂》裡面也演過劉娥。戲份不多,但悲情和霸氣,演得還挺到位。

  

  劇中劉娥想穿著天子盛服,遭到群臣反對,最後把皇帝才能穿的「袞服」,改制成「袞衣」,供劉太后穿著。

  

  《大宋宮詞》裡這位劉娥,政治才能是沒看出來,人見人愛、清高孤傲倒是寫在臉上。

  襄王為了報答劉娥的救命之恩,允諾她:此生永不相負。

  

  蘇義簡冒險買通了獄卒,讓劉娥死裡逃生。

  

  就連襄王府中的小婢女,都和劉娥一見如故,認她做姐姐。

  

  劉娥一臉不爭不搶,甘願過粗茶淡飯的日子。

  面對王妃的賞賜,斷然拒絕,因為無功不受祿。

  

  沐浴時還不忘感慨一句:天底下哪個女人,願意將另一個女人送上夫君的床呢?

  

  劉娥為什麼能進襄王府?沒有詮釋到位;她是個什麼樣的人?沒好好交代。

  再加上一登場就是「襄王丫鬟老媽子,所有人都好愛我」的設定,想不認為她是瑪麗蘇,都難。

  觀眾更理解不了的是:

  40+的健身達人劉濤,身材這麼結實,到底哪兒像15歲少女了?

  

  劉濤發了個微博:我的身材我做主。也沒說到點兒上。

  

  霓凰郡主、女精英安迪,跟偶像劇男主談戀愛搞曖昧,CP感等於零,不尬嗎?

  劉濤或許心裡有數,但她還是在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的情形下,上馬了。

  有一種說法是:這部劇不是劉濤本人接的,是她老公王珂給她接的。

  

  這個說法目前沒有實錘,不過劉濤當時,確實手頭有點緊。

  我們寫過,劉濤和王珂結婚後不久,王珂就遭遇了破產(點擊藍字複習)。

  為了幫老公渡過難關,劉濤走量拍戲,4年25部,幫王總還清了4個億。

  2017年,賈躍亭的樂視體育出現經營問題,劉濤投進去的5000萬面臨打水漂的風險。

  

  也是在同一年,網上曝出,王珂投資失敗,虧損了6000萬。

  

  當年10月,劉濤和王珂一塊上了綜藝《親愛的客棧》。

  節目裡,王珂還提到:為了孩子與家,一定會配合老婆,一起賺錢還債。

  

  很多網友質疑,劉濤夫婦合體上綜藝是為了還清巨債。

  2018年10月,劉濤和王珂又參加了《親愛的客棧》第二季,成了常駐嘉賓。

  而《大宋宮詞》的拍攝時間,正好是在2018年5月到12月。

  

  (導演李少紅2018年12月的微博裡有寫,拍了192天)

  時間如此巧合,很難不讓人想到:劉濤是不是為了彌補虧空,接的這部戲。

  兩年前還在跟正午陽光合作,靠《歡樂頌》站上一線的劉濤,這一步是踏錯了。

  

  原定2018年要播的「大女主劇」,一共有6部之多:

  《如懿傳》《贏天下》《大明皇妃孫若微傳》《扶搖》《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獨孤皇后》。

  題材一撞車,必定有炮灰。

  在2017年年底,就已經有業內人士預測:幾部「大女主劇」有可能撲街。

  

  而2018年暑期,《延禧攻略》《如懿傳》前後腳上線,很多人看到了短暫繁榮,又樂觀起來了。

  他們都沒想到,這兩部就是「大女主劇」的迴光返照,最後一個高光時刻了。

  《如懿傳》遲遲播不了,《贏天下》全員出狀況,永久壓箱底,只有《知否》火了。

  

  那會兒,大家已經對大女主膩到失去興趣了……

  即使是湯唯、章子怡下凡拍劇,《大明皇妃孫若微傳》和《江山故人》(原名,後來都改了)也是一波N折,拖到快涼了才播。

  

  2019年,《大宋宮詞》大張旗鼓搞宣傳過一陣兒,劉濤&周渝民還拍了一套《時尚芭莎》大片。

  

  但一整年都只聞樓梯響,沒定檔,沒播出。

  2020年4月,《大宋宮詞》出品方之一北京文化被曝財務造假,《大宋宮詞》再次擱淺。

  

  用大女主、大投資、大明星拍戲,拖到實在拖不下去了倉促上線——這個情景是不是很熟悉?

  《大宋宮詞》的劉濤可以跟《上陽賦》的章子怡組團抱頭痛哭了。

  

  雪上加霜的是,導演也沒選對。

  《大宋宮詞》的導演是李少紅,職業巔峰《大明宮詞》。

  看這劇名,大家下意識的反應是:《大明宮詞》姊妹篇。

  更別說《大明宮詞》的歸亞蕾,趙文瑄,換了個「宮」,繼續出現在《大宋宮詞》裡頭。

  

  是不是頓時期待值up up ?!

  罷特!《大明宮詞》拍的是唐朝,歷史上的唐朝真有大明宮,可是宋朝哪裡有過「大宋宮」呢???

  從一開始,經就念歪了,自己蹭自己IP。

  怎麼說呢?就,很雞賊啊。

  而且,李少紅導演明明在《演員請就位》裡信誓旦旦,要大力發掘小陳坤小周迅小楊冪們。

  

  一開機,又換成了穩妥的大女主、曾經紅過的小生。

  您咋說話不算話呢?

  李少紅是北電導演系科班出身,在學校時人送外號:女人比男人更凶殘。處女作《銀蛇謀殺案》,風格相當大膽。

  

  1997年的劇版《原野》,就是李少紅拍的,攢了港星郭晉安演焦大星,呂良偉演仇虎,把陳紅拍出了淒絕的美。

  

  《大明宮詞》是她在最年富力強的年紀,拍出的最高水平的作品。

  這樣的作品,一部就夠吃上一輩子的了。

  2010年從胡玫手裡接過新《紅樓夢》,李少紅對「紅樓」的了解程度是:不熟。

  

  她後來讀了一下,還覺得《紅樓夢》鬼話連篇,跟自己沒什麼關係。(這話相當令人震驚,基本的敬畏心都沒有嗎)

  外界都感覺新《紅樓夢》像在趕任務,李少紅也不避諱:拍的時間太長,自己就有壓力,因為手上還有在運作的電影項目。

  

  結果就是:《紅樓夢》被她拍成「紅雷夢」,唯一出圈的是大師做的「銅錢頭」造型,演過這版「紅樓」的演員,後來發展都不大順利的樣子……

  

  以及,李少紅自己,近10年沒有一部拿得出手的作品。網友對她最刻薄的評語是——女版陳凱歌。

  意思是,都拍出過很牛的經典,但最後自己都沒有能超越自己,他們才是「活在過去時代的夕陽裡」的人。

  一個心頭影事幻重重,遭遇經濟危機的女演員,碰上一個內卷了、油膩了、創造力大不如前的導演,一起捯飭了一個過時的題材,實不相瞞,你能抱多大的指望呢?

  我很佩服劉濤生命力頑強,能絕處逢生殺回福布斯榜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是瑪麗蘇。

  那,濤姐現在應該也不差錢、不缺資源了,下次能不能挑個合適的導演,拍個靠譜的作品呢?

  

來源:走走道就瘋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