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翁美玲」爆紅和被雪藏的幕後 

鄧萃雯

01

1985年,翁美玲驟然離世,整個香港都在為「俏黃蓉」的香消玉殞而哭泣。

這一年,剛從TVB藝員訓練班鄧萃雯,用一部《薛仁貴徵東》火速出圈。

長相甜美,演技精湛,眉眼之間和翁美玲還有幾分相似。

在青黃不接的TVB,鄧萃雯打著「小翁美玲」的旗號開啓了自己的傳奇娛圈路。

說起來,鄧萃雯和翁美玲不僅形似,連悽苦的身世都有幾分相似。

時間拉回到1966年,兩個十七八歲的男女,偷嘗禁果,生下了鄧萃雯。

少不更事的年輕夫妻,承擔不了責任,只能將鄧萃雯扔給爺爺奶奶。

5年後,母親回來了,鄧萃雯以為她不會再走了。

結果,她只是留下一句「女兒,以後不要再叫媽媽了。」

原來,這時候父母已經離婚,母親有了新歡。

看著母親遠走的背影,鄧萃雯在心裡埋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

後來,父親也再次結婚生子,鄧萃雯成了多餘的存在。

為了得到爺爺奶奶的愛,她很小就掌握了一套生存法則。

在別的小朋友還在父母懷裡撒嬌的時候,鄧萃雯已經承擔起了大量的家務,還學會了做飯。

鄧萃雯最擅長的是肉餅蒸蛋,爺爺奶奶喜歡吃,她就反複做。

一日三餐,日複一日,鄧萃雯只剩下厭倦和疲憊,她暗暗發誓:「等我長大後再也不進菜市場。」

不過,鄧萃雯再懂事,也換不來爺爺奶奶的溫柔以待。

因為拿筷子姿勢不正確,她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

嚴苛的家庭氛圍,鄧萃雯從來沒有快樂過。

逃離原生家庭,成了鄧萃雯最大的奢求。

終於熬到了18歲,鄧萃雯做了一個決定。

02

1984年,鄧萃雯高中畢業,她迫切想要賺錢離家。

住在機場對面的她,看著飛機起飛降落,突然萌生了去考空姐。

這樣的話,一飛走就可以好幾天不在家。

結果,進了航空公司,鄧萃雯才知道,要滿19歲才能飛行,18歲的她只能當地勤。

幹了一段時間地勤後,鄧萃雯覺得沒意思,只能另尋出路。

在港姐締造傳奇的時代,有人建議鄧萃雯去競選。

但從小就很男孩子氣的鄧萃雯,覺得自己沒資格。

就在鄧萃雯迷茫之際,和她青梅竹馬的劉德華建議她去考藝員培訓班,以後當演員還能拿月薪。

當時的劉德華在娛樂圈摸爬滾打了好幾年,已經小有名氣了。

劉德華的話,鄧萃雯是深信不疑的。

小時候,鄧萃雯和劉德華就住在一條街,劉爸爸開了一家燒肉店,鄧萃雯常常去光顧。

就這樣,鄧萃雯和劉德華成了兒時玩伴。

有了劉德華引路,鄧萃雯輕而易舉就考進了培訓班,和邵美琪、郭富城等人成了同班同學。

那一年,翁美玲憑借《射彫英雄傳》爆紅,一時間掀起一股甜美古裝風。

借著「俏黃蓉」的光,在《薛仁貴徵東》的選角上,鄧萃雯脫穎而出。

TVB向來喜歡「壓榨」演員,在拍這部戲的時候,鄧萃雯可吃盡苦頭。

每天長達20多個小時的拍攝時間,連回家洗澡的時間都沒有。

還好,長相酷似周潤發的萬梓良,對鄧萃雯關照有加。

面對這個比自己大9歲的前輩,19歲的鄧萃雯突然迷離了雙眼。

在崇拜的濾鏡下,鄧萃雯撲進了萬梓良的懷抱。

隨著《薛仁貴徵東》的爆紅,鄧萃雯和萬梓良成了熒幕情侶。

同樣在苦難中浸泡長大的萬梓良,和鄧萃雯惺惺相惜。

為了哄小女友,他不惜拋棄身份當街下跪。

對從小渴望愛的鄧萃雯來說,萬梓良這份亦師亦友亦父的癡情,著實讓人陶醉。

但是好景不長,這對金童玉女就矛盾叢生。

03

1986年,鄧萃雯接替翁美玲,成了TVB的當家花旦。

很快,《倚天屠龍記》的劇本又找上了她。

無線制作人王天林看到了鄧萃雯甜美背後的倔強,便把周芷若一角給了她。

這一年,和鄧萃雯一同進組的還有她的好閨蜜黎美嫻,和炙手可熱的梁朝偉。

沒想到,這三人的愛恨糾葛直接從戲裡延伸到了戲外。

當時的梁朝偉剛和曾華倩分手,心灰意冷的他,一頭撞進了黎美嫻的美人漩渦。

可金庸粉們入戲太深,都覺得梁朝偉和黎美嫻不相配,反而和鄧萃雯更養眼。

鄧萃雯和黎美嫻本來就暗自較勁,在輿論紛紛中,直接鬧翻了。

一時間,鄧萃雯、黎美嫻、曾華倩和梁朝偉的四角戀,被港媒大做文章。

不過,鄧萃雯卻不以為意,有公司的力捧,又有萬梓良撐腰,她難免在名利場中變得飄飄然。

萬梓良看不慣這樣的鄧萃雯,便語重心長地勸誡她腳踏實地。

同時,他還買了許多書,讓鄧萃雯一起學習。

可年輕氣盛的鄧萃雯,根本受不了萬梓良的「好為人師」。

在一次次爭吵中,兩人漸行漸遠,最終分道揚鑣。

分手後,萬梓良憑借《流氓大亨》和《英雄本色》爆紅,還將女星恬妞收入麾下。

看著步步高升的萬梓良,鄧萃雯也不服輸。

1989年,鄧萃雯在《俠客行》中,和梁朝偉「再續前緣」。

不過,這時候梁朝偉的桃花劫難中,又加入了劉嘉玲。

感情上一無所獲的鄧萃雯,突然產生了巨大的危機感。

當時的她看起來很風光,但讓她依然窮困潦倒。

每個月6000港幣的工資,根本支付不起市區4500港幣的市區房租。

為了省錢,她只能住在郊區,每次回去都要倒好幾趟車。

這樣很紅很窮又忙得像機器人的日子,她真的受夠了。

眼看著和TVB的五年合約就要到期了,鄧萃雯決定破釜沉舟一次。

04

1990年,鄧萃雯求公司給她接了兩部電影。

很快,她就以電影合約作為談判資本,和TVB高層提出,續約只簽頭部約。

這時候邵美琪和黎美嫻等人都開始嶄露頭角,蔡少芬、袁詠琳等新人也前赴後繼,不缺人的TVB當然不會慣著鄧萃雯。

沒意識到大局的鄧萃雯,索性撂挑子不幹了。

她帶著新男友,火速飛往美國進修室內設計,以後當一名設計師也未嘗不可。

但鄧萃雯還是太天真了。

沒有家庭支撐,存款寥寥,她連幾年的學費都支付不起。

從繁花似錦的娛樂圈回到殘酷的現實生活,鄧萃雯的落差感極大。

面對普通的男友,她也時常感到無趣。

就這樣,鄧萃雯渾渾噩噩熬了4年。

1994年,眼看就要畢業了,但她囊中羞澀,和男友也分了手。

走投無路的她,只能灰溜溜地回到香港,和TVB續約。

但這時候的TVB新人輩出,比鄧萃雯年輕的有能力的一茬又一茬的冒出來。

面對任性的鄧萃雯,TVB收回了資源,她一瞬間淪為了無名配角。

在TVB打了兩年醬油後,鄧萃雯迎來事業的轉機。

1996年,亞洲電視向鄧萃雯拋出了橄欖枝。

欣喜若狂的鄧萃雯,怎麼也不會想到,亞洲電視會成就她,也能毀了她。

05

那一年,亞洲電視買下話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的版權,準備改編成40集的電視劇。

為了穩住鄧萃雯,女一號姚小蝶的角色自然給了她,而男一號則定了在亞視獃了10年的演員江華。

同時,江華的前女友萬綺雯也進了劇組。

不過,江華和萬綺雯沒能破鏡重圓,倒是和鄧萃雯的緋聞鬧得人盡皆知。

戲還沒上映,就有狗仔拍到,江華經常出入鄧萃雯的住所,還毫不避嫌的結伴看電影。

隨著這部劇紅遍整個香港,這兩人的關系也捂不住了。

江華還公開示愛鄧萃雯:「雯女,我愛的人是你!」

要知道,當時的江華和演員麥潔文結婚好幾年了,麥潔文肚子裡還懷著江華的孩子。

鄧萃雯這是明晃晃的當了第三者。

狗血的是,6年前,江華和麥潔文因戲生情時,都各自有戀人。

這兩人紛紛背叛了愛情,才有了後來的故事。

江華這一出假戲真做,真說不清是報應,還是浪子本性。

可深陷其中的鄧萃雯,像著了魔一樣。

面對輿論的千刀萬剮,她也不願意和江華分開,甚至認為自己能拯救這個在婚姻裡苦悶的男人。

但鄧萃雯遠遠低估了人性的惡。

就在鄧萃雯等著江華離婚時,一通通騷擾電話讓她苦不堪言。

幾個月後,她才發現,這些惡作劇都是出自江華夫婦。

不僅如此,這對惡毒夫妻還控訴鄧萃雯,在《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劇組,第一天見面就搔江華的掌心。

這些反擊招數,讓鄧萃雯應接不暇,只能打電話過去和他們對罵。

眼看謠言漫天飛,鄧萃雯不得不召開記者會,聲淚俱下表示不惜傾家蕩產都要告江華夫婦。

不過,鄧萃雯在這場三角戰場中,沒能勝利,還丟掉了自尊和名譽。

還好,在亞視拍的另外兩部戲—《再見豔陽天》和《國際刑警1997》收視率也不錯。

三部劇的成功,讓鄧萃雯賺得盆滿缽滿。

從小就渴望大房子的她,把這些錢全部砸到了樓市和股票裡。

原以為會一本萬利,沒想到,又一場危機來了。

06

1998年,金融風暴席卷了整個香港。

鄧萃雯買的股票狂跌,千萬豪宅被銀行收回。

一夜之間,鄧萃雯的資產全空了。

看著自己拍戲的血汗錢就這樣賠了,鄧萃雯想死的心都有了。

加上負面新聞纏身,亞視把她雪藏了,想要東山再起,簡直比登天還難。

為了生計,鄧萃雯甚麼活都接。

從配音、主持到商演、唱歌,生存是沒問題,但前途卻一片暗淡。

或許是老天爺憐憫鄧萃雯,便悄悄賜予了她一場緣分。

這一年,TVB歌手鄭敬基盯上了鄧萃雯。

這個鄭敬基雖然離過一次婚,但為人熱心體貼,對鄧萃雯十分照顧。

沒過多久,鄧萃雯就被俘獲芳心。

如果鄧萃雯能和鄭敬基喜結連理,也是不錯的結局。

只可惜,第二年,鄭敬基要回加拿大發展,鄧萃雯又放不下香港,只能分手放過彼此。

2000年,鄧萃雯在亞視實在獃不下去了,又返回老東家TVB。

彼時的鄧萃雯已經34歲了,在一眾小花中,毫無競爭力。

當佘詩曼、宣萱等人紅透半邊天時,鄧萃雯只能放下身段跑龍套。

此後4年,無論鄧萃雯多拼命演戲,就是沒有出頭之日。

誰能想到,還有個大彩蛋在後頭呢。

07

2004年,邵美琪的前男友戚其義構思了一部《金枝欲孽》。

在選角的時候,戚其義發現鄧萃雯平常和人交談時,像個長輩一樣,和戲中傲氣淩人的如妃有幾分相似。

就這樣,鄧萃雯和佘詩曼、黎姿等人一同進了組。

不過,劇本裡難讀的對白,可難住了鄧萃雯。

有好幾次,因為臺詞沒背好頻繁NG,鄧萃雯急得當場大哭。

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

這部劇播出後,在香港引發巨大反嚮,一度紅到內地和東南亞。

這股宮鬥風,直接讓低迷的香港影視業看到了春天。

時隔8年,鄧萃雯再一次嘗到了爆紅的滋味。

當年的「如妃」紅到極度誇張。

鄧萃雯走在街上,都會人向她行禮。

這一年,黎姿獲封影後時,無數影迷為鄧萃雯抱不平,有人還寫信到TVB投訴。

看著人氣高漲的鄧萃雯,TVB將大把資源奉上。

《女人唔易做》《青城之戀》《牌坊下的女人》《巾幗梟雄》,這些電視劇收視率一個高過一個。

2009年,43歲的鄧萃雯終於摘下了「視後」桂冠,為這25年的演藝事業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一年,底氣大增的鄧萃雯,在節目裡坦誠「第三者」的過往。

她直言:「我是可以為愛壯烈犧牲的人,但後來發現,原來這個犧牲是愚蠢的。」

如果不是那場三角鬧劇,鄧萃雯的星途會更加璀璨。

當然,鄧萃雯足夠幸運,在爛泥中還能打個翻身仗。

但江華卻遭報應了。

在背後捅了鄧萃雯一刀後,他的事業就再無起色。

2006年,江華因為腰傷暫停了工作,還一度患上了抑鬱癥。

此後,江華在娛樂圈銷聲匿跡,日子過得十分窘迫。

2013年,TVB內部混亂不堪,《金枝欲孽2》又狠狠撲街,鄧萃雯一度被唱衰。

江華突然冒了出來,力挺鄧萃雯。

眼看著一出好戲又要發酵,只見麥潔文在社交平臺上發了一條:「江華關心鄧萃雯是被動的,江華關心麥潔文才是自願的。」

17年過去,這對夫婦的戲還是很多。

如今,江華賣起了保險謀生,鄧萃雯也逐漸隱退。

遺憾的是,鄧萃雯自小渴望愛,到了晚年還是沒能有個歸宿。

或許那些坎坷情事,讓她早已對愛無所求。

縱使紅顏老去,鄧萃雯的芳華在時光長河中依然熠熠生輝。

來源:我是愈姑娘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