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婉君」金銘被吐槽過氣像大媽!被撒貝南守護了20年的她是「童星殞落」嗎?

「小婉君」金銘

人們最愛看也最不願看得莫不過就是「美好事物的破碎、隕落、殘敗」。窺私慾的旺盛,讓我們不停地想看這些無比絢爛的人、事物會向何處發展,以此填補內心的某種涌動著的、不明朗的某種渴望。

近日,9歲時因在瓊瑤劇《婉君》中飾演小婉君而走紅的女演員金銘參加節目錄製,在節目中,她談及自己被嘲「童星殞落,年過40像大媽」,金銘對此進行了回應。

 

 

金銘先是大方地向大家介紹自己的確是童星出身,並自嘲她的作品也已然「年代已久」了。

 

 

 

 

然後,對於外界憑藉狗仔偷拍她的生圖照片,來嘲笑她是過氣的、發福的、年過40的大媽,金銘表示:「很多人是不希望我長大的,我只是犯了一個童星會犯的錯誤」。

 

 

 

 

 

之後,金銘也霸氣回應說:「很抱歉,我沒有長成大家希望的樣子,但是,我活成了我自己喜歡的樣子」。最後金銘還強調:「希望大家不要再叫我小金銘了,我姓金,不姓小」。

 

金銘出生於1980年,從小金銘的外形就十分出眾。

後來,瓊瑤拿著「婉君」這一角色找到了她。這也開啟了金銘的演藝夢想。

就因此角色,金銘瞬時紅遍大江南北,觀眾都被這個圓臉肉乎又自帶嬌滴滴羞憐感的糯米糰子女孩兒吸引了。

於是她之後也借風使勁,連續出演了瓊瑤的多部作品,比如: 電視劇《青青河邊草》、《梅花烙》等大熱作品。

 

當時國內電視劇市場正被瓊瑤阿姨的各種苦情狗血愛情劇統治,正是改革開放初期的人們在物質生活逐漸向好發展后,正是繼續情感空白需要被填補的時刻,這種大膽表達愛戀、自主追求情、為情痴狂的電視劇自然是最受觀眾歡迎的,並且是受眾頗多。正是這個好時機,金銘的國民度和熱度一觸即發、順勢上揚。

連後來大熱的央視主持人撒貝南也說過,金銘曾是自己的夢中情人。

「成也蕭何敗蕭何」,就是這些家喻戶曉、銘刻在觀眾心中的童星形象,讓大部分當時的觀眾都無法忘懷,以至於後來的她也深陷曾經的光環之中。她就像是部分觀眾心中不可被玷污的「軟香玉」,稍與觀眾心中所想不符,這種落差感就會被無限放大,大家就會開始失望、傷心並轉而指責、嘲笑金銘殘了、廢了、慘了。但同時,這部分人又割捨不下不去看金銘的外貌、事業到底還會往哪發展。從此大家循環往複在這種複雜的情感中,無法抽身。也不知道這種「童星PUA到底傷害的是金銘還是那部分忘不了她的執著的人本身

「軟香玉」本身就一碰擊碎,人們期待她破碎,又期待著她的無暇完美。且走且留的糾結之心,也伴隨著金銘一路的成長。大紅之後的她,還是有繼續讀書。最終,金銘進入了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學習。但畢業后,還是因為年少喜歡當演員的夢想,她堅定的從煤礦文工團離開,去追尋自己想要的東西。

但這條路不再像小時候那般順利。電視劇市場的變化之大之快,讓人跟不上其腳步。被童星形象禁錮的金銘,外形不是受市場喜歡白瘦幼那般,所以只能默默無聞的演戲、辛苦的跑組、轟轟烈烈的接受輿論的嘲笑和現實的打擊。

金銘之後參演的比較有熱度的劇也就是:《紫檀王》、《天龍八部》等。

 

而在如此打IP的武俠大劇《天龍八部》中,金銘在海報中只是一個被壓縮到邊角角色位置。已然沒有在當年大熱瓊瑤劇中的熱度與女主並肩的風光。

當然,這種大勢已去的惋惜只是旁觀者的獨角戲。金銘本人並不覺得,她喜歡演戲,所以在學校畢業后,放棄自己穩定的鐵飯碗,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道路往哪走。如今的後果她肯定想過,但她仍然自己選擇並承擔了,這種獨立、自主、堅強的女孩,難道沒有過好自己的人生嗎?比起那些一生都不明白自己想要什麼,從未自己決定過自己人生方向的人來說,這樣的姑娘就是永遠閃閃發光且永不被磨滅的!

 

她在演員之餘也做過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2009年她主持陝西衛視主打欄目《見招拆招》的主持人,2014年她被中國婦聯心繫委員會賜予「粉紅絲帶乳腺癌形象大使」。

 

正如金銘在最近的節目中,被問道:「你會讓你的閨蜜去原諒想跟她道歉的人嗎?」,她很淡然又堅定的表示:「不會,我會吧決定權交給她自己」,她也是用這知行合一的獨立自主、有自我思考能力的思維方式,這麼對待自己人生的。

金銘是個不願意被外部世界偷走人生的人,所以她掙脫鐐銬,走自己的路,過自己的生活。往後她的的日子,雖依舊會伴隨連綿不絕的討論聲,但這些都是她自己人生道路上的畫外音,干涉不了她人生的主音軌。畢竟她早已看清,那些年少成名的東西才是真正在她身上禁錮、封鎖著自己自由暢快呼吸、思考的包漿厚繭,所以即使冒著滿身傷痕的危險蛻開這些繭之後,挨過刺骨冬日,總會等來暖陽旭日;穿過束縛荊棘之處,終有自由之身。

我們走進森林,一眼望去,是滿眼綠,一片片、一層層的顏色絲毫沒有差別。但只要我們走的深入,仔細彎腰去看,每片綠下面的脈絡、紋理都不盡相同,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每個發現獨一無二的瞬間,都需要我們自己低頭努力去發現、尋找這看似相同,實則每個都是獨立個體的不同之處。金銘她做到了,她活成自己 的樣子,而不是別人眼中的樣子,即使這條路摻和這血與淚,需要捨棄利益誘惑,需要摒棄承擔世俗偏見,但她依舊如此堅定,絕不回頭的走出自己能主宰的精彩康庄大道!

 

 

金銘,她不是悲慘的隕落之星,而是野蠻生長的「漠上玫瑰」!

 

 

來源:糊說娛有料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