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心漢」林子祥的混亂情史

林子祥

01

1975年,林子祥在美國混不下去了,索性抱著吉他回到香港。

當時,由威利、大AL和小AL組成的玉石樂隊,正好缺一個主唱。

看林子祥的聲音極具爆發力,玉石樂隊就拉著他入了夥。

玩樂隊,林子祥是老手。

早在學生時代,他就組建過一支樂隊,專門糢仿貓王。

只可惜,父母離異,他被送到美國讀書。

林子祥本以為能玩西方音樂,結果父親斷了他的經濟來源。

沒有玩的資本,只能靠端盤子養活自己。

打了幾年工,也沒幹出甚麼名堂,林子祥灰溜溜地回了老家。

沒想到,這一回來倒是撞上了香港樂壇的黃金時代。

那時候,林子祥跟著玉石樂隊,又是演出,又是上節目,忙得不亦樂乎。

但是,樂隊人心渙散,成員一換再換,想要搞出點名堂基本不可能。

 

看著樂隊沒前途,林子祥索性單飛。

這一年,恰逢香港佳藝電視啓播,大量招收藝人。

聽聞消息的林子祥,戰戰兢兢地前去面試。

當他頂著一頭自然卷和小胡子出現在電視臺時,面試官吳正元眼前一亮,立馬就向他伸出了橄欖枝。

 

當時的林子祥,怎麼也沒想到,將來會和吳正元發生千絲萬縷的聯繫。

在吳正元的保駕護航下,不到一年的時間,林子祥就出了第一張英文專輯《Lam》

當時的香港樂壇,正是英文歌流行的時期。

在這股浪潮中,林子祥算是分了一杯羹。

 

很快,吳正元又讓林子祥乘勝追擊出了第二張英文專輯《Lam Ⅱ》。

眼看著就要站穩腳跟,但上天偏偏和林子祥開了一個玩笑。

02

1978年,周梁淑怡為佳視推出了「七月攻勢」,砸重金推廣旗下的影視劇和節目。

結果,收效甚微,錢都打了水漂。

這麼一來,佳視就被掏空了,不得不關門大吉。

還好,吳正元拉著林子祥投奔華納唱片,他才有了另一番天地。

不過,這時候的香港樂壇,英文歌已經不吃香了。

就在林子祥迷茫之際,導演徐大川把林子祥拉去和周潤發女友繆騫人拍了一部喜劇,還順勢讓他唱了片尾曲。

當時粵語歌的風正徐徐吹來,拍完戲,林子祥就出了一張《各師各法》的粵語專輯。

 

但是在許冠傑和羅文面前,林子祥還只是個小弟弟。

為了迅速捧紅林子祥,吳正元又幫他搭上了汪明荃。

當時的汪明荃在TVB是當家花旦,風頭正盛,紅極一時。

很快,林子祥就和她演了《不是冤家不聚頭》《四季情》等戲。

這些「火辣辣」的戲,難免讓兩人把持不住,一不小心就擦槍走火了。

 

看著林子祥和汪明荃打得火熱,吳正元可不幹了,趕緊把林子祥拉回來唱歌。

於是,專輯《抉擇》應運而生,為林子祥的爆紅墊了一塊磚。

1980年,隨著武俠劇傳入內地,粵語歌進入大爆發時期。

吳正元嗅到機遇,讓林子祥火速出了兩張專輯。

那時候,大多數歌手的專輯都是翻唱的,而林子祥偏偏要做原創。

果然,其中兩首《在水中央》和《分分鐘需要你》唱紅了整個香港。

 

在林子祥極具沖破力的歌聲中,他連續拿下兩座金曲獎的獎杯。

到這裡,林子祥的巨星之路終於拉開序幕。

一同拉開序幕的,還有他和吳正元的感情。

03

這一年,吳正元挺著大肚子向林子祥逼婚。

面對這個對自己有恩的女人,林子祥只能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

在輿論紛紛中,林子祥好丈夫的人設也立了起來。

他曾對外公開表示:「我實在是太愛吳正元了,如果沒有她,我就甚麼都沒有!」

 

就在吳正元憧憬著幸福童話時,一個19歲的姑娘出現在了娛樂圈,她的名字叫做葉倩文。

不過,這時候的葉倩文,還遠在臺灣。

因為一支果汁廣告,被金牌制作人劉立立拉到了《一根火柴》劇組,又不小心撞進了富豪馬永霖的心。

 

還沒等馬永霖攻下美人城池,葉倩文在張艾嘉的《十一個女人》和初出茅廬的費翔看對了眼。

 

俊男美女,一拍即合,就拉上了小手。

奈何費翔的母親死活看不上葉倩文,一次次棒打鴛鴦。

 

向來高傲的葉倩文,哪裡受得了這種委屈。

為了斬斷情絲,她一氣之下就跑到了香港,而癡心不改的馬永霖也追隨而去。

誰知道,葉倩文這一去,竟然會改變三個人的命運。

那是1982年,吳正元為林子祥又添了一位千金,但兒女雙全也不妨礙林子祥沾花惹草。

這一年,一首《Endless Love》,唱得林子祥和鄧麗君如天雷勾動地火一般。

 

不過,此時的鄧麗君,剛解除一段婚約,無心和林子祥續寫故事。

心灰意冷的林子祥,只能另覓花叢。

很快,機會就來了。

1983年,吳正元為林子祥的新歌《重逢》尋找搭檔,馬永霖就把葉倩文推薦給了她。

剛開始,吳正元擔心葉倩文壓不住林子祥的聲音,結果葉倩文一開嗓,直接讓吳正元驚豔了。

吳正元以為如獲至寶,殊不知卻是「引狼入室」。

04

《重逢》發行後,迅速火遍香港。

一戰成名的葉倩文,不得不對林子祥感恩戴德。

當時,葉倩文的粵語不好,林子祥就日夜指導。

吳正元也很欣賞葉倩文,索性當起了她的制作人。

 

不過,這時候的林子祥,對葉倩文還沒動心起念。

因為他正沉浸在鐘楚紅的美人漩渦裡,但還沒等他出擊,成龍卻先截了胡。

沒辦法,林子祥只能縮回圍城和吳正元相看兩厭。

1984年,葉倩文準備出專輯,但遲遲找不到主打歌。

林子祥愛徒心切,靈感大發,在衞生間十分鐘就寫出了那首《零時十分》。

 

看葉倩文粵語發音不標準,就用英文字母拼註在漢字上。

沒想到,這麼一唱,葉倩文還真唱得字正腔圓,輕而易舉就殺入了十大勁歌金曲。

就這樣,葉倩文在香港樂壇打嚮了第一槍。

不過,這時候的葉倩文正和富商楊秉梁打得火熱,她和林子祥的緣分發酵還需要一些時日。

 

而吳正元和葉倩文,從知遇之恩升華成了姐妹之情。

為了幫扶好閨蜜的事業,吳正元不惜讓林子祥處處指教。

於是,借著林子祥的風,葉倩文很快就進了徐克的劇組,和張艾嘉演起了《上海之夜》。

主題曲《晚風》經葉倩文一唱,直接入圍香港金像獎最佳電影歌曲,和梅豔芳一決高下。

 

而另一邊的林子祥,又和鐘楚紅合作了一部《英倫琵琶》。

這時候成龍已經出局,林子祥抓住機會,要對鐘楚紅發起攻勢。

每天晚上,在鐘楚紅小區的大門口,只見林子祥抱著一個保溫桶,裡面裝著炒牛河,癡癡等女神收工。

 

沒想到,這一等,竟然嚇得鐘楚紅不敢回家了。

就這樣,林子祥帶著一鼻子的灰,知難而退。

他情場失意了,職場倒是得意得很。

05

1985年,林子祥的風再次席卷了整個香港。

那是在香港十大勁歌金曲的頒獎禮上,林子祥將當年得令的20首歌串起來,編成了一首將近十分鐘的《十分十二寸》。

更絕的是,林子祥一邊唱一邊臺上臺下的穿梭。

 

鏡頭跟隨著他,一起記錄下了巔峰時期的張國榮、譚詠麟、梅豔芳和羅文。

這些當年的頂流大咖,興奮得和林子祥嬉戲玩鬧,又是抖肩舞,又是唱破音。

《十分十二寸》播出後,迅速出了圈。

當年的電視臺連廣告都不放了,全是這首歌的MTV,整整十分鐘,一遍又一遍的觀眾都不厭煩。

最後,這首歌以十二寸Single細碟推出市場,還大膽選用朱祖兒的漫畫作為封面,這在香港是前所未有的嘗試。

 

看著師傅如此風光,葉倩文也不甘落後。

她火速推出第二張專輯《長夜 My Love Goodnight》,同時在電影路上也不停息,《補鑊英雄》《愛神一號》都為她的事業添磚加瓦。

這一年,葉倩文24歲,退去青澀的她,顯得格外嫵媚動人。

 

越飛越高的葉倩文,楊秉梁的財富已經吸引不了她了,倒是才華橫溢的林子祥在她心裡悄悄生了根。

06

1986年,林子祥出了一張專輯《最愛》,封面上還用了他和兒子的照片,儼然一個好父親。

殊不知,這時候的林子祥和葉倩文在一次次的合作中,師徒情已經漸漸升華。

 

當時,林子祥和吳正元住在美國,葉倩文也悄悄搬到他們隔壁,並且房子還比他們的更大。

更絕的是,無論吳正元喜歡甚麼,葉倩文也跟著喜歡甚麼,甚至葉倩文還表達過喜歡他們的孩子。

但這時候的吳正元,在姐妹情深中,絲毫沒有防備。

這一年,林子祥前腳憑借《Ah Lam日記》打破亞洲快歌紀錄,葉倩文後腳就憑借《刀馬旦》擊敗林青霞入圍金像獎。

 

到這裡,葉倩文距離天後寶座,僅差一首歌的距離。

1988年,潘源良把薑育恆《驛動的心》重新填詞,寫成了一首《祝福》給葉倩文,直接橫掃12項大獎。

同名專輯更是拿下35萬張七白金,直接打破了梅豔芳在香港樂壇的壟斷地位。

這一年,林子祥的《真的漢子》也只拿到了一個金曲獎。

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頂峰相見的這兩人,緋聞開始蔓延開來。

吳正元一氣之下,直接辭去華納制作人職位。

有意思的是,大眾並不同情吳正元,反而「吳正元苛待葉倩文」的傳言鬧得沸沸揚揚。

不過,吳正元不讓位,葉倩文也扶不正。

 

那幾年,林子祥只能和葉倩文談著地下戀。

在愛情的滋潤下,這兩人的事業一次次達到巔峰。

1991年,林子祥的《男兒當自強》和葉倩文的《瀟灑走一回》紅遍大江南北。

這時候的葉倩文底氣十足,完全無視輿論,直接邀請林子祥當自己的MV嘉賓。

在一首首情歌中,這兩人之間的火花,噼裡啪啦亮瞎了無數人的眼。

這麼一來,離出事就不遠了。

07

1992年,隨著《選擇》這首歌紅到發紫,林子祥和葉倩文的地下戀再也捂不住了。

 

眼看著一代歌王就要因私生活人設崩塌,結果,葉倩文來了一個先發制人。

第二年,在最佳女歌手的頒獎典禮上,葉倩文直接喊話林子祥:「我還是那麼愛你。」

 

面對不可控制的輿論,林子祥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埋頭繼續搞音樂。

而吃瓜群眾把槍口對準了葉倩文和吳正元。

有人認為葉倩文忘恩負義,恩將仇報,有人卻說,吳正元長得很兇,林子祥出軌是正常的。

在這場輿論辯論賽中,遠在美國的吳正元,恐怕腸子都悔青了。

可是她甚麼都做不了,只能守著一雙兒女,等著林子祥給他們的婚姻判死刑。

1994年,林子祥拿下香港最高榮譽金針獎,和徐小鳳、羅文、黃霑與鄭國江並列,而鄧麗君、梅豔芳、張國榮都是他的後輩。

 

有了金針獎蓋章,林子祥的地位穩如泰山。

而另一邊的葉倩文卻被醜聞籠罩,形象暴跌,加上王菲和鄭秀文的崛起,迅速取代了她的地位。

屋漏偏逢連夜雨。

就在葉倩文心灰意冷之時,她和徐克的緋聞又傳得有聲有色,施南生都氣得要和徐克分手。

沒過多久,一個排舞師也加入了這片瓜田。

頭上綠油油的林子祥,不惜暴打排舞師,還鬧到了派出所。

 

這接二連三的瓜,砸得吳正元心灰意冷。

1995年,她終於決定離婚,前提是林子祥要支付巨額贍養費。

15年的婚姻,到此畫上句點。

恢複自由身的林子祥,喜上眉梢。

而葉倩文又找大師算了一卦,說她36歲以後就沒人娶了。

 

葉倩文嚇得趕緊和林子祥結了婚。

那是1996年,林子祥49歲,葉倩文35歲。

 

在一片質疑聲中,這對夫妻索性離開香港,遠赴加拿大過著夫唱婦隨的好日子。

但大眾是擅長遺忘的,在林子祥的一首首情歌中,他和葉倩文居然成了糢範夫妻。

那伉儷情深的樣子,不知賺了多少吃瓜群眾的眼淚。

不出意外的話,林子祥和葉倩文會譜寫一出白頭到老的童話。

只可惜,老天爺偏偏給這對夫妻添了諸多狗血劇情。

08

1999年,林子祥陪著葉倩文在夏威夷旅行,剛好在一家眼鏡店挑了一副眼鏡,結果林子祥戴上未付款就走了。

保安追了上來,直指他偷盜。林子祥百口莫辯,只能認罪了事。

不過,這個荒誕的偷盜風波,並沒有激起多少水花。

 

畢竟身家上億的林子祥,可不缺這幅眼鏡錢。

此後兩三年,林子祥也閑不住,一邊出專輯一邊開演唱會,忙得不亦樂乎。

2003年,林子祥獲得CASH音樂成就大獎,成為首位獲得此殊榮的唱作人。

這一年,汪明荃開演唱會,力邀林子祥當嘉賓。

 

就在兩人再續前緣時,林子祥不慎跌落舞臺,右耳出現了粉碎性骨碎。

禍不單行。

在林子祥治療耳朵時,葉倩文卻玩起了火。

2005年,酷愛羽毛球的葉倩文和教練楊尚仁跌落緋聞漩渦,只見這兩人不僅白天打球,晚上還一起過夜。

 

更勁爆的是,有人爆出葉倩文拋棄林子祥,和楊尚仁同居了一個多月。

就在緋聞甚囂塵上時,這位年輕帥氣的教練還和女友分了手。

這一年,恢複聽力的林子祥,舉辦複出演唱會。

結果,唱到那首《曾經》時,他嚎啕大哭。

這一連串的瓜,難免讓人想入非非。

不過,寶刀未老的林子祥,也沒消停。

2007年,一部《女人本色》,讓他和玉女梁詠琪激情四射,兩人還一度以「老公」「老婆」互稱,曖昧得不行。

 

而另一邊的吳正元,不知道受了甚麼刺激,突然在電臺節目中揭露葉倩文「七宗罪」。

一時間,葉倩文的黑料被翻了個底朝天。

這出遲到10年的複仇戲碼,讓吃瓜群眾大呼過癮。

 

自此,林子祥和葉倩文的婚變傳聞,就像月經新聞。

2014年,林子祥和粉絲阮麗嘉打高爾夫球打到了一起,兩人同進同出,關系不要太好。

林子祥這一出,倒是將了葉倩文一軍。

 

不過,葉倩文懶理傳聞,拿下金針獎的她,又是開演唱會,又是出專輯,過得好不瀟灑。

在一次次的婚變風波中,也不妨礙這兩人時不時出來唱首情歌,秀個恩愛。

 

如今,林子祥74歲了,在2021大灣區中秋晚會上,一首《敢愛敢恨》讓人瞬間回到那個鼎盛的香港樂壇。

 

一代歌王,頭髮花白,卻青山依舊。

那些愛與恨,在時光的長河中,都落滿了灰塵。

來源:我是愈姑娘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