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賽·羅韓,美少女名媛墮落記

林賽·羅韓

前些天有個新聞,女明星Lindsay Lohan(林賽·羅韓)的老媽Dina Lohan承認酒後駕車,被判入獄18天(緩刑5年)。

其實女明星的老媽入獄,不是甚麼值得大書特書的事。問題是,她那早就跟老媽離婚的老爸Michael Lohan幾個月前也被捕了。

▲ 涉嫌將吸毒者帶回康複中心換取非法回扣,累計收益超過25000美金。

這時候就不得不放出林賽·羅韓本人在世界各大警局都留下過的著名大頭照:

這家子如果去拍犯罪故事,內容素材豐富到足夠上演一整季。

還記得之前我們寫又又又訂婚的大小姐帕麗斯·希爾頓和雙胞胎奧爾森姐妹和前幾天的梅根時,後臺都有讀者希望我們來聊聊林賽·羅韓,這位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紅極一時的少女名媛。

▲ 巔峰時期的帕麗斯和林賽實在是美豔動人。

在很多人眼裡,林賽的身上被貼上了太多的標簽,萬眾矚目的天才童星、炙手可熱的大眾偶像、光芒萬丈的街拍It Girl,到最後卻因為一連串的犯罪記錄變得聲名狼藉,甚至直接查無此人。

她的人生像是一輛高速列車在駛向失控後終於歸於平靜,留下了各界對於她「一手好牌打得稀爛」的評價聲。

但造成後來種種局面的真的是她一個人麼?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聊聊這位紅極一時的女明星和她成名背後的點滴故事。

林賽1986年7月2日出生於紐約,父親Michael是位前華爾街交易員,母親Dina做過歌手和舞者,她是家中長女,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

▲ 林賽和母親、弟弟Michael、弟弟Cody和妹妹Alina的合照, 她的弟弟妹妹們也都曾追隨過姐姐的腳步嘗試著演藝之路,但都沒有成功。

3歲時,林賽就簽約了福特糢特公司當起了童星,拍攝的廣告超過60餘則:

▲ 果凍廣告裡大快朵頤的小女孩便是她。

小小年紀就開始賺錢之旅,除了長相可愛外,有一部分原因是她那不成器的父親在1990年因涉嫌內幕交易被捕,家庭生計困難。待到1993年父親Michael出獄時,林賽已經在童星屆嶄露頭角。

1997年,林賽成功迎來了自己的重要角色,在迪士尼翻拍電影《天生一對》中一人分飾兩角:

雖然是首次觸電大熒幕,但憑借著這些年充分的表演經驗,她把兩個生長在倫敦和加州不同環境的小女孩的細節差異都詮釋得恰到好處:

這部電影讓大眾記住了這個滿臉雀斑的小姑娘,也為她帶來了業內專業人士的一致好評。

自此,林賽開啓了自己家喻戶曉的童星生涯。

對十歲出頭的小孩來說,長大也許是一場漫長的光陰,但對於習慣了匆忙人生的童星們而言,不過就是幾部作品的事:

▲ 2000年關於真人芭比的電影《真人大小》。

▲ 2002年迪士尼的《小記者大偵探》,她蛻去了孩童的稚氣,頭髮長長,開始洋溢出少女的青春。

再到2003年的《辣媽辣妹》,林賽已經明顯是個大人糢樣:

▲ 這部電影裡和Jamie Lee Curtis的精彩對戲也讓她收獲了來自主流影評人的認可。

那時的林賽是冉冉升起的新星,就算04年上半年因為《青春舞會皇後》被詬病說戲路俗套、一成不變,也沒能影嚮她在青春片領域蓬勃向上的發展勢頭:

▲ 旁邊的黑長直是後來出演《變形金剛》 我們剛剛寫過 的Megan Fox 。

04年下半年,《賤女孩》橫空出世,也是林賽拍攝的第一部迪士尼之外的電影,徹底令她蜚聲海內外:

這部電影時至今日仍是同類型青春片的佼佼者,而林賽扮演的那個漂亮、幽默、有趣、善良的美國甜心形象深入人心。

▲ 她的穿搭也在世界範圍內被廣泛糢仿。

那一年,她剛剛18歲,一躍成為了各大節目最搶手的新寵兒:

▲ 十八歲卜卜脆,剛剛發育的身材和無邪的青春笑容讓成人世界對她垂涎萬分。

當然隨之而來的也包括媒體狗仔無休止的追逐和有關私生活的無止盡窺探,包括父母離異分居的祕辛、交沒交男友、初夜還在不在等等…

▲ 這不是林賽一個人的煩惱,同齡人的奧爾森姐妹也被問到同樣的問題,甚至還有個網站專門用來計算她們的成年之日,以便滿足部分好奇者對於她們私生活的想入非非。

就這樣又過了兩年,演電影、發唱片,雖然日常生活被長槍短炮環繞幾乎沒有隱私可言,但至少風頭無兩也賺得盆滿缽滿。

▲ 她是時尚活動的常客,是無數人喜愛的街拍It Girl。

▲ 時尚圈的寵兒,可以親暱地坐在老佛爺膝上。

▲ 但大眾不知道的是,光鮮亮麗背後的無形壓力已讓當時的她患上了厭食癥。

2006年,20歲的林賽拍攝的《Just My Luck (中文譯名:倒霉愛神) 》上映。片中她飾演的女主本是全天下最幸運的人,就算再烏雲密布的日子也會因為她要出門立馬陽光普照:

而克裡斯·派恩飾演的男主,簡直是被各種不幸籠罩的倒霉大王:

原本是兩條平行線的男女主因為一場舞會有了交集,他們的運氣對調,命運也就此被改寫。此後的女主落寞窘迫、狼狽不堪:

這部劇裡翻天覆地的逆轉簡直是一語成讖,林賽的現實人生開始走向下坡。

欲望和代價常常只有一線之隔。年少成名、心高氣傲,總是很容易叫人迷失自己,那陣子的她夜夜笙歌,花費大把時間在燈紅酒綠的紙醉金迷裡,被狗仔們捕捉到的永遠都是眼神迷離醉意燻天的畫面:

出現在她身邊的也大多是紐約社交圈的紅人們:

▲ 2005年和Nicole Hilton、Nicole Richie。

▲ 2006年和布蘭妮、Paris Hilton。

這張流傳甚廣的照片被認為是三人友誼的見證,卻在很久之後被帕麗斯矢口否認。高高在上的大小姐顯然沒有把這位女明星真心當作朋友看待,她甚至曾對媒體表示,被拍到合照純屬意外,林賽壓根沒被邀請,是她自己硬擠進車裡來的:

之後再加上帕麗斯朋友Brandon Davis對林賽的大放厥詞,雙方關系在媒體的渲染下徹底交惡,甚至於在2011年還傳出帕麗斯拿林賽「偷竊」事件開玩笑揶揄的新聞。

名利場就是這樣,跟紅頂白到極點,初出茅廬的女明星就算再紅極一時,於這些富家子女眼中也不過只是一個「戲子」,帕麗斯公開表示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跟林賽出現在同一個句子裡被提及。

可是,當時的林賽尚未清醒認識到自己的優勢到底是甚麼,她沒有家世,沒有背景,沒有支持,根本就並沒有二代們驕縱任性的資本,而她卻誤以為可以和他們一樣生活,一起任性揮霍人生。

很快,她迎來了事業上的節節敗退。

沉迷酒精的失控,令她 無法在白天準時到達拍攝現場,記不住臺詞和動作,被工作人員爆料難以相處,甚至最後幹脆索性消失不見。

周而複始,惡性循環。這樣的工作狀態對於所有合作者而言都是噩夢。

▲ 八卦雜志客氣地把她描述為「被寵壞的孩子」。在拍攝現場被送進醫院,繼而向媒體發稿稱是由於過熱脫水送去治療,卻被同劇組的爆料實際上純粹因為夜晚太過放縱而導致白天精疲力竭。

06年之後,林賽的輝煌時代已然成為過去,沒有新鮮作品兜底,她的名聲口碑伴隨著屢次醜聞的曝光一步步走向崩塌。

從07到12年的幾年時光,對於20出頭的上升期女星而言是絕佳攻城略地的機會,到了林賽這裡卻變成了屢次進出監獄和康複中心的聲名狼藉,便有了開頭提到的一系列警局登記照片。

光07年,她就因為酒後駕駛和持有可卡因屢次被捕,並且三次勒令接受康複治療。

為此,她所拍攝的電影《我知道誰殺了我》被迫擱置,制作團隊損失慘重,雖然後來順利完成了拍攝,但此片票房慘敗。

▲ 她本人更是被提名金樹莓獎的最差女星和最差情侶兩項大獎。而之後另兩部原本協商由她出演的電影也基於她的狀態考量保險起見選擇了換人。

盡管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人生已經因為酒精和毒品走向失控,林賽曾經努力嘗試過自救,也一度回歸了正常的軌道,這裡的原因我們下文會詳細聊到。

08年5月,在時隔長達1年的戒斷後,她回歸了熒幕,在ABC的電視劇《醜女貝蒂》出場。

雖然只是客串角色,但至少在當時還是有很多觀眾願意給予這位曾經的童星最大的善意和接納,她的粉絲們也對她的回歸寄予厚望。

可惜終究是好景不長。

09年中,林賽故態複萌,再次變成了三天兩頭出現在法庭上的常客,屢次違反緩刑條例、缺席戒酒課程。這樣反複因為負面新聞登上新聞頭條,既拖累了她的事業,又讓她整個人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徹底不複存在。

▲ 有一陣子,她出現在公開活動的樣子也全然不似過去的精神煥發,而是邋遢頹廢。

▲ 被拍到的也都是這樣的醉酒畫面。

酒精、毒品侵蝕著她的容顏和身心,曾經的青春靚麗似乎一去不複返,人們都已忘記這個在熒幕上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姑娘其實只不過二十出頭,大好人生才剛剛開始,卻一副日薄西山的糢樣。

2010年5月,林賽因為出席戛納電影節丟失護照而錯過開庭日期,被法庭發出逮捕令。由於她屢次違反保釋條例被認定是屢教不改、態度不端,最後宣判入獄90天:

▲ 聽到此消息的林賽在法庭上嚎啕大哭,她強調說自己需要工作賺錢,不是有意缺席,但顯然法官已經對這套重複的說辭徹底喪失了信任。

除了不停的判刑保釋外,她還在2011年被指控偷竊:

▲ 某珠寶店報警稱她把價值2500美金的項鏈戴在脖子上然後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店門,事後店家還把監控視頻賣給了某電視節目,甚至在網上提供2.99美元一次的付費觀看。

雖然不管是林賽自己還是她的粉絲,都為她解釋稱絕非有意為之,只是單純忘記摘了。但其實這並不是她第一次跟「偷」這個不光彩的字眼沾上邊了:

▲ 早在08年,她就曾被指控偷了他人的皮草大衣,之後10年又被告上警察局說她偷了價值35000美金的勞力士。

就算這幾次事件的發生是意外或者被人有心栽贓陷害,也架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因為此類事件登上頭版頭條啊,路人們聽多了也就信以為真了。

彼時的她尚處在酒駕的緩刑中,偷竊罪又令她被判入獄4個月。最後鑒於監獄人滿為患,改為居家軟禁35天加上480小時的社區服務。

一系列的混亂不堪讓她的人生徹底變成了一團亂麻,犯錯似乎已是司空平常。 不再有工作接洽,欠下的巨額債務無力償還, 這位曾經風靡一時的青春玉女不得不以100萬美金的酬勞全裸登上《花花公子》雜志來賺錢維生:

▲ 別看封面平平無奇,裡面真的是露點全裸照,我們就不放了…

其實早在08年時,林賽就接過類似的拍攝:

▲ 在瑪麗蓮·夢露同款照的打造者Bert Stern鏡頭下糢仿她的偶像,可惜林賽拘謹(圖左)的姿態被認為全然不及夢露(圖右)的十分之一。

《花花公子》雜志上的全裸露點像是一個標示,徹底限制了她的戲路和發展。可是對醜聞纏身的林賽而言,她早就失去了自主選擇資源的談判資格,為了賺錢只能甚麼都接,然後越接越爛,無可奈何。

整個12到15年,林賽有接受採訪、出席活動、偶爾拍戲,但都屈指可數:

▲ 比如2013年的情色驚悚片《大峽穀》,這部低成本電影的拍攝日薪只有每天100美金。

▲ 在導演事後對於林賽的採訪裡,仍能看到類似「不守時」「無法自我控制情緒」的字眼,盡管導演為她挽尊,稱她天賦異稟演技出眾,但觀眾和影評人們對於她的表現褒貶不一。

▲ 14年她客串出現在電視劇《破產女孩》裡,臉已經徹底回不到過去…

▲ 也是14年,她在倫敦表演David Mamet創作的戲劇Speed-the-Plow,瘋狂忘詞,有氣無力,節奏混亂,林賽的表現連帶整場演出都被苛刻的觀眾批評得一無是處。

演戲似乎是這位童星唯一擅長的事,她只會演戲,她也需要以此為生賺錢,但頻繁曝光在鎂光燈下的生活卻又明顯和她脆弱的精神狀態相悖。

14年,為了遠離媒體,換個環境重新開始,林賽決定從美國搬去倫敦常住:

後來她又從倫敦搬去了迪拜,徹底選擇從熟悉她的觀眾們眼皮底下消失。

隨著15年她拍攝的驚悚恐怖片《暗影之中》遲遲沒能迎來上映機會,林賽的演藝生涯進入停擺階段,她開始與人合夥在希臘開夜店,並且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而她那累計曡加的緩刑記錄也終於在15年正式宣告終結,此時距離她07年第一次被捕已經過去了整整八年:

離開美國本土、離開大眾視野,更像是林賽的一場自我救贖,避免了她走向極端的終極毀滅。

雖然這一路,從風光無限到跌落穀底,大把看客們為她的「墮落」感到惋惜,也有真情實感的粉絲們在感慨她終於能擁有屬於自己的人生。

看完林賽這一錯再錯滿盤皆輸的事業路,不禁讓人好奇到底是何種因素導致了後來的局面,除了沉迷酒精毒品、自我管理混亂外,還有來自親情、愛情、外界等方方面面的原因。

第一,逃不開的原生家庭。

正如上文所說,林賽的父親Michael在她才3歲時就因為涉嫌內幕交易進去了,待到他出獄,女兒已經是小有名氣的童星。

▲ 父親Michael和林賽。

Michael出獄後,他和老婆Dina 一度鬧到要分居離婚,但不知為何後來又重歸於好了。

▲ 在分居時,Michael還和一按摩師珠胎暗結,直到很久之後的DNA檢測才確認了這個私生女Ashley的存在。

父母的分分合合對年少的林賽而言,是無法逃避的夢靨,父親的狂躁失控、母親的歇斯底裡都被兒時的她統統看在眼裡。

雖然在成名後,她不止一次地在媒體面前假裝鎮定自若,試圖維持家庭關系的表面平和,都無法改變內在的分崩離析。

04年,就在林賽因為《賤女孩》最當紅之時,父親Michael在自家門口和小叔子爆發了激烈的沖突,大打出手,招致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媒體爭相報道。

之後,他又被指控了酒駕,還因為住酒店公然不付賬單,因為環衞工人的卡車擋住了去路就毆打對方等一系列行為接連被告。這些負面新聞對林賽產生的影嚮可想而知。

許是終於忍無可忍了,妻子Dina在05年初對外宣布在和Michael辦理離婚手續。

父母離婚的鬧劇,也讓林賽開始習慣用酒精麻痹自己。 而這場鬧劇 在 Michael兩年半後出獄,離婚手續辦妥之際,依舊沒有結束。

母親Dina 向媒體控訴父親不支付子女的撫養費,還說他曾經虐待自己和林賽; 父親也不甘示弱,強調林賽該和母親切割,還說要對Dina的誹謗提起訴訟。

2010年,林賽公開指責父親試圖出售她在戒毒康複中心寫下的私人日記:

2012年,已經屢次崩潰的林賽又被爆出和母親Dina發生沖突,她在電話裡哭訴指責母親吸食可卡因,認定她的存在一無是處。 而這樣私密對話之所以會流出,要歸功於她的父親Michael在和她通話時 錄 了音 並且售 賣給了媒體:

▲ Michael還繼續事無巨細地向媒體描述各種細枝末節。

就算後來Michael有了新女友Kate Major,一度又被爆出了家暴。不過兩人還是在 2014年順利完婚:

婚後,他繼續以林賽父親的身份和前妻Dina一同坐上了各種節目的採訪席,口口聲聲強調他們要對林賽的行差踏錯負全部責任。

可是林賽不止一次地表示過,她覺得父母對她的錯誤不承擔任何責任,她要的僅僅是保留自己的私密性。

但就連這點請求都是奢望。

即便 她已經為了逃開媒體搬去了倫敦迪拜,也逃不過父母在電視上高談闊論往事,上演假裝自慚形穢的戲碼。

時間似乎總能解決一切,在分隔兩地許久之後,家庭成員重修舊好:

▲ 林賽和母親在17年末合體現身活動。

▲ 她在18年的採訪裡認為曾經劍拔弩張的父母關系也終於得到了緩解。

可是圍繞家庭的麻煩事從沒有消停。

相比母親Dina兩次醉酒駕駛被抓,父親Michael的犯罪記錄真的是一籮筐。

18年, Michael和第二任 太太Kate鬧 離婚;去年,Kate以Michael「言語和身體暴力」為由報了警:

▲ 這位60歲的大爺一把年紀又進去了,被指控了二級騷擾罪。

▲ Kate哭著現身離婚法庭。

▲ 更震驚的消息是之後她還搬去跟老公的前妻Dina住到了一起。

最後Michael被要求兩年內不允許靠近Kate,還要支付一筆額外賠償金,案件才算了結。

沒想到,他今年又因為違法吃中介回扣,又又又又被捕了。

攤上這麼個爹,也是有夠鬧心的。

也難怪林賽曾在《名利場》雜志採訪時說, 自己一直在學習如何克服父親帶來的創傷。

於她而言,無需失控、毫無情感支撐的家庭關系是她混亂人生無法逃開的詛咒。

第二,屢次挫敗的戀愛。

原生家庭常常潛移默化影嚮著一個人成年後對待婚戀關系的態度和處理方式,林賽也不例外。

她17歲的初戀情人是演員Wilmer Valderrama:

在這段puppy love分手時,她提到了自己的不成熟和缺愛:

林賽爆紅的那幾年,風頭正勁,緋聞自然也不間斷,但大多都是過眼雲煙。直到 0 7年, 她 和Sam antha Ronson的 「同性之戀」開始成為大眾媒體 關註 的焦 點。

薩曼莎是位DJ,比起在演藝圈摸爬滾打好不容易站穩腳跟的林賽,她出身標準的上流社會,母親Ann Dexter-Jones是作家和社交名流,生父Laurence則是房地產企業家,繼父Mick Jones是位音樂人,她還有個雙胞胎姐姐Charlotte是時裝設計師。

這段關系最初在媒體眼中當然只是簡單友情,畢竟林賽過去的緋聞對象清一色是男性。

直到07年林賽的酒駕、車禍等一系列混亂,讓雙方的關系浮出水面:

▲ 這張她在車裡近乎昏厥的照片後被廣為流傳。

在尚未公諸於眾的階段,彼此情緒撕扯互相折磨,繼而釀成了一系列失控的罪過。 但好在 正式確立關系後的兩 人還是很甜蜜,也正是上文提到的林賽在07到09年中回歸正軌的那個階段。

雖然不曾親口官宣,但形影不離如膠似漆的畫面說明了一切。

可是這段關系始終沒能得到薩曼莎親戚朋友們的認可。09年4月,林賽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突然被甩了:

▲ 她被拒絕參加位於薩曼莎自家舉辦的派對,大門緊閉保安林立為的就是對曾經的愛侶嚴防死守,狗仔們還在一旁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點炮。兩天後又傳出薩曼莎的姐姐夏洛特和母親一起去警局申請不允許林賽靠近的禁令。

▲ 事後林賽強調自己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分手決定一頭霧水,她說那是「人生最糟糕一夜」,甚至表示離開薩曼莎的自己宛如身陷地獄。

雖然幾個月後,仍有狗仔拍到了雙方久違地出現在對方家中,粉絲們也對她們複合消息心生期待,但曾經的滿腔熱忱終究是覆水難收,林賽重新回到了她的視控裡。

▲ 2011年薩曼莎和其他女孩在車裡的熱吻,徹底宣告了這段關系的終結。

正如前文所說,09年和薩曼莎分手後,林賽的人生再次一蹶不振。 雖然在Ellen show的訪談裡說得頭頭是道,甚麼要回歸專註自我,不再完全為他人而活,但顯然她並沒有做到,而是完全的自暴自棄。

時間來到2016年,搬去倫敦的林賽身邊終於出現了新對象:

▲ 她在ins曬出對方為她收拾行李的場面。

後來他們一同公開亮相了慈善晚會:

這位名叫Egor Tarabasov的俄羅斯富二代,比林賽小了整整八歲,看上去深陷甜蜜中的兩人還一度傳出訂婚消息:

正當粉絲們以為是苦盡甘來,她 終於即將收獲幸福之際,又有一段駭人的視頻流出:

▲ 未婚夫為了搶奪行動電話在眾目睽睽下對她暴力相向。

▲ 太陽報還拍到了一段他在陽臺沖她大吼大叫留她最後獨自哭泣的視頻。

消息曝光後,雙方的關系也算是走到了盡頭,但 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

▲ 男方在幾個月後報警稱她偷了他價值24000英鎊的所有物。

▲ 而林賽也上節目講述了自己被家暴的恐怖經历。

甚麼山盟海誓,終究是夢幻泡影。

第三,外界的步步緊逼。

自我的放逐、親情的離散、愛情的破碎,這一切構成了林賽崩塌的世界。

除此之外,作為公眾人物的她還得繼續面對來自大眾的嘲諷、媒體的批評等一切聲音,還有狗仔們無止盡的跟蹤、瘋狂的拍攝。

▲ 面對閃光燈和鏡頭,她多次請求不要再拍了也無濟於事,最後只好 把眼睛閉上把耳朵捂住。

在21世紀初的那麼幾年裡,媒體對女性的污名化十分嚴重,很多女星們都深受其害,比如小甜甜布蘭妮、帕麗斯希爾頓。

除了紙媒報道的匪夷所思,電視採訪也從不曾對她手下留情。

比如2013年的大衞·萊特曼晚間秀:

▲ 當時的林賽已經在康複中心完成了大半治療,看上去狀態不錯。

但在這個採訪裡,主持人並不打算因為她的精神狀態就高抬貴手放她一馬。 面對犀利的近乎於尖銳的提問(「偷竊」、「康複」、「會不會重蹈覆轍」),她一直以 求救的眼神看向場外 ,多次懇切地希望能轉移話題,但並沒有人出面喊停:

毫無招架之力的她一度含淚哽咽:

在熒幕上看她失控似乎也成為了大眾和媒體的「惡趣味」。直到去年,這場採訪才受到了遲到的口誅筆伐:

可惜那些報道造成的傷害已經無法挽回,舊事也無法重來。

回到林賽的人生,搬去倫敦前往迪拜, 一言以蔽之,為的就是逃開過去的一切。

好處是她的人生終於在遠離糟心的家庭和媒體的圍追堵截後回歸了正常的秩序,壞處是作為曾經紅極一時的她徹底被遺忘了。

新偶像層出不窮,好萊塢再無她的棲身之地。 時代永遠不會等任何人,自我毀滅和放逐等於將戰場拱手讓人, 再 想回來難於登天。

這兩年,隨著狀態回升,林賽幾度嘗試要重新開始。

18年,在希臘 mykonos島上 她開辦的酒吧裡 拍攝了第一季的《林賽羅韓海灘俱樂部 》:

縱然前期媒體造勢猛烈,大眾們也對她時隔多年後的重新出鏡充滿期待,一切看上去都如火如荼,可惜這次回歸顯然只是枚啞炮,制作平平,流程無趣,林賽本身也缺乏吸引力,導致一季之後再無後續。

19年中,她又成為了澳洲版蒙面歌王的評委,卻因為不專業而備受爭議:

年末,她宣布要重回好萊塢。蓄勢待發之際,偏巧趕上了新冠疫情大流行,一切行程被迫擱淺。

▲ 只在去年4月發行了新歌。

▲ 而她原定第二季澳洲蒙面歌王的評審席位,也因為澳洲封境被他人取代。

現在的她更像是個網紅,在ins上分享生活,為自己和某品牌合作推出的首飾系列打廣告:

最新的新聞是準備嘗試播客項目,與更多朋友粉絲對話:

雖然才30出頭,但看著因為過度整容愈發不似從前的容顏,林賽也許不得不承認,屬於她的輝煌時代已經過去了太久太久。

回看林賽的這一路,很多心理學家用佛洛依德的「自我本我超我」理論去解釋她的一系列失控。 事實上, 很多時候人們制造混亂只是為了逃避另一種混亂,很多時候自我縱容只是為了就此和混亂一起沉淪。

林賽從高處的重重跌落,本來有太多機會卷土重來。可惜她的周遭無人伸出援手,眼睜睜看著她身陷泥沼,最後回天乏術。

除了怪父母,怪愛人,怪眾叛親離,最該怪的還是自己啊。

縱然天賦再高,她的不自控和不敬業,終究讓她徹底失去了在職場立足的機會。

想要在娛樂圈立足長久,美貌、敬業、自律、毅力都缺一不可。強大的內心、超高的情商和自我掌控力,是作為一個明星能紅得長久的必要條件。

而她作為明星,內心卻那樣的脆弱,那樣迫切地想要把命運交由他人掌控,為了愛情尋死覓活放棄自己,任由那些最糟糕、最失控的畫面經媒體的無限放大展示給全世界觀眾,喪失了口碑和信譽,真真是犯了大忌。

真實的世界不是鮮花香水,或許十八歲的女孩會誤以為是,但當她慢慢長大,越早明白這是一場適者生存的游戲才好,人們可能會對美少女網開一面,但他們無法抵擋圍觀美少女僕街的熱情,越是尷尬越是窘迫越是驚悚,人們越是愛看。

更別提她身邊那兩位毫無責任感的父母,人們愛看美麗的少女墮落毀滅的真人秀,更有人想借助她窘境撈錢,沒有人真的關心她,破碎的底層家庭大家自顧不暇。

真正能幫助自己的,只有自己。

但 林賽能意識到麼?能有力量改變麼?

這是一個天才少女在這個世間的真實遭遇,說到最後是無解,惟有 一聲嘆息。

希望也許在,也許不在,畢竟她現在也不過才35歲,也許呢 …

作者:蘇一白

責任編輯:Miss H

出品:藍小姐和黃小姐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