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全天下父母都喜歡給寵物套衣服?

寵物

每個當初口口聲聲說「在家養小動物就斷絕關係」的父母,最後都逃不過真香定律。

剛把動物抱回家,父母總會有那麼幾天不適應,看著毛茸茸的小東西無所適從,但當他們日漸鍾情於對小貓親親抱抱舉高高,和小狗一起吃飯睡覺看電視,你終於鬆了一口氣。

直到這個冬天,你過年回家發現小狗身上穿著自己小時候的衣服,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父母不再時時刻刻盯著你加衣服穿秋褲,因為他們有了更聽話、更不會反抗的最佳子女。

這種感覺就像是爸媽突然宣告有了二胎,穿上衣服人模人樣的小東西,重新定義了你們的三口之家。

如果你再和父母提及他們養寵物之前所有的嫌棄,他們就會一臉慈愛地給自己洗地,再轉而把矛頭對準你:我們家狗子不一樣,我們家狗子最乖了,哪像你,怎麼說都不聽」。

「當時我就後悔把狗子給爸媽養了,感覺同時失去了寵物和雙親的愛。」

一位朋友捶胸頓足地對我說。

養過寵物的人都明白,如果說給寵物起名字是產生感情的第一步,那給它們穿衣服就絕對是淪陷的開始。

「在家存了20年反正沒人能穿,正好狗子穿髒就扔了也不心疼。」

當現成的舊衣服扔的差不多了,手作就成了父母表達極致關懷的方式。

就連你那五大三粗的老爸,也捏起了繡花針仔仔細細為他的愛寵熬夜縫起了公主床單。

如果你家的儲物間有台塵封二十年的縫紉機,只需一隻寵物,就能瞬間激活媽媽這項原始隱藏技能。

「狗子來的第一天,它就擁有了全套純手工的床品、衣服和玩具。我放假回家要住3個月,連毛巾都沒給我準備一條。」

你已經過了需要父母提醒穿秋褲的年紀,但寵物沒過。

夏天炎熱穿紗裙,冬天怕冷織毛衣,爸媽都惦記著,順便還進化出了新技能,「尾巴也不能挨凍」。

你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你的房間放了它的貓砂,你的衣服成了他的,在你身上從未有過的溫柔,淋漓盡致體現在了一隻寵物身上。

而當你在朋友圈抱怨「我媽把我羽絨服拆了給他做了睡袋,不知道我要如何熬過寒冬」的時候,你媽只會留言「你哪裡有貓重要」,並獲得你爸聞訊趕來的點贊。

對於家裡新晉的貓狗要特別注意長幼尊卑,說話稍有不慎,爸媽立馬讓你明白誰才是親生的。

猴子學會直立行走變成人類經過了上百萬年,但寵物擁有人類的地位只用穿上衣服的一瞬間。

「我爸在網上查了狗狗換算成人類的年齡是多大,說它今年應該相當於人類的40歲了,然後我爸讓我從此管它叫大姨!」

過生日還給貓買了長命百歲鎖,感覺再養幾年歲數飛漲,全家人都得一起叫它爺爺。

平時你給父母打錢,他們都百般推脫,紅包不領轉帳退回,現在你借著養寵之名,每次都能暗戳戳地給他們多打幾百塊。

但是直到你回家才發現,平時買根蔥也要和攤主砍上三五毛的父母,給寵物買起衣服卻毫不手軟。

你又回想起自己小時候看上雙新鞋也要和父母軟磨硬泡,還得多寫半本字帖,不由得悲從中來,眼角濕潤。

當初買好幾千的項鍊都是默認好評,現在一件寵物衣服都認認真真寫帶圖買家秀。

等到家裡給狗買的衣服比你的多,下雨天狗都有傘你沒有的時候,這隻小傢伙已經進化到了全家食物鏈的最頂端,它的喜怒哀樂直接牽動爸媽的情緒。

「我爸在問貓昨晚幹嘛不高興了。。。」

就連出門也不忘囑咐,「我和你爸去旅遊了,記得餵貓。它不像你,它不能餓著。」

父母養寵物到這個份兒上,大多數人在掙扎過後也能逐漸接受現實,認清自己的家庭地位。

但誰知道父母對寵物的愛已經溢出三次元,擠進互聯網:爸媽不僅在某APP裡養了雞,還放它們來我莊園裡偷吃糧食!

你失手把你媽的雞揍了,兩個月都沒怎麼關心過你的媽媽可能會直接打電話過來吼半天。

是的,當初要領養寵物進家門的時候,父母一口一個「養這些東西幹什麼」,如今甚至養起了電子寵物。

當你發現媽媽的小雞養在爸爸的莊園裡,一起來蹭你的糧食時,這群代碼組成的數據替你完成了一家三口的線上團聚。

「我給我媽說這些都是虛擬的沒必要天天去喂,我媽說你一個人在外面上學,看到那隻小雞挨餓就像你在餓一樣,可憐巴巴的。」

你才恍然明白寵物只不過是你的替身,代替你完成了離家之後陪伴父母的任務。

而對寵物的種種溺愛,無非是因為父母更愛你,更願意遷就你罷了。

進入暮年的老人,因為退休和孩子離家感情上很容易的孤獨寂寞,毛茸茸的寵物貓狗恰好成為了他們寄託情感的最好對象。

為寵物穿上衣服,也並不是一句「你媽覺得你冷」的戲謔調侃能概括的迷惑行為,因為只有脫下來那一刻,你才知道離了它有多冷。

來源:網易公開課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