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混亂,5年6.75億賭約,一些導演已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

對賭局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一粒雞

騰訊出了一檔新節目,名字叫《導演請指教》。

許多人聽了這個名字,覺得很耳熟,去年不是有一檔類似的節目叫《演員請就位2》嗎?

原來去年《演員請就位2》中4位導演擔任導師,結果2位出了事,這個節目也因此涼涼了,只能換了個馬甲再上線。

無獨有偶,去年還有一檔表演類節目《我就是演員3》,開播沒幾天,也是2位先後出事,只剩下章子怡一人點評。

網友開玩笑說,明明是演員競技類節目,這演員還沒淘汰呢,導演先淘汰2個。

節目組沒辦法,只好找來張紀中臨時救場,諷刺的是張紀中當年也頻頻被曝潛規則醜聞。

看來這演員圈子亂,導演圈子也不讓人省心,很多人不理解為啥這麼多導演都出事,其實原因十分簡單。

在娛樂圈裡,導演是處於鄙視鏈的最頂端,一部電影和電視劇,可能有上百個工作人員,最後拍板決定的往往是導演(也有制片人說了算的情況)。

我們常聽「演而優則導」,你可曾見過「導而優則演」的,可以說導演是很多影視圈從業者最高的目標追求。

但高處不勝寒,明星面臨的誘惑多,而導演面臨的誘惑則更多。

拍電影動輒幾億的投資,作為拍板的人,導演能不能做到不動那個歪腦筋?

一部劇幾十個角色,一個丫鬟的角色都好多美女在搶,有女演員半夜敲你房門討論劇本,你能不能把持得住?

導演也有圈子文化,圈子裡黨同伐異,一個流量明星明明演技稀爛,可圈子裡都在捧,你能不跟著說幾句違心的話嗎?

可見,導演真是一個糖衣炮彈包裹的「高危行業」,很多導演就是被欲望吞噬,最終踏上了作死的不歸路。

皮哥總結了一下,這些導演「作死」,有三大方式。

 

被情欲迷昏了眼,有人連續3天嫖娼,有人私生活混亂

 

所謂飽暖思淫欲,導演們最容易倒在一個「色」字。

其實導演執導演員演戲,擦槍走火,產生感情是難免的,兩者的戀情也十分普遍。

比如陳凱歌和陳紅,賈樟柯和趙濤,薑文和周韻等等,他們都結成伉儷,成為娛樂圈佳話。

即使像張藝謀和鞏俐,曖昧8年,最後分開,但彼此互相尊重,多年後還合作電影《歸來》,當年的感情糾葛也成為笑談。

可是並不是所有的導演都能把握好這個分寸。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王全安。

本來是第六代導演的領軍人,他和餘男合作了《驚蟄》、《月蝕》、《圖雅的婚事》等作品,把餘男捧成了影後,兩人也相戀了十年,但是這段戀情卻無疾而終。

後來王全安遇到了張雨綺,為了討好美人,在《白鹿原》裡把田小娥的角色給了她,還給她添了很多戲,差點把《白鹿原》拍成了《田小娥傳》,最後的結果是抱得美人歸,但電影口碑卻崩了。

《白鹿原》之後,王全安的靈氣沒了,還被色字迷昏了眼。

2014年王全安嫖娼被抓,警方披露他連續3天招嫖,期間還和2名女子同時發生關系,甚至把電影工作室當成了洩欲場所。

他和張雨綺3年的婚姻戛然而止,也幾乎葬送了自己的導演生涯。

無獨有偶,我們熟悉的另一位導演陳思誠也遇到了類似的困境。

陳思誠和佟麗婭在2010年拍攝《北京愛情故事》時成為戀人,並在2014年結婚。

結果婚後不到半年,陳思誠就被拍到深夜密會辣妹。

佟麗婭當時還替丈夫澄清,說自己禦夫有術,媒體都是亂寫的。

之後兩人又恢複了甜蜜,2015年陳思誠憑借《唐人街探案》迎來事業高峰。

2016年佟麗婭生下一個男孩,這對熒幕伉儷一時羨煞旁人。

可2017年1月,陳思誠再次被曝和兩辣妹過夜,這一次佟麗婭忍無可忍。

她的社媒一直沒有發聲,卻在朋友圈曬了兒子照片,配文:「重新開始!丫丫加油!」

而這張和友人的聊天記錄更是說明了她的憤怒。

兩人婚姻就此破裂,之後貌合神離,陳思誠在公眾場合也開始口無遮攔,毫不掩飾自己的惡俗欲望。

他接受採訪談到「性和愛是不可分割的整體」,當著妻子的面說「年輕時有過這樣的階段,恨不得每天就在牀上」;

他調侃佟麗婭是女版王寶強,還回憶起用煙頭燙傷老婆,直言很有趣;

他甚至公開質疑一夫一妻,直言誰都會出軌,佟麗婭和他說回家就好。

兩人這段表面婚姻維持了3年多,終於在今年5月劃上了句號,而《唐探3》口碑的崩塌或許標志著陳思誠事業低穀的開始。

和陳思誠、佟麗婭夫婦類似的是馮小剛、徐帆夫婦。

馮小剛以一己之力開創了中國的賀歲喜劇,一度成為比肩張藝謀、陳凱歌的大導演,他身邊自然少不了美女投懷送抱。

當年徐帆嫁給馮小剛前,馮小剛有過一段婚姻。在《金星秀》上,金星問徐帆看得住馮小剛嗎?

徐帆竟然回答:「不看,我們家是男的,你讓他占便宜就占唄,吃虧的不是我們。」

徐帆的言論和佟麗婭的「只要回家就好」有異曲同工之妙,看來學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是許多導演夫人的自我修養了。

在國外導演卷入桃色新聞的也比比皆是。

電影《鋼琴家》的導演羅曼·波蘭斯基現實中卻是個惡魔,當年他因性侵13歲的少女犯下了重罪被通緝,為此他逃離美國42年,躲過了法律制裁。

去年法國凱撒獎將最佳導演獎頒給了他,現場許多演員憤然離場,場外的影迷也對他獲獎無法接受。

《末代皇帝》的導演貝托魯奇是公認的電影大師,《教父》扮演者白蘭度是公認的演技標桿,但這兩人當年也合謀幹了壞事。

1972年,在拍攝《巴黎最後的探戈》時有一場強暴戲,導演貝托魯奇為了追求真實竟然要求白蘭度假戲真做。

貝托魯奇在後來的採訪中自曝,在未和女主角瑪利亞提前溝通的情況下,他給白蘭度使了個眼色,白蘭度就以所謂的藝術之名對瑪利亞進行了強暴。

這場戲拍得固然真實,但卻跨越了導演的邊界,演員瑪利亞一生不願意再回憶這場戲,「美國隊長」埃文斯在多年後發文表示自己一輩子不會看這部電影,《巴黎最後的探戈》也成為貝托魯奇和白蘭度一生的污點。

 

被資本裹挾,明知爛片也要拍,玩「金錢游戲」,走偏門撈錢

 

除了色之外,錢也是導演們容易淪陷的重災區。

導演們一旦掉進錢眼裡,就很難創作出有生命力的作品。

就拿我們最熟悉的張藝謀導演來說。

近20年,他的作品雖然褒貶不一,但大都在水準之上,唯二遭遇滑鐵盧的是《三槍拍案驚奇》和《長城》,全都與錢有關。

拍《三槍拍案驚奇》時,張藝謀剛執導完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名聲達到了頂點,而合夥人張偉平是極具商業頭腦的制片人,他和張藝謀的「二張組合」是當年商業大片的保障。

2009年,「二張」忙不迭地買了科恩兄弟的《血迷宮》,並改編成了小品式的電影《三槍拍案驚奇》,還找來彼時最火的趙本山和小沈陽二人主演,最後票房大賣,口碑卻崩了。

多年後,張藝謀再次在採訪中談到這部電影,直言「本沒打算拍這部戲,可是制片公司想掙錢」,還稱「感覺自己掉溝裡了」

之後再拍《金陵十三釵》,「二張組合」徹底決裂,從此形同陌路。

而拍攝《長城》時,張藝謀也是被資本裹挾,劇組塞了很多流量演員,劇本也是中西合璧,不倫不類,王晶稱以張藝謀的實力肯定早就知道這片子會崩,但還是得硬著頭皮拍完,最後口碑慘淡也是預料之中。

因為錢而栽跟頭的導演還有很多,比如我們熟悉的英達,他當年執導的《我愛我家》系列開創了中國情景喜劇的先河。

可是2017年,英達卻在美國被捕,媒體報道的原因是「拍戲洗錢」。

據美國檢方指控,2011年到2012年的11個月時間裡,英達夫婦將46.4萬美元偷偷存到了夫妻二人的聯名賬戶,為了繞過監控,他們每次存錢額度都少於1萬元,一共存了50次。

盡管英達出面澄清「被捕」一說,稱只是「違規存款」,但他的口碑大受影嚮。

而此前他還有前科,早在2013年他就被告上過法庭,原告稱英達借款500萬逾期四月仍不歸還,這事在當時引起了不小轟動。

今年英達雖然複出,成為了《金牌喜劇班》的導師,但這些污點恐怕要伴隨他一生了。

導演們撈錢更常用的方法是對賭。

有的大導演成為了資本的奴隸。

比如周星馳,他在2016年和上海新文化公司簽了對賭協議,協議要求星爺在接下來4年完成10.4億的淨利潤,不夠的部分星爺自掏腰包。

為此周星馳突然產量大增,接連拍攝了《美人魚》、《西游伏妖篇》、《新喜劇之王》,票房是賺到了,情懷和口碑卻耗盡了,最後他還變賣房產來填補空缺。

張國立在2013年也簽了對賭協議。

華誼出資2.52億,買下了他公司70%的股份,要求他接下來5年每年創造淨利潤3000萬以上。

張國立又是當導演,又是當演員,又是當主持人,忙得不可開交。

後來他也在公開場合表示自己很後悔:「我的日子非常苦」。

可有的導演就是與資本同流合污。

馮小剛在2015年簽訂了一份詭異的對賭協議。

他成立的公司欠債5000萬,卻被華誼用10.5億買走了70%的股份,華誼要求馮小剛接下來5年賺6.75億。

付出10.4億,要求回報6.75億,即使馮小剛啥也不幹,也能白賺近4個億,這就是典型的左手倒右手,而華誼的股價也相應有了一定的起伏。

大導演們吃肉,小導演們只能喝點湯了。

前幾天導演沈居輝以拍攝藝術片為幌子,誘騙女演員拍攝「不雅影片」牟利上百萬被抓。

沈居輝在圈子裡是排不上號的導演,都能為了錢如此為所欲為,可見整個圈子從上到下有多麼超出大眾想象。

 

抄襲,突破倫理道德底線,歪門邪道一個接一個

 

導演們完成了色與利的追求,接下來就是求一個名了。

按理說導演要出名,只需要作品說話,可許多導演才華不夠,就拿歪門邪道來湊。

有的導演靠抄襲。

比如我們熟悉的《小時代》導演抄襲起家,20年不肯道歉,跑去綜藝節目做導師,遇上行業整頓,他才灰溜溜地出來道歉。

有的導演不惜走黑紅路線。

比如《追夢演藝圈》的導演畢志飛,拍出豆瓣2.2分電影,卻毫不自知,到處參加綜藝宣傳自己的高深理論,反而出了名。

有的導演為了自認為的「藝術」,突破倫理道德底線。

比如1993年,導演姚守崗拍攝電影《犬王》時,為了追求所謂的真實,將軍犬活活炸死,多年後他回憶起來還面帶微笑,讓人憤慨。

有的導演靠賣慘。

當年制片人方勵為了《百鳥朝鳳》下跪震驚全國,許多人開始效仿,比如前段時間《五個撲水的少年》,口碑不錯,但導演宋灝霖宣傳的吃相有些難看,在直播間裡不停賣慘,說到傷心處竟然熱淚盈眶,這種方式起到了反作用,最後電影也只能黯然下線。

總之,總結了這麼多,概括起來就三個字:色、錢、名。

其實任何行業都會被這三樣東西腐蝕。

但導演作為影視圈的金字塔,得到的資源更多,接觸的人群更複雜,這也使得一些導演在欲望面前,最終沒守住底線。

最後,希望導演都能不做「色、錢、名」的奴隸,拍出真正含有藝術價值的作品。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