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烈:後悔嫁給羅大佑,一代玉女的複仇和覺醒

李烈:後悔嫁給羅大佑,一代玉女的複仇和覺醒
羅大佑曾在歌裡寫到:「即使我渾身都是傷痕與淚水,顛顛僕僕熬到這裡不易,轉頭仍看到你在默默地跟隨。」

這首歌的名字叫《啊!停不住的愛人》,是羅大佑寫給他的前妻李烈的。

開頭的幾句歌詞,足以囊括他和李烈十幾年的感情狀態。

如果沒有李烈,羅大佑或許成不了羅大佑,而李烈會成為更好的李烈。

人人都稱贊羅大佑在音樂上的造詣,卻沒人看到過他背後女人的付出和犧牲。

12年的戀愛,一年半的婚姻,李烈到底充當了甚麼樣的角色?羅大佑真的愛過李烈嗎?告別羅大佑後,李烈又去哪裡了?

1958年,李烈出生在臺灣一個小康家庭。父母希望女兒未來活得硬氣一點,就給她的名字取了「烈」這個字。

後來的李烈,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

李烈的性格和她的名字一樣,有著火一般的熱情,也有著石頭一般的剛硬。

當同齡小女孩還在父母懷裡撒嬌的時候,她就已經敢和男孩子打架了。

看著這樣的李烈,父母一邊欣慰,一邊擔憂,欣慰的是女兒不會輕易被人欺負,擔憂的是如此要強的脾氣恐怕要在感情裡吃苦。


風風火火的李烈,對愛情所有的向往,都是從父親身上學到的。

李父在外面很威嚴,但是回到家卻變了一副面孔,對待老婆孩子格外溫柔體貼。

那時候的李烈以為,自己會在父親的保駕護航下,度過平安順遂的一生。

可是在李烈十六歲的時候,父親卻驟然離世。

李烈實在太愛父親了,看著父親的遺照,她一度哭到昏厥。


既然喚不回父親,她在心裡默默許願,以後要找一個像父親一樣的戀人。

可這個擇偶標準,卻害慘了後來的李烈。

當李烈沉浸在喪父之痛中時,比她大4歲的羅大佑在中國醫藥學院,一邊逃課研究音樂,一邊和護理系的姑娘拍拖。

到這裡,距離李烈遇到羅大佑只剩五六年的光陰。

1980年,李烈在世界新聞專科學校讀國際新聞編輯採訪專業,她的夢想是當個傑出的記者。

沒想到,命運偏偏對她另有安排。

這一年,導演李行帶著《小城故事》的劇本到學校選角,清純如水的李烈一下子就入了劇組的眼。


就這樣,李烈和林鳳嬌、鐘鎮濤完成了這部文藝片。

這部電影在當時的臺灣十分轟動,林鳳嬌還拿到了金馬影後。

而李烈憑借那張無可挑剔的面容,被推上玉女寶座。

很快,《天長地久》《上錯天堂投錯胎》《一剪梅》等電影紛紛找到了李烈。

這些電影過後,李烈算是正式踏上了演員之路。

那時候的羅大佑遇到了伯樂張艾嘉,創作出了《戀曲1980》《童年》《光陰的故事》等膾炙人口的歌曲。


為了報答張艾嘉的知遇之恩,羅大佑還幫她量身打造了專輯《童年》,反嚮巨大,成為臺灣百大唱片。

彼時的臺灣電影開始下滑,圈內人常常聚集在咖啡廳談天說地,李烈和羅大佑在這裡打了第一次照面。

不過,這兩人誰也看不上誰。羅大佑早已把心中最熾熱的情感給了張艾嘉,而李烈找到了那個像父親一樣的戀人。

那是在拍電影《海灘的一天》時,李烈淪陷在了同組演員毛學維的笑容裡。

李烈全身心投入,沒有絲毫保留,恨不得立刻與他結婚生子。

李烈的母親早已看出李烈的盲目和失控,她苦口婆心讓李烈再等等。

可李烈一天也等不了了,即使在領證前一天還和毛學維大吵一架,也沒阻止她走進民政局。


婚後,李烈近乎決絕地從家裡搬出來,陪著一無所有的毛學維租了間房子。

當李烈對婚姻抱著無限期待時,現實給她上了一節最殘酷的課。

嫁給毛學維的時候,李烈才23歲。帶著「玉女」的頭銜,她在影視圈足以打下一片江山。

可是李烈放棄了大好前途,她守在毛學維身邊,乞求朝朝暮暮的圓滿。

如果毛學維是個名利雙收的大佬,李烈或許還能當只金絲雀。可毛學維偏偏是個吃軟飯的,家裡的一切開銷都耗著李烈的積蓄。

愛情一旦落實到柴米油鹽上,矛盾和問題全部顯現出來了。

後來的李烈才發現,毛學維根本沒有父親的擔當和責任心,而她以為的愛不過是一個笑話。


1983年,認清現實的李烈,和毛學維離了婚。她帶著滿身傷痕重回娛樂圈,拼命找回失去的自我。

母親以為這段婚姻會讓李烈長記性,誰能想到,多年後的她依然會重蹈覆轍呢。

不過,複出那幾年,李烈的確拼命搞事業,拍戲、接廣告,忙得不可開交。

而賺來的那些錢,李烈都交給了母親投資房地產。

就在李烈在演藝圈風生水起時,羅大佑卻把社會議題寫進歌裡引來無數爭議,只能躲到美國保全自己。

還好張艾嘉不忘舊情,將心灰意冷的羅大佑拉回樂壇,創作了一首《明天會更好》,被餘天、甄妮、潘越雲等眾多明星一合唱,就紅遍了大江南北。


在徐克老婆施南生的邀請下,羅大佑奔赴香港,成為新藝城電影公司的音樂總監。

幾經沉浮的羅大佑沒能抓住張艾嘉的心,倒是為昔日舊友打開了心門。

1989年的某一天,羅大佑從香港回到臺灣,心血來潮約「老友」李烈吃了一頓飯。

這段飯吃了很久,李烈敞開心扉說起這些年的不易和心酸,羅大佑以過來人的身份細細安慰和開導。

這樣的羅大佑,讓李烈再次看到了父親的影子。

沒等到羅大佑開啓追求糢式,李烈和8年前一樣淪陷了。


這一年,李烈31歲,羅大佑35歲。

很快,李烈就搬進了羅大佑的花園洋房,和羅大佑過起了二人世界。

和毛學維不同,這時候的羅大佑已經有足夠的經濟地位,足以給李烈衣食無憂的生活。

有了羅大佑做後盾,李烈徹底轉變了人生軌道。

她退出演藝圈,和朋友投資1000多萬在大連開了家成衣工廠。

這個決定,李烈醞釀好多年了。

當演員的時候,她就經常張羅自己的戲服,從布料、配色再到款式,她頗有自己的想法。

她設計的衣服,常常被粉絲追著問哪裡買的。

時間久了,李烈便覺得自己有這方面的天賦。

而且當時的臺灣電影已經窮途末路了,當演員也賺不了幾個錢,如果成衣生意做好了,那才是日進鬥金的大生意。

抱著這樣必勝的決心,李烈經常全國各地到處跑。當大連工廠穩定後,她又火速在北京、上海、南京、沈陽開了分店。

急速擴張,加上經營不善,這些店鋪一個接著一個迎來危機。

短短六年的時間,李烈賠光了全部身家。回到臺灣的時候,她已經身無分文,整個人的精力被掏空,仿佛像一具行屍走肉。

事業全毀,她只能逃回羅大佑身邊。

當李烈為成衣生意四處奔波的時候,羅大佑成立了「音樂工廠」,還簽下了林夕和黃霑等音樂才子。

後來,羅大佑創作出了《追夢人》《紅塵滾滾》等經典名曲。

那時候的羅大佑已經是樂壇大佬,他的每一場演唱會都座無虛席,各種音樂大獎都有他的名字。


當然,羅大佑的光環背後,也有李烈的一份功績。

那些年,羅大佑往來美國、香港,進錄音室灌唱片、出專輯,都是李烈陪著他,照顧他的衣食住行,安排他的工作計劃。

可是羅大佑是個創作天才,卻未必是個好的音樂商人。

1994年,「音樂工廠」倒閉,羅大佑迎來最大的中年危機,他的新專輯再也不像過去那麼火爆了。

第二年,羅大佑舉辦完《再會吧!素蘭》演唱會後,再次暫別了樂壇。

也就是在李烈生意失敗的同時,羅大佑也失敗而歸。

兩個失意的中年人在一起,沒有那麼多的風花雪月,只有惺惺相惜和抱團取暖。

回歸家庭的李烈對羅大佑十分照顧,每一天,她都會在羅大佑牀頭擺一杯水,生怕他醒了會口渴。


要是羅大佑想做甚麼,李烈更是奉陪到底。

羅大佑非常喜歡水族,在香港的時候,整日泡在水族館研究養魚、養水草、水族造景。

他曾買過九個水族箱回家,把整個家裡營造得比水族館還豐富。

羅大佑覺得追族館缺漂亮的石頭,便讓李烈開車載他去山上搬石頭。

不過,羅大佑的興致來得快也去得快,當他研究透徹之後就徹底放棄。

而那些多餘的水族箱,都由李烈來處理。

幫羅大佑收拾爛攤子,成了李烈最討厭的事。

可羅大佑的溫情,又是她無法拒絕的。在自我拉扯中,李烈迎來了春天。

1998年,羅大佑的父親在紐約去世,為了爭奪遺產,親人反目。

這一切都讓羅大佑感到絕望和崩潰。

經過一年多的家庭紛爭,羅大佑突然覺得很孤獨,迫切想要一個親人。

2000年,羅大佑帶著李烈去美國,因為李烈沒有美國戶口,居留期屢遭刁難。

而羅大佑早有美國戶口,如果和李烈結婚,李烈入境就方便多了。

於是,羅大佑隨便選了一天,帶著李烈去登記結婚。


沒有特意打扮,沒有信物,也沒有求婚,羅大佑只帶了一臺只剩兩張底片的相機留影,付了25美金的註冊費用,就把李烈娶回了家。

當這個消息傳出時,所有朋友都給李烈發來祝福。

不久後,李烈和羅大佑舉行了一個小型婚宴,所有的流程和布置都是李烈設計的,但李烈似乎沒那麼欣喜,她知道羅大佑需要這份亮給外界的體面,至於她喜不喜歡,羅大佑根本不在乎。

所有人都以為,那張結婚證會是李烈和羅大佑12年感情最牢靠的保障,可是這兩人婚後卻陷入前所未有的爭吵和怨懟之中。

羅大佑的性格尖銳,還帶著許多孩子氣,一遇到生氣的事情就容易抓狂,不管誰的話都聽不進去。

每每遇到這種情況,李烈都只能躲得遠遠的,等羅大佑氣消了才和他說話。


性格的差異之外,李烈和羅大佑在許多事情上的看法都不同,要是遇到意見不一的時候,誰也不肯讓誰,更多的時候都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說服對方的事情上。

十幾年的相處,李烈早已把羅大佑了解得透透的,如果羅大佑有改變懂珍惜,再多的委屈李烈都能吞得下。

可是羅大佑卻無時不刻在挑戰李烈的極限。

羅大佑在睡前總要聽音樂入睡,明知道李烈睡眠淺,他依然要把《歌劇魅影》開到最大聲,如果李烈反抗,他就會冷冷地扔出一句:「如果我一個人的話,就沒人管我了。」

李烈無奈,只能默默忍受。

更可怕的是,羅大佑雖然把錢拿給李烈管理,但是家裡每一筆支出都要找他簽字,這種公事公辦的日子,讓李烈覺得自己像個會計。

無數的爭執和失望過後,李烈突然意識到,羅大佑不像她的丈夫,更像是他的孩子。

漸漸的,李烈和羅大佑更像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室友,兩人不再說話,房間裡寂靜得令人顫栗。

一年後,李烈再也忍受不了,提出了離婚,搬出了那棟花園洋房。


當李烈想要租個房子時,才發現自己口袋空空。

13年的感情,到這一刻只剩下無盡的悲哀和狼狽。

很多人都說,李烈和羅大佑在一起圖他的錢圖他的名,可是只有李烈自己知道,她從沒有在羅大佑身上得到過絲毫的金錢利益。

這一年,李烈42歲,她終於明白,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到像父親一樣的伴侶。


痛定思痛過後,李烈決定為自己活一回。她和朋友開了一家制作公司,取名「寬蘋」。

而另一邊的羅大佑借著離婚的熱度,再度複出。接受媒體採訪時,他承認自己對李烈全部的傷害,同時也表示自己不會再婚,也不會生孩子。


可誰能想到,後來的羅大佑會狠狠地打自己的臉呢。

在一遍又一遍的懺悔中,羅大佑寫了一首《啊!停不住的愛人》送給李烈。

可彼時的李烈,已經無暇顧及羅大佑任何示好了。

她將累積了20多年的人生經驗,全部投入到影視作品的制作中。

2008年,李烈制作的《囧男孩》,用3500萬新臺幣的票房提前收回成本。

2010年,一《艋胛》讓李烈獲第四十七屆金馬獎年度臺灣傑出電影工作者。


2011年,《翻滾吧!阿信》也讓李烈收獲上億票房。

同時,李烈還捧紅了阮經天和彭於晏。

到這裡,李烈早已摘掉了「羅大佑前妻」的標簽,一躍成為「臺灣電影新教母」。


2012年,羅大佑再婚當爹,面對蔡康永的提問,李烈只是一笑而過。

和羅大佑的故事,李烈早就翻篇了。


有人問李烈,是否還期待愛情,她只是說:「即便現在有人追求我,我也不會接受,因為我對自己目前的生活非常滿足」。

兩段婚姻的洗禮,30年的沉浮,李烈終於活成了自己最喜歡的糢樣,不依靠任何人,不討好任何人,只是在自己的世界裡閃閃發光。

而那些戲劇性的過往,在滾滾紅塵中,成了李烈胸前的那枚勛章。

來源:我是愈姑娘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