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好牌,讓她打得稀爛

十二潭

又一部民國奇幻劇來了。

只是,在放肆藤的熱度下,它似乎並沒有撈到什麼好處……

開局就是罵聲。

罵劇情,傻白甜。

罵特效,一秒復古。

罵演技,彷彿盲人。

罵演員本人,爛劇製造機。

開播至今上了兩次熱搜,其中一條還是開播當天特效雷上去的。

對比隔壁,它的打開方式令人意外——

十二譚

至今還未有評分,是觀眾無聲的抗議。

開播前也曾拉滿了觀眾的期待值。

放肆藤的熱播,民國奇幻+女星旗袍+高冷御姐成為了觀眾的心頭好。

《十二譚》也是這樣想的。

宣傳方向都是貼合此方向,任誰瞅都得是《司藤》接班人。

打開卻發現完全貨不對板:

“以為是司藤開了個好頭,沒想到是十二譚碰了一手好瓷。”

民國奇幻,歷來都是觀眾相當感興趣的題材。

一直被質疑演技的景甜都碰上放肆藤後,反轉口碑。

同樣被質疑不行的古力娜扎就不行。

不是觀眾評價有失偏頗,責怪整個製作組的背後不如先罵罵過時的審美。

01.

沒錯。

《十二譚》整個就透露著過時的味道。

改編自尼羅的同名小說,原著應當不差。

畢竟,曾經唐人改編尼羅的《無心法師》一度引起了民國奇幻的新熱度,也讓唐人在《仙劍》後又交出代表作。

但,這次還真差的令人頭疼,原因就在過時二字。

開篇就被吐槽的特效,誰能想像如今是2020年呢?

妝發、魚尾與岩石,罵一句是五毛都不過分。

有人解釋說特效經費全部用在打鬥場面上了。

好,打鬥場面中出現的這是個啥玩意兒?

就連妖精變回原形一條小魚都是滿屏幕的虛假感。

不看特效,看其他點。

劇情與演技才是能撐起作品的核心。

爆紅2018年夏天的《鎮魂》不就特效拉胯,但劇情上頭,演技很入骨嘛。

《十二譚》以民國為背景,用金性堅(劉以豪飾)與夜明(古力娜扎飾)的感情為主線,開啟了一段段或好笑,或感人的故事。

換句話說,單元劇格式。

在各種格式下,女主前兩集基本沒啥戲份,基本任務就是平躺睡著,直到第二集結尾才甦醒過來。

被網友調侃導演抓住了拍娜扎的精髓,PPT式表演。

女主不醒,既是單元劇格式,可以看其他小故事。

第一單元,單純小魚(鄧恩熙飾)與廢物少把子白玉書(陳哲遠飾)的故事。

小魚精愛上了剛上任的廢物少爺白玉書,一心只想上岸。

小魚的哥哥警告她不要胡作為非,岸上有個叫金性堅的人很厲害。

但小魚不聽。

找了個被小白尿了一身都是騷味,要去他家洗澡的藉口便來到人間。

哥哥疑惑:我們都是魚,咋能被一泡尿被騷到?

剛來就撞上小白受欺,必然得女俠出手相助。

從此以後,小魚就留在了小白身邊。

又一次救了小白後,收穫了小白的求婚,還碰上了金性堅。

金性堅神叨叨的說:如果有困難就來畫雪齋找我。

然後,小魚就出事了。

被小混混一槍打中,為了能活下來臨死前求著小白就去找金性堅。

而金性堅要求小魚交出半個金丹。對於修行尚淺的小魚而言,半顆金丹等於打回原形。

但為了保留原形,最終還是進行了交易。

小白抱著小魚的原型離開碼頭,從此浪跡天下。

感人麼?

編劇製造了感人的點。就算小白得知小魚非人類,仍舊哭喊著要和她白頭偕老。

但,無任何鋪墊。

作為普通人類在毫無警示下得知愛人非人類,一絲絲震驚與疑惑都沒有時,

這段愛不是偉大的愛情了,是編劇幻想的橋段需要工具人按步驟完成。

而小白就是這個工具人。

小魚的半顆內丹喚醒了沉睡十年的夜明,男女主線開啟。

單元故事的情感在做任務中完成,無細節、無內涵、無沉澱,增加的只有集數長度。

對觀眾而言更像是看了一場寂寞。

劇情不行,演技也讓人無語凝噎。

單元劇主角充滿了學生作業的稚嫩感。

陳哲遠得知小魚非人類時,一臉淡定。

看到小魚要死時,眼神仍舊毫無波瀾。

面對深愛的人離世仍舊這麼淡定,可能是所有被悲傷都隱藏在心中吧?

再看男女主的演技。

劉以豪幾乎無演技可發揮空間。

在目前出場的時刻,幾乎同一面無表情,不苟言笑,標準的冰山霸道總裁。

只能通過特寫的眼睛鏡頭髮現其中的微妙。

古力娜扎躺了兩集,醒來後就撿起了十年前被淘汰的表演手法。

美女睡醒,矯揉造作。

美女驚訝,大概是困了。

美女身體不適,一定是弱柳扶風。

美女調侃,必然得搖頭晃腦。

美女憧憬,眼睛一定要靈動。

真·深得爛劇女主演戲的深邃。

一個從多角度都找不到夸點的作品,還不是最令人窒息的。

更令人窒息的是在女性題材蓬勃爆發的近年,還能塑造出這種類型的女主。

《十二譚》的敗,在女主身上彰顯的尤其明顯。

整部題材最過時的當屬:女主夜明

02.

夜明。

觀眾對她的評價是爛大街的嫌棄詞:傻白甜。

沉睡十年,醒來就是懵懂。

用刀叉吃牛排,與其說是不懂,不如說是有點啥病。

喝紅酒不適應味道,擠眼皺眉吐舌頭。

在男主面前總是一副柔弱需要守護的狀態。

剛一甦醒就迅速降低了觀眾想看值,增長了對女主的厭惡值。

反觀隔壁《司藤》,同樣是民國玄幻,皆有醒來後重新認識世界的橋段。

司藤是怎樣的?

能力自然不用說,提及她的名字就令人聞風喪膽。除非她想,誰也逃不過她的手掌。

行事風格,高貴。

秦放擔心她冷,為她遞上衣服。她嫌丑,直接丟在地上。

丟掉都不行,還得甩甩手。

冷豔。

光腳走路覺得腳不舒服,二話沒說命令秦放脫下鞋,還得扶她穿上才行。

按照慣例,用完還得甩甩手,笑死。

傲嬌。

鞋帶,要秦放系。

明明是自己冷了想穿衣,但一定是你求我,我才穿的。

想要學著看電視,又不想被秦放教,一副誰稀罕。

放肆藤的人設出場幾分鐘就立的穩穩的。

一個能力出眾、長相出眾,清醒且獨立的女子,最主要的是她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並不為外界力量所束縛。

和幼兒狀態下隨時都有被騙嫌疑的夜明,形成了鮮明對比。

有些人光長年紀,不長心智。

有些人是越來越通透明白。

如果同檔期的《司藤》怕是會被說拉踩,那不如再看看《無心法師》。

同時改編自尼羅小說,同樣是由唐人出品。

《無心法師》給唐人再來的是又一波人氣高潮,《十二譚》是再次讓人為唐人唱衰。

《無心法師》女主月牙,農村女孩。

穿著臃腫的棉服,說話大咧咧,一開口就是粗俗的語言:

“知道糧食好吃就行了唄,管它是不是糞澆的。”

她力氣大,脾氣大,大大咧咧,又脆生生的格外招人疼。

儘管無知,但格外堅韌。

母親早逝,繼母將她嫁給六十多歲的糟老頭子,她不願意,選擇逃婚:

“我就是在外面餓死,

我也不會守著

一個棺材瓤子。”

本想自己出來謀份生活,卻不想因為一塊窩頭遇上了無心,過上了好日子。

月牙招人愛在不膽怯。

無心去驅魔除妖,明明自己怕的要死,也要硬著頭皮跟上:

“我力氣大,萬一能幫上忙呢?”

去了也不壞事。碰上邪祟當然會嚇的大叫,但關鍵時刻該出手就出手,一剪刀就衝上去了。

碰上女二故意勾引無心,也沒有賭氣與無心大鬧三百回合。解決問題的方式特別簡單粗暴的轟出門去。

“小狐狸精,你給我滾。”

月牙質樸又倔強堅韌的性格,直接成為了大家的”棉褲女神”。

她最後在無心懷中說著”沒過夠啊,沒過夠”,成為了多少人心中的意難平。

《無心法師》的高評分來源於對角色細緻把握。

不信?

《無心法師2》時,女主換成了蘇桃。

評分開局就直往下跳,李蘭迪的演技和人設讓觀眾從頭嫌棄到尾。

為啥?

太能哭了,也太不能扛事了!

遇事哭哭啼啼,就等著無心來救,這樣的女主著實讓人難以喜愛。

《無心法師2》就已經用鮮活的例子告訴製片方給力的女主有多麼重要。

沒想到,在2020年,再交出的作品中女主人設仍舊”返祖”。

在大眾對女性角色要求越來越高,女性意識越來越清醒的今天,

小白花、無辜柔弱感類型的女主,已經被逐步淘汰了。

這個道理,不僅是在告訴製作組。

也是在給演員發出的忠告。

03.

娜扎有點令人惋惜。

她是美的,這點無可挑剔。

就連在《十二譚》的評分下,都能看到很赤裸的評價:”顏狗的福利。”

但,她也給人留下了除了美,什麼也沒的印象。

娜扎出道起點不低。

藝考時,被評為最美藝考生。作為大一新生就被唐人選中,出演了電視劇《軒轅劍之天之痕》。

這部劇稱得上是唐人當年重點項目,主演是胡歌、劉詩詩、蔣勁夫、唐嫣,新人古力娜扎的名字緊跟在他們後面。

重點項目也為娜扎招來了重點罵聲。

娜扎在劇中飾演小雪,大地之母,女媧後人。

挨罵原因現如今總結就是:演技差、人設崩、造型不符合原作。

可念在是正在學習表演的新人份上,演技差就暫且畫個問號。

只是,這麼些年了,娜扎不僅沒有靠著努力摘掉這個問號,反而坐實了這個事實。

《山海經之赤影傳說》整個崩掉,從演技到人設被吐槽的體無完膚。

搭檔鹿晗的《擇天記》倒是演了一次冷女,冷女不是沒有情感,無神的雙目。

和一動感情就皺起的眉毛,她的哭戲顯得更加災難。

人說成長,是要見識到變化的。

在《十二譚》之前,娜扎搭檔許魏洲的《風起霓裳》剛剛完結。

最新最近的作品演技如何,扒叔不多做評判,放幾張動圖自己評價。

是可以投稿魔幻演技行為的表演呢。

娜扎在表演中不光不懂得藏拙,更不知道如何挑選適合自己的作品。

從接二連三的清純形象而言,她並不明白自己的殺傷力在哪裡。

《縫紉機樂隊》中丁建國一出場就全場尖叫,就證明她把自己的美放對了地方。

演員找準定位有多厲害?

景甜告別追求高逼格,觀眾希望她能電視劇半永久。

馬思純放棄追求文藝范的女主,在《你是我的城池營壘》中飾演一個憨憨醫生,卻也讓人覺得格外合適。

而娜扎比起這種柔弱無辜的小白花,就是適合更加張揚明媚的大美女。

張揚、驕傲、肆意又明豔的活著。

她曾在綜藝中哭著說不明白為什麼大家對她惡意那麼大。

面對網友毫不客氣的評價,難受麼?

那是必然。

可,全網黑的背後或許不是演員本人存在什麼爭議點,而是她並沒有用足夠的實力站穩。

罵聲誰都在經歷。

沒拿影後前的周冬雨是網友口中的小太妹,而此刻她是90小花裡的頂梁柱。

縱觀娜扎出道以來的所有作品,幾乎是沒有最爛只有更爛。

在2018年,某平台出的近三年,爛劇率100%的演員中,娜扎排名第五。

這背後不僅僅是觀眾喜愛度的呈現。

更是演員實力的總結。

而娜扎的委屈不是依靠在綜藝中哭泣就能抵消的,

她需要用實力反擊。

只是,現在仍舊在傻白甜世界的古力娜扎還來得及麼?

市場在變幻,觀眾口味在改變,

這是演員的機遇,也是演員的危機。

來源:整點電影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