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食人魔」讓段奕宏逆天轉命

這個「食人魔」讓段奕宏逆天轉命

文:輝色自由人

今天,我們還是聊聊段奕宏之前寫過他主演的新片《雙探》,實話實話,桃認為段奕宏這個「戲妖」完全可以寫10篇文章,這都不算多。

近兩年,段奕宏的作品出一部火一部,大家都說老段出手,絕無爛片。

但是要知道,剛出道的老段其實無人無津,直到一部片子的出現,他才徹底被大眾看見。

國內知道這部片子的人甚少,但是在泰國卻家喻戶曉。

也許正是這部片子成就了段奕宏,畢竟在這部片子拍攝之前,他還叫段龍。

《食人狂魔》其實就是講一個老實人怎麼被吃人的社會逼成了一個食人魔,有點社會派的意思。

故事發生在抗日戰爭結束後的1946年,老段飾演的黃利輝家破人亡,母親讓利輝去投靠在泰國做生意的舅舅。想的是在泰國飛黃騰達,然後衣錦還鄉。

結果,等待利輝的,全是悲劇。

剛到泰國,利輝在海關就先遭一罪。因為語言不通,海關聽不懂利輝的名字,便在利輝的暫住證上隨便寫了個名字——「細偉」。

其實,本片的原名就叫「細偉」(เป็น ซีอุย)。這個名字基本上概括了利輝在泰國的處境——不被認可,不被尊重

而利輝在海關遭遇的侮辱還不止改名。因為一直跟海關的人辯解自己的名字,利輝被當成盲流關進監獄,還被剃了個屈辱的寸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舅舅才從獄中把利輝救了出來。走上唐人街,利輝心中的陰霾一掃而光,看著滿大街的稀奇玩意,臉上也綻放出少有的純真笑容。

在唐人街這段戲中有一個細節令人印象深刻,就是利輝張望著四處新奇的事物時,他看到了一座佛堂,佛壇上有幾支含苞待放的蓮花。

蓮花一共在本片中出現過兩次,一次是這裡,還有一次在片尾——利輝認罪伏法,準備實施槍決時,行刑人員在他手中放了一支。

蓮花與佛教的關系十分密切,也可以說,蓮花就是佛的象徵。導演想借此介紹一下背景,畢竟泰國也被稱為「佛國」,但是利輝並沒有得到庇佑。

本以為找到了工作從此就能過上了安穩的生活,但利輝的劫難才剛剛開始。

舅舅把利輝甩給當地一個殺雞的後就消失無蹤了。但這家人根本就沒把利輝當人看,一家老小合起夥來欺負他。

欺負人

雖然在一個桌上吃飯,但絕不讓利輝吃菜,利輝忍無可忍,趁這家人外出,偷了一小筆錢跑路了,然後四處打工。

結果,不久之後,利輝真的殺人了。

利輝參加過抗日戰爭,這段血腥的經历此後一直如夢魘般折磨著他。這一天,工頭的小女兒梅來找利輝,睡夢中的利輝失手掐死了小女孩。

這片子就是這麼絕望,稍微有點希望出現在利輝面前,命運就會想盡辦法從他身上奪走。被工友扔掉救命用的藥;大雨摧毀了本來要豐收的田……

老段用幾個鏡頭,演繹出了利輝豐富的情緒變化:絕望悲傷、孤獨無望、憤怒仇恨。

演技真的炸

問天

這之後,他既沒有錢,又沒有工作,還被哮喘折磨著。最終,絕望到極點的利輝走上了殺人、吃人的不歸路。

殺人

過程實在血腥,此處略過

取出心肺熬湯

利輝吃人並不是出於報複的樂趣,而是為了保命。

利輝小時候哮喘發作差點沒挺過來,是他母親到刑場上挖來死刑犯的心髒熬藥喝,才保住了他的一條命。所以,吃人肉對於利輝來說,是為了活下去不得已而為之。

母親用的匕首後來給了利輝

掏心治病,這就是魯迅先生所說的「人血饅頭」。

可以說,利輝是一個超級糾結矛盾的綜合體,他既有純真、樸實、善良的一面,又不乏愚昧、殘忍、自卑的一面。

所有這些複雜而矛盾的性格,段奕宏依靠出色的演技,讓觀眾看在眼裡。

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

利輝這個人物,在泰國其實是有原型的。

「細偉」,1927年出生,原名黃利輝,泰國著名連環殺手,在20世紀50年代連續殺害大約6名孩童,並取心挖腦烹食。

1958年,法院對其進行了審判。初審時,法院因其認罪態度良好,使其免於死刑。檢察官隨後對判決提出上訴,二審法院判處其死刑。黃利輝於1959年9月17日被執行槍決。

之後,黃利輝的屍體被做成幹屍,擺放在泰國裡拉吉醫學博物館裡,而且一直保持站立的姿態,遭千萬人唾棄。

已打碼,放心觀看

《食人狂魔》取材於「細偉」,這個片子是2004年上映的,那時候段奕宏已經31歲,作品不多,名氣也一般,還是在國產電視劇和文藝圈裡摸爬滾打的「有志青中年」。

1999年,好不容易有個角色打動了小段——《刑警本色》中的殺手羅陽。

不像如今很多「男演員」別說31歲前,甚至大學畢業前就已經賺得盆滿缽滿。

老天似乎與老段開了個玩笑,2002年,段奕宏憑借個人首部主演電影《二弟》,獲得第34屆新德裡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泰國導演尼亞達·蘇達娜一眼相中他,讓他主演一個「食人惡魔」——黃利輝(細偉)。

老段雖無奈,但是很現實,他知道沒有資本背景,沒有舞臺資源,但是有人賞識他,那就只有靠拼。

沒舞臺資源 就是沒戲

《食人惡魔》開拍之前,老段專門去博物館觀察了黃利輝的屍身,觀察其形態、表情還有眼神。拍攝時,為了讓自己在外表和精神狀態上更接近這個人物,老段每天只吃沙拉,體重爆減。

或許是因為入戲太深,據說,在片場時,老段就常做噩夢,夢中全是鮮血。甚至影片完成後很久,老段都和片中的利輝一樣,深受噩夢折磨。

後來,老段去泰國請求一位大師指點。大師說,在泰國,不論誰死,都要被和尚超度,才能安息,但利輝這個人卻沒有受到超度,老段因為扮演了這個角色,名字受到了詛咒。

段奕宏在拍《食人惡魔》前叫作段龍,而段龍裡的段字諧音「斷」,「斷龍」自然是不吉利的。

仔細看,拍攝《二弟》時,還叫段龍

而且,「斷龍」一詞,更是賭場中的大忌。在賭場裡,一直跟押莊家被稱「追龍」,當你一直壓莊家輸掉點數,這就是「斷龍」,此時玩家會輸掉大筆籌碼,因此「斷龍」寓意著失敗。

於是,「段龍」變成了段奕宏,段奕宏的演藝生涯也開始了觸底大反彈,開始拿獎拿到手軟。

2004年,段奕宏先是獲得了2004年泰國影視界最高獎項——第14屆「金天鵝獎」、最佳男演員獎。這個獎項在泰國電影人心中的地位相當於華語電影界的「金馬獎」,同時被譽為「泰國奧斯卡」。

段奕宏參加泰國首映

隨後,段奕宏及王檸主演的大劇場版《戀愛的犀牛》演出票全部售空,場場爆滿。同時,《記憶的證明》獲得飛天獎最佳長篇電視劇、金鷹獎最佳長篇電視劇等多個獎項。

高分國產劇

2006年,主演由康洪雷執導的軍事動作劇《士兵突擊》,飾演袁朗。段奕宏也憑借該劇入圍飛天獎優秀男演員獎 。

2008年,《我的團長我的團》播出,段奕宏扮演的團長龍文章為劇中的核心人物 。《我的團長我的團》入圍第15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獲得四項提名,其中段奕宏獲最佳男演員獎提名。

段奕宏可以說是厚積薄發,前三十年的打拼成為段奕宏演藝生涯的基石。而他在泰國拍攝的《食人惡魔》也成為他演藝生涯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而有關於「細偉」黃利輝促成段奕宏改名,也被社交網路中傳得越來越邪乎,一個事件只要是和怪力亂神沾邊,立刻就能成為娛樂圈茶餘飯後的談資。

而對於「鬼神」一事,泰國方面可以說十分有發言權。

在泰國,由於受到佛教三界宇宙說的觀念影嚮,人們認為眾生萬物都有自己的位置,所以體現在黃利輝的屍體身上,依然如此。

1959年,利輝的屍體被制作成幹屍標本後,一直陳列在標本櫃裡;泰國民眾也一直將利輝稱作「細偉」。

這張「利輝」張嘴的恐怖照片是無良記者抓拍的,當時利輝正在打哈欠

以前的泰國父母們會用「細偉」的故事來嚇唬調皮玩鬧不睡覺的小孩,而到了現在,「細偉吃小孩」的故事也成為泰國流行文化UP主們津津樂道的恐怖元素。

「不要晚回家,否則細偉會吃掉你」

我們的好朋友《馬探長與馳子》曾在一期播客裡講述了「細偉黃利輝」的一點後續,2019年,「細偉案件」在泰國被重新重視,其中有幾個疑點。

1. 利輝不會泰語,包括法庭上的證詞也存在疑點,當年他認罪伏法有可能是被陷害的。

2.且研究警方文件後發現,被細偉殺死的3名兒童,身體沒有任何缺失,由此不得不懷疑兇手食用器官的罪名是否成立。

2019年,一位泰國推友在5月發推質疑當年的「細偉案」,很快就上了泰國頭條。

因此,「細偉案」可能是冤案。

另一方面,部分人認為展出遺體未能得到家屬同意,呼籲將「細偉」的屍首移出博物館。當前,醫院已經拿掉「食人魔」標簽。裡拉吉醫學院的教授Prasit表示,利輝的屍身對醫學有極大貢獻價值。

在醫學博物館和囚禁過利輝的邦廣中央監獄的一同努力下,警方決定將利輝火化下葬。

7月23日這一天,官方人員將黃利輝的屍體標本恭敬地請出來,放置於棺木中。

這裡點一根香是鎮魂用

並且,在殯儀館前布置法事,請了泰國僧人為黃利輝超渡,博物館人員與警方人員恭敬地給黃利輝上香。

最後,「黃利輝」這個曾經被泰國定義為「最恐怖的殺人惡魔」,在被制作成幹屍陳列61年後,終於入土為安。

而當焚屍爐關上的一刻,媒體註意到一位年邁的老者雙手合十,對著即將被火化的黃利輝,口中不停悼念著。

這位老者不是一般人,他叫Manopaibul,是泰國老一輩著名男演員。「細偉」的故事在泰國的影視作品中出名的只有一部電視劇和一部電影。

我們熟知的電影就是2004年由段奕宏主演的,而這位老人曾經在1984年扮演了第一代的「細偉」,並且老人告訴記者:「沒有利輝,我當年不可能這麼火。」

「我很高興,至少他恢複了他的正義。在壁櫥裡受苦了 60 多年後,我很高興他自由了。」

Manopaibul先生還說:「我在心裡祈禱,告訴利輝的靈魂,是時候解脫了,如果你想做功德,請隨時托夢給我。」

被貼上「食人惡魔」標簽的細偉,不僅僅成為泰國恐怖流行文化的重要符號,也變成了世界恐怖文化中的流行符號。

「黃利輝」這個人物角色,近百年間,從臭名昭著,被展示在櫥窗裡的殺人惡魔,被拍成恐怖而深沉的影視作品,到如今入土為安,其形象的流變來自於社會認知發展的波瀾。

「細偉」的故事結束了,但是曾經扮演過「細偉」的兩位演員,他們的人生還在繼續。

大家從一個包裹著恐怖與獵奇外殼的節點相遇,而後走向了各自迥異的命運。

黃立輝也好,細偉也罷,段奕宏也好,段龍也罷……

大概每個名字背後,都蘊含著這個世界本身的離奇。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