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的前女友,80年代流量天后,消失24年,她回來了

鄭怡
1988年,費翔將《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唱響全國。

費翔的版本太過知名,以至於很少有人知道,這首歌的原唱其實不是費翔,而是有民歌天后之稱的鄭怡。

當費翔深情唱著《小雨來得正是時候》時,已與李宗盛分手的鄭怡收拾好了心情,再次創造了自己輝煌事業。

然而,在1991年的時候,鄭怡又離開了歌壇。

那個時期還太早,很多人無緣聽到鄭怡如「月琴演奏」般的聲音。

鄭怡當初離開歌壇的原因十分簡單。

她說,自己是一個貪玩的人,喜歡新鮮有趣的事務。

當時的鄭怡,一直在重複出片,漸漸她就覺得不好玩了。

鄭怡的樂壇經歷,得從1974年開始說起。

1974年,台灣民歌運動拉開序幕。

次年,新格唱片創辦了「金韻獎」青年校園民歌大賽,鼓舞年輕人自己創作,演唱自己的歌。

金韻獎可以算是最早的選秀節目,由於在暑假舉辦,獎金又高,大學生趨之若鶩。

鄭怡這時還在念高中,還未萌發要去參賽的想法。

那年,台大舉辦了一次露營活動。

在台大讀書的鄭怡的哥哥,帶著鄭怡一起去參加。

於是鄭怡認識了也在台大讀書的齊豫。

那晚的景象鄭怡終身難忘。

在苗栗的虎山,一群人圍著營火,齊豫拿出一把吉他唱起歌。

齊豫

歌聲與山間的霧氣一齊在四周飄蕩,一時間鄭怡覺得整個山裡都是精靈,奇妙無比。

1978年,齊豫參加第二屆金韻獎歌謠大賽,奪得冠軍。

推出首支單曲——由台灣校園民謠最重要的奠基人之一葉佳修創作的《鄉間小路》。

同年,鄭怡考入台大考古人類學系。

次年,齊豫發行首張專輯《橄欖樹》。

讀完大學一年級的鄭怡去參加了金韻獎,鄭怡沒有複製學姐的風光,在比賽中落選。

沒想到幾天後,在家享受暑假的鄭怡突然接到新格唱片的電話,邀請她來錄唱片。

第三屆的金韻獎比賽,從複賽開始,新格唱片發現有很多優秀歌手。

所以他們決定從複賽裡挑一些歌手錄兩張金韻獎的選集,鄭怡就是其中之一。

之後鄭怡又錄了一張金韻獎選集,唱了一首《微風往事》。

早晨的微風

我們向遠處出發中

音樂在我心裡響起

幕已開啟

鄭怡的音樂之路,由此正式開啟。

鄭怡剛進新格唱片時,公司舉辦了聯誼活動。

在活動上,鄭怡第一次見到王力宏的叔叔,也就是《龍的傳人》的原唱。

活動那天他很早到,在高樓上面跟他們揮手,他說:「你們千萬不要愛上我,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看到這人如此自戀,鄭怡轉頭就搶走了他的一首歌。

鄭怡搶走的那首歌叫《月琴》,被視為台灣現代民歌的標杆。

《月琴》由賴西安作詞,蘇來譜曲,為紀念台灣民間老藝人陳達所作。

蘇來和鄭怡同期出道,創作才能極佳,蔡琴的《你的眼神》就是他寫的。

他和鄭怡住的很近,每有新的創作,總會喊鄭怡過來聽。

1980年寫出《月琴》,蘇來想把這首歌拿給李建復唱。

《月琴》曲意悠遠深沉,歌詞哀傷厚重。

鄭怡聽過後十分觸動,要蘇來給她唱,蘇來有些猶豫,覺得19歲的鄭怡唱不出歌中背負的責任與使命感。

待鄭怡唱畢,蘇來改變了想法。

錄音時,鄭怡提了一個建議,將副歌「再唱一段思想起」放到第一句,這樣會更有震撼力。

如此一調整,鄭怡婉轉的高音一開口,就頗有石破驚天之勢。

《月琴》一出,震驚歌壇。

寫出《鄉間小路》的葉佳修讚歎:

「其他人再美的音色,頂多會像小提琴一樣悠悠揚揚而已,但是鄭怡她就是一部鋼琴,因為她有那麼寬的共鳴區。當她的聲音一出來,她那種穿透力,我想全世界沒有人比她唱得更好。」

出完《月琴》,鄭怡想出國讀書,唱片公司捨不得放她走,跟她商量說你再出一張唱片,出了就讓你出國讀書。

這第二張專輯就是《小雨來得正是時候》,這首歌把鄭怡和李宗盛、小蟲(陳煥昌)串到了一起。

1983年,王力宏的叔叔已經入伍當兵,認識了很會寫歌的陳煥昌。

陳煥昌因為服役,剛失去了一段純純的愛情,心疼難當,埋頭寫下《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恰好王力宏的叔叔聽說鄭怡的新專輯欠一首主打歌,就把陳煥昌推薦給了鄭怡。

鄭怡記得那天見陳煥昌,陳煥昌抱著厚厚的一本歌本,一首首的彈唱,彈唱到《小雨來得正是時候》,真情實感打動了鄭怡。

鄭怡正式錄製專輯的時候,製作人不見了,公司不得不讓初出茅廬的李宗盛頂上。

據說,此時李宗盛與鄭怡已是一對恩恩愛愛的小情侶。

李宗盛和鄭怡

在音樂製作方面尚處於初步摸索與嘗試階段的李宗盛能擔當她的製作人,很大程度上是她大力舉薦。

李宗盛相當成功地捕捉到了鄭怡聲線中的玲瓏剔透、高亢婉約,整張專輯讓人聽起來十分親切、乾淨、自然。

專輯推出後,口碑、銷量大獲成功。李宗盛和陳煥昌藉此打響了名頭,鄭怡更加不能出國讀書了。

《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專輯中,李宗盛填詞譜曲了一首歌《結束》,由他和鄭怡對唱。

歌中的為情所困、為愛所惑的情懷並不激烈,只顯得雲淡風清,這首歌亦成為李氏對唱情歌的經典之作。

接下來,李宗盛為鄭怡的第三張專輯寫下一首情歌,叫做《去吧我的愛》。

這是當年青春寫實電影《小爸爸的天空》的主題曲。

鄭怡動人的歌聲,搭配電影描述高中生未婚生子,卻因為環境現實無法在一起的勁爆劇情,感動了無數少男少女。

然後不久,李宗盛和鄭怡的愛就真的「去了」,結束了。

《結束》中有句歌詞:

每一個夜晚每一次分手

總是沒有淚水沒有盡頭

有一天深夜,蘇來接到鄭怡的電話,鄭怡在電話那頭說不上兩句話就哭了。

後來蘇來在鄭怡出第四張專輯時,寫道:

「感情的煎熬,讓她脫胎換骨。」

鄭怡的第四張專輯《甦醒》誕生於1985年,唱的儘是從愛戀幻滅中成長的心情。

鄭怡在專輯裡獻上自己的心情筆記:

「經過許許多多的打擊後,我忽然明白,真正的愛,只是一段緣份的開始,並不代表其結局的美好。將來的事既無法預料,亦無需揣度,只盼望在擁有時,留下美好的回憶。」

這一次,鄭怡決定成為一個真正的參與者,寫了兩首歌詞《早起的太陽》與《最後的開始》,相互呼應,彷彿是示意自己嚮往事揮別,迎向另一段人生。

不過,專輯雖名為《甦醒》,但除了《早起的太陽》及《小小孩》外,大多是有著濃重傷情意味的歌。

《衰老的模式》《離別的時候》《愛的期許》《生命的至愛》及《最後的開始》等,每首都在闡釋離哀傷的心情。

其實這樣很尋常,這時鄭怡,也只不過是個24歲的女孩。

鄭怡發行完《甦醒》後,另投新東家,推出大受好評的《想飛》。

接著推出一張翻唱老歌的專輯《行行重行行》,暫時退隱歌壇。

短暫離別後,鄭怡帶著《心情》強勢歸來。

《心情》是由拍攝廣告的知名鬼才導演盧昌明所寫,歌曲用在洗髮精廣告中。

歌詞描寫女生忽晴忽雨的戀愛心情。

邀請當紅少女團體——紅唇族的丁柔安主演,唱片公司還派出大隊人馬,到非洲拍攝音樂愛情故事。

洗髮精廣告播出後造成轟動,鄭怡緊接著發行《心情》專輯。

專輯發行是在一個星期六,地點在台灣中華路,是唱片行雲集的地方。

當天每一家唱片行都在播放《心情》,到下午所有唱片行的《心情》都被賣光。

用今天的話說,鄭怡是當之無愧的歌壇流量天后。

然而,正當唱歌事業正順利的時候,鄭怡卻毅然的離開歌壇去主持廣播節目。

1991年的《天堂》成為了她目前為止最後一張個人專輯。

鄭怡膩了發專輯之後,就準備換個行業,後來她發現做廣播很有趣,可以遇到很多不同的對象,可以訪問他們,去了解他們的音樂和他們的故事。

鄭怡自己也是歌手,她怕自己不能很客觀的去介紹訪問對象,所以當時做了一個選擇,只做廣播

在廣播界,鄭怡做主持做到舉足輕重的地位,能言善道的費玉清對她連連稱讚。

1995年王力宏發行個人首張專輯《情敵貝多芬》,從而進入歌壇。

王力宏是鄭怡老朋友的侄子,曾經上過鄭怡的節目。

鄭怡對朋友這個英俊的侄子十分喜歡,還把他的照片貼在床頭。

王力宏

2000年周杰倫出道,團隊安排周杰倫上鄭怡的節目,對鄭怡百般拜託,照顧這位新人。

2002年,鄭怡和家人一起移民加拿大。

起初,她為了工作一個人兩地飛來飛去。

這樣過了兩年,她自覺長期與家人分離,又錯過孩子的成長。

不是一個家庭應該有的模式,於是她把台灣的所有工作辭掉。

在加拿大,她沒有明星的光環,從學校的當義工媽媽做起,再到後來開麵包店。

在加拿大待了很多年,鄭怡已經不想唱歌了。

但是陸陸續續,她遇到世界各地很多歌迷,他們告訴她:你的歌曲影響到我人生很重要的時段。

每一次歌迷這樣的話,都加深了她的感動,「我想竟然我影響到了這麼多人,我不能就不唱了。」

2015年,鄭怡回到台灣,在台北舉辦了人生中第一場演唱會。

在許久以前,台灣民間老藝人陳達,背著一把殘舊的老月琴,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孤獨落寞地唱著《思想起》。

一次過馬路的時候,陳達被一輛車撞倒,在送往醫院的途中死去。

陳達的出現點燃了很多人延續民俗歌謠的火花,這瞬間燃燒的光華並未替陳達留下些什麼,卻給後人留下無盡懷念。

「老歌手琴音猶在,獨不見恆春的傳奇,落山風向海洋,感傷會消逝,接續你的休止符。」

1981年,鄭怡接續他的休止符,「再唱一段思想起」,2015年,鄭怡又回來「再唱一段思想起」。

只要有音樂存在,「思想起」不會停止。

參考資料:

1、《鄭怡:記得想飛電視特輯》

2、《台灣名人堂:歌手鄭怡、周治平》

來源:淘漉音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