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奇案」拍成B級片,我不奇怪,但女主角是趙雅芝,我沒想到

趙雅芝

許鞍華,香港最具實力的女導演,師從電影大師胡金銓,拿過6個金像獎最佳導演,3個金馬獎最佳導演、1個亞洲電影最佳導演及終身成就獎、還有威尼斯電影節終身成就獎。

與輝煌的導演生涯相比,許鞍華的生活樸實無華。

74歲的許鞍華至今未婚,作為頂級導演卻買不起房,只能帶著老母親租房住,身處市井鬧市的她關注著身邊的芸芸眾生,用電影的方式細膩的書寫香港底層人的日常。

很多人都說,許鞍華是香港唯一堅持拍文藝片的導演。

從八九十年代的《投奔怒海》、《女人四十》,到近年來的《黃金時代》、《桃姐》等,那些樹立了許鞍華影壇地位的作品,幾乎都是清一色的文藝片。

也許很多人都像皮哥一樣,以為這樣一位獎項等身的,一向平靜如水的女導演,必定與懸疑、驚悚、犯罪題材無甚交集。

但事實上卻相反,許鞍華的處女作,拍攝於1979年的電影《瘋劫》,正是一部驚悚懸疑風格的公案片

(公案片:指一些知名真實大案改編的電影)

「公案片」歷來備受香港觀眾青睞,比如「香港十大奇案」就曾多次被改編成電影。

《瘋劫》的故事原型就是1970年5月17日發生在龍虎山的「雙屍命案」(香港著名的奇案),一個叫阿傻低智商人士在此地殺死了一對男女,在當時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這樣一部重口味犯罪片,除導演令我們意外,片中一位女主角的飾演者則更令我們感到意外。

01、

故事開始於一個平靜的夜晚。

龍虎山下的一個警崗突然接到了兩個學生的報案,他們聲稱在山上發現了一對被虐殺的男女屍體。

很快山下的警察便全員出動,他們找到了兩具屍體,儘管屍體已經面目全非,但警方還是通過死者的隨身物品確認了他們的身分。

男性死者是山下的醫生阮士卓(萬梓良飾演),女性死者是阮士卓的女友李紈(趙雅芝飾演),熱戀中的兩人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

案發前一天,正是李紈的奶奶過生日,兩人本來約好去給奶奶祝壽,但奇怪的是,已經走到樓下的阮士卓李紈卻沒有上樓,此後兩人便神祕失蹤。

著手調查此案的警方很快就鎖定了嫌犯,就是住在龍虎山上的智障兒阿傻(徐少強飾演)。

儘管阿傻智力低下,缺乏行凶所需要的頭腦和行動力,但從他的種種行為舉止來看,警方確信他參與或至少目睹了這起命案。

案件還未水落石出,又發生了另一件毛骨悚然的怪事:據李紈的鄰居說,他經常在深夜看到與李紈形象相似的女人身影。

與此同時,李紈的同事兼好友連正明(張艾嘉飾演)也開始對李紈的死進行調查:她其實一直懷疑李紈並沒有死,於是潛入了李紈家尋找線索。

在李紈的外套口袋裡,她意外發現了一張驗孕報告單,上面明確寫著李紈已經懷孕多時。

細思極恐的是,女屍並沒有查出懷孕的跡象,更何況女屍血型是AB型,且身患肺病,這些都和李紈不符。

身為護士的連正明突然想到,醫院裡曾接受過一個叫梅小姬(李海淑飾演)的肺病患者。

這個來自澳門的女病人在住院期間,一直是由阮士卓醫生進行治療,正所謂日久生情,醫生和病人之間逐漸升溫的種種曖昧情愫,都沒有逃過連正明的眼睛。

那麼龍虎山上被毀掉面孔的女屍,會不會就是梅小姬呢?

經過警方的進一步調查後,連正明的猜測得到了證實:女屍正是也處於失蹤狀態的梅小姬,而失蹤的李紈很有可能仍藏身於龍虎山。

心中惶惑的連正明借祭奠好友之名,只身前往龍虎山尋找李紈,果然在山中找到了好友,並得知了關於整個故事的駭人真相。

原來,李紈在得知自己懷孕之後,便寫信約梅小姬在山上見面,希望可以說服梅小姬退出這段三角關係,但性格潑辣的梅小姬怎會輕易答應。

就在此時,阮士卓突然出現:原來在得知李紈懷孕後,心中歉疚的他決定要擔起責任,於是提出要和梅小姬結束這場關係。

聽聞此言的梅小姬惱恨不已,趁阮士卓不備,掏出身上的火叉將他刺死,見此情景的李紈一時失去理智,搬起石頭朝著梅小姬狠狠砸去······

自以為殺人的李紈為了逃脫制裁,情急之下將自己的衣服和梅小姬調換,偽裝成自己已死的假象。

但讓李紈沒想到的是,梅小姬只是受了重傷卻沒有死,真正殺死她的,其實是阿傻。

在李紈逃離現場後不久,目睹一切發生的阿傻看著倒在地上的梅小姬,便衝上前去將其勒死並虐屍。

阿傻殺了人之後性情大變,他被警方通緝後便一直藏匿在山上,

就在連正明和李紈兩人說話之際,一直藏在山上的阿傻突然出現,要將兩人勒死。

連正明使盡全力從這個惡魔的手中逃脫,而懷孕的李紈卻因行動不便被阿傻抓住,最後也被他活活勒死······

02、

從1976年到到1979年,香港電影新浪潮運動對港片影響深遠,《瘋劫》正是那一時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許鞍華當年讀的香港大學,正位於龍虎山的北面。

可以說,許鞍華算得上這起案件的親歷者,通過和相關人士的了解,她對案子的諸多細節早已十分熟悉,因而僅花了一天時間便撰寫出了電影的劇本。

為了讓整個故事更為豐富飽滿,許鞍華和另一位編劇陳韻文在保證真實的基礎上加入了一段三角戀情,使故事更顯撲朔迷離。

與此同時,為了強化影片的真實質感,許鞍華也做了大量工作,比如參與香港警方驗屍官的現場屍體解剖,從而在影片中得以展現屍體解剖的場景。

還有電影中出現的案發現場及相關照片,也都是根據凶殺案存檔的照片來還原。

全身赤裸,呈坐勢,用身上的衣服蓋頭,女屍的種種特徵都和真實場景幾乎一樣,命案地點和阿傻掃地的地方也都有著現實的對應。

不僅如此,片中對於屍體檢驗解剖以及對凶手殺人的血腥鏡頭的呈現,帶給觀眾十分強烈的視覺衝擊。

這種重口味的限制級鏡頭,在新浪潮時期簡直就是香港「B級片」的標配,但在如今的香港電影中已經很難尋覓。

居民區街道、士多店、洗衣店,這些極具生活氣息的場景都是在真實的街道中就地取景,這種日常化的表現手法在許鞍華日後的電影中非常多見,但在當時還只是帶有許鞍華風格的雛形。

此外,影片還有許多巧妙的細節設計,比如多次出現白襪涼鞋的女人雙腳,既是一種性暗示,又在死寂般的黑夜中營造出非常毛骨悚然的效果。

不只是這裡,像唱佛經的尼姑、陰暗肅殺的佛殿、被燒的紙人等橋段,也都營造出充滿民俗特色的恐怖氣氛。

其實我們在很多鬼片裡,常常可以見到這種表現手法,而這種手法被運用到本片後,讓這部本來依託於真實的影片平添了幾分鬼片的氣質。

氣氛雖營造得多麼驚悚詭異,但許鞍華將重點仍聚焦在對凶案本身的呈現上,因而有意無意忽略了對人物性格和形象的刻畫,反而凸顯出本片如紀錄片一般的真實質感。

另一方面,影片的主演陣容也頗受矚目,主演包括張艾嘉、趙雅芝、徐少強等,還有李海淑、萬梓良等「客串主演」。

其中戲份頗多的張艾嘉在片中充當了一個功能性的角色,只起到穿針引線的作用,角色本身並無多少亮點。而徐少強飾演的智障兒阿傻,雖頂著主演的身分但其實戲份並不多,表演上也沒有給人多麼強烈的衝擊力。

最令皮哥意外的莫過於趙雅芝,趙雅芝飾演的李紈作為中心人物,在開頭和結尾出現時有比較多的戲份,港姐出身的她一向以女神形象示人,在這樣重口味的犯罪片中飾演了一個陰暗的角色,也顛覆了觀眾一向對她的認知。

萬梓良飾演的阮士卓,一切的愛恨糾葛都是因他而起,也是因為他的死導致一切走向失控。

作為這段感情的「攪局者」,李海淑飾演的梅小姬在這段三角關係中地位並不穩固。

她迷戀著阮士卓,但在發現自己的一切終究錯付時,愛到痴狂的她又採取這樣的極端手段,讓人對這一角色不禁又愛又恨。

作為案件真凶的阿傻,他的每次出現都伴隨著死亡,先是勒死梅小姬,最後勒死李紈,其身上痴傻與殘酷的並存最讓人心生恐懼。

關於他的結局,雖然影片沒有交代,但通過開頭的字幕我們能發現,他被關進了精神病院,不久便死在院中。

但這不僅僅是一個關於死亡的故事,在李紈瀕死之際產下了嬰兒,新生命的出現讓人在這個陰暗壓抑的故事之外,看到了幾分令人寬慰的光明出現。

隨著一聲清脆的啼哭,一個小生命降世,這個震撼的鏡頭其實是許鞍華按照公司高層的要求補拍的,其中似乎又隱喻著新浪潮的到來。

03、

《瘋劫》在當年以80多萬的預算,帶來213萬的票房收入,讓人看到了這類影片的商業潛質。

不僅是票房上的成功,影片在當年的金馬獎也獲得最佳影片在內的4項提名,票房和獎項的雙重認可,也為許鞍華後來的道路開了個好頭。

時至今日,越來越多人將《瘋劫》列入曾經的「童年陰影」序列,身為文藝片大導的許鞍華在入行之初能拍出這麼一部水準之高的商業類型片,足以讓當時的人看到,這個看似平凡的女孩在導演上的潛質。

但許鞍華自己從不這麼看,她總說只是因為「不懂做其他的事,又沒有資格做舞女」,才陰差陽錯成了導演。

在皮哥看來,或許這種謙遜、幽默和豁達的生活態度,正是許鞍華被尊稱為「大導演」的祕訣所在。

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