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幾千萬人,圍觀草根逆襲與手撕綠茶

微短劇

文 穎寶

曾被罵作「腦殘」的微短劇,如今成了風口。

「真香!」/《河神的新娘》劇照

「上週追完一部魂穿短劇後,現在我又迷上了一部講霸總的。」

網友恩林在微博上發了上述文字,配圖是微短劇《河神的新娘》的劇照。

這部劇講述的是落魄盲女遭受欺負、被河神英雄救美的霸總愛情故事。每集時長僅1分鐘、共20集,第一集相遇、第二集處對象、第三集懷孕、第四集被騙喝滑胎藥、第五集河神懲罰作惡的人……

狗血的主題,加上過快的節奏,導致銜接喪失邏輯、很不自然。

霸道河神,誰頂得住?/《河神的新娘》截圖

25歲的恩林覺得自己看這種「腦殘劇」有些丟臉,但劇情總在腦海里總是揮之不去。有時候,她還會沉迷到角色代入進去,「圖的就是一個爽啊,沒有嘰嘰歪歪的對話,沒有任何『煙霧彈』劇情,直截了當地讓人爽一把」。

微短劇,指時長在10分鐘內、有完整劇情、只在網絡播放的劇集。

像恩林這樣,一邊吐槽、一邊刷微短劇的年輕人不在少數。龐大的受眾群體背後,是一個初成規模的行業。

據《2020快手短劇生態報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快手上的微短劇超2萬部,點擊破億的超12.5%;粉絲量超100萬的短劇作者已近1200位。抖音、微視等平台也相繼推出微短劇扶持計劃,甚至邀請明星入局。

2021年,終於輪到微短劇站上風口。

從相遇、相知、爭吵、分離到相伴一生,微短劇的愛情周期,只有3分鐘。所以,這種劇到底為何能吸引到那麼多受眾?/原視頻剪輯:B站UP主@屁桃仙人圓九

微短劇火了

狗血的微短劇,不止《河神的新娘》一部。

在《這個男主有點冷》中,女主應家族要求與渣男富二代結婚。因性格懦弱,婚後她被冷落欺負致死。然而到這裡劇情並沒有結束,一切才剛剛開始。

死後的女主戴著「金手指」重生,她徹底黑化,怒懟渣男、痛快離婚、手抽小三、狂撩霸總、被奸人綁架、與霸總生離死別……瑪麗蘇套路該有的元素,一個沒落下。

這部劇共32集,每集僅1分半鐘,卻能實現3秒一次小反轉、30秒一次大反轉,在高甜、高虐與報仇之間反覆橫跳。

無尿點的劇情輸出,完全沒給人退出視頻的機會。屏幕裡的霸總邪魅一笑,評論區的網友就瘋狂尖叫——

「一看難受一整天,不看一天都難受。」

「尷尬得用腳指頭摳出了一套夢幻城堡,然後我在裡面躺好了。」

這台詞!這台詞!尷尬到絕了,細品!你們細品!/《這個男主有點冷》截圖

據統計,《這個男主有點冷》上線34天後,總播放量已經高達8.4億次,平均每集獲得超2600萬次點擊。在同一平台上,周杰倫發布的新歌《Mojito》MV片段播放量為6635萬次。也就是說,3集、一共不到5分鐘的「男主」播放量,就能頂一期天王的MV,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2020年,稱得上是微短劇之年,但並非元年。

2013年,神劇《萬萬沒想到》在網絡首播,一集5分鐘,後來被網友視作「微短劇鼻祖」。

這部劇講述「面癱屌絲」的王大錘在悲催的人生路上,遇到的各種無厘頭的人和事,他那腦迴路清奇的應對方式和自嘲,讓人忍俊不禁、印象深刻。第一季收官時,它的總播放量就高達6.5億次;8年後的今年,豆瓣評分還維持在8.3分。

還記得大明湖畔的白客、易小星和葛布嗎?/《萬萬沒想到》

2017年,驚悚微短劇《不思異》上線,至今還在更新。該IP分為《辭典》《電台》《錄像》等5個系列,每個系列下有若干段小故事。故事之間沒有邏輯聯繫,僅符合主題一致的原則。如今火爆的「連續劇」,是後來衍生出來的形式。

本著「不嚇死觀眾不罷休」的態度,《不思異》基本集集都有「跳躍式驚嚇」(Jump Scare),也就是「鬼」會突然跳出、與觀眾迎面相吻。

在《不思異之洗手間》中,男主通過公共廁所的隔板縫,瞄到隔壁竟有一雙高跟鞋,他十分迷惑,打開隔間門、向隔壁探頭。哎?奇怪了,隔壁沒人呀。

再抬頭,一顆沒有眼珠子、眼眶正在滲血的頭顱,正盯著他。

惜時如金的製作組,還特意在這一幕停留了幾秒。

按照一集2-8分鐘的節奏,你們細品,一個晚上得「心臟驟停」多少次。

恐怖的劇照我不敢放,怕嚇到大家,請自行去看……/《不思異》之《電台》系列

後來出圈的,還有首播於2018年的《生活對我下手了》。藝人辣目洋子在裡面飾演了被瘋狂粉絲綁架、因過於「照騙」遭暴打的網紅「楚楚baby」——

直到今天,還有很多人指著辣目洋子的海報叫她「楚楚baby」。

2020年夏天,廣電總局正式將「網絡微短劇」納入監管,將市場標準劃定為10分鐘內的短劇。它由此成為繼網絡劇、網絡電影、網絡動畫片之後、第4種被官方認可的網絡類目。

微短劇,這種最初由網友拍來自娛自樂的影視模式,經過8年發展,終於搭上短視頻與直播行業的順風車,迎來流量大爆炸。

越看越爽,越爽越多人看

短、平、快,是短視頻躋身主流媒介行列的三大法寶,將受眾的觀看習慣從「細嚼慢咽」扭轉成「3倍速觀看」。

據《2020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全國短視頻用戶高達8.18億人,觀看短視頻的日均時長為110分鐘。也就是說,除去吃飯睡覺上班,平均每人每天會花將近2個小時看短視頻。

這個數字很驚人,也正是微短劇的天然市場基礎。

觀眾很奢侈,但觀眾也很挑剔,他們不會因為視頻「短」就願意多花幾分鐘,相反,如果3秒內都沒有爆點、10秒內還給不出新奇觀感,這種視頻很容易被他們划過去,這樣的內容永遠都不會有出頭之日。

如何留住受眾?新鮮感固然重要,關鍵還在於共情。

2019年,《啥是佩奇》爆火出圈,有網友寫道:「看完了,想起了爺爺。」

就是那一部將「佩奇是一隻鼓風機豬」梗石錘了的《啥是佩奇》。/《啥是佩奇》劇照

8分鐘的《啥是佩奇》,是賀歲電影《小豬佩奇過大年》的先導片,主角是一位生活在鄉下的爺爺。快要過年了,他打電話問3歲孫子,你想要什麼禮物?孫子說,我要佩奇。

爺爺懵了,啥是佩奇呀?他翻開詞典,「佩」字能與「佩戴」「佩服」組合,但沒有「佩奇」;他幾乎問遍所有村民,卻被告知是跳跳棋、是洗潔精、是護髮素,還有人打開直播軟件,指著一位穿著暴露的主播,「她的ID叫佩奇」。

奔波了幾天,爺爺終於打聽到佩奇是一隻粉色的豬。他將家裡的鼓風機,改造成了一隻佩奇,用紅布包著、一路抱著帶進城給孫子。

真實生活中的爺爺形象,不全是鄉下大爺,但他們大多卻被時尚和潮流落下,但他們不甘於此,而是倔強地在孩子面前,找回自己的價值和存在感。

大爺每問一位村民、每買錯一件「佩奇」、每走一段山路,我們的心就咯噔一下。8分鐘下來,心已經揪成了一團。傳統長視頻較難將這種共情力推至高潮,因為劇情線拉得太長,情緒就慢慢淡了。

我們都能從他的眼睛裡,看到自己爺爺的影子。情感高度濃縮的微短劇,將我們原本埋在心底的愛、思念和愧疚,一次性撩起、推至高潮。/《啥是佩奇》劇照

當然,感情牌不能經常打,眼淚流多了就顯得廉價。心理上的代入感,是另一個讓受眾欲罷不能的爽點。

「修羅大人,老太君病重,請你回李家主持大局!」

「軒轅重生,太古真龍,你竟然是龍!」

「陸神醫,1億美元已到,請您出手治病!」

以上中二「絕症晚期」的對話,出自2020年大火的微短劇《龍王贅婿》,浮誇的演技、簡單粗暴的劇情反轉,只為一個目的:

讓受眾狠狠地爽一把,將自己代入為虛幻世界裡的神——戰無不勝、世界最強、把所有虛偽小人嚇得跪下的神——變成與真實的自己截然相反的英雄。

上一秒還在罵「廢柴」,下一秒就被打臉,看著多快樂,不是嗎?

《龍王贅婿》屬於玄幻打怪題材,但很多橋段和現實的職場生活並無二致,所以許多人看這部劇,其實是為了發洩內心的憤懣。

像這種為了爽而爽的微短劇,還包括青春甜寵、懸疑破案、都市言情、復仇逆襲等題材,它們都不約而同地以第一人稱推進劇情,為受眾造夢。

單刀直入地刺向受眾的淚點與痛點,趕在我們失去耐心前結束故事。

在爽感面前,畫面是否精良、劇情是否腦殘、演員是否有信念感、道具是否穿幫,在微短劇的粉絲看來,都不重要了。

歪嘴龍王——2020年你必須知道的男人。/演員@管雲鵬微博

爽感的製造者們

微短劇成為風口,並非偶然。

2018年,愛奇藝公布的一組數據讓影視從業者嗅到危機:對於45集以上的電視劇,2016年的觀眾棄劇率是47%,2017年為50%,2018年一季度高達56%。受眾對傳統長視頻的興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流逝。

畢竟,時間成本、耐心成本,都是不得不考慮的因素。

「是該轉型了。」意識到這點後,某影視娛樂公司負責人小王,第一時間將目光投向微短劇,逢人就問「拍微短劇嗎?1分鐘1集的那種」。

與他一樣,不少業內人士/公司都選擇往微短劇轉型,除了看上它的受眾基數和話題度,成本低、門檻低等原因,也讓他們更願意在此試錯。

2020年,「開心麻花」為填補疫情帶來的損失,推出了共15集、每集5分半鐘的《今日菜單之真想在一起》,第一集就獲得1530萬次點擊,平均每集點擊量450萬次。

從擬定腳本到拍攝、再到上線,《今日菜單之真想在一起》的製作周期僅40天。開心麻花營銷中心總經理王亞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相比製作時長多則一兩年、少則三四個月的傳統電視劇,微短劇的變現率極高,「而且能快速推新人」。

《今日菜單之真想在一起》第一集的播放量就接近1530萬次。/《今日菜單之真想在一起》截圖

某影視公司的工作人員也透露,微短劇的單集製作成本約5000元,如果達到一兩萬,就是「大動作了」。而傳統的電視劇,每集製作成本少則20-50萬元之間,多則上百萬。

投入不高,賺得再少也不至於虧錢。何況微短劇拍得快,這部流量不行,立刻有下一部出爐救場。

成本低、運轉快,這就是微短劇迅速出圈的基本要素。

此外,微短劇沒那麼多條條框框。

即便你是素人、沒拍過戲、即便你想拍的題材很古怪,只要有手機,就成功了一半。《這個男主有點冷》的導演——90後女孩周瀟,本科讀的是心理學,從沒接觸過影視劇,畢業後靠著自己摸索,硬是摸出了這部「8億神劇」。

以上種種,都吸引著各路人馬入局、製造一浪又一浪的爽與刺激。

2020年,各視頻平台的扶持計劃,更是將微短劇的狂歡推至高潮。

快手視頻以流量和現金,將微短劇演員「御兒」扶上一姐位置,並將「楊咩咩」「初九」「小海」「一隻璐」整合起來,打造「微短劇四小花旦」話題。

媒體「娛樂硬糖」統計的微短劇頭部演員名單、主要作品及數據。/娛樂硬糖

抖音視頻聯合華誼創星、唐人影視等頭部影視公司,主打強製作、強陣容的牌子。《做夢吧!晶晶》今年1月剛剛上線,由金婧主演,陳赫、汪東城、張雲龍、霍尊、張雨劍等大咖輪番上場。

此外,還有微視視頻的「火星計劃」、芒果TV的「大芒計劃」、騰訊視頻官宣的「熱帶雨林」生態……

許多平台在首頁新增了「小劇場」類目。/快手、優酷頁面截圖

總有人吐槽,說微短劇太腦殘、沒知識含量、「弄髒」了衝浪環境。

但微短劇的走紅,不僅沒有消磨我們對深度閱讀的渴望,反而迎合了我們對於情緒宣洩的需求。

是誰將微短劇推入主流視野?平台和影視公司固然榜上有名,我們自己、每一個觀眾也功不可沒。

無論表面多嫌棄,你都不得不承認,看微短劇能獲得衝擊天靈蓋的快樂。既然是快樂,那何樂而不為呢?

来源:新周刊

 

 

 

更多閱讀 💃 🕺

翻 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