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阿伯沉迷「中國輕功」,苦練20年學會凌波微步水上漂!

韓國阿伯沉迷「中國輕功」,苦練20年學會凌波微步水上漂!

       小時候看武俠電視劇,最羨慕的就是那些會輕功的大俠,可以在水上瀟灑地行走。

  雖然這項「獨門功夫」早已失傳,但依舊吸引著很多人探尋它的奧祕….

 

  如果牛頓還活著的話,他一定不允許這項輕功存在。

  不過有一位韓國阿伯,卻勢要和牛頓battle。

  每到晚上,人們經常看到有個若影若現的白色身影在湖上飄來飄去,月光之下看起來十分滲人。

  如果你乘船靠近,會看到一個穿著白衣白褲的老人,在水上健步如飛。

  注意別太靠近他,否則他會狠狠發出警告:

  離我遠點!

  再仔細一看,原來阿伯不是擁有什麼特異功能,而是踩著個像木筏一樣的東西在水上行走。

  好傢夥,還以為他真的會輕功!(牛頓:那沒事,我繼續睡了)

 

  不止是晚上,白天阿伯也會出來練功。

  如果你看到一個男人,留著地中海的髮型,踩著兩塊東西,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偶爾還發出兩聲響亮的「嘿」!「哈」!

  別害怕,這個人就是他。

  雖然輕功得不到真傳了,但藉助道具,阿伯還是勉勉強強地實現了「水上漂」。

  不過… 這套裝備看上去真的有點寒磣。

  不是什麼黑科技,也沒安裝馬達,倒是和公廁門有點似曾相識…

  呸,你才公廁門呢,這可是我花了老長時間研究出來的水上滑行鞋。

  經過了防水性、浮力等更方面的測試,才成為了天選之鞋。

  阿伯寶貝地摸了摸自己的裝備。

  雖然看著是有點傻,但能在水上走路似乎又很爽,岸上就有幾個小哥哥在躍躍欲試了。

  「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微波凌步了解下?」

  內個,我好像發現了財富密碼,大伯考慮下怎麼收費吧,馬上就能成為園區收費設施。

  這個哥哥興沖衝上去後,戰略式地先給我們來虛晃兩招。

  以為他要開大招展現下不輸阿伯的功力,誰知道一下子就失去平衡掉水裡了。

  咋回事,叫你表演輕功水上漂,不是跳水啊?!

  看看我們水上主人公,自信淡定,乘風破浪,漂起來不開個快艇都追不上。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人是P上去的。

  嘴饞了就吃個旺仔小饅頭,舔舔手指,還能吃到一顆都不掉。

  我要是在岸上看到這個畫面,可能比看到威尼斯水怪還要震驚。

  有時阿伯也會看看報紙陶冶情操,雖然閱讀的習慣值得表揚,但坐著看書不香嗎?!

  是想挑戰自己,能在地上幹的事,在水上都試一遍?

  總之在水上做一切事情,對他來說就像吃飯睡覺一樣簡單,大伯甚至還準備申請專利了!

  能做到這樣忘我的程度,實屬讓人佩服。

  老實說,這個年紀的人,大多都已經在家享天倫之福,偶爾出來喝茶下棋。誰還會這樣折騰自己。

  但大伯偏不願意。

  他花了20年鑽研這項技能,做了大概30雙這樣的水上滑行鞋,試驗了無數遍。

  常年把自己泡在水裡,不成功不罷休。

  在他的狹窄的房子裡,堆滿了材料,轉個身都難。

  別人看來像是廢品一樣的東西,在他眼裡,那些都是能讓他實現水上行走的寶貝。

  除了器材外,家裡還囤了一箱箱的資料,隨便翻開一本本子,裡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筆記,和認真研究的方案圖。

  公式、算數,每一個小細節都寫得非常清楚。

  儘管如此,他的發明卻一直被拒絕。

  家人朋友都不解,起初以為他是鬧著玩,沒想到卻那麼認真執著。

  20年來,他獨自承受了別人的嘲笑、不被理解的孤獨、一次又一次失敗的打擊…

  或許某個瞬間他也沮喪崩潰想過放棄,但最後還是放不下那份來自「水上」的自由和飄逸。

  別人眼裡看來這20年或許很可笑,但阿伯卻耗費了所有的心血。

  「我不能放棄啊,我已經開始了,就想到達終點」

  與其屈服於世界的嘲笑,不如一往無前勇敢做自己。

  就算現在已經能夠在水上行走了,阿伯依舊在繼續創新,比如說這個「水上自行車」。

  看著機器的雛形,你都忍不住想,這玩意能在水上開?

  阿伯你尾椎骨還好嗎…

 

  沒想到一下水,這簡陋的機器立馬順利地開了起來。(話說後面那個東西是簸箕嗎?)

  這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材料,組裝起來有點滑稽的機器…

  很多都人覺得,這得閒到什麼程度啊?大伯都多大歲數了,不累嗎?

  但當你看到他試驗成功後忍不住跳起像求雨一樣的舞姿時,你就會知道,這一切對阿伯來說,不是累,是快樂。

 

  看著可愛的阿伯,我想起了那位喝茶老被燙嘴的日本爺爺。

  為了達到不用茶壺也能快速喝茶的目的,爺爺潛心研究沙雕喝茶器多年,屢戰屢敗。

  日本綜藝節目《月曜夜未央》多次跟蹤報道了大爺的發明成果。

  為了喝上這一口茶,他從70歲研究到80歲,歷經7代改良喝茶器,人稱「大阪愛迪生」。

  從第一代直接套個濾茶器在嘴上;

  改良後撿漏的濾嘴變成了「喝茶帽」;

  還有很童話風格的「氣球喝茶器」;

  甚至到最後連高科技的無人機也給用上了。

  雖然到現在為止都沒成功過,但他一直都在堅持著自己喜歡的小發明。

  無論是研究凌波微步的阿伯,還是沙雕喝茶器的爺爺,笑過之後,你又會覺得心頭一暖。

  在別人看來貌似胡鬧的行為,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種信仰。

  很多人也曾經有過痴迷的東西,但早已被現實沖淡了激情,難得還有他們,即便年歲已長,依舊認真執著、追求熱愛的身影總是令人動容。

  生命不息,「折騰」不止。

  畢竟有趣的靈魂永遠不會老。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