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起來的「爛片之王」,誰敢不說好

2021年的最後一個月,我發現了2022年最想看的「爛片」。

尼古拉斯 · 凱奇又要有新片上映了,這次他要在電影里「我演我自己」。沒錯,這部電影的主角就是尼古拉斯 · 凱奇本人,電影名字叫《不可承受的天才之重》(The Unbearable Weight of Massive Talent )。

電影在12月15日已經出了預告,其好笑程度直接把我的期待值拉滿了。

片中的凱奇「本人」,瘋狂渴望自己能在昆汀 · 塔倫蒂諾的下部電影里得到一個角色。他還經常會和腦海中一個上世紀90年代的「自己」對話,後者不斷吐槽他「老是接爛片」「再也不是當年那個電影明星」了。

同時處於破產邊緣的凱奇必須要解決他的財務問題,於是為了100萬美元的酬勞,他決定去參加一個億萬富翁粉絲的生日派對,即使這位富豪是一個危險的大毒梟。

當凱奇被一名CIA特工招募后,事情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轉變,為了拯救自己和親人,他被迫出演一個終身難忘的角色——尼古拉斯 · 凱奇,用他最具標誌性和最受喜愛的銀幕角色來履行自己的傳奇人生。

看完這個堪比俄羅斯套娃的奇怪劇情,我承認是有點心動,想看看正片究竟還能玩出什麼新花樣。

《不可承受的天才之重》裡頭還有多個橋段向尼古拉斯 · 凱奇的代表作致敬,包括讓他贏下奧斯卡影帝的《離開拉斯維加斯》、吳宇森導演的《變臉》、經典動作片《極速60秒》等等。

單憑這點,我相信無數彩蛋愛好者會為了找齊這些致敬元素去看這部電影。

比如這個已經成為經典表情包的《變臉》節選,相信新片里也會把它繼續「玩壞」。

自從2009年出現財務危機以來,為了償還巨額債務繼續揮霍人生,尼古拉斯 · 凱奇的「還債電影」拎出來可繞好萊塢一圈。

在2010年至2020年10年間,尼古拉斯 · 凱奇一共拍了42部電影,數量與質量齊頭並「退」,不然也不會成為眾所周知的「爛片之王」。

今年7月,雜誌《名利場》出了一期尼古拉斯 · 凱奇的專訪,標題就叫《尼古拉斯 · 凱奇已經準備好再次被認真對待》。在專訪中,他說自己已經準備好重回大眾視野,告訴批判他的人,「安靜的表演」是他的另一支畫筆。

最近重溫了一遍《戰爭之王》,這也是我最喜歡的尼古拉斯 · 凱奇的電影。

笑歸笑鬧歸鬧,別拿凱奇的演技開玩笑。他能說出這番話,確實是有讓人信服的硬氣。

今年讓他重回「名利場」的《Pig》就是最佳證明,年底又到了頒獎季的高潮,隨便搜搜,尼古拉斯的影帝提名次數可一點也不少。

第5屆好萊塢影評人協會獎(HCA)的最佳男主角提名名單,中間的就是尼古拉斯 · 凱奇。

如果「認真」看尼古拉斯 · 凱奇近幾年的電影,你會發現他其實還是「cult片之王」。

2018年的《曼蒂》,江湖傳聞,當年戛納電影節上,觀眾看完當場為這部「翻身作」起立鼓掌4分鐘;2019年又拍了《星之彩》,電影原著是克蘇魯神話奠基者H·P·洛夫克拉夫特的經典作品;還有2020年和日本cult片王——園子溫導演合作的《幽靈之國的囚徒》。

雖然單看評分的話,這幾部cult片都算不上傳統意義上的「好看」,甚至如果你不是cult片愛好者,我建議一定要謹慎觀看,最好不看。但cult片本身就是小眾文化,恰好就和尼古拉斯 · 凱奇多年來被排擠在主流圈外的瘋魔氣質完美符合。

作為克蘇魯神話愛好者,我很感謝尼古拉斯 · 凱奇演了《星之彩》。克系神話永恆的主角是「不可名狀的恐懼」,而尼古拉斯 · 凱奇憑他的演技把電影的高光時刻變成了人類。

最重要的一點是,尼古拉斯 · 凱奇可以拍爛片,但在演技上,他從來都不會是拉胯的爛演員。

很喜歡動物的尼古拉斯 · 凱奇,還是鳳凰的崇拜者,他有一隻寵物烏鴉,但他更喜歡將它比喻成「灰燼中的鳳凰」,或許這也是他對自己的形容。

最好不要去隨便定義尼古拉斯 · 凱奇和他的工作,因為「鳳凰」的下一步永遠是難以捉摸的。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