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建議中國男明星集體補腎

中國男明星

某天,翻開當代男明星風流史一查。

這历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牙簽茶壺」這幾個字。

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

「不行!

從滾人哈人到愛豆頂流,近些年爆出來的各種睡粉大料令人越來越感到迷惑,這還是拆哪嗎,明明就是毛裡求斯。

那些七老八十人菜癮大的老逼登不行也就罷了,說好的高中生弟弟的弟弟比鑽石還硬呢,結果十幾二十的小愛豆一個個的也不過是些銀樣鑞槍頭。

該說不說的,中國男明星們,是時候該去集體補補腎了。

在東方之珠香港,有的是鹹濕的海風和潮悶的氣候,以及人與人之間因為狹窄的道路而若即若離社交距離。

所以如此天時地利人和,必須是各種桃色韻事的發源地。

猶記八九十年代充斥在《壹周刊》《蘋果日報》頭版的,全都是東方男兒如何雄風四起威震四方的傳聞。

那些年嘴巴最惡最毒最臭的港媒,在面對這些鱗次櫛比的賞色傳聞時,終究還是會暫且心平氣和地放下那些陰陽怪氣的說辭,用稍顯誇張的語言釋放一下天性。

所以就算未能親眼一睹實況,但從那些年或真或假的小道消息中,還是能感受到那都是如何力拔山兮的壯觀年代。

那時候的香港男明星,真的都是暗地裡憋著一股勁兒的。

比如80年代高奢貴替版的行星飯大戰四葉草——譚張爭霸,那可是香港娛樂圈兩大真·頂流之爭。

當然,除了歌壇的明槍實打,背後的八卦也是各種暗流湧動。

譚校長初期是走不近女色乖乖仔之路的,直到年近半百之時,才被爆出早有紅顏知己。

而他年輕時號稱自己「年年廿五歲」,現在想來也是妙絕,這一招雖是裝嫩又不刻意,反而先發制人地把自己的年齡放在男性某些素質逐漸走下坡路的頂峰,甚是可以。

而打小接受較多西方教育的張國榮則對這些事多了點混不吝的意思,有次採訪的封面直接打著一行大字:張國榮自詡性能力特強

在知名合法開夜車節目《今夜不設防》裡,在以黃霑為首的三個老狐貍的圍攻下,被灌得醉意盈盈的他還是沒忍住講出了16歲在澳門與運動型女同學的羅曼蒂克初夜,當然酒醒之後的第二天,他很紳士地打電話要求刪除那段酒後失言。

而從後來的跨越97演唱會中那十一顆扣子,或者是《錦繡前程》《春光乍洩》等影視作品中也可窺見一斑。

當兩位天皇巨星握手say goodbye,一前一後退出歌壇角鬥場後,年輕的四大天王的崛起讓粉絲們多了幾分對比挑選的餘地。

但仔細比對一番後發現,哥可但不是都可。

矮仔郭富城,務工北佬黎明,長相欠佳張學友,只有夢中情人劉德華值得夜晚入我夢來。

而且在約定俗成會憑鼻識人的中國人這裡,劉德華格外有存在感的鷹鉤鼻很難不讓人想入非非。

況且有實例為證,華仔前女友喻可欣曾表示過劉德華的戰鬥力超強,她的原話是:

「他在那方面的表現,活像一尾活龍嗷嗷叫,真的是讓我快樂得不得了,他真是男人中的男人。」

嚯,這一句話真叫人龍騰虎躍,龍飛鳳舞,不得不讓人感嘆當紅偶像果然是唱跳演做俱佳。

甚麼叫天賦,這TM就是天賦啊!這才是做偶像該有的品格,才不是空有皮囊,腹中草莽,而是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能給人以飽滿的想象。

不過似龍不是龍,真龍還得看成龍。

如今沉迷於愛國事業的成龍大哥在年輕的時候也是精力無限,哪怕每天不是在反牛頓定律各種自由落體,就是在突破人類戰損極限,可他還是能在造人大業上以大哥之勢遙遙領先。

曾有中醫師李家雄對成龍做過鑒定,直接辣評性能力超強,而且除了這種大師親賜,還有民間花名房事龍一枚。

但多說一句,能力再強管不住下面,還是該一句雞飛蛋打。

江山代有才人出,總有今人比舊人,如今這氛圍,總有人捎帶一句此事當比冠希如何。

但這話確實也不厚道,首先,在道德方面兩者就不能一提;其次,牙簽掏鼻孔與還算是尤物怎可比擬。

說到底只能感嘆一句:數風流人物,只能看前朝

古早的香江男子雖然是個頂個的哇塞,但大陸畢竟地大物博,說大了可有山東菏澤曹縣,說遠了有宇宙的盡頭鐵嶺,那也是自有一番奇人異事值得說道。

薑文和劉曉慶、趙波的那點上世紀小九九早就人人皆知,而且處處流露出薑文旺盛的繁殖癌精神,似乎更加驗證了他確實很猛的傳聞。

大黑牛李晨在康熙上曾直言不諱一只手受傷了大可單手做愛做的事,雖然他多巴胺上的事正如批發的愛心石頭一樣不靠譜,但荷爾蒙上的事似乎還是比較可觀。

總的看來,雖然內娛媒體不能如港媒一般直抒胸臆大講特講,但可以看到的是,上一代男明星可都曾有著武士收刀回鞘般的榮燿。

可這一切輝煌似乎都在逐漸煙消雲散風吹盡,在經历了短暫的性壓抑十年後,越來越多的大料從隱晦的表示到最後甚至是直接把#男人 不行#打在了公屏上。

在前段時間震驚滾圈內外的月亮組大爆料事件裡,似乎沒有幾個是沖擊波小鋼炮,隨手抓起一把全都是男科廣告的經典案例。

說真的,現在的男明星真的是明顯遜很多。

所謂越怕甚麼越顯擺甚麼,這些內娛明星似乎很擅長把「哥哥很可以」掛在嘴上。

劉芮麟的聊天記錄中直言不諱「我雞大」

吳簽之名的來源雖然有寫手炫技的嫌疑,但一想到幾年前小某娜經典MAC比喻似乎也假不了多少。

雖然還有八爪魚男羅、康巴漢子蒲等超越時間空間的身體管理大師存在,但不得不承認的一個事實是:

中國男明星,真的是不行了。

也許八九十年代的女孩思想可能更為開放一點,但如今經历過女權思想洗禮的見多識廣的女孩們也不賴,她們也開始樂於通過gif來進行一番網路男色鑒賞,在溝通交流中學到更多的打假常識。

而在機頂盒挑戰幾乎無人能成的現在,不禁讓想起了一個知名的25號宇宙實

實驗的假設是在一個食物水源充足,生活空間合理,沒有天敵,沒有疾病的理想環境下,在此生活的老鼠究竟能繁殖幾代?

按照這種設計的預計,只有當老鼠數量超過3840只時,巢穴的空間才會開始不夠用,數量達到6144只時,水資源才會不足,當繁育到9500只時,食物才會開始短缺。

可在為期28個月的觀察期內,本應繁衍到50000只老鼠的居住場所,老鼠的總量卻未能突破過200只,甚至最後竟然全部死亡。

這是一個完美的居住場所,可以說是老鼠的烏托邦,有著所有老鼠們夢寐以求的東西,可經历了幾十代更替後,沒有變成預想的鼠鼠孫孫無窮匱也,反而是全員game over。

更奇怪的是,鼠群中出現了很多「美麗鼠」。所謂的美麗鼠,就是一些長得比雌性鼠還要好看的雄性鼠,他們不再主動追求雌性,而是沉迷在自己美麗的外表下不能自拔。

所以缺少雄競的現在,也許中國男明星已經掉入這種美麗鼠的困境之中了。

他們沉浸在粉絲彩虹屁打造的美麗幻境下,以為自己真的很不錯。

也許打破這種困境的方法就是女孩們用魔法打敗魔法的dick shame。

不知道這足不足以讓男明星背後一冷,但他們是時候跳出「我很可以」的幻想之中了。

於是在21世紀的某天,「治腎虧 不含糖」 的口號終於又一次在他們的腦中嚮起。

來源: 北戴河桃罐頭廠電影修士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