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管楊超越有多美,大家都會認為還是王祖賢更好看?

王祖賢

前兩天氧叔看到了楊超越這套圖,該說不說,就算無濾鏡無美顏,她的美也還是很有衝擊性的。

紅衣和白色披肩,在潺潺流水之處與日光相映,不管她這種長相在不在你的審美取向上,你都無法否認此情景下她是美的。

不過,一點也不讓人稀奇的是,我仍舊在某條相關微博的評論區看到這樣的評價「氣質差很多」

比誰差很多?這條微博其實是將楊超越與叔前兩天寫過的吉永小百合的《鶴》那套寫真做比。(其實沒有可比性,而且我們今天要聊的並不是楊超越和吉永小百合到底是不是氣質差很多的問題,不要剛看到這裡就去評論區吵架。)

我只是由此忽然想到,在流行美的復古、懷舊的當下,這種在崇拜過去的同時又對 「當下美」毫無例外地持唱衰態度的人,還真的不是個例。

比如現在最流行的是「港風美」,我們經常會在網路上看到很多港風美女。

但當她們每發一張復刻以前造型的照片時,評論里也一定會有「比以前差遠了」「很漂亮,但就是氣質不對」等等等等。

拋去事實成分,你說這種評判、觀點是因為大家理解美不同、是「審美的多樣性」嗎?好像也不完全是。

如今很大一部分人都認為,現在的種種審美、美的產物,都100%地不如過去的好。

在這種定義下,「現在的美」似乎永遠都無法觸及「過去的美」的高度。

但真的是這樣嗎?這種對比對嗎?我們的審美又為什麼總在「厚古薄今」呢?

 

華麗卻「不如以前」的現在

對比以前,如今這個時代為我們提供更多了解美、感知美的渠道,信息的傳播速度極快,是前人想不到的。

我們可以打破時空界限,近距離地感受拉斐爾的《聖賽巴斯蒂安》,可以在展覽中看文藝復興,看新古典主義、浪漫主義。

可以不出家門,就能在網路上學習美學,聽名師講他們理解的深層美學。

up主:西竹書院楊寧老師

我們接觸到的「表層美」的數量更是龐大、精彩。華麗的舞台妝容,前一天發布,第二天就會出現在各大美妝博主的視頻中供大家學習。

每到紅毯,女明星爭奇鬥豔,華服珠寶,造型與技藝,是從前只會穿自己的衣服走紅毯的老藝人們想也不敢想的。

紅毯這塊還得是你Ga姐

但,這龐大且繁雜的「表層美」的數量,卻讓人感到更加虛浮,無所適從、無法感同身受。碎片化時代,大家創造美、傳播美的初衷不再基於美和藝術本身,而是求快、求「投入產出比」

我觀察到,關於「如今的時代缺乏審美,遠遠不如過去的審美」一條,被詬病最多的是影視劇呈現出的大眾審美。

用古裝造型來舉例,大家都說如今的古裝劇妝造比不上過去的妝造,甚至比不上博主們自己的妝造。

明明一部劇的投資動不動就上億,明明他們比以前擁有更廣闊的視野,但結果卻是越來越草草了事,而大多觀眾只能一直被動地去被灌輸這種速食審美。

過去的貴妃VS現在的公主

他們是沒有這種理解美的能力嗎?也不是。

對於如今的劇方來說,重要的並不是如以前一樣理解好美,傳遞出美,而是儘快完成拍攝,簡單的妝造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大量節約時間和成本,畢竟如今後期手段發達,妝造簡單,後期處理細節時也會更高效

《後期畫眉》

林芳兵能為了符合人物形象短期增重四十斤,《唐明皇》也能悶頭拍17個月,注意,期間林芳兵並沒有也不需要軋戲,為啥?因為值得,因為在當下就該這樣。

但在現在,像過去一樣花大量的時間打磨一部戲,結局只會是因為戰線拉得過長而很快地被市場遺忘,演員看不到利益,並不會為此誕生過去老藝術家們的「藝術責任感」,自然無法創造出新的美。

在市場的變化下,過去的審美與如今的審美其實已經並不能放在一起對比了,因為過去的「美學創造者」的角色放到現在,早已經不會再去做「美學創造」的動作。

所謂的厚古薄今,不過是大家仍舊在習慣性地對比兩者時,所感受到的強烈差異化。

美的厚古薄今,也有思維盲區

不過即使現實如此,我仍舊認為「如今的就是不如過去的美」這個說法其實並不夠客觀。

別急著反對,現在請你們冷靜下來,重新思考:我為什麼更能欣賞過去的美?

是否,過去大家審美視角有限,電視機里播什麼就看什麼,根本沒得挑,美學教育有什麼就學什麼,根本沒得選。

那時候我們好像能看且只能去認真吸收那種審美,所以能將其理解的更透徹。

而如今,拋去那些糟粕的速食的,我們仍舊在吸收美,但信息的碎片化衝擊了我們的大腦,一部能帶來審美教育的電影,更多人只會在社交平台上湊巧刷到然後下載某一幀當壁紙,或者通過3分鐘的解說麻痹自己「已看過」。

過去的固然值得回憶,但把錯誤歸咎於時代,將過去奉為圭臬,將現在全盤否定,未免會顯得有些像記憶里那位重複地說著「還是上屆好」的班主任。

加西亞·馬爾克斯在《霍亂時期的愛情》里曾寫:他還太年輕,尚不知道回憶總會抹去壞的,誇大好的,也正是由於這種玄妙,我們才得以承擔過去的重負。

過去的就沒有糟粕嗎?也一定有的,但30年後仍舊能讓我們看到的美,其實本身就已經經過了時間的考驗和記憶篩選。

香港電影著名服裝造型設計師吳寶玲能做出《青蛇》,

但在幾年後,《秦王李世民》里讓何潤東變成聖鬥士星矢的也是她。

「好重墨華彩,亦可清靈如洗」的葉錦添能做出《卧虎藏龍》,

在十年後,被罵了一整年,「雷」翻網友的《新紅樓夢》崑曲風銅錢頭也是他的作品,哦對了,他說這次的設計還比較久,前後用了半年多時間。

如今我們感嘆香港娛樂圈鼎盛時期的造星能力,感嘆那才是好的審美,但帥如周潤發,在無線訓練班時也在被不斷和前人做對比,發哥一直被老師們說外形和實力都不行,吳孟達說,周潤發是他們班最丑的一個。

我們愛輝煌時期的港風大美人,但在當時,在我們不知道的角落裡,不知道有過多少小美人不斷地在被作比較,然後在時代中消失於人們的記憶。

而那些能在時代更迭中留下的,一定擁有無論在什麼時代都能被欣賞的過人之處。

所以,與其說是現在的一定不如過去,不如說,我們正在這場過去與現在的博弈中開始「田忌賽馬」,用前人的精華與現在做對比,一代一代,循環往複。

正確的審美應當是「不古不今」

與其說是如今的審美在後退,不如說,今天創造大眾審美的行當對美的理解本身就與從前不一樣。以前創造美是藝術問題,如今創造美是商業問題。

那麼在這種環境下,我們該如何正確理解審美,推動審美呢?

我認為,我們從「厚古薄今」現象最嚴重的書法圈似乎可以得到解答。

書法崇古,距今1600多年的王羲之仍舊是圈內無人能超越的第一研究對象。

但當我們去參悟過古人的思維後會發現,他們對好的、美的書法的理解並不是類古,而是非今非古。

唐代文學家李華曾作《字訣》道:大抵字不可拙,不可巧,不可今,不可古。

我認為這個思考方式在如今的審美教育中同樣適用。

「不今」,在書法中是不盲目追逐書風,而應用在美學中,應該是:不盲目地追趕時下流行的風格,有自己對美的理解和思考。

流行臉不代表就「沒那味兒」,任何流行都無錯,重點是你要搞清楚自己適不適合。

「不古」,在書法中是不盲目地推崇,或將某些大家的解讀奉為自己的心法。

應用在美學中就應該是:不會執著地貶低當下,不會只效仿和理解過去的審美,而是一直向前看,將過去的審美重新解讀,將過去思想和風格更新迭代,甚至進行超越。

不要厚古薄今,不要一味地否定當下,請多點耐心,多願意把美去交給時間檢驗,去幫助它變成精華。

請記住,沒有人會永遠活在最好的美學時代,因為最好的美學時代正在被創造。

 

來源 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