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瘋狂追捧的景德鎮,除了瓷還有啥?

景德鎮

老外瘋狂追捧的景德鎮,除了瓷還有啥?

最近,一組數據讓老藝術家大為震撼:

在存在感不高的江西省,一個地級市居然每年能吸引約三萬名外地人來此學習手藝,其中的 六分之一還都是不遠萬里漂洋過海的外國人

「景漂」現象

回頭看了眼主語,疑惑瞬間開解,原來是大名鼎鼎的 景德鎮

而這些慕陶瓷之名來此的外地人,也早已有了響亮的統稱。被稱為 「景漂」的他們,有人抱著研修手藝的夢想,有人懷揣月賺七萬元的小目標。

漂泊一族不只與北上廣深等超一線城市產生勾連,這座水汽氤氳的南方古城,在崇尚手工的職人眼中,同樣魅力非凡。

慕名而來的「景漂」

尤其在很多「洋景漂」的心中,景德鎮更是身披聖光。落地即生根,在景德鎮留守了22年的加拿大藝術家雷菲力就是眾多中的典型。

已經完全融入這座遍布窯爐的小城、自稱景德鎮人的他,曾有過一番精彩發言:

「只有在路過玻璃窗時,我才會發現自己是老外。」

其實早在元代,景德鎮就已經有了「洋景漂」,波斯陶工不遠千里來此,帶著能夠染出青花的鈷料 「蘇麻離青」。

《國家寶藏》的演繹

明朝時,日本陶藝家五良大輔在景德鎮研修歸國,開創了日本青花瓷器製作的先河;

清朝,借大航海時代的東風,潛入景德鎮的法國傳教士,用在此偷走的秘方,奠定了法國軟質瓷和 英國骨瓷的基礎……

英國骨瓷

景德鎮 與世界對話的時間,遠比想象中早得多。

為什麼財富不靠前,風景也不拔尖的景德鎮,卻能夠源源不斷地吸引外國人?

這一切都要從陶瓷說起。

01
一城瓷器半城窯

去年夏天的一場 洪水,曾把景德鎮衝上熱搜。

上游昌江泄洪,來勢洶湧的水流裹挾著泥沙,沖向了景德鎮的街道、民居以及無數靠愛發電的工作室。

如此糟心的際遇,差不多每年的夏天都會在這座享譽中外的城市上演。可身居此地的人們卻無計可施,因為昌江帶來的不只洪水,它也是為景德鎮源源不斷注入著活力的生命之源。

糟心的際遇,每年上演

攤開地圖不難發現,景德鎮的瓷都基因早已被上天寫好。

江西和安徽的交界處,群峰環簇。黃山、廬山、九華山、武夷山等 六山在此形成包圍圈,而景德鎮就嵌入其中。

山路崎嶇,丘陵橫生。不算便利的陸路交通差點給這座城市打上死結,但好在遇到了水。

發源於安徽的 昌江,帶著婺源和祁門的瓷土、燒窯的松柴來到這裡。之後,又帶著燒好的陶瓷器具,順流而下進入鄱陽湖。四通八達的 鄱陽湖,就是景德鎮陶瓷走向全國甚至世界的起點。

開闊無際的鄱陽湖

享盡地利的景德鎮,註定是天賦型選手。周邊低調的山地丘陵下,埋著讓別處羨慕不來、以高嶺土為首的四十多種瓷料。 豐富的礦藏,讓此地的先民們早在兩千年前,就與陶瓷結緣。

史料記載 「新賓士陶,始於漢世」。史稱新平的景德鎮,是在北宋才擁有了「景德」之名。

唐代時,這裡燒出了「青中帶白,白中閃青,沉靜素雅,瑩潤如玉」的 青白瓷,因為瓷胎薄光澤亮的景德鎮瓷器一時間風頭無兩且「貢於朝廷」。

唐青白瓷,技藝曾失傳現已復燒

北宋年間,工藝逐漸精進的青白瓷,越發色白如玉、清明如鏡,摸起來薄似絹紙,輕敲聲如擊磬,頗得宋真宗的喜愛。

這位任性的皇帝便把自己的年號 「景德」,賜給了 這座善於「治陶」的贛北山城。

江西景德鎮山村秋色。/視覺中國

黯淡無光的泥坯,需要經歷採石制泥、煉灰配釉、琢器做坯等 共計72道工序,才能成為光潔閃亮的瓷器,也就是《天工開物》中所說的「共計一坯之力,過手七十二,方克成器」。

而高嶺土耐高溫,經過1300攝氏度的高溫煅燒后,雜質分解,瓷器因此獲得了高密度和細膩的手感,這也是為什麼在別的地方,燒制后的泥坯只配叫陶瓷,而景德鎮的出品,卻能稱之為 「白玉細瓷」

白玉細瓷

時至元代,因為蒙古統治者對白瓷的偏愛,景德鎮成立了專供官府的浮梁瓷局。來自皇家的目光,讓匠人們失去了躺平吃老本的自由,於是逐漸解鎖了 元青花、釉里紅等新品種。

明朝喜提官窯身份的景德鎮,迎來了陶瓷手工業的第一波內卷,祭紅、鬥彩、孔雀綠、礬紅描金等彩釉瓷器層出不窮。

《國家寶藏》的江山安定—安鼎

到了清朝,景德鎮出產了一批堪稱鬼斧神工的作品:飽滿絢爛的琺琅彩、立體寫意的雍正粉彩以及鏤花透光的青花玲瓏等,讓景德鎮坐實了「中華向號瓷之國,瓷業高峰是此都」的C位。

與此同時, 「行於九城」的景德鎮陶瓷,也走上了 「施及外洋」的花路。景德鎮的瓷器登上了去往各洲的貨船,打破了審美的國界,甚至生出了「瓷器之所以叫做 china,取的是景德鎮舊名 昌南」的說法。

02
古老和現代的交匯點

因為瓷器,聲名在外的景德鎮,曾被劍橋大學的教授稱為「世界最早的一座工業城市」。

屬於景德鎮的殊榮一向很多,明清時期,這裡是與佛山、漢口、朱仙鎮齊名的 四大名鎮;1982年,景德鎮又成了國務院公布的首批歷史文化名城。

1962年景德鎮宇宙瓷廠/wikimedia

這樣一個自古就美譽加身的城市,讓人期待滿滿。可初來乍到,景德鎮的第一面或許會讓人失望:破舊的街道,低矮的棚戶,哪裡有半點世界瓷都的樣子。

2021年,景德鎮 仍止步於四線城市。在江西,隨便一座縣城,都比身為地級市的景德鎮面積大;加之來自浙江杭州、安徽合肥和江西南昌的省會城市人口虹吸效應,如今的景德鎮,的確不復昔日「陶舍重重倚岸開,舟帆日日蔽江來」的繁榮圖景。

可掀開凋敝的表象,你會發現這座城市的厚重、絢麗與生動,仍 摺疊在了瓷器的紋路里。

不斷有新血注入的景德鎮

在喧鬧繁華的珠山中路上,可以看到一座白牆黛瓦、掛著 「御窯廠」金字牌匾的門樓,這是明清年代的官窯遺址。

曾經,這裡自北向南分佈著諸多官署、廠區與庫房。相傳每年燒制的上百件瓷器中,只有四件能進貢皇家,其餘都要作為次品摔碎埋入御窯廠的地下。

御窯廠,明清的官窯遺址

雖然如今御窯廠里,窯爐大火已熄,磚瓦也殘破不全,但在重建的龍珠閣里,在帶著修復痕迹的陳列遺珍中,仍能一窺當時的風采與輝煌。

已經熄滅的窯爐/wikimedia

與龍珠閣互為鄰舍的,是名列2020年全球十大博物館建築之一的 御窯博物館。紅磚壘成的館廳深入地下,穿過一座座拱門行於其中,宛如穿行於遮天蔽日的窯爐里;調轉視角,站在龍珠閣向下俯瞰,博物館又成了八個嵌入土裡的巨型陶瓶。

御窯博物館

在景德鎮,陶瓷成了喚醒創造力的通用口令。

一位年近九十的陶瓷手藝人餘二妹,在遊覽了天津的瓷房子后,便立志在景德鎮瓷器起源的新平村建造一座瓷宮。她按照福建土樓的制式,敲碎了一生收集的六萬多件瓷器,花掉了省吃儉用的積蓄,建造了一座融匯了景德鎮四大名瓷的新平瓷宮。

青花、粉彩的陶瓷鑲片,繪有四大名著的瓷板畫以及神仙造型的陶瓷雕像,都匯聚在這一方三層的瓷樓里。

景德鎮的風景,如同燒制一尊瓷器,只留給那些足夠耐心的人。

制瓷是極其考驗耐心的藝術

水墨畫一般的瑤里古鎮里,回蕩著古老的江西採茶調;鐫刻在浮梁古縣衙門楣和檐柱上的唐代楹聯,仍舊字跡清晰。

與此同時,藏在山林之間的三寶村中,各種膚色的藝術家們因為陶瓷會聚於此;而聳立著煙囪、廠房、工作室以及咖啡館的陶溪川,則是形同北京798的文藝小資畫風;就在今年11月,《琵琶行》中「前月浮梁買茶去」的浮梁茶園,滿山的綠意中,一夜之間也長出了諸多形態各異的藝術裝置。

就像仿古的龍珠閣和極簡的御窯博物館之間沒有圍牆,在景德鎮,昨天和今天向來沒有邊界,堅守傳統的同時,這座城市也在積極擁抱時代的新印記。

江西景德鎮工藝名揚四海/圖蟲創意

03
美器之地亦有美食

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憑藉一道豆參燉魚頭上過《舌尖上的中國》的景德鎮,其實也是一座 美食之都

《舌尖上的中國3》的九江豆參魚

這裡不僅有手工職人們用創意燒出來的個性餐具,更有為美器注入靈魂的濃郁風味。平平無奇的瓷泥,不只用來做器具,也能用來做菜。

早先窯工們會藉助燒制瓷器后的餘溫來烹調食物,最經典的就是 瓷泥煨雞

去毛剖凈的童子雞,在腌制填入豬肉末、蔥姜料后,會裹上荷葉,再包上一層用紹興老酒和好的瓷泥,然後埋入餘熱未散的窯渣。

炮製方式類似於叫花雞,可因為使用了講究的瓷泥,香酥的雞肉似乎又多了一分風雅。

瓷泥煨雞

身在米粉和辣椒消耗驚人的江西,景德鎮的市井美食也是一番紅火的滋味。

燒窯是件體力活,為了彌補消耗的能量和出汗丟失的鹽分,景德鎮的快手小吃,多是重口味高碳水的人間絕味。

因此,這裡產出了 江西最粗的米粉,過水汆熟,加辣椒、醬料、橘皮一拌,景德鎮人的美好一天,就由一道彈牙爽滑、口感勁道的冷粉開啟。

瓷都粉王

作為熱量炸彈的糯米,也被景德鎮賦予了可甜可鹽的打開方式。和油條相遇,它就成了沾滿了芝麻白糖、讓人甜到心裡的 油條包麻糍;和辣椒重逢,在數次的蒸熟晾曬后,搖身一變又成顏色火紅、僅僅看一眼就能讓人隔空流淚的辣椒粑。

油條包麻糍

因為陶瓷的繁榮歷史和佔據三省邊界的地理優勢,景德鎮也是一座接納著百態風俗的移民城市。千島湖移民隱居浮梁成為茶農,九江都昌人為了陶瓷奔赴此地。他們的到來,也豐富了當地的飲食文化。

都昌人帶來了冷粉的最佳CP—— 餃子粑,也帶來了最能激發鄱陽湖鱅魚鮮美的 九江豆參。

餃子粑

和這座城市自古以來的風格一樣,景德鎮既能包容江西的爽辣干香,也能接受安徽的似臭非臭。

論包容和多元,你永遠可以相信景德鎮

參考文章
[1].元明清時期的「洋景漂」研究 徐胤娜
[2].江西景德鎮,除了瓷就是吃! 地道風物
[3].景德鎮的好名聲和壞名聲,都是因為陶瓷. 新周刊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