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激情小白兔」江一燕的黑紅往事

江一燕

萬小刀

一、

1983年,鄧超4歲時,江一燕在浙江紹興出生,當時叫江燕。江燕4歲就玩跨界,學攝影,學跳舞,還學吉他……父母則整日忙於工作,江燕彷彿留守兒童。

每逢放學,江燕總是等不到人來接,好心的舞蹈老師章燕注意到了她,不僅管起江燕的晚飯,還每天騎自行車,送她去公園找她做攝影師的媽媽。

一來二去,早熟的江燕,就和年輕的舞蹈老師結成了「忘年交」,從老師這裡得到的情感慰藉,也為江燕日後總談大齡男友、認忘年「乾爹」,埋下了伏筆。

同一時期,未來將和江燕發生重要交集的「蛋糕大王」羅紅,高考失利後到成都學了攝影,學完開了家「石林彩擴部」,但幹了4年沒賺錢不說,還欠了一屁股債。

1990年,23歲的羅紅邂逅書店老闆的女兒王蓉旻,兩人戀愛並結婚,王家很看好羅紅,大力資助,羅紅重整旗鼓,使照相館扭虧為盈,還抓住了一個改命的機會。

就在羅紅還清債務、鹹魚翻身之際,遠在紹興的江燕,卻等來了一個噩耗。

二、

1994年,學校組織看電影,江媽媽舉著手電筒,在黑漆漆的電影院里一排排尋人,找到江燕后,沉痛地告訴她:章燕老師病危,已到彌留之際。

章燕嘔心瀝血,把這群紹興小女孩教得很好,還去了北京表演,自己卻在課堂上暈倒,確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年輕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26歲。

章燕老師患病後曾對江燕說,等自己病好了,想去山區做一名舞蹈老師。

後來,央視以章燕為原型拍攝的電視劇《舞蹈教師》,還獲了「飛天獎」。

1997年,北京舞蹈學院附中到浙江招生,14歲的江燕,為了完成章燕老師未能實現的上學夙願,也為了體驗一把離家流浪的感覺,考入了北舞附中音樂劇專業

早熟的江燕,和同齡人格格不入,經常一個人窩在角落寫日記、彈吉他、唱歌,同學們嘴上不說,私下都覺得她有點裝X。

倒是低年級的小學妹,沒見過什麼世面,對多才多藝的學姐特別崇拜,經常成群結隊跑來聽她唱歌。

離家萬里、內心孤獨的江燕,開始向愛情求索,她戀上一位男老師,一度為了愛情要死要活。

這一年,羅紅也帶著他的新產業「好利來」殺到了北京。原來婚後不久,羅紅就發現了蛋糕業的商機,夫妻倆賣了房聯手創辦「好利來」,一路順利,很快進軍北京。

度過草創的艱難后,羅紅下令所有家屬一律下崗,妻子王蓉旻身先士卒,帶頭回家相夫教子。

已婚婦女王蓉旻回家帶娃時,16歲的江燕和班裡的4個女同學,組了個叫「漂亮寶貝」的唱跳組合,經常在北舞和其他高校演出,漸漸打響了名氣。

一家日本公司朝她拋出橄欖枝,但一周寫三四首歌的要求,卻讓江燕頭禿。她花「天價」在日本買了一瓶紹興女兒紅,結果喝光都沒寫出什麼,乾脆解約走人。

從日本回國的江燕,徹底認清了自己的創作才華,於是決定另闢一條蹊徑。

三、

因為氣質清新脫俗,江燕騎著自行車穿過北電校門,給主考官留下不俗印象,順利通過專業考試。

要說江燕的文化素養,放在明星圈子裡也算不錯,突擊一兩月後,竟拿下了北舞最高分,以文化課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電,成了劉亦菲、朱亞文和羅晉的同班同學

有了「漂亮寶貝」的人氣積累,江燕的星途雖然比不上「神仙姐姐」劉亦菲那樣成天忙著拍戲、在學校里見不著人影,卻也不愁資源。

才剛上大一,她就被顧長衛挑中飾演《孔雀》的女主角,當時同樣名不見經傳的福建女孩張靜初還叫張靜,只是一個備選。

誰知,江燕忙著戀愛,劇組訓練總是遲到,比她大3歲的張靜,那時已經懂得機會得來不易,每次都早到半小時。

最後,江燕被淘汰出局,已更名張靜初的張靜,憑藉《孔雀》一炮而紅。

雖然錯過了《孔雀》的機會,但長相和章子怡有幾分相似的江燕,頗受文藝片導演青睞,大二時,便主演了電影處女作《與你同在的夏天》

一隻腳踏入娛樂圈的江燕,也迷信起改名助星途那套,和同學跑去找算命先生算了一卦,算命的說:在姓和名之間,添上六七筆,紅得快,添一筆,能凡事順利。

而後,江燕就添了一筆,更名「江一燕」。

後來卻發現,「江一燕」叫快了,那不還是「江燕」嗎?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江一燕後來闖蕩演藝圈,跟頭栽得還挺大。

同年,剛從中戲畢業的鄧超,主演《少年天子》,與女演員郝蕾假戲真做,還一起紋了愛的紋身。

同年,主持界的頂流崔永元,因目睹社會種種陰暗面,罹患抑鬱症,退出《實話實說》。

同年,隨著「好利來」的江山愈發穩固,總裁羅紅開始放飛自我,他上天入地、花錢無數,重新拾起年輕時的攝影夢想。

為了拍到罕見的照片,羅紅把攝影當成極限運動來玩,直升機墜落,人沒事就好,再調一架來;差點遭恐怖分子襲擊,也不在乎,下回還敢來……

隨著羅紅回家的時間越來越短,王蓉旻對他痴迷攝影非常不滿,一度鬧到要離婚,但根本攔不住。

羅紅用自家廣告位,把署上大名的公益廣告(也是攝影作品),貼的滿地鐵都是。每年還有80萬好利來客戶,能免費收到羅紅的攝影畫冊作為禮物。

賣蛋糕的攝影師羅紅,忍了十多年,終於昂首挺胸、自由翱翔,再也停不下那追逐自我的步伐。

而江一燕,再過兩年就會在演藝圈嶄露頭角,距離她走進羅紅的射程,也已不遠。

四、

2005年,22歲的江一燕去《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劇組試鏡女二號,監製兼主演陳道明一見到她,立馬拍板:「這怎麼能是女二號呢?這個女孩只能演女一號!」

還沒畢業的江一燕,也頗有性子,她覺得女一號「周蒙」乖巧無聊,和自己太像,就想挑戰女二號「杜曉彬」。

陳道明劈頭蓋臉一頓訓:「你長得就是一副女一號的模樣,為什麼要演女二號?演員,尤其剛出道的新人,要從本色演起,才能打好基礎,才能談塑造人物。」

拍戲過程中,兩人沒少爭吵。一次,江一燕反抗無效,坐在地上放聲大哭,祖籍紹興的陳道明,跑過來服軟:「小老鄉,給我點面子,別哭了,拍戲吧。」

在劇中飾演江一燕父親的陳道明,與22歲的「女兒」江一燕,竟吵出了真感情。

戲拍完,江一燕喊陳道明「陳爸爸」,陳道明對江一燕也頗為欣賞,把「蒙蒙」的稱呼,延伸到戲外,一直把她當女兒呵護。

同年,38歲的羅紅主動退位,不再過問生意上的事,把公司交給職業經理人打理,為夢想而活,全職玩起了攝影。

第二年,還在北電念書的江一燕,和她的老師祖峰,合作文藝片《寶貴的秘密》。

不料,這部沒有機會公映、拉不到投資、新人導演扛著自己錢拍攝的處女作,竟一不小心,改變了江一燕的人生。

五、

片子的拍攝地在廣西巴馬的貧困村,進村的巴馬地區公路九曲十八彎,一不小心就會翻車,農作物種在懸崖之上,學生教室和村民住所一貧如洗。

不知道是不是骨子裡一點浪漫情懷作祟,江一燕不僅沒被這艱苦卓絕的條件嚇跑,還和村民打成了一片。

拍完電影后,江一燕放不下這裡的孩子,每年都會回到這裡,到離拍戲村莊不到兩公里的長洞小學支教。

當地的生活條件很艱苦,教師宿舍沒水、沒電、沒信號,窗戶沒有玻璃,只能拿破布捂著,一星期才能下山洗一次澡。

江一燕和老師同吃同住,沒搞特殊,經常下懸崖去家訪。

支教第4年,她才克服種種阻礙,用投影機讓孩子們生平第一次看到電影,就是那部《寶貴的秘密》,孩子們好奇地問:「江老師,你怎麼會走進那裡去?」

再後來,更有能力的江一燕,每年都會回到這裡,為學校修路、修繕校舍,在學校里建起廚房、廣播站和愛心超市,為孩子設立獎學金,資助11個小朋友,供他們從小學讀到大學。

她還在朋友的幫助下,為當地捐建起兩個幼兒園,這在落後的山村鶴立雞群,堪稱是當地的豪華建築。

22歲的江一燕不知道,一時興起的公益之路,比當明星要艱辛百倍。

世人容忍明星做個凡人,卻要求行善者是個大聖人。

儘管當地學生對江一燕滿懷感激,把對她的崇拜和愛,寫到信里、作文里,網上卻有不少爭議。

網路的犄角旮旯里,藏著一群人,他們對山區毫無貢獻,卻很聰明,通過攻擊行善者是偽善、是作秀,不出一分錢一分力,獲得自己道德上的優越感……

六、

2007年,剛從北電畢業的江一燕,與「影帝」吳鎮宇聯袂主演《雙食記》。

在這部號稱內地版《飲食男女》的影片里,一心想拓寬戲路、顛覆清純形象的江一燕,與吳鎮宇有不少大尺度戲份,被導演送上「激情小白兔」的稱號。

一次,江一燕與吳鎮宇在鬧市區激情熱吻,引得圍觀群眾連聲尖叫,還有「吳迷」當場失聲痛哭,在工作人員的安撫下,才改為低聲啜泣……

據說,就是在拍攝這部戲期間,23歲的江一燕與39歲的羅紅結緣。

一次拍攝間隙,江一燕正躺在椅子上小憩,忽然發現一個鬍子拉碴、長相酷似「犀利哥」的男人,正用長焦鏡頭對準自己。

一番質問后,該男子稱自己是連鎖蛋糕店的羅紅,還說江一燕的氣質,很符合他們企業形象代言人的定位……

而後,羅紅回到北京,把照片寄給了江一燕。

又過了一年,已經通過「周蒙」一角嶄露頭角的江一燕,榮獲《時尚先生》頒發的「2007年度最具潛力女藝人」獎。

在主辦方的安排下,新星江一燕與評委羅紅共走紅毯,兩人有了更進一步的交集。

幾個月後,羅紅邀請江一燕等幾位熱愛攝影的朋友,共赴非洲拍攝野生動物。

據說,當時已經離婚的羅紅,正是在這趟非洲之行中,向江一燕表白,並送給她一台寫有「JYY」的高檔定製相機。

而後,江一燕接棒徐靜蕾,成為好利來新任代言人。

直到2011年,兩人的關係,才傳出風聲。

有知名爆料人在微博爆料,說江一燕的男友是好利來老闆羅紅,總資產超十億。羅紅與妻子離婚後,和江一燕走到了一起。

此爆料口說無憑,連張配圖都沒有,並未引起多大關注。

直到一年後,江一燕與羅紅被媒體拍到親密照片,兩人的緋聞瞬間引爆網路。

羅紅與前妻離婚,並未向公眾官宣,因此留下無限遐想空間,江一燕小三上位的傳聞風起雲湧。

這段插足疑雲,既沒有當事人悲戚控訴,也沒有女人互扯頭花,甚至在多年後,大家都成了彼此的舊愛,竟還顧念舊情,發出了統一立場的聲明。

但這也攔不住吃瓜群眾們,腦補了一出二女奪夫的吸睛戲碼。

七、

2011年,被外界稱為「愛心爬行者」的江一燕,籌備出版隨筆攝影集《我是爬行者小江》,陳道明不僅認真讀完所有書稿,還幫她把標點和錯別字都給圈出來了。

從不逢場作戲、阿諛奉承的陳道明,此前從未給人作序,倒是為江一燕破了例,他對女兒「蒙蒙」的循循善誘、諄諄教導,登上了熱搜。

明星身邊永遠花團錦簇,但陳道明的「父愛」不太一樣。雖然平時不太聯絡,卻會默默關注「蒙蒙」,一看到哪裡做得不好,就會打電話來劈頭蓋臉「罵」一頓。

這一年,江一燕主演話劇《七月與安生》,鄧超夫婦冒雨助陣。

誰知,不久后,江一燕與鄧超的緋聞竟火燒火燎起來,傳鄧超夜會江一燕,孫儷氣到回娘家……

對此,鄧超的經紀人很不屑:「放出這種消息,不就是為了5塊錢一本的雜誌博眼球嗎?」 江一燕方也回應:「這事情特別無聊。」

孫儷的經紀人則對記者表示:「你都不相信的事情,就表來問我鳥。」

也不知道是鄧超的問題,還是媒體的問題,他結婚之後不知道「被出軌」多少次了,孫儷也不知「被分居」「被回娘家」「被捉姦鄧超」多少次了……

說起來,當時江一燕的正牌緋聞男友,明明是好利來的總裁羅紅。

人一家大業大的富豪,還能容忍自己頭上長草了?

2014年,還有媒體爆料,說江一燕回京后,徑直回到羅紅別墅,二人進入「同居時代」。

2015年,江一燕和孫儷的娃,還其樂融融地一起出遊,似在進一步破除與鄧超的緋聞……

這一年,和羅紅一樣喜歡放飛自我的江一燕,又接拍了一部改編自真實故事的文藝片《七十七天》,講述男青年與高位截癱的女攝影師,用77天走出無人區的故事。

導演兼男主角趙漢唐很任性,沒錢就敢拍電影,還去了無人區,並對江一燕打包票:「我保證你免費看到中國最難得一見的曠世奇景」,說服她零片酬出演……

拍攝地平均海拔在五千米之上,嚴寒不說,人還有「高反」,劇組又窮又苦,因為沒錢,項目進行不下去,中斷了3次,前後花了3年,才終於拍完。

題材小眾、市場堪憂、一分片酬沒有,江一燕竟然沒有中途跑路,還和趙漢唐摩擦出了某種革命情誼。

八、

2016年,江一燕參加《明說奧運》,同樣在搞鄉村教育的主持人崔永元說:

「江一燕可能在我見過的美女里不是最美的,但是我覺得我特別喜歡她,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我看到了她到廣西去支教,一支教就支教了九年。」

2018年,因曝光娛樂圈陰陽合同,剛收到「死亡通知單」的崔永元,力挺已主演過《三少爺的劍》《暴雪將至》《四大名捕》系列的江一燕,稱她為「我的傻閨女」。

很多人說江一燕支教是作秀,但沒有人比在娛樂圈浸淫已久的崔永元,更知道什麼東西是做不了假的。

無論外界多少污言穢語,在當地的扶貧幹部眼裡,在小學校長眼裡,在孩子們眼裡,她沒有架子,她給這裡帶來了物資、歡笑和改變。

江一燕鏡頭下的巴馬老人、孩子,是有溫度的,每年回到這裡,做一點事情,也許不是出於什麼高尚的大愛,只因和他們有了感情,不忍心拋下而已。

2019年,羅紅疑似已有新歡的報道,掀起了一小波網路狂歡。

無人在意羅紅的一春又一春,倒是有一群人拍手叫好:「江一燕這是得到輪迴報應了?」

羅紅的前妻王蓉旻,沒有微博帳號,竟然借羅紅微博發布了力撐江一燕的聲明,說她和羅紅離婚是因他太痴迷攝影,跟江一燕女士完全沒有關係。

王蓉旻的聲明言辭懇切,幾乎找不到破綻。於是有人篤定這背後有「陰謀」:羅紅和王蓉旻,莫不是私下達成了某種協定?

然而,兩人已離婚多年,他們的十多億家產,該分割的、該協定的,早結束了吧……難不成羅紅還能為「過去式」江一燕,再給前妻什麼巨額利益,讓她甘心替「小三」證清白?

只是,「小三」的陰影還未散去,一個更大的浪頭就打來了。

江一燕在微博分享自己獲得建築師大獎,引發的憤怒和群嘲,簡直是排山倒海。

網友怒問,你連圖紙都不會畫,憑什麼和建築師一起拿獎?

當然也有獲獎者為江一燕鳴不平,覺得創想的提出者,和創想的實現者,一樣值得被肯定。

但,這一切也不重要了,因為這棟建築被網友舉報了,涉嫌違規改擴建……

風浪太猛,牆倒眾人推。有人罵她是不要臉的「小三」,還有人不分青紅皂白,詆毀她支教只是去作秀……簡直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最後,江一燕不得不下場道歉,把自己罵得屁滾尿流,才平息了風波。

不知江媽媽會不會後悔,從小培養女兒的跨界意識,一不小心就栽了個大跟頭……「陳爸爸」是不是已經打電話來,把她狗血噴頭罵了一通?

風波之後,江一燕几乎從網路上銷聲匿跡,回歸演員主業的同時,攝影愛好依舊沒有擱下,「爬行者」支教項目也還在繼續……

據傳她還偷偷完成了結婚生子的大事,對象正是和她一起穿過無人區的趙漢唐,不過兩人一直未對外公布,真假莫辨,有待官宣。

無論是當明星還是做演員,江一燕都太隨心所欲,而放飛自我註定是有代價的。趟過「黑紅之河」的江一燕,在做公眾人物這條路上的修行,還任重而道遠。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