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這晚:畫家筆下的耶穌誕生了…

耶穌誕生

聖誕的鐘聲即將敲嚮

這個來自西方的傳統節日

不知不覺間已經成為

東方的一大慶典

我們似乎都只記得

那個派送禮物的聖誕老人

卻不清楚

聖誕節背後所隱藏的宗教含義

雖然關於聖誕節的來源

一向眾說紛紜

但一般而言

都與紀念耶穌有關

▲圭多·雷尼《牧羊人的崇拜》

中間的小嬰兒正是初生的耶穌

在藝術史上

耶穌降生、受難

曾為無數藝術家帶來靈感

由此誕生的名畫或藝術品不計其數

▲拉斐爾 《西斯廷聖母》,耶穌與聖母瑪利亞

今天白蟻君就和你們一起

扒一扒藝術史上

各位名家筆下的耶穌

有時候讓你懷孕的

也許是天使

根據《聖經》中記載,耶穌的母親瑪利亞,在仍是童女時,就因受到聖靈的感召而懷孕,並將孩子取名為耶穌

▲揚·凡·艾克 《受胎告知》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懷孕了!」

「甚麼!?我懷孕了?」

1435年,揚·凡·艾克繪制出了他心目中的受胎告知。在他的筆下,整個畫面柔和寧靜,在教堂這一神聖的場所, 天使降臨帶來諭旨,淡淡的金光灑在瑪麗亞的身上,一切都充滿了神性的氣息。

▲弗拉安哲理柯 《天使報喜》

「您即將為上帝孕育聖子。」

「好的,榮幸之至。」

與上一幅作品相比,弗拉安哲理柯的作品則稍顯肅穆,整個畫面的光線清晰明亮,瑪麗亞與天使雙手交叉,似乎是迎接神諭也似乎是在保護新生命的降臨。

▲達·芬奇《受胎告知》;木板油畫

「恭喜您懷上聖子。」

「你說什…?好的吧。」

時光輾轉,達芬奇也根據這段傳說,創作了木板油畫的《受胎告知》。

達芬奇將故事場景安置於貴族庭院之中,天使恭敬的朝瑪麗亞跪下報喜,畫面中的瑪利亞雖然看似神情鎮靜,但微微後縮的左手也流露出她內心的驚訝與不可思議,可謂戲劇性十足。

在馬棚邊生下的

也有可能是聖子

瑪利亞的婚約者約瑟夫,因為敬畏神明的力量,始終用心的守護著瑪利亞,當他二人迫不得已在馬棚暫住之際,聖子卻突然降臨……

▲費德裡克 《耶穌降生》

「多可愛的孩子,快讓媽媽抱抱。」

在無數描繪耶穌誕生的作品中,費德裡克的這幅作品最具母性的光輝。作品中的瑪麗亞身材嬌小,對著新生的耶穌面帶微笑,而耶穌也凝視著自己的母親,母與子之間的羈絆顯露無疑,整個畫面都溢滿了濃濃的溫情感。

▲喬爾喬內《牧羊人的朝拜》

「原來這就是神誕生時的糢樣啊。」

喬爾喬內使用了一個遠景來表現聖子的誕生。畫面中的所有人都圍繞著初生的耶穌,或震驚或喜悅,比起費德裡克所強調的母愛,在這幅作品中表現的是一種面對神明的欣喜與敬畏。

▲波提切利《耶穌降生》

「光明終將劃破這個世界的黑暗!」

最為與眾不同的,是波提切利的耶穌降生,它的特殊之處在於這並非是傳統意義上,孩子降生的畫面。

波提切利結合了新約和啓示錄中關於降生的文字,描畫了許多天使,將耶穌作為救世主的神聖以具體的畫面形式呈現出來,希望通過他的降生拯救這個罪惡的世界。

要警惕

其實上帝始終註視著我們

耶穌慢慢長大,有一日耶穌來到約旦河邊,遇到「父親」約翰並讓他為自己施洗。約翰大為驚慌,為他施洗。

耶穌受洗完,上帝的靈念幻化成鴿子的糢樣散落在他身上,天空中傳來上帝的聲音:「這是我的愛子,是我所喜悅的。」

▲弗蘭西斯卡《基督受洗》

「請為我洗禮,父親。」

在弗蘭西斯卡繪制的畫面中,忠實的還原了聖經中的情節,耶穌的膚色雪白令人目炫。

▲弗蘭西斯卡《基督受洗》局部

整幅畫畫面描繪精微而不失整體感,色調明快,流露出擺脫了中世紀桎梏的清新感。

▲達芬奇&委羅基奧《基督受洗》

「嘻嘻,他們在做甚麼?」

「我也不知道。」

在這幅畫中,左下角的兩個小天使是不是格外吸引人呢?

這是達芬奇在20歲時幫助老師委羅基奧,共同繪制的基督受洗。而這兩個小天使正是出自達芬奇之手,兩個孩童的目光炯炯有神,兩人的眼神既認真又充滿好奇,十分生動。

我雖然死了

但請讓這個世界活下去!

為了拯救犯了罪的世人,無罪的耶穌挺身而出,用他的肉身承擔世人的罪過,用自己的生命抵消世人的罪業。

▲格呂內瓦爾德《基督受刑圖》

「我不忍心看他,太恐怖了。」

「有誰能來救救他!」

在格呂內瓦爾德筆下,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身體扭曲,手腳痙攣,被折磨得遍體鱗傷。傷口中流出的殷紅的鮮血在慘綠的肌膚襯托下,令人毛骨悚然,久久難忘。

▲看這局部圖真的很心疼耶穌了…..

格呂內瓦爾德認為要感化世人,就要把震撼人心的場面表現出來,讓觀看者受到沖擊,直接感受到教義真理。

▲馬薩喬《聖三位一體》

「我們幾個的站位,

好像有點微妙…」

與忠實心靈沖擊的格呂內瓦爾德不同,馬薩喬利用聖子受刑的畫面,巧妙的利用繪畫元素和精確的比例關系,構造了強烈的透視空間,打破了傳統繪畫的視覺平面感,成為繪畫歷史中的一大創舉。

這一次

我將永遠守護你們!

最終,耶穌不堪折磨死去,但他的犧牲得到了天主的認可,並贊許他的勇氣,將他複活,從此耶穌被舉揚到了天主的右邊,作為天神生活下去……

▲格呂內瓦爾德 《基督複活》

「哈哈!我重生了!」

這一幅《基督複活》是格呂內瓦爾德平生傑作伊森海姆祭壇板畫《耶穌磔刑》的內面右側的一個畫面。

畫面中耶穌的白色屍衣正在脫落。一輪火紅的靈光,把耶穌的上半身照得通紅,耶穌已沐浴在這輪圓圓的光輪中,他舉起雙手向人宣告,他奉上帝之命複活了。

▲拉斐爾《基督升天》

「感謝主,我終於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複活後的基督騰空而起,聖彼得和聖約翰與他一同升入天國,同時,這也是拉斐文一生中的最後一幅作品。

▲米開朗基羅《最後的審判》

「原來這世間的一切,

冥冥之中皆有聯繫。」

米開朗基羅的這幅《最後的審判》尺度巨大,占滿了西斯廷天主堂祭臺後方的整面牆壁,共描繪了有400多個人物。

基督耶穌則站立在畫面的中央,依照善惡之分審視著蕓蕓眾生。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