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唉全智賢,真浪費

全智賢

千呼萬喚始出來。

《王國》前傳。

Sir至今還記得《王國》第二季結尾的驚豔。

皇後篡位失敗被喪屍反殺,男主將皇位拱手相讓,醫女終於發現生死草的祕密。

以及,那個讓全網炸裂的回眸——

女神全智賢

僅出現2秒,卻控制著整個喪屍軍團。 

她是世子李蒼的最強輔助?

還是整個王國的最大威脅?

謎題終於揭曉——

王國:北方的阿信

Kingdom: Ashin of the North

01 

開篇高能。

地點,廢四郡。

北韓國法明令禁入之地。

這禁令既是警告,也是保護——

警告擅闖之人,傳說100年來進去的人,無一生還。

保護生死草,它們正生長於此地。

這天,兩個士兵照例巡山。 

察覺山中有一絲詭異。

於是,順著路徑,往前一探。

兩人獃住——

(前方高能預警)

山澗層層曡曡,躺著十幾具屍體。

每一具都赤身裸體,身上被紮滿了木刺。

死的是誰? 

從屍體手上的印記來看。

他們正是婆豬衞女真一族

是誰殺了他們? 

不急。

先隨Sir往下看。

當時的北韓,南有倭寇作亂。

北邊鴨綠江彼岸,住著四散而居的女真族,歸屬婆豬衞麾下。

山澗裡的屍體,正是他們的族人。

婆豬衞女真一族驍勇好戰,長年威脅著北韓北方的政權。

民間流傳著一句話:

“女真兵若滿萬,則不可敵”。

北韓軍營擔心婆豬衞女真族他日入侵,無力抵擋。 

於是利用南岸投靠於北韓的另一批藩胡部落女真族,進行打探和牽制。

主角阿信(全智賢的角色),就是藩胡部落的孩子。 

只不過在北韓,藩胡部落被視作:城底的野人。

地位卑賤,時常遭受欺淩鄙夷。

阿信父親為了幫助藩胡部落擺脫困境。聽命營長,接下密探任務,去散播消息:婆豬衞女真族,是遭老虎襲擊而死。

好讓婆豬衞女真族,不遷怒到北韓軍隊。

舉兵攻來。

可惜事跡敗露。 

於是,當晚。

藩胡部落被婆豬衞一族舉兵屠邨。

一個都沒放過。

阿信當時為了醫治母親的病。 

獨自一人潛入”廢四郡”,尋找生死草,方能幸免於難。

回來後,看著被吊死的族人。

她生不如死。

發誓一定要婆豬衞血債血償。

聽聞父親因為身份敗露,被婆豬衞處決的消息後。 

阿信找到委任父親為密探的營長,懇求他為其報仇。

即便過了十年、二十年也好

只要能讓他們流下血淚

任何事我都願意做

要我成為密探,我就照做

要我屠殺畜生,我也會遵從

比那些更危險

更低賤的事我也願意做

有個地方,需要註意。 

這裡的營長,就是《王國》第二季出現的禦營大將。

妥妥的正派角色。

追隨世子,戳破中宮陰謀,共同覆滅海源趙氏政權。

可真的是這樣嗎? 

正如阿信所疑惑的:

婆豬衞要這樣對待我們的原因

我不管怎麼想都想不透

Sir看到這裡,感覺和你們一樣: 

又亂又悶。

作為一部90分鐘的電影,前45分鐘全是冗長的身世介紹,沒有喪屍,沒有全智賢(她演的是成年阿信)。

沒辦法。

為了全智賢,Sir忍了。

 

02

後續劇情,還算是看得下去。

進入軍營後。

阿信一邊在軍營裡打雜,一邊偷偷刺探軍情,還暗中不斷修煉劍術。

等待複仇機會。

△ 如果不是50分鐘過去,Sir承認這個進入成年的轉場很酷 

期間,阿信始終藏了件事,沒有稟報。

當年進入廢四郡,她意外發現了國師堂的遺址。

洞穴上,記載了對”生死草”的描述:

讓死者死而複生的草

但必須付出代價

付出甚麼代價? 

阿信沒多想,她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失去。

終於,複仇的日子來臨。

營長收到軍令:

北韓與倭寇的談判失敗,軍營駐守士兵,其餘人皆需趕往南部禦敵。

營長臨走前,向阿信下達命令:

當晚渡江,潛入軍營,獲取更詳實的婆豬衞動向。

黑夜中,阿信躲進一座囚房。 

目睹讓她心碎的一幕——

一個士兵,從骯髒污濁的地裡,拖出來一團糢糊不清的肉球。

士兵拿起豬食,像對待牲畜一般,塞向這坨”肉球”。 

嘴上說著:

你得長命百歲啊

你? 

這”肉球”是個人?

是……

而且不是別人,就是阿信的父親。

當初密探身份揭發後,婆豬衞沒有處死他,而是殘暴地砍斷他的手腳,把他變成一個“人彘”

不能生,不得死。

這是電影前半段的沉悶裡,第一個難得的情感高潮 

看著父親。

阿信泣不成聲。

父親微弱的氣息裡,反複說著同一句話,”殺了我”。

了結完父親後。 

阿信的仇恨到達頂峰,燒掉了婆豬衞的軍營。

可終究,她還是小看了背後的陰謀。

偷出營長手記後,真相才浮出水面——

形勢兇險

北韓與婆豬衞女真族的戰爭一觸即發

藉由一個城底野人部落的犧牲

讓此事順利落幕

說到底。 

整件命案的起因都是權貴作祟

早在一開始,阿信偷偷進山偷參,父親就曾警告過她:

軍隊比怪物更可怕

和先前的兩季《王國》基調一致。 

電影版的故事主題,仍然圍繞著”混亂之下,民眾求生,權貴腐敗”的主題發生。

只不過這次,複仇替換成了求生。

血債血償。

阿信啓動了”生死草計劃”,制造喪屍。 

把剩餘在兵營裡的官員,還有強姦她的士兵。

通通殺光。

霎時間。 

整座兵營,鬼哭狼嚎,陷入一陣撕咬追逐。

樓頂,夜空下。

阿信箭無虛發,狙擊妄想逃出兵營的人。

再一並燒死。

如果說,前兩部劇多少還有點一路打怪的”燃”。 

這部《北方的阿信》,則徹底是窒息的沉重。

尤其影片最後。

阿信回到部落,把蹂躪過她的士兵變成”人彘”。

喂養她多年蠱養的喪屍族人。

這是魔鬼的狂歡,更是末世裡普遍被扭曲的人性。

03 

雖然整部片有不少段落還比較精彩。

可整體來看,Sir還是覺得白期待了。

整整90分鐘的電影,色調仿佛是抹了一層灰一樣黯淡,有一些鏡頭甚至很難看清人物的動作和相關的景物。

而前半段的叢林大特寫,讓Sir有一種看《人與自然》的錯覺。

全智賢飾演的成年阿信在將近50分鐘時才出場。 

前面鋪墊太久,以至於後面的節奏也被打亂,頭重腳輕。

整部電影的故事重點,則完全落在了阿信個人的愛恨情仇之上。

生死草是誰種的?沒說。

反正就長在那裡,任君採擷。

蠱蟲的出處?沒有。 

只是給了一個蟲卵的特寫。

(密恐警告)

甚至就連養屍的辦法,也是阿信從國師堂的遺址壁畫上學的。 

Sir查了一下,國師堂是南韓的邨莊供奉神明的祭堂。 

那麼生死草和養屍的方法,是之前邨裡的祭司留下的嗎?

不知道。

如果這就算生死草所謂的”起源”,未免過於潦草了。

而二十年間,為了突出女主阿信的人物弧光和血海深仇,全片只有女主和父親,一個成年,一個衰老。

其它角色,毫無變化。

全片和《王國》劇集的主線,不能說是一脈相承,只能說是毫不相關。

僅一個鏡頭:

阿信將養屍的辦法與生死草,交給太醫李承熙。

之後李氏王朝的先皇屍變,才拉開了整個喪屍王國的序幕。 

這是本片和主線僅有的關聯。

然而,就連這唯一的關聯,也槽點滿滿。

阿信教給李承熙的養屍法:

將死者的印堂劃開,將生死草搗碎後沾在針上,插進印堂。

而片頭所出現的先皇屍變,則完全不同: 

銀針刺入。

生死草磨碎混血,倒入塞滿糯米和珍珠的口中。

最後迷煙催化。

這…… 

既不是阿信教的,也不是壁畫裡畫的。

那這套方法哪來的?

BUG不只這一個。

吃了生死草的鹿,蟲卵入侵大腦,在水中掙紮許久,還是屍變了。

等等。 

之前不是說過水可以解蠱嗎?

這也是《王國》第二季最後的懸念:

泡過水的小王子,體內仍有蠱蟲。

到底水是不是解蠱的治本之策? 

還是說蠱蟲的種類不止一種?

大家本以為前傳會解釋前兩季所埋下的伏筆,沒想到前傳卻給第三季埋下了更多的伏筆。

最後,還有許多令人疑惑的細節:

作為矛盾導火索的女真族十五人被節度使殺死,然而現場的屍體卻都是一絲不掛。

殺了人為啥要脫衣服?

很多情節並沒有形成邏輯閉環。

本片唯一作用,就是將阿信的身世與她的血海深仇展現出來了。

阿信不是來幫助李蒼的。

她要的,是整片大地上北韓與女真的覆滅。

世子一派,有忠心的手下,有聰慧的醫女,有善戰的刺客。

婆豬衞女真族,則是從幼童就開始訓練殺戮的嗜血民族。 

阿信背後,是龐大的喪屍軍團。 

以及無數抹不去的執念。

看似三足鼎立,互相壓制。 

但對阿信來說,九死一生。

她將獨自面對整個李氏王朝和女真大軍。

但。

養屍和解蠱的辦法,不算祕密。

喪屍也不僅僅只可為她所用。

阿信還有別的底牌嗎?

講真,留給《王國》的時間不多了。

第一季橫空出世,如今豆瓣近20萬人評價,穩穩8.6

到第二季8.3,《阿信》6.9

第三季要再不拿出點誠意。

再大牌的陣容,也不過虛弱的”借屍還魂”。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編輯助理:穿Prada的南瓜、罐頭蓋的日與夜

來源:毒舌電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