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白月光女神」,我只服她!

白月光女神
歲月並沒有催人老,而是讓她的靈魂變得豐富

歲月並沒有催人老,而是讓她的靈魂變得豐富。

最近,日劇《大豆田永久子和三名前夫》大受好評。其中由松隆子飾演的「結了三次婚、離了三次婚」的女主大豆田,其角色更是魅力無限、圈粉無數。

「大豆田」一角的成功塑造,除了編劇坂元裕二的功勞之外,還得益於松隆子的實力出演。

第一集開宗明義,松隆子用一連串的流暢動作,讓觀眾以極快的速度熟悉「大豆田」的性格特點與為人處事:

小石子入鞋子,拼命地甩自己的腳;做體操的時候永遠和別人「唱反調」;哪怕口腔潰瘍也要做個乾飯人;會因員工不給自己咖哩麵包吃而生悶氣;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拼命做數學題解壓。

「大豆田」人生的煩惱不斷堆積、最後全都陷於路邊施工的泥坑上。

而後她暫且地獲得了快樂,在浴缸裡得到放鬆,高聲獻唱《龍珠》片尾曲。

松隆子擁有與「大豆田」貼近的年齡,在此基礎上她以打磨多年的精湛演技,恰如其分地詮釋出隱藏於臺詞背後、與角色緊密相連的真實心聲:

哪怕生活一地雞毛,也要不顧一切地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

實際上,《大豆田永久子和三名前夫》是松隆子久違了四年之後,再次主演的電視劇。為了這次出演,她還推掉晨間劇的出演機會。

這是她又一次與坂元裕二合作的作品,上次兩人的合作是2017年大熱日劇《四重奏》。

在《四重奏》裡,松隆子同樣呈現了非常精彩的表演。

她飾演的「小卷」,對於婚姻與生活有著獨道的見解:

「小卷」溫婉平靜的外表之下隱藏了無盡的波瀾,角色情緒和曲折特別多。

松隆子對於「小卷」這個角色拿捏得當,完全詮釋了角色的「糾結和掙扎」、「釋然與通透」。

憑藉在《四重奏》的爐火純青的表演,松隆子獲得了當年日劇學院獎「最佳女主角」榮譽。

從上世紀90代至今,被喻為「全日本的白月光」的松隆子以紮實演技與「真實」的人格魅力,完美出演不同類型的作品,展示了女性在不同年齡段的風采,完成了「從清純玉女到實力派國民女神」的蛻變。

出身名門的清純玉女

1977年,松隆子出身於著名的歌舞伎世家。

1977年,松隆子出身於著名的歌舞伎世家

父親是高麗屋九代目松本幸四郎,在日本擁有相當高的知名度和威望。

出身名門的松隆子自幼便學習日本舞和鋼琴,在父親與家族的支持下,毫無疑問地走上了演藝的道路。

1993年,16歲的松隆子獲得「松本幸華」之藝名正式出道,跟隨父親出演歌舞伎《人情新七元結》。

1994年,年僅17歲松隆子首次出演電視劇就是NHK大河劇《花之亂》。

可見,作為不折不扣的「星二代」,松隆子的起點就比其他人要高。不過她並沒有因此驕傲自大,而是更為踏實地深耕演技,並且不斷大膽嘗試,綻放自己的青春與美麗。

1996年,松隆子以新人之姿出演《悠長假期》,飾演的是性格文靜、有音樂才華的學妹。也因此,與男主角木村拓哉組成了日劇影史上最著名的熒幕CP。

松隆子憑藉《悠長假期》自然真實的演技,獲得了當年日劇學院賞最佳新人獎。

隨後她在《戀愛世紀》繼續與木村拓哉「談戀愛」,飾演的是個性開朗的東京白領,獲得了無數觀眾的喜愛,成為擁有超高國民知名度的「清純玉女」。

2001年她再三搭檔木村拓哉出演《HERO》,展示了自身充滿知性的魅力、與檢察官的職業感和正義感。

《HERO》平均收視34.3%,最高收視更高達36.8%,成為了日劇影視上的收視之冠。

出道不過數年的松隆子就出演了月9劇收視率前三的作品,這其中不僅有家族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她個人的實力使然。

「剛出道時,我完全沒有想演什麼角色或者不想演什麼的想法,只是一直對遇到的作品和人心存感恩。」

懷抱著感激的心情,松隆子在電視劇的出色表演頻頻封神,而此時的她在電影上同樣表現優異。

明亮清澈的《四月物語》是松隆子早期的代表作之一,本色出演的她溫暖真實、羞澀可人。

當年,剛滿二十歲的松隆子出演了著名導演巖井俊二的純愛作品《四月物語》,完美地詮釋了守望單戀的榆野卯月。

四月是日本櫻花盛開的時期,同時也是日本大學開學時期,空氣裡彷彿充滿希望與新生。

為了追尋愛戀,而來到愛戀對象生活的地方,儘可能地呼吸同樣的空氣、看見同樣的風景,卯月隻身一人從北海道來到東京讀書尋愛。

稚嫩的卯月對一切充滿了好奇與期待,她的內心隱藏著一份秘密的暗戀情愫。

這一份細膩的愛戀表達得更為淋漓盡致。卯月將對山崎的愛隱藏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無論是看書、去書店,都不為人察覺,更能體現出一種少女內心永遠的美好純潔與羞澀。

影片的結尾,山崎終於認出卯月。在四月忽然而至的春雨裡,卯月激動地撐著山崎借給她的破紅傘,燦爛得如櫻花般微笑與流淚,這是一個暗戀的苦澀與甜美。

交織於春雨中,卯月的淚水是一種愛戀得到迴應的興奮:

要相信愛,堅持愛的奇蹟會發生。

實際上,《四月物語》詮釋的這份「愛的奇蹟」不單特指愛情。

在某種程度上而言,《四月物語》是松隆子的父親松本幸四郎送給自己的成年禮,拍攝資金正是來自父親的支持。

而影片開頭卯月的送行親屬,正是現實中松隆子的真實家屬。

因此,《四月物語》也包含了父親與家族,對於松隆子的期望與愛。

憑藉眾多優秀作品,清純可人的松隆子成為了「全日本的白月光」。

實力派的國民女神

松隆子與生俱來就擁有了名利,因此她一生無所謂名利,而是用真心飾演每一個角色。

她曾坦言:「演員就是拿了錢在別人面前撒謊,但我希望自己能夠儘量誠實地演戲。因此,每次演戲都必須全力以赴。」

松隆子從來都不滿足於「清純玉女」這一稱號。她從少女時期走向成熟,自然而然,不被昔日的標籤所束縛。

從千禧年開始,她就將事業的重心轉移到電影和舞臺劇之上。不斷鍛鍊自身的膽量,同時逐漸擁有一種「表演的爆發力」

隨著閱歷與經驗的漸長,她擺脫早期「清純少女」的稱號,開始發掘自身與角色相通的「潛藏力量」。

與著名導演中島哲也的合作,打開了松隆子事業的全新方向。

2010年松隆子在《告白》中呈現了顛覆性的表演與爆發力。

電影《告白》改編自湊佳苗的同名小說,不僅在日本國內獲獎無數,也成為了當時唯一一部入圍第83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亞洲電影。

松隆子飾演的是因痛失愛女而走上覆仇道路的母親。

從痛失愛女的悲痛欲絕到復仇時的快意決絕,松隆子拿出了教科書級別的表演。

在松隆子的精湛表演下,我們深刻感受到了一位經歷喪女之痛的母親,她的悲痛與恨意、悲憤與冷漠。

影片的開始,這位母親在課堂上娓娓道來一次演講。她表面上看似情緒沉穩,實際上全力剋制了自身為復仇而生長的瘋狂。

在痛失愛女之後,這位母親並沒有任何復仇的意念。而在葬禮上悲痛欲絕的她得知女兒去世的背後真相,便化悲憤為力量,堅定復仇的信念,她的眼神從此變得極為銳利。

在進行復仇之前,她曾有惻隱之心,想要給殺人者機會。然而無論是殺人者本人、殺人者母親抑或同夥,無人為愛女而感到悲痛和懺悔。

在與班長美月的「談判」中,她露出了瘋狂卻含著淚水的笑,這個笑容的背後隱藏了她內心極大的苦痛與悲哀。

「談判」之後,她在獨自回去的路上,開始「黑化」。她將那些漠視生命的始作俑者稱為「白痴」,內心開始制定復仇計劃。

在讓學生們牛奶後、復仇第一步實現之後,她嘴角呈現了詭譎與喜悅的微笑。

而最終的復仇計劃實現後,她展示了痛快與無限的感慨。

在松隆子的飾演下,這位母親的喪女之痛和冷漠,沒有一絲狗血和煽情,一切都恰到好處讓我們領略到。

松隆子出於對「演員」這一身份的強烈認同,已經成為了她自身的使命感,每一次的表演都在領悟中得到完美的進步,她也晉升為實力派的國民女神。

2016年,松隆子產後復出,飾演舞臺劇《逆鱗》

她以綠色長髮的裝扮,在時空交錯的故事中,以「美人魚」的身份,帶出「人肉魚雷」的史實,從而反思戰爭、祈求和平。

松隆子以自然流暢的舞蹈動作,在舞臺上完成了模擬在海中的游泳。

正如該作品導演野田秀樹所言

正如該作品導演野田秀樹所言:

「松隆子擁有一種罕見的能力能夠將劇本上的語言精準地轉化到舞臺上。」

松隆子聲音條件完美,她的嗓音清亮、富有穿透力,不僅讓她的表演事業如虎添翼,更讓她在音樂領域上佔據一席之位,甚至收穫愛情與婚姻。

真實有趣的靈魂

松隆子擁有不凡的音樂才華。

早在1997年她就以歌手身份出道,至今發行了超過20張專輯,首張單曲就創下47萬張的好銷量,擁有膾炙人口的代表作《夢的點滴》。

在《四月物語》中,松隆子包辦了配樂的鋼琴部分。

後來松隆子達成了奧斯卡頒獎典禮日本藝人的首秀。

她將高麗屋的家族榮譽穿在身上,以一身華美和服展示東方韻味,出席出席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並且獻唱《冰雪奇緣》歌曲《Into the Unknown》。

音樂豐富了松隆子的人生,同時也讓她收穫了愛情。

松隆子與小田和正合作無間,每年都會受邀參加小田和正的聖誕節演唱會。而正因為小田和正,松隆子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2001年,因為小田和正,松隆子與大16歲的著名吉他手佐橋佳幸相識。隨後兩人因為在音樂上擁有共同語言而正式戀愛。

不過父親松本幸四郎對佐橋非常不滿,因為父親的阻撓,兩人不得不分手。

但在2007年松隆子不顧父親與家族的反對,非常堅定地與佐橋步入婚姻殿堂。

這一訊息讓大家十分震驚,外界非常不看好他們婚姻,八卦小報不時傳出「婚變」等傳聞。

不過在一眾反對聲中,也有支持松隆子的人,那就是她當年的著名CP——木村拓哉。

「我一點都不驚訝她的選擇。因為比起皮囊,她更注重心靈上的交流與共鳴。」

憑藉《悠長假期》、《戀愛世紀》《HERO》,松隆子與木村拓哉成為了觀眾最喜愛、同時也是最「意難平」的熒幕CP。

儘管兩人在綜藝上也經常撒糖,但最終兩人尋覓了各自的真愛。

出道多年從來沒有任何非議的松隆子,卻因為自己選擇的婚姻而招致批評。然而她從來不顧外界的風言風語,專心經營自己的家庭。

2015年,結婚八年的她順利誕下女兒。女兒的到來,讓松隆子原本有趣的靈魂變得更為豐富實在。

為了鍛鍊女兒的想象力,松隆子愛上了國民搞笑綜藝節目《笑點》。她覺得在搞笑的主題上,加入了社會熱點話題,一點都不傷人而且能夠活躍氣氛。

在「大喜利」的語言遊戲中,她與女兒都獲得了快樂。

在近年來的綜藝節目上,松隆子的表現也非常有趣。有點呆萌,但很投入,有綜藝感。

事實上,女性的美麗,並不只有「少女感」

事實上,女性的美麗,並不只有「少女感」。

正如松隆子那般,坦然從容地與歲月相處,從清純可人的少女慢慢成為優雅大方的熟女,真實自然地綻放女性在不同年齡段的美麗。

歲月並沒有催人老,而是讓她的靈魂變得豐富

歲月並沒有催人老,而是讓她的靈魂變得豐富。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