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頂流妖男不得了,拍一部爆一部

菅田將暉

說起日本的新生代頂流。

有一位不得不提——

今年28歲的 菅田將暉 。

2009年,16歲的他憑藉《假面騎士W》出道。

成為這個熱門IP系列最年輕的假面騎士。

菅田將暉很快走火。

而由於菅田這個姓的羅馬音為「Suda」,所以他又被中國粉絲親切地稱為「 蘇打 」。

不過,如果你以為他是個靠顏值走天下的小鮮肉,那就大錯特錯了。

他沒有落入人氣偶像的發展定式,甚至經常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蘇打的選擇,是以實力派演員為目標不斷精進。

不僅選片極富個性,造型也大膽多變。

比如,在《瀨戶內海》中演一個話癆沙雕。

在《溺水小刀》中和小松菜奈組成厭世CP。

25歲,就憑藉《啊,荒野》獲得日本電影學院獎的 影帝 。

隔年,又以日劇《3年A班》的出色表演,獲封 視帝 。

戲精之路,勢不可擋。

《啊,荒野》

最近,又有一部他主演的日劇開播。

不僅口碑不俗,而且 得益於獨特的故事形式,蘇打的演技再一次大展身手。

魚叔今天就來說說——

短劇開始啦》

コントが始まる

這劇名,看著不知所云,不甚起眼。

但卡司上,卻囊括了日本演藝界未來的半邊天。

除了穩坐C位的蘇打,其他一個個也都是備受期待的年輕「角兒」。

與蘇打一起搭檔的兩名男演員,分別是神木隆之介和 仲野太賀。

神木隆之介曾是日本最出名的童星,半個二次元選手。

吉卜力的御用聲優,《你的名字。》的男主瀧同樣也是由他配音。

與此同時,也主演過許多漫改真人電影。

就,很二次元

仲野太賀是近些年崛起的新星。

目前最知名的演出是《我是大哥大》中總是挨揍的今井。

演戲十分賣力,「扮丑」毫不生硬,真的是一名極具潛力的演員。

就,很沙雕

女主由「村花」 有村架純 擔綱。

5年前以一部《墊底辣妹》,奪得了電影學院獎最佳新人。

《墊底辣妹》

一向離不開劉海的她,在本劇中罕見地梳了個中分。

氣質隨之大變。

告別了學生的清純感,御姐范十足。

還有一位女配, 古川琴音 ,在五人之中知名度相對較低。

但長相非常有辨識度,古靈精怪的「高級臉」。

最近被日本新銳導演濱口龍介看上,年紀輕輕就出演了入選威尼斯電影節的《偶然與想像》。

接班蒼井優、宮崎葵,新一代文藝片女神非她莫屬。

《偶然與想像》

本劇剛開播兩集,口碑不斷上漲。

在豆瓣上已經升到 8.9分 之高。

那麼,「短劇開始啦」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原來,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個搞笑三人組 「麥克白」 。

他們在每集開始都會表演一個短劇。

三人組對於表演和創作都熱情滿滿。

但遺憾的是,他們的演出並不賣座。

甚至還被人吐槽:

「到底哪裡有趣了?」

但就是這樣一個不知名的搞笑藝人組,卻意外收穫了一個鐵桿粉絲。

便是 「村花」 飾演的一名餐廳服務員, 中濱 。

不僅一有空就在家用電腦看他們的表演視頻。

還會抽空去劇場觀看他們的現場演出。

為什麼會喜歡上這麼一個鮮為人知的團體呢?

中濱展開了回憶。

她第一次遇見麥克白,是在打工的餐廳。

看到三個大男孩嘰嘰喳喳又親密無間的樣子,瞬間就對他們產生了興趣。

從此以後,她便經常在自己住處附近偶遇他們。

有一次更是偶然發現,他們就住在自己隔壁的公寓裡。

而且是同一層樓。

種種機緣巧合之下,中濱再也無法打消自己的窺探之心,開始了對三人組持續關注。

實際上,這個麥克白組合出現得恰是時候。

由於此前剛經歷了職場上的慘敗,中濱的人生幾乎徹底失去了色彩。

此時,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給自己空虛的心找到了著落。

原來全心全意地支持某件事物,是如此的讓人感到幸福。

然而,就在中濱第一次來到 小劇場觀看麥克白表演的那天。

在謝幕的時候,他們卻宣布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完成幾個月後的專場演出後,三人組將正式解散。

大起大落,如夢幻泡影,中濱再次陷入了迷茫之中。

就在這時,三人組為首的 春斗 (菅田將暉飾) 出現在她眼前。

對於經常去的餐廳服務員,他還是有印象的。

他代表組合對中濱的支持表達了感謝。

並且,告訴了她組合解散的緣由:

「是約定。」

一切要從十年前說起。

春斗和他的兩個夥伴,當時還是高中生。

一時興起,春斗和搭檔 潤平 (仲野太賀飾) 在文化祭上表演了一出原創搞笑短劇。

雖然台下觀眾沒幾個,但卻意外地得到了一向嚴厲的班主任的讚賞。

這讓二人大受鼓舞。

思考良久,遂決定在這條路上試著走下去。

同時, 春斗又拉到一個夥伴, 瞬太 (神木隆之介飾)。

「臭味相投」的這三個人成功聚到了一起,全身心投入搞笑事業。

麥克白完全體誕生!

他們開始如痴如醉地寫段子,不分場合地排練,不知疲倦地參加電視台的面試。

反響卻不盡如人意。

他們的短劇,有創意,有想法,表演也很到位。

什麼都好,可就是不好笑。

製作人看到他們頭都大了。

但他們並沒有輕易被打倒。

面對一次次失敗,目標仍然堅定。

只要坐在一起吃上一碗拉麵,就能瞬間滿血復活。

可這又似乎是所有熱血青年都有的通病——

盲目的樂觀與自信。

時光如流水, 一年又一年轉瞬即逝。

三人沒有等來想像中的成功,仍只是最底層的無名小卒。

潤平第一個繃不住了。

他向春斗提起了十年前的約定。

十年前,為了獲得家人的支持,他們約定好十年之內不火便解散。

如今十年之期已到,看著自己現在的狀態,火不火還需要去討論嗎?

然而春斗依舊很不甘心,不想一切就此中止。

眼看著兩人就要大打出手。

瞬太出來打了圓場,說再去嘗試最後一個試鏡,若沒通過再考慮解散。

奇蹟,在生活中很少發生。

他們試鏡再次被刷,強行吊著的那口氣一瀉千里。

疲憊前所未有地襲來。

載著另外兩人,瞬太開了18個小時的車,來到了一家他早想品嘗的拉麵店。

風捲殘雲之後,作為老大的春斗好好地醞釀了一番情緒,終於說出了那句——

「我們解散吧。」

一陣尷尬的沉默。

可沒想到,對面二人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還一邊開始吐槽了春斗:

「看你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彷彿在說,怎麼還用這麼俗套的劇情套路啊!

可笑著笑著,就哭了。

潤平的淚水止不住地奪‍眶而出。

「你每當發表重大決定時,總會挑在吃完拉麵後……」

「找我組團的時候也是這樣吧……」

「別搞這種回收十年前伏筆的把戲啦……」


這一段,絕了!

編劇功力和演員表演完美融合,看得魚叔也鼻頭一酸。

原本還以為編劇要反套路,用吐槽消解煽情。

但借著演員的表演,又來了一記回馬槍。

玩得讓人耳目一新,回味無窮。

而《短劇開始啦》的驚喜之處還不僅於此。

借用設定,本劇大膽地玩起了 「劇中劇」 的形式。

第一集開頭,麥克白先表演了一個短劇《水的問題》。

說的是一家拉麵店突然遭遇了用水問題,於是叫了水管工上門維修。

而這個用水問題,聽上去簡直是天方夜譚——

「只要被服務員的手碰過的水,都會變成哈密瓜汽水。」

白開水會變成哈密瓜汽水。

麵湯也會變成哈密瓜汽水。

甚至連馬桶裡的水都會變成哈密瓜汽水。

這種影響,還進一步擴展到二維世界。

名片、海報上帶「水」或「氵」字旁的字也會發生變成「哈密瓜汽水」。

實在是荒誕又神奇……

而這個創意從哪兒來的呢?

其實,春斗在一年之前就遇到過中濱。

那時,中濱因為辭職,喝得醉成一灘爛泥。

出於好意,春斗放了一瓶礦泉水在她身邊。

可當第二天他回到這裡的時候,竟驚奇地發現:

自己留下的那瓶水原封不動地在那裡。

但裡面裝的水卻變了樣。

走進打開才發現,裡面變成了哈密瓜汽水!

難道自己昨晚遇到的是神仙?

於是,他將這平凡日常中的奇遇寫成了一個段子。

也就是片頭的「水的問題」。

在第一集的片尾,短劇的餘下部分放出。

水管工悠然地吃起了拉麵。

其他二人驚訝地看著他。

「難道你想出了拯救這個困境的辦法?

別吃拉麵了,快說啊!」

水管工則淡定地看向了鏡頭,表示:

「當我要發表重大發言,都要等我吃完拉麵。」

看到這個結尾,魚叔也是一拍大腿——

春斗完美地將生活中來自夥伴的吐槽,化為短劇的點睛之筆。

這種戲裡戲外的相互對應,揭開了三人組平時的創作之道。

讓人會心一笑,又回味無窮。

究竟,戲裡的水管工有什麼解決辦法呢?

這裡沒有給出答案,戛然而止。

就像這個即將要解散的搞笑組合,又有什麼辦法應對現實的困境呢?

同樣未給出答案。

關於這幾個處在人生低谷的年輕人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從前兩集看。

無論是故事題材,還是角色設定。

《短劇開始啦》都讓魚叔想起了另一部日劇神作——

《火花》

《火花》

這一直是魚叔心中最佳的日劇之一。

不同於《短劇開始啦》聚焦於短劇藝人 (類似於小品演員) ,它講述的是漫才藝人 (類似於相聲演員) 起起伏伏的故事。

兩部劇的內核是相似的——

明明是給別人帶來歡樂的職業,卻活得如此心酸。

明明是為夢想可以豁出一切的人,卻直到最後也沒能觸及成功。

正如《火花》的主角德永所說:

「我唯一推翻的,只有『努力必定會有回報』這句美好的話語。」

現實,真的殘酷到不近人情。

但,即便如此,兩部劇也沒有走向無盡的絕望中去。

它們都在反問這個世界:

失敗的人生,就是不值得了嗎?

在《短劇開始啦》中。

事業不順的春斗,遇到了同樣不順心的中濱。

兩個陌生的人,卻在無意之間給予了對方靈感和希望。

生活中本不存在奇蹟。

但生活中又處處存在奇蹟。

一點鼓勵,一點溫暖……

看似是別人的無心插柳,或是上天賞賜的靈感。

但說到底,其實還是自己心裡留有的不甘, 在生活意外中碰撞出的火花。

就像是那一夜變成的哈密瓜汽水。

現實中,它總有緣由。

但在戲裡, 你可以永遠相信——

這,就是奇蹟。

 

來源:獨立魚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