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女神齊聚,這9.2神劇終於等到了!

《悠長假期》

雖然已經入冬了,還給大家推薦適合夏天看的電視劇很奇怪。

但當得知鵝廠引進《悠長假期》的時候,我就知道它絕對可以成為破例的那個存在。

在日劇史上,《悠長假期》一直是和《東京愛情故事》齊名的經典。

不僅斬獲了1996年日劇學院賞幾乎所有獎項,在日本民眾票選的平成年代十大經典日劇中也排名第一。

在這部劇中,你可以看到23歲,嫩得可以好像可以掐出水來的木村大神。

也可以看到笑容燦爛得像個太陽,元氣滿滿的女神山口智子。

以及那時候很幼齒,被彈幕直呼和王俊凱像雙胞胎的廣末涼子。

反正理由多得不能再多,無論如何,都不要錯過這次可以正大光明看這部經典的機會——

《悠長假期》

悠長假期的故事,從一次逃婚開始。

30歲的南在結婚當天遭遇了一生中最大的坎,她的未婚夫逃婚了。

慌不擇路的南直接從婚禮現場殺到未婚夫的家,卻發現已經人去樓空,家中只有他的同居室友瀨名。

以及一封氣死人的信,大抵意思就是說,臨到結婚遇到了真愛,那個女人離開自己活不下去,而南是離開自己也能活得很好的類型,所以決定逃婚。

南很慌亂、很氣憤,但更多的是害怕丟人,畢竟婚禮現場還有這麼多賓客在等待。於是她拽過瀨名,請求他假扮自己的新郎。

但昏頭的還好只有南一個,瀨名理智向她分析:

宴請的賓客難道不會發現我是假冒的嗎?到時候會更尷尬。

臨走前幫南穿戴好假發,贈送她打車費,鼓勵她好好面對。

好好先生瀨名原本以為兩人緣分到此結束,卻沒承想這就是開端。

接下來便是喜聞樂見的橋段,南為了等待未婚夫住進了瀨名的公寓,由此開啓了一段同居日常。

總的來說,這開頭太爛大街了,我們在很多電影中或許見過類似的逃婚或者同居故事。但是就像南說的那樣,大多數電影都是以逃婚者為主角,那麼剩下的人呢。

而這部日劇講述的就是一群被剩下的「失意」的人的故事。

表面俗套,內裡治愈。

南是個感情受挫的倒霉蛋。

同住的瀨名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他24歲,心裡有做鋼琴家的夢,卻屢屢比賽失敗,靠給小孩做鋼琴教師賺錢。

因為自己過得相當失敗,心裡有個暗戀的女孩也不敢向人家表白。

但是南的到來,卻讓他平淡無波的生活發生了質的變化。

這個比自己大幾歲的女孩,有點傻大姐的風範,剛開始讓瀨名煩不勝煩。

她好像永遠不會看人眼色,不太care別人的想法。

做事好像基本上沒有甚麼邊界感,總是觸及自己的逆鱗,接自己的電話,碰自己喜歡的鋼琴。

可是後來瀨名還是無可救藥地被吸引了。

因為南本質上是那麼的治愈。

瀨名其實很沒有自信,他很慫。

可是南會鼓勵他有喜歡的人就要大膽去追,教自己撩妹套路,無厘頭又好笑。

也會在瀨名被學生嫌棄水平不夠的時候,告訴瀨名「你是很棒的鋼琴家」。

最感動的或許是那一幕,瀨名被喜歡的女孩邀請前去她家。

南開車送他去,但心知肚明,那個女孩子根本對瀨名無意。

原本已經準備打道回府的南,因為擔心瀨名,一個漂移就轉了回來,帥得讓人心顫。

最終果然不出她所料,瀨名落寞而沮喪著走出愛戀對象的家。而南就一直默默地陪伴著他。

對於南來說,瀨名也是一劑心靈良藥。

被逃婚就已經夠糟糕,已經30歲了,職業也是一團亂麻。糢特公司老板嫌棄她年紀大,她被炒魷魚不說,找工作也很不順。

雖然表面上一副吊兒郎當、游戲人間的糢樣,可是南內心依舊慌張沒有安全感。

直到自己遇到了瀨名這個男孩子。他雖然不夠勇敢又無趣,可是他卻有著無比強大的同理心。

有時候他很浪漫,在自己最失意的生日晚上, 他彈奏鋼琴祝自己生日快樂。

有時候很好笑,以及未婚夫寄來了自己的結婚照時,說自己和另一個女人結婚了。南哭得臉像個花貓。瀨名搶著把照片撕掉吃了進去。

後來南問他,那個女人是不是比我好看?瀨名狠狠搖頭,說你比她好看多了。

有時候他還會是指點迷津式的存在,告訴自己,不要草率結婚,把幸福寄托在別人身上。

南鼓勵瀨名大膽走出去,而瀨名呢,讓南變得更加安心。就像網友說的,在這部劇裡,我們看不到甚麼誰牽制誰的愛情,只有情感的細膩湧動,以及水到渠成。

而平淡、自然的愛情中,最令人難忘的莫過於南這個角色。

就像《東京愛情故事》的靈魂是莉香,《悠長假期》的靈魂其實也是女主南。

而在很多觀眾看來,比起莉香,南才是更像普通人的存在。她沒有永遠無畏的勇氣,在感情面前,她會退讓,猶豫。

就像她對逃婚的未婚夫,並沒有一刀兩斷的決絕,她住進瀨名的家,最開始的原因,就是內心仍舊有期盼。

但正因為她有著如此平凡的心性,所以才能讓廣大女性有代入感。

更珍貴的是,與這樣的普通相對的,是她哭過了之後,依舊能夠站起來好好對待明天的精神——

自信、獨立,永遠活力滿滿。

看著這樣的她,屏幕前的看客們仿佛也能被註入力量。

在這之中,不得不誇的就是南的扮演者,山口智子姐姐。有她在,南這個角色才會成立。

你很難想象,還有誰能夠把南演得這麼瀟灑自然不做作。

情場失意後很久,終於得知自己被人喜歡,會高興得穿上兔女郎的衣服,在家裡自然得跳起舞來,一點也不尷尬,很放得開。

鼓勵人永遠很帶勁,看到她的笑容好像一切都會煙消雲散——

被子彈打穿,腳踩地雷,就算這樣,你看大家這樣那樣,可是還能苟活下去的。

因為氣場太過強大,魅力十足,所以很難得的,你會看到木村拓哉在她面前都會敗下陣來,乃至於多年後木村真的承認自己對她有過好感。

除了這些外,這部劇絕妙的氛圍感也很讓人安心。

夏季的屋頂陽臺,兩個人幾次三番站在夜幕之下談心,講感情、職業,晚風輕拂著他們的頭髮,在樓頂跳躍著。

愁緒一掃而光。

還有特別的喜歡的名場面,瀨名終於放下了心裡喜歡的女孩,放她和自己喜歡的男生在一起。

那天他有點決絕式地走路回家,南就跟在他的後面,學著他走路,搞笑滑稽,一切變得輕松起來。

最後兩個人一起走到了河岸坐下。

迎著晚風,兩個人都很安靜,瀨名對南說:「我們接吻好嘛?」

南輕輕地說:「好啊。」

配上主題曲,雖然經历了很多事情,但真的好像能夠跟著一起松弛下來呢。

這一切的一切,完美貼切這部劇裡,幾乎很多日劇迷都會背誦了的一段話——

就把它當作一次神賜的很長很長的休假吧,不需要總是盡全力沖刺的,人總有不順的時候,或者疲倦的時候,不必勉強沖刺,不必緊張,不必努力加油,一切順其自然。然後呢,然後大概就會好轉。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