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美成甚麼樣,竟然讓日韓以抄她的美為榮

古裝

最近氧叔發現,大家對古裝劇的發飾與服飾的討論很多。

大家普遍認為,現在仙俠劇的造型遠遠比不上過去的精美,甚至還不如一些網紅博主的好看。

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們認為現在仙俠劇裝造不美,和美學也有很大的關系:美學是需要用審美體驗來看待美的。

因此,我們在看劇的同時,也是在對劇中的造型進行審美的過程。

對於審美體驗,氧叔之前還寫過嫣然無方的臉,戳小程序直達

而提到仙俠劇的造型到底應該是怎樣,就不得不來說一說,東方美學中的仙姬美學

而就在這幾天,山西的文物保護連上熱搜,讓人揪心的同時,也讓更多的中華藝術為人熟知。

其中被譽為華夏瑰寶的永樂宮壁畫也被更多人所熟知,而壁畫上恰好生動體現出了東方仙神應有的糢樣。

在前不久的國風大典中,對於永樂宮壁畫的服飾也讓人眼前一亮。

今天氧叔就從永樂宮壁畫出發,來和大家聊聊東方仙姬美學。 

東方仙姬美學的底色為華麗 

提到東方仙姬,人們往往想到的是佛教洞窟敦煌壁畫。

佛教最早起源於古印度,因此敦煌壁畫中的造型也對其進行了借鑒,而在佛教中運用更多的為佛,而非仙。

因此即便敦煌壁畫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也並不能真正體現東方仙姬之美。

山西永樂宮中的壁畫描繪的則是起源於華夏土地的道教,我們所說的仙也源於此。

因此這才是真正描繪發源於中國傳統仙神的藝術,也是仙姬美學的來源。

左:永樂宮壁畫;右:敦煌壁畫

永樂宮壁畫承襲唐代風韻,描繪的是道教中仙神朝賀的場景,與敦煌壁畫對比而言,也更符合傳統意義上的東方仙姬。

對於女性角色的設計而言,不僅有各類誇張的發式,在身上的裝飾更是具有華麗感。

即便是一些品階不高的玉女,也是周身珠光寶氣,雍容端莊。

且不僅是對於女性角色的描繪,對於男性角色也同樣予以重視。

可以說在東方仙姬美學中,不論男女,都對裝飾性具有極高的追求。

與仙姬美學形成對比的是刻畫凡間事物時。

在永樂宮壁畫中,有繪制呂洞賓一生的畫面,其中繪制服飾時的色彩少且素雅,更加講究簡潔。

這種對衣飾華麗與簡潔的對比,就是當時仙姬美學對於仙姬與普通人的區別。

從仙姬美學出發去看現代的仙俠造型,只能說這樣簡潔的造型對於過去而言,都更接近於普通人的服飾造型。

真要與仙姬相比,說是降維打擊也不為過。

但不管是敦煌壁畫還是永樂宮壁畫,中國所有的壁畫中,對於仙姬的描繪都與現代仙俠中的造型相去甚遠。

其中的原因不僅僅是劇組偷懶,還有外界美學入侵所導致的。

 

現在的仙俠造型是審美後退的產物 

從美學入侵的角度來說,對東方美學影嚮最深的其實並不是南韓,而是日本。

日本不僅從中國學習唐代美學,還經過發展後將其變成了日式美學的一部分,並將其所改變後的唐文化反輸出到了國內

因此我們現在看到的影視劇中,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日式美學『物哀』、『幽玄』與『詫寂』影子也就很好理解了。

日式美學具有其獨特性,但將其運用到東方仙姬美學中不僅不融合,更甚者會具有相悖感。

讓見識過真正東方美學的我們,在面對東方仙姬美學中摻雜日式美學時,是一種強制人審美後退的現象

而且即便是將最傳統的唐代人物作品與仙姬美學相比,也仍是具有非常大的差異。

為甚麼仙姬美學中可以是華麗的,可以是帶有華彩的,但就不能是素雅的呢?

這就要從仙姬美學中的物質價值出發去說。

我們在看壁畫的時,會通過視覺認為其色彩瑰麗,濃豔大氣。

但在繪制壁畫的過程中,所用的顏料都是天然寶石磨成粉後,使用膠調和繪制而成的,其中大片藍綠色多為綠松石粉末。

在陽光比較好的時候進入殿中,從側面去看壁畫,甚至能看到壁畫上光彩閃爍,宛若星空銀河之感。

而在人物的頭飾與裝飾品上,常使用瀝粉貼金與堆金的手法進行描繪,其中使用的金粉金箔都是真金。

也就是說,我們在觀賞壁畫時,將那一整面壁畫看作是一面寶石金牆也毫不為過。

而反觀同樣是在永樂宮壁畫中的,對於凡人呂洞賓的描繪,大量使用了白色。

這類白色顏料大部分由蛤粉構成,蛤粉就是用一種白色蛤蜊殼磨成的粉,與繪制仙神所用的材料不能說是兩個等級,也是天差地別了。

這種使用寶石,也就是礦物顏料進行壁畫繪制的手法,同樣運用於敦煌壁畫中。

也可以將這種使用寶石作為顏料的方式理解為,當時人們對於他們所繪制出的佛與仙的供奉方式,也是分辨凡人與仙神的區分方式。

因此,東方的仙姬美學可以是華麗的,可以是繁飾堆砌的,甚至可以是奢侈到用金塑身,但絕不能是樸素的。

讓人欣慰的是,如今對於仙姬美學的熱議,也說明了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在關註與重視東方美學。

這不僅僅是與審美的提升有關,也與我們對東方美學的文化自資訊息相關。

見到過真正的美,就不會妥協於美

在美學範疇中,在看待美時,需要用到審美體驗。

在看劇的同時,除了在對劇中的造型進行審美的過程,也是審美提升的過程。

在這樣的過程,才讓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現在仙姬造型的審美退化。

《西游記》中的杏仙比現在劇中的狐仙都華麗

我們已經從藝術作品中見過了真正的仙姬之美應該是甚麼樣子,就不會輕易妥協於美。

而這種不妥協,恰恰也是文化自信的一種很好的體現。

越是穿越時空,历經千年而不腐,層層沉澱所保留下來的真正東方美學,才更加厚重,更能抵得過歲月流逝。

東方美學每次出現都驚豔眾人,因為這才是所有周邊東方美學所借鑒的本源。

我們本身長久以來在美學與審美中,早已經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因此,只有在仙俠劇中展現出真正的東方仙姬美學,才越是能抗住人們對心目中仙姬之美的要求。

讓叔欣慰的是,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將東方仙姬美學以最大程度還原的方式,呈現在人們面前。

這不僅讓大家更多的認識到東方美學之美,也為那些偷懶耍滑的劇組敲嚮警鐘。

觀眾對於仙俠造型的質疑,對於仙姬美學的探索,其本質仍是對於東方美學的探索。

而美學與審美力的提升,是來自於對自身與對生命的體驗。

來自於把握東方美學經典作品中的靈魂。

來源: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