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泉和夏雨的結局,早已註定

至今,夏雨都仍能清楚地記得,24年前自己第一次見到袁泉時的樣子。

那是一個夏日傍晚,夏雨在學校的操場上有一場籃球比賽,中場休息間隙,他遠遠看見袁泉走來。

那時袁泉剛洗完澡,穿著一件肥肥大大的衣服,頭髮濕濕的,盤在頭頂,一個豎卡把頭髮隨意地夾著,胳膊底下夾了一個臉盆。

那一刻,夏雨感覺自己被擊中了。

他說:「我就盯著她,她也看著我,我們兩個就這樣互相看了十幾秒鐘。」

在那之後長達一年的時間裡,夏雨都把自己與袁泉的這次相遇,視為某種命運的指引。

直到後來,兩人相戀后,在一次聊天中夏雨講起那次傍晚的對視,夏雨講得起勁,袁泉卻一臉迷茫——她對於這段相遇,沒有任何記憶。

夏雨問她:「那你當時是在看什麼呢?」

袁泉回答:「我大概,只是在發獃吧。」

關於袁泉,夏雨曾在自己的自傳里這樣描寫:「袁泉是我的第三個女朋友,她們(三個女朋友)的性格完全不一樣,她們三個可能都適合我,但為什麼前兩個分手了,而和袁泉好了這麼長時間呢?」

「因為以前我老想找一個100%我喜歡又適合我的,現在明白了不可能,所以我覺得最好的辦法不是要找個100%的人,而是兩個人加起來爭取達到100%。」

寫下這話時,是夏雨與袁泉相戀第三年。對那年26歲的夏雨而言,這段長達三年的感情,是他人生中最長,也是對他影響最深的一段戀愛。

今年,是夏雨與袁泉結婚的第13年,對於他們而言,這段從校園裡走出的愛情,在過去的歲月里,有過站在春風裡的日子,也有過被驟雨淋透的時刻。

而如今,已經是兩人相戀的第23年,如果再問夏雨,這段感情是否達到了他所期盼的100%時,45歲的他或許會給出不一樣的答案。

夏雨比袁泉大一歲。

有很長一段時間,大家都因為夏雨的口音,以為他是北京人,然而實際上,夏雨是青島人。因為出生那夜家裡下了一場雨,所以父親給他取名「夏雨」。

夏雨說,這個名字似乎註定了他「春雨貴如油,夏雨滿地流」的人生。

青年時期的夏雨3歲那年,夏雨父母離婚,夏雨被判給父親,但由於父親常年在外奔波,只好將夏雨送到姑姑家,交由他們撫養。姑姑十分嚴厲,常常在夏雨做錯事情時,以體罰的形式懲罰他,每當這時,夏雨就會想,如果自己和父母一起生活,或許就不會挨打。

那時夏雨養了一隻小貓,每次感到委屈時,他都會抱著小貓縮在角落裡。許多年後,已成人父的夏雨常常會回想起小時候的那個自己:「跟一個小豆芽菜一樣,抱著個貓在那裡偷偷流淚。」

在夏雨家不遠處,是黃曉明家。

初三那年,夏雨愛上了滑滑板,每天放學后,都會在家門口的小台階前和男生們一起滑滑板。那時黃曉明偶爾路過,會遠遠看一眼那群滑滑板的男孩,然後回家做作業。

那時,黃曉明還沒有baby,夏雨也沒有袁泉,日子過得很慢。

夏雨聊起與黃曉明年幼時的偶遇

這似乎也從某種角度解釋了,為什麼初中升高中的時候,黃曉明考入了市重點學校青島一中,而夏雨卻差一分半沒有考上,被調劑去了青島十二中。在那裡,比他大兩屆的學長中,有一個叫黃渤的男生。

那時,每天抱著滑板跑來跑去的夏雨未曾想到,十幾年後,自己和這位名叫黃渤的學長,都會成為「影帝」。和夏雨常獨自流淚的童年不同,袁泉度過了一個完整且幸福的童年。

袁泉出生在湖北荊州的一個普通家庭中,爸爸是乒乓球教練,媽媽是小學老師,除此之外,袁泉還有一個姐姐。雖然家境不太富裕,可一家四口也算衣食無憂。

袁泉曾形容11歲之前的自己:十分快樂,且精神世界富足。

袁泉小時候

因為喜歡唱歌,那時袁泉常覺得自己是一個十分有藝術細胞的人,偶爾會蹦跳著來到父親面前,對他說:「爸爸你真厲害,生了我這樣一個天才。」

普通女孩袁泉的人生轉折,發生在她小學四年級。那一年,中國戲曲學院附中的老師來到袁泉的學校,說需要給湖北省京劇團代培一批學生,在湖北省境內尋找有學習京劇潛質的孩子。

在老師的推薦下,層層篩選后,袁泉脫穎而出,要被送去北京集中培養。

袁泉(右)與姐姐

那年,袁泉只有11歲,父母不知道這條路有幾分好幾分壞,於是將決定權交回袁泉手中。有一天,袁泉在家裡洗臉,母親問她:「你想清楚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去學京劇。」袁泉回答:「我真的想去。」

袁泉與母親

就這樣,11歲的袁泉第一次離家,和另外7個被選中的孩子,坐上了開往北京的綠皮火車。後來袁泉說:「明明是開啟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我卻覺得自己的內心從那一天起,就關上了一扇門。」

進入北京戲曲學院后,因為想家,有很長一段時間,袁泉都不喜歡說話。每天一下課,袁泉就會爬到床上一個人看書,在她的同學將劉德華海報貼滿床頭時,袁泉的偶像卻是《紅樓夢》里的林黛玉。她甚至曾經為了躲避集體活動,騎著自行車去醫院,要求醫生幫她在眼睛上貼了一個紗布,裝作眼疾。

或許就是從那一時期起,袁泉開始用一層層硬殼,將11歲之前那個活潑的自己包裹起來,開始獨自面對一切。獨自面對,獨自等待。

和袁泉小時候就覺得自己有藝術細胞不同,夏雨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演員。1992年,姜文計劃籌拍自己第一部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對於電影的男主角「馬小軍」,姜文只有一個要求:「長得像我。」

《陽光燦爛的日子》中16歲的夏雨

為了找到合適的演員,他在全國範圍內尋找十幾歲的男生,尋人廣告甚至登到了《北京晚報》和《新民晚報》。夏雨父親的朋友看到廣告,打電話給他,對他說:「老秦(夏雨父親的筆名),姜文招演員呢,你兒子長得那麼像他,快讓他去試試啊。」夏

雨的父親覺得是個機會,於是一個電報發回青島,把16歲的夏雨叫來了北京。那時,夏雨正在青島家裡過暑假,每天在門口滑滑板,整個人曬得黑黑的。

姜文見了夏雨,先是捏了捏他的肌肉,又當著夏雨父親的面,問了他一個敏感問題:「會抽煙嗎?」在當時,夏雨其實會抽煙——在和朋友們一起練習滑板時,他曾被拉去吸過一兩次煙,但是礙於父親在跟前,夏雨只好回答:「不會。」

姜文聽罷遞給夏雨一隻煙說:「抽一根吧」。

結果夏雨剛點上抽了一口,姜文立刻就說:「你會抽!」

緊接著,姜文就轉頭對夏雨的父親說:「老秦你走吧,兒子就給我留下了。」

姜文與夏雨

就這樣,夏雨被姜文選中,成為了《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馬小軍」,和主演寧靜、陶虹一起,被姜文送去京郊良鄉的一個部隊汽車團集中管理。

在那裡,劇組每日給他們放著六七十年代的歌曲,讓演員們感受劇中人物的情感。甚至請來了雜技團的老師,教他們學習騎自行車與北京話。姜文還給這一過程起了名字——腌制。「腌制」小半年後,電影正式開拍。雖然《陽光燦爛的日子》劇本設定是在夏天,可拍攝時,卻是冬天。

在北京零下的天氣中,劇組的演員們不僅要跳水,還要為了讓說話不要呼出白氣,而不斷地吃冰棍。

《陽光燦爛的日子》中夏雨與陶虹

其中有一個鏡頭,是夏雨扮演的馬小軍在雨中呼叫米蘭的名字。夏雨後來回憶,縱使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真的站在雨中時,那種刺骨的寒冷,依然超出了他的想象,縱使如此,他仍堅持完成了這場戲。

拍攝結束后,夏雨被工作人員用軍大衣層層包裹住,回到監視器旁,他聽到姜文轉頭對攝影師顧長衛說了一句:「哥們演得真好。」夏雨說從那時起,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好像真的可以演戲。

《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夏雨

當16歲的夏雨在冬天的雨戲中聲嘶力竭吶喊時,15歲的袁泉也在忍受著冬日的寒冷。在戲曲學校的日子裡,每天早上,袁泉都要六點起來練功,最難熬的是北京寒冷的冬天,每次早上,她都要裹上軍大衣,才能抵禦住寒氣。不過對那時的袁泉而言,比寒冷更讓她苦惱的,是上專業課。因為腿長,袁泉總是在一些基本的舞蹈動作上,無法達到老師的要求。

每當這時,苦惱的袁泉就會寫信回家:「老師說我還不夠刻苦,我聽了心裡非常難受,因為我覺得已經使出了自己最大的力量。不管怎樣,我還是要更加刻苦。」

在戲劇學校讀書的7年時光里,像這樣的往來書信,袁泉攢下了297封。每天下了課到吃晚飯之間,袁泉總會去收發室里看看有沒有父母的回信,如果有的話,袁泉說:「那種感覺就像是過年一樣。」

對於那些年的袁泉而言,家人的愛,是她成長過程中唯一的支持,直到她遇到了夏雨。

在中央戲劇學院老師的眼中,夏雨與袁泉,是兩個很不同的學生。一個是在入校時就已經摘下影帝桂冠,被無數人關注的男同學,另一個則是不愛說話,在班級里存在感很低女同學。但是,在夏雨與袁泉的故事裡,又存在著某種共性,比如都是在年少時突然被抽離出之前的生活,又比如都在出演第一部電影時,就站在了山頂。

憑藉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中「馬小軍」一角,夏雨成為了威尼斯電影節最年輕的影帝。彼時夏雨對於這一獎項沒有太大概念,獲獎之後最讓他高興的,是成為影帝可以擁有3000美金的獎金,對於1994年的他而言,那無疑是一筆巨款。

獲獎后的姜文和夏雨

對於年少成名,夏雨說這一過程有好有壞:「好的是你能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但是壞的是你可能會被捧殺。」拍完電影之後,夏雨報考了中央戲劇學院,成為了中戲表演95級中的一員。以影帝身份進入中戲的夏雨,迅速成為了老師與同學關注的焦點。

有同學甚至在他入校時就打趣他:「你都這麼厲害了,是你教老師啊,還是老師教你。」過高的期待,壓得夏雨喘不過氣。第一年期末演出,面對台下坐得密密麻麻的人,夏雨緊張了很久,他說:「我總覺得大家都是來等著看我的,越擔心,我的演技就越僵硬。」

那次演出之後,關於「夏雨不會演戲」的言論,開始在同學之間蔓延開來。甚至在有導演來找夏雨拍戲時,老師都會攔住,對劇組說:「夏雨還不會演戲,需要多學習才能接戲。」那時的夏雨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特別痛苦,甚至冒出過退學的想法,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只是拍了一部戲,就一定要成為大家的榜樣。

在夏雨痛苦的時候,比他小一屆的袁泉,也沒好到哪裡去。和夏雨的孤注一擲不同,袁泉在高考那年,分別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與中央戲劇學院,並被同時錄取。在袁泉糾結選擇哪所學校時,中戲表演專業的班主任常莉給袁泉的母親寫了一封長達六頁的信,信里她寫:

「袁泉將來在有機會拍電影電視劇的同時,會是一個非常優秀的音樂劇、話劇演員。」在當時,這封信里「話劇演員」四個字深深吸引了袁泉,在此之前,她曾看過一次徐帆主演的話劇《阮玲玉》,從那時起,她就對這種表演形式充滿興趣。於是,袁泉選擇了中戲,成為了章子怡、劉燁、秦海璐、秦昊的同學。

中戲96級的7位女同學

進入中戲后,因為繁重的課業,在最開始的一年,袁泉都覺得天空是灰色的。壓力最大的時候,袁泉每天都要靠吃很多東西來疏解。那時每天下了課,袁泉都會和同宿舍的女生一起回到宿舍,拿麵包夾上黃油與花生醬,一次性吃上3片麵包。最胖的時候,她體重達到了120斤。

夏雨後來形容那時的袁泉:「臉胖胖的,和現在很不一樣。」

大二那年,袁泉出演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電影——《春天的狂想》。並一戰成名,獲得了中國電影第19屆金雞獎最佳女配角。憑藉這部電影,袁泉開始被電影界注意到,而在此之前,她就已經被比她大一屆的學長夏雨注意到了。

《春天的狂想》中21歲的袁泉

如今看,在中戲96級表演班的女生里,有被稱為中戲校花的曾黎,有大二就出演張藝謀電影的章子怡,有性格洒脫的秦海璐。身處其中,袁泉從來不是引人注目的那一個。而夏雨卻偏偏就對安靜的袁泉一見鍾情。

或許,這就是命中注定。

大三那年,夏雨開始對袁泉展開追求,常常叫上同班男生邀請袁泉一起出去玩兒,雖然十次有八次被拒絕,但夏雨仍沒有被打消積極性。1999年夏天,夏雨畢業前夕,北京八達嶺長城開放了夜景。夏雨約了袁泉去賞燈,順帶打算表白,出發之前,天上打起了巨大的閃電,夏雨後來說:

「當時一打閃電,我就覺得,這事兒有戲。」

那晚因為天氣不好,在城樓里只有夏雨和袁泉,兩個人沒什麼話聊,就一人靠著一面牆,互相看著。回程路上,雨越下越大,夏雨索性將車停在路邊,一邊等待雨停,一邊打開車上的音響,播放了一首郭富城的《今夜我有點壞》。在那次賞燈之後不久,夏雨就與袁泉成為了戀人,並且順利從中戲畢業。

畢業之後,高曉松邀請夏雨出演自己的第一部電影《那時花開》,在電影中,與他搭檔的是周迅與朴樹。拍攝中,袁泉常常帶著雞腿去片場看夏雨,而朴樹和周迅也因為這部電影,成為了戀人。

後來,高曉松說,在那一年夏天的北戴河旁,自己見證了兩段愛情,一段是夏雨與袁泉,另一段則是朴樹與周迅。這兩段愛情都很絢爛,卻走向了不同的結局。

《那時花開》中的朴樹、夏雨與周迅

第二年,袁泉拍攝畢業大戲,已經畢業的夏雨一有空就往學校排練場跑,有時帶著湯,有時帶著零食。同學田征後來回憶:「那時我們都不知道他倆戀愛了,就看夏雨一來,袁泉就停止排練,和他在角落裡聊天,後來大家才知道,原來兩人早戀愛了。」

也是在這一年,袁泉與朴樹合拍了一部電影《如果沒有愛》,許多年後,人們再度將電影中朴樹採訪袁泉的電影片段截取出來,依然感嘆著那個年代袁泉的靈動與朴樹的少年感。

《如果沒有愛》中的朴樹與袁泉

片段中,在北京王府井的街頭上,23歲的袁泉穿著藍色背心,騎著電動車從遠處而來,被27歲的朴樹攔下。朴樹問她:「接下來你要去哪裡?」袁泉笑了笑回答:「我不知道我要去哪裡,你知道我要去哪裡嗎?」

電影中的袁泉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而屏幕外的袁泉,卻始終知道方向是什麼。

在袁泉畢業那年,中央實驗話劇院的院長點名從中戲表演班要三個人:章子怡、秦海璐、袁泉。這其中,只有熱愛話劇的袁泉選擇留在了話劇院,而當時和她同在話劇院里的,還有同樣是中戲畢業,比她大兩屆的師姐陶虹。

在中央實驗話劇院的袁泉(一排左一)與陶虹(二排左二)

畢業之後的那幾年,袁泉在話劇舞台上留下了許多鮮活的形象,而在這期間,她也經歷過低谷。2003年,在出演話劇《趙氏孤兒》時,袁泉不慎從舞台上摔落,造成鎖骨粉碎性骨折,胸口打了六根鋼釘與一根鋼條。

話劇舞台上的袁泉

因為這次受傷,袁泉在醫院裡住了十幾天,彼時正值非典肆虐,夏雨每天都戴著口罩,去醫院給袁泉送飯陪床。出院那天,夏雨開車去接袁泉,打開車門,袁泉看到車的後座上被枕頭塞得滿滿當當。

夏雨說,枕頭是為了固定袁泉才放置的,為了防止她在車裡晃蕩,扯到傷口。夏雨甚至將袁泉送回青島的姑父家,讓姑姑姑父幫著照顧,自己則全程陪伴在袁泉身邊。在夏雨和家人的悉心照顧下,袁泉很快恢復了健康,出現在話劇《琥珀》的排練現場。

話劇《琥珀》中的劉燁與袁泉(2005)

除了話劇,那幾年,袁泉在電影上,也有著亮眼的表現:畢業之後,憑藉電影《藍色愛情》,袁泉獲得了第八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女演員,並被提名了第21屆中國金雞獎最佳女主角。

電影《藍色愛情》中的袁泉

2年後,她又憑藉著電影《美麗的大腳》,獲得了第22屆金雞獎最佳女配角。或許是因為表演風格的獨特,也或許是因為袁泉安靜的性格,袁泉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到與喜愛。

電影《美麗的大腳》中的袁泉

和袁泉的逐步攀升不同,有很長一段時間,夏雨都被困在了頂點上。畢業之後,夏雨連拍了好幾部電影,但都沒有激起太大水花,每次採訪,話題依然總圍繞著「馬小軍」與「姜文」。夏雨覺得困擾,《陽光燦爛的日子》彷彿變成他人生中的一道高牆,困在其中,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夠擁有超越「馬小軍」的角色。而在這一過程中,袁泉始終陪伴在夏雨身邊,給他鼓勵與建議,也幫他理清思路。終於,在畢業第四年,夏雨憑藉電影《警察有約》拿下第27屆金雞獎最佳男演員,又在兩年後,憑藉電影《獨自等待》,被提名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男演員。

電影《獨自等待》中的夏雨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部電影里,袁泉還客串出演了一個片段。電影的最後,夏雨扮演的「陳文」說:「如果生活跟童話故事是一樣的話,我就應該有一個特別美好的結局,可這是現實,還想怎麼樣,難道下個進門的就是我的對象嗎。」下一秒,袁泉就笑著從門外走進來。

回頭看,雖然夏雨與袁泉同為演員,但卻鮮少合作。在這過去的二十幾年裡,兩人唯一的深度合作,是在電影《上海倫巴》中扮演了一對情侶。在這部電影的採訪花絮中,兩人穿著劇中角色的衣服接受採訪。採訪中,袁泉說自己一直是夏雨的影迷,而夏雨則說,自己很少看袁泉的戲,因為:「看完她的戲,我會不自信。」

電影《上海倫巴》中的夏雨與袁泉

那一年是2006年,夏雨與袁泉戀愛的第七年。當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將共同攜手走入人生的下一階段時,兩人卻在2007年初,秘密分手。

在被爆出分手之前,在一次採訪中,袁泉聊起自己與夏雨的感情,說起多年來的不易。她說:「不管這段感情是怎樣的一個結果,不一定是人們想象中的那個結果,但是在我們心中,這段感情已經開花結果了。」

訪談的過程中,袁泉一度哽咽,甚至中途落淚退場。

好在,這次分手只持續了10個月。

2007年10月,在第16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的紅地毯上,夏雨再次拉起了袁泉的手,站在無數媒體相機前,宣布複合。

這一年,袁泉30歲,夏雨31歲。

2009年8月,夏雨和袁泉結束10年愛情長跑,登記結婚。兩個人沒有舉辦盛大的婚禮,而只是簡單邀請兩邊家人一起吃了個飯,並回到中央戲劇學院——他們愛情開始的地方,拍攝了一組結婚照。

拍結婚照那天,袁泉很早起床,想著早上學校操場的光線好,人也少。結果到學校一看,袁泉傻了眼:那天恰好是新生報到,整個學校擠滿了人,操場上堆滿了大小軍訓要用的包裹。看到這麼多人,袁泉開始有點慌神,後來轉念一想,她又覺得欣喜:

「我們在婚姻的殿堂里,未嘗不是新生報道呢。」

夏雨與袁泉在中戲拍的結婚照

婚後第二年,夏雨與袁泉的女兒夏哈哈出生,袁泉說,孩子之所以叫「哈哈」,是因為一叫她,她就哈哈直笑。成為母親之後,袁泉說自己變得勇敢了很多,那些她過去常常會出現的厭世與悲觀情緒,隨著孩子的到來,突然之間消散了。孩子的到來,也對夏雨產生了很大影響。

女兒出生后,夏雨有長達兩年半的時間,沒有外出拍戲,而是專心在家陪伴孩子。在這期間,夏雨錯失過幾次很好的電影劇本,有人曾經問他是否感到可惜,夏雨說:「當然不會,因為孩子是我至今為止最好的一部作品。」

夏雨的女兒看他衝浪

在陪伴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一些曾經困擾夏雨很久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夏雨說,小時候自己腦中常有很多為什麼:為什麼父母要離婚,為什麼爸爸不帶著我生活,為什麼要在姑姑家長大,為什麼見不到媽媽……後來,成為父親后,他突然理解了自己的父母:

「人生就是這樣,酸甜苦辣,都不容易。」

夏雨與父親

而那幾年,袁泉也降低了拍電影的頻率,漸漸回歸家庭。但是,從《我的前半生》中的唐晶,再到《羅曼蒂克消亡史》中的吳小姐,幾乎她的每部作品,都能讓人回味許久。

《我的前半生》中的袁泉

2014年,袁泉出演韓寒導演的《後會無期》,在劇中,她恰到好處說出的那句:「喜歡就是放肆,但愛就是克制」,在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成為社交網路上被頻繁引用的金句。就連韓寒都特意寫了一段文字稱讚袁泉的演技,他說:

「她對台詞節奏的把握極好,有的時候我在監視器里覺得該說了,她就是會多停頓半秒,結果效果更好;有的時候我覺得該停了,她還多說半句,結果依然是她的更好。」

「遇上一個好的演員就是希望有幾萬尺膠片永不停機。」

電影《後會無期》中的袁泉

今年,夏雨45歲了。這些年,夏雨參演的電影並不太多,他把大部分時間都用來陪伴家人與享受生活,他學滑板、滑雪、衝浪、帆船、泥地賽車,甚至跟著專業的老師學了幾個月魔術。就連黃渤都在看過夏雨的魔術之後,建議他去擺一個魔術攤,自己去替他收錢。

滑滑板的夏雨

夏雨的粉絲早已習慣他的「不務正業」,他們稱夏雨為「課外活動組組長」,說他已經是「半退休」狀態。夏雨說:「人一輩子就這麼幾十年,你所擁有的東西其實都不是你的,它們只是寄存在你這裡,我們努力賺錢買了房子和汽車,還要為了更大的房子和更好的車子努力,能不累嗎?」

曾經有人問袁泉,怎樣看待夏雨的這種生活態度,她回答:「無論他是變魔術還是滑雪,我永遠是他最忠實的觀眾。」

不拍戲的時候,夏雨和袁泉很少出現在大眾視線中,偶爾出現在新聞中,通常都是他們帶著孩子在超市購物,或者是與好友聚餐。而另一方面,雖然演戲不多,但他們的每次出演,從來不會讓觀眾失望。

2020年初,憑藉在電影《中國機長》的表演,袁泉獲得了第33屆金雞獎最佳女配角,以及第35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配角。

這一年,袁泉43歲。

電影《中國機長》中的袁泉

夏雨在微博上恭喜了自己的妻子,他說:「梅開二度,小姐姐加油。」在這一年的年末,夏雨出演的電影《送你一朵小紅花》上映,電影中,夏雨扮演的父親老馬熱愛魔術,且開明幽默。袁泉也在自己的微博上,替丈夫宣傳了電影,她說:「大叔有點帥啊,等著買票。」

此時,是兩人戀愛的第21年了。

或許,在人生中相遇簡單,但長久的陪伴、共同的成長、以及彼此的理解,實屬難得。更何況,相遇本就不簡單了。

袁泉42歲生日那天,夏雨曾寫了一首小詩送給她: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新的一歲繼續燦如春華,皎如秋月,翩若驚鴻,婉若游龍。風姿綽約,平安自在。」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如今的袁泉與夏雨,早已擁有了比100%的愛情,更為珍貴的東西。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