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間的床榻隱私,就這麼被拍出來了?!

私人生活

在求子這件事上,從古至今,無論中外,全人類的心態其實都是一樣的。

而孕育一個孩子,從受精卵到胚胎的形成,是極其私密和個人化的過程。

更不要說代孕,借卵這種頗受爭議的灰色產業鏈了。

而偏偏就有一個導演碰觸了這片 ” 禁區 “,硬是把夫妻倆要孩子這件隱私放到檯面上供人觀看,咀嚼。

片名也起得挺有意思——

《私人生活》

Private Life

影片一開始就是一個讓人想入非非的鏡頭:裸露的雙腿,性感的蕾絲花邊內褲,還有豐滿圓潤的臀部 ……這是一上來就高能預警嗎?

下一秒,一根針頭進入畫面,原來是丈夫在給妻子打助孕針。

理查和妻子瑞秋是典型的中產階級知識分子代表,一位是小有名氣的劇作家,一位是頗有才華的小說家。

二人品味相投,事業順風順水,二人二狗的組合,簡直是所有年輕人夢寐以求的中年生活!

可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人到中年,仍然沒有自己的孩子。

別看現在丁克挺火,實際上這種事真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

在年輕時,夫妻二人一心撲在事業上,等到 40 多歲了想要一個孩子,才發現阻礙重重。

首選當然是自然受孕,可夫妻二人使出渾身解數也毫無成果,只能藉助醫療手段。

家裡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藥物,每週定期檢查,走訪各大醫院,可惜仍毫無成果。

於是二人開始考慮體外受精胚胎移植

這是一次不小的突破,當繁衍後代這種本應該自然又私密的事要藉助冰冷的機器實現時,過程和面子都已經不再重要了。

可是現實又給他們重重一擊:理查的管道被堵塞了,無法輸出任何精子。

加上理查的情況比較特殊——只有一個蛋蛋,所以手術難度更上一層。

不僅如此,高昂的手術費用也讓夫妻倆倍感壓力,張口去管別人借,就意味著完全將自己的私生活扯出來供人議論。

太窒息了。

令人遺憾的是,即使這項手術花費了如此大的精力財力,還是因為瑞秋卵細胞發育不良失敗了。

有人會說,這麼折騰幹嘛?為什麼不乾脆領養一個?

也不是沒考慮過,他們在網上篩選無數檔案,最後聯絡上了一個懷孕的年輕女孩。

可是等一切都談好了,來到約定的餐廳,女孩卻放了他們鴿子,滿心懷揣的期待瞬間煙消雲散。

在等待新領養的漫長時間裡,醫生向他們推薦了成功率更高的方法——代孕。

一開始瑞秋是拒絕的,她無法接受丈夫和其他女人的基因結合,這等於完全將自己排除在外,在她眼裡和丈夫出軌沒什麼兩樣。

但是他們幾乎已經嘗試了所有其他方法,為人父母的願望與人到中年的空虛和焦慮碰撞,不知不覺已經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最終在丈夫和醫生的開導下,瑞秋同意嘗試代孕,但是又遇上了新的難題:

沒有合適的代孕人。

影片這裡也展現了代孕產業鏈的真實一面,年輕女孩們根據學歷長相和健康狀況明碼標價。高學歷的大學生更是成為搶手貨,檔期排得比明星還滿。

就在這時,新的希望出現了。

理查的繼侄女薩迪從大學暫時休學,寄居在理查家。

薩迪生性自由,懷揣著一份作家夢,理查和瑞秋這對文藝青年在她眼裡簡直是人生典範。

而且,薩迪竟然十分樂意為理查一家捐卵,在她眼裡理查和瑞秋一定會是時尚又開明的父母,而且沒有什麼比幫助自己愛的人成立一個家庭更有成就感了。

可薩迪的母親就沒這麼熱情了,她覺得理查和瑞秋怎樣折騰都是他們自己的事,但不應該把自己的女兒牽扯進來。

仗著年輕把自己的身體當成財產來賣,這在母親眼裡是無法接受的。

捐卵代孕這件事,無論在哪個國家,都面臨著倫理道德,甚至法律上的爭議。

但在美國代孕是合法的,只要薩迪作為一個成年人自己同意,任何人都沒有干涉她的權力。

即使再不情願,母親也只能尊重她的選擇。

然而之後事情就順利了嗎?

空有熱情是不夠的,首先薩迪要通過各種各樣的抽樣檢查,還要注射大量的激素。

發胖,嗜睡,情緒躁動,都是藥物帶來的後遺症。

一次檢查之後,醫生冷冰冰地通知薩迪,她的卵子發展不如預期。

激素反應加上心理壓力,薩迪崩潰得大哭起來。

理查再也忍不住了,他衝進醫院對著醫生大喊,自己的侄女是一個人,不是農場裡的牲畜。

治療還得繼續,但是夫妻倆都覺得事情的發展已經逐漸失控。

孕育一個生命,本來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為什麼弄得如此狼狽?

這部電影由美國女導演塔瑪拉 · 詹金斯根據自身生活自編自導,影片中夫妻倆代孕求子的艱難歷程正是她本人生活的真實寫照。

電影中的許多細節,是你想像不到的真實。

攝像機直接代替了觀眾的眼睛,以一個侵犯者的姿態闖入這對中年夫妻的生活,從床上到床下,窺探著理查和瑞秋的一舉一動。

生活早已被打亂,無數的難堪與尷尬,全被赤裸裸地扒開,甚至過於赤裸和暴露。

上一秒還從馬桶上站起來光著屁股和丈夫爭吵,下一秒就滿臉笑容迎接領養機構的工作人員。

就連人工授精的整個過程也被全盤刻畫,取精室內壞掉的遙控器和關不掉的黃片,像極了夫妻倆失控的生活。

現在再回想起電影的名字——《私人生活》。

為了懷上孩子,夫妻倆必須做一些很私人的事;但一旦懷不上孩子,你的身體從內到外都會暴露於眾。

電影中無數次出現的手術室鏡頭,女主叉著兩條腿,冰冷的手術燈光照在她身上,彷彿一條砧板上的魚。

像是虔誠的信徒,等待受孕的福音。

安靜擁擠的候診室,玻璃窗上的孕婦風鈴,都呈現出一種戲謔的荒謬感。

回到劇情,薩迪為了提升卵泡數量私自注射了過量的藥物,導致身體出現強烈反應,為了薩迪的身體,整個捐卵計劃不得不停止。

一切的忙碌都付諸東流,理查反而覺得鬆了一口氣。

一直以來竭盡全力去實現自己為人父母的夢想,這件本該是美好的事情卻成了一種執念,生活被打亂,婚姻被割裂,一切潛在的問題都被激發出來。

不香豔,不性感,夫妻倆完全淪為被生活戲弄的對象。

導演在這部私人化的生活小品裡加入了一些冷幽默,在苦澀中調和出一絲風趣。

影片結尾,理查和瑞秋依舊選擇了領養,再次來到熟悉的餐廳,等待著可能會出現的那個孩子。

和第一次不同的是,他們坐在了一側,雙手緊握。

破碎的生活正在慢慢縫合,或許這一次,能否為人父母不再是生活的全部。

來源:電影雜誌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