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讓李雪琴放過直男,不如讓直男放過這朵鐵嶺野玫瑰

余男

余男好性感」的熱搜讓氧叔頗為意外,並非覺得這熱搜很尬,只是以前的印象里,余男這類非第一眼美女不僅讓人很難get到美感,甚至總被觀眾吐槽丑。這位10年拿了8個影后,默默貢獻精湛演技的女演員,如今卻憑藉潛入夜店探案的女刑警一角出了圈,屬實驚喜又意外。

還沒來得及欣慰大家越來越能接受世俗標準外的美,一些有爭議的聲音又冒了出來…

雖然早就見識過各種著名厭女言論,顏值優等生劉亦菲都會被評價「她那樣的在我們這嫁不出去」,但看到這類發言還是不禁想問,即使這個女明星業務過關,出道多年也沒有什麼負面新聞,真的會對女性厭惡到生理不適的程度嗎?或者真的要把厭惡誇張到這種程度嗎?

上周氧叔的神話系列講了男性話語權下的「奔女」和「貞女」(👈戳一下複習),其中有一條評論對兩類女性所蘊含的男性厭女心理分析的很到位,不過她們身上所展現的僅是隱形的厭女心理,今天氧叔仍是以神話題材為脈絡,通過講述神女被降格和污化的過程,更乾脆直接的深究這份厭女心理,為啥?至於嗎?

▲推薦《厭女》一書

西王母——面目最複雜的複合型神話人物

傳說中的西王母,是中華民族的總先妣,可以說是中國遠古歷史中最具神秘色彩的神話人物。她的形象和事迹都具有善惡的兩面性,一方面她是主管刑殺和瘟疫的凶神、惡神,另一方面,她是賜予人們長壽百福、後嗣興旺的吉神、善神。

中國女星中,具有西王母這種亦正亦邪的毀滅性氣質,氧叔想到三位女性:余男、潘虹、劉曉慶

余男,方頜、且頜角靠下,氣質硬朗絕不單薄,利落短髮進一步削弱性別差異,減少女性柔弱屬性,盡顯中性與剛性。她像一頭散發著荷爾蒙氣息的矯健母豹,難以征服更無法駕馭,原始野性的不帶有一絲男權壓制的諂媚和討好。

她可以代表最早的西王母形象:令人畏懼的半人半獸,人的身形,虎牙豹尾,獰厲而威嚴。頭髮蓬鬆,善於吼叫、居住在昆崙山的洞穴里,驅使著飛禽猛獸。掌握巨大權力,展現著生命和人類心理黑暗的、深不可測的方面。

▲作品來自:AaZhong

余男的這雙眼睛也邪氣的非常特別,如西王母身兼冥神和山神合二為一的地獄妖神,具有統治黑夜與冥界的恐怖氣息。

首先是不留餘地的眉眼間距,能容忍的情緒波動範圍非常逼仄,再是跋扈粗重的眉毛,面無表情的時候也像橫眉冷對;黑白分明的眼珠展示著斷然棄世的絕決,正如西王母對人類的生命有生殺予奪的權力,掌管五刑殘殺和瘟疫,甚至有時又會降災,一時弄得天下騷動。

▲作品出自:Judy0501(這幅圖中的西王母眼睛斜視和余男一摸一樣…)

後來西王母變為賜人福壽的女神,握有不死葯,還能賜人福壽和子嗣、化險消災,這時的西王母形象可由潘虹代言。

同樣是端莊底盤的方頜,比余男更加精細的鼻骨和剋制的唇,溫柔和藹的五官形狀和布局,讓她看起來具有生養、呵護天下生靈的慈善心腸。作為生命之神,西王母神話的世俗母性化在東漢達到了頂峰,她開辦蟠桃會、降雨救百姓、領著各路女仙點化蒼生。

從潘虹年輕時照片可以看出,她和俞飛鴻、惠英紅等都是原生面部自帶大齡感的女性,那時的她,神態就帶有莫問得失的淡然,頗具無需嬌艷競芳的女仙領袖風範。隨著年齡的增長,時光刻下了自然的紋路,賦予她雍容華貴的風采,更不失司命女神掌天地賞罰的神威。

中國古神話中歷來存在著一個辯證的觀念,不僅是善與惡,還有生神與死神——創造生命之神與刑殺生命之死神乃是同一個神,西王母正是結合了「生」與「死」兩面的體現。

人類這份對母性至高無上權力的記憶,在文學作品中有大量體現,比如「古今中外一祖母」的賈母,她寬厚仁慈而又心狠無情,理性智慧而又糊塗護孫,她集慈愛的母性和無上的權威於一體,同時兼具善惡兩面性,如同神話傳說中的西王母,統治著大觀園這個女性的伊甸園。

然而,西王母形象隨著父權制代替了母權制,被改造的最為徹底。從最開始天地人間的統治者,無拘無束又可怕的半人半獸形象,一步步被世俗化和降級。

▲作品出自:鹿溟山

確實,在男權社會中哪能允許這樣的女神存在?戰國以後西王母脫盡了主刑厲的難以馴服的野性,凶神的一面也慢慢減少。原有的神職都被剔除或者乾脆轉移到男神身上,她不再掌有至高無上的神權,已經退居幕後、配夫生子,管理一些瑣事,變成了一個極其普通的給凡人賜些福壽的女仙,面目也變成了容顏絕世的人間美少婦。

劉曉慶可以代言這個時期的西王母,經過毛戈平霧化含情眉眼的妝容潤色,飛揚的眼睛帶來的妖異昭然其上,遠遠蓋過厚重方腮帶來的威嚴霸氣天尊范。

嫦娥——神話體系中最早的紅顏禍水

隨著男權文化在各個領域的霸權的最終確立,女性神話的迷霧慢慢淡去,為了繼續鞏固對女性的壓制和統治,封建社會的男性以一種矯枉過正的方式,通過對女人的貶低和醜化來強化自己的權威,這種心理反映在神話女性改造方面,集中體現為對女神的妖魔化中。

最初嫦娥只是服用了不死葯而變成了月神,她的故事和后羿無半點關係。這時的嫦娥形象可以由邱佩寧和顏丹晨代言,所居月宮,遠道荒寒,仙子紅唇潤玉、柳眉微蹙,抱著玉兔獨自徘徊往來。有寂寞、有清冷,但不容一絲一毫的褻詬。

▲《西遊記》里的嫦娥拒絕豬八戒也就算了,《寶蓮燈》里的嫦娥連天界第一美男二郎神都拒絕…

再後來就被加上了「偷盜」的惡名,「羿請不死之葯於西王母,恆娥竊以奔月」,這時嫦娥才開始和后羿聯繫起來。這種貪心或者耐不住寂寞的嫦娥形象,可以由臉蛋更多情、世俗情意更充沛的陳紅代言

▲這版的台詞很污

再後來,嫦娥被安上了「背叛」和「棄夫」的雙重罪名,在男性心目中被定位為不忠實的妻子,因此也被安排了悲慘的結局,要麼就是被囚禁在凄冷的廣寒宮裡忍受千年的孤獨寂寞,要麼就被變成了醜陋的癲蛤蟆。「遂託身於月,是為蟾蜍」。

這個版本的嫦娥,可由妖氣更重的姚笛代言,上眼瞼線條曲度高、眼頭尖細,重心靠後,眼尾上揚讓這份妖氣愈加放肆,變成輕佻,鼻子觀感略笨重,下巴前翹,乖戾、衝動、少思慮。

終於,男權文化完成了對嫦娥的全面妖化,嫦娥從神變成了非人,從美女變成了醜陋的癲蛤蟆,從月亮的母親變為竊葯的月精。

同樣被醜化的女神還有女魃,從幫助黃帝打敗蚩尤,立下汗馬功勞的女神,變成了禿頭貌丑,性格淫蕩,到處肆虐的令人討厭的角色。中國男權神話系統對嫦娥和女魃一類女神的醜化和妖魔化,類似西方對現實世界「魔女”的消滅(比如中世紀燒死女巫),體現著男性主義文化中的「厭女症」心理。

▲作品出自:樂樂樂兮

掀開男性話語權的障壁

神話故事中女神被剝奪主宰地位,逐漸失勢與降落,變成了「男人的」;對嫦娥、女魃的醜化,更是以倫理的名義,讓不服男權管教的女性遭受全體民眾的厭惡、排除和拋棄。

這份厭惡在現代仍在繼續,最近李雪琴拍攝的男人裝引起不適觀感,氧叔並不認為是網友所說的「丑」,而是一種女性形象的變化趨勢,一本男性向雜誌的性感公式,彷彿是千百年來將女性納入男權秩序軌道的延續。女子無才便是德,管你是什麼名校畢業的才女,不還是恨不得把「我有胸」仨字寫在臉上?

而那些無法被納入軌道,不受支配和控制的女性,挑戰著男性的權威,自然讓他們既恐懼又反感。

對比同是諧星的辣目洋子、金靖,還有性格鮮明獨特的張雨綺、戚薇等男人裝,她們展現的性感中有著女性的自由、反抗意識,甚至無法馴服的野性,這份讓人心悅的性感並未被操刀閹割。

女神的降級不僅是古代婦女的寫照,仍是反映現代兩性關係的一面鏡子。希望今天這份神女的溯源,能讓你們在神話中找尋到女性真實的過去,希望女神文明的發現,能給女性帶來把握自己身份的全新契機。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