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頭功和奧特曼,哪個才是直男之光?

鐵頭功

  作者 | 位亮

  編輯 | 未生

  在上流君小時候,豎起手來大喊世界由我守候的奧特曼少年,都要被嫌棄沒出息。

  鐵頭功,才是我們圈子的主流。畢竟捷徳奧特曼也是鐵頭功的忠實愛好者,更何況,面對頭更鐵的怪獸,捷德也腦門冒火花地被彈開。

  鐵頭功和奧特曼,高下立判。

  於是,但凡有新的小夥伴想要加入我們,豪飲井水結拜時,都要接受我們睥睨眼神的無聲拷問:你會鐵頭功嗎?

  只有會鐵頭功的男人,才能有資格參與到誰是大哥的競爭中

  不過,鐵頭功到底是如何風靡直男群體的?

  說到鐵頭功,一切都要從馬里奧大叔說起。

  大家一邊按著手柄興致沖沖地玩著超級馬里奧,懵懂尚且稚嫩的心底,疑問冒泡——

  為什麼瘦小的馬里奧大叔敢頭撞紅磚,撞得興致勃勃?

  終於,我們在另外一個遊戲中找到答案。

  幾個小夥伴,放學後齊聚遊戲廳。隔壁留著長發的吸煙的大哥,雙手在遊戲機上興奮地敲擊,操縱藍上衣的傢伙,敲擊得越快,人物頭就甩得越快,光著膀子的對手被撞得愈加束手無策,血條驟減。

  藍衣服贏了。大哥握拳,一聲怒吼。

  遊戲叫《三國志》,藍外套叫關羽,他的技能叫鐵頭功

  我們恍然大悟,馬里奧大叔會的不就是這種「武林絕學」嗎?!

  鐵頭功——這個沒有花架子,只有絕對力量的武功,就是我們的功夫夢起源。大家已經無法抗拒地愛上鐵頭功,眼神相對時,都能看到對方心潮激盪。

  搶我們玩具的、欺負我們的壞小子,耍賴的罵髒話的強壯同學……總有一天,撞得你們頭暈目眩,跪地求饒。

  鐵頭功,就是我們給這個世界的答案。

  另一邊,不滿足於實用,追求美感的傢伙,都在苦思如何將蠻力的鐵頭功優雅化。

  《街霸》裡本田的鐵頭功成了我們模仿的對象。他的身體像平滑的箭般乾淨利落,悶頭直向前撞去,不把對方放在眼裡的自信,姿勢瀟灑。

  一時間,學會鐵頭功幾乎成了班裡每個男生的畢生追求。

  那時的互聯網都還充滿著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奉獻精神,敵不過時間的老師傅,大方把他的畢生絕學,毫無保留地教給大家,而沒選擇出一套九塊九的線上水課。

  一窮二白少年,白嫖老師傅的心得,好學跟風者,也不只是我們幾個毛頭小子。

  老師傅諄諄教誨:初練之時,因腦骨尚未堅而腦易傷,須由軟到硬,由輕到重,循序漸進,切忌操之過急。

  習練時須提氣充腦,每日行若干次。初時不可猛力頂撞,須練習稍久再逐漸加重,而頂撞之次數,亦隨之增加。

  
須勤習一年,方能初步功成。

  於是,毛頭小子們手捧「祕笈」,忙不迭下場練習。

  其實,那時候鐵頭功早不是平常功夫了,已跟著少林寺走向世界。

  在少林寺武僧團二十多年來,100個國家的深度交流中,8年的時間內,少林武僧在4大洲的表演共計觀眾三百萬人,每次表演都能成為電視節目爭相採訪的對象。

  而作為硬氣功中絕對的代表,頭開鋼板,又是每次必不可少的項目。

  這些表演,吸引著對少林武功神往已久的老外們。沒見過世面的外國電視台紛紛前往河南求證,無數折服於此的外國友人,漂洋過海跑來拜師學藝。

  到2007年,就已經有5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有專門學習少林功夫的學校和團體,少林功夫有洋弟子300多萬人。

  儘管在美國,老外一時分不清,少林寺文化交流中心和少林出逃弟子釋延明創辦的美國少林寺,誰是正宗誰是盲流子,但不管哪一家,頭碎鋼板的鐵頭功,是課程上必不可少的項目,如同絲巾之於大媽一樣重要。

  那些已經來河南進修過的友人,恨於時間太短未學到真正的技能。回家開始在網上尋找翻譯成英文的少林古籍,鑽研只學了三成的硬氣功。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全國上下被氣功點燃。

  氣功大師被部隊邀請,給優秀偵察兵們傳授技能,頭碎紅磚的鐵頭功成了部隊中必備的訓練科目。

  當老兵談起那段鐵頭功撞樹撞牆的時光,依然滿是自豪與得意,現代的年輕人吃不了苦。

  07年一次,中印陸軍聯合反恐訓練,中方油錘貫頂、頭頂碎瓶等鐵頭功,給印方參訓人員留下深刻印象。

  印方指導組布德瓦爾上校稱讚,中國軍隊訓練有素……..尤其是硬氣功,值得印度軍隊借鑑。

  印度借沒借鑑不清楚,鐵頭功之類的硬氣功倒深受越南領導喜愛。

  雖然我方早已取消了硬氣功表演,但當時,在民間到官方這兩股潮流的齊心努力下,鐵頭功,從少林七十二藝到武當三十六功,從業餘走到正統,跨過物理空間席捲全球,最終衝破次元壁,世界人民都在練鐵頭功。

  捧著「祕笈」老老實實「深造」基本功的少年們,也越發看清世界趨勢,各個摩拳擦掌。

  在約定的日子一齊出山,華山論「頭」,切磋鐵頭功,二胖信誓旦旦,頭頂金剛鑽固然有點困難,但碎個核桃還是不在話下。

  二胖打頭陣,蓄力運氣,用頭撞牆,只聽啊的一聲慘叫,二胖捂頭。一旁摩拳擦掌的大家,過來圍著安慰,晶瑩的小東西在二狗眼眶中打圈,嚇得大家說道:我們今天到此為止吧,改日重新出山。

  鐵頭功練得好,腦震盪少不了。

  直到後來,我才從醫生朋友那裡打聽到了鐵頭功的訓練祕訣——

  要想訓練鐵頭功,主要訓練肩頸部肌肉。在撞對方後,自己強健的頸部肌肉能很好地保護頸部神經,不會那麼敏感地傳輸給大腦讓人體休克。

  換句話說,只要頸部肌肉強大了,頸部神經就不會那麼敏感,我們就感覺不到撞擊的頭疼。總之就要訓練頸部,增強被撞後的麻木感。

  二胖似乎恍然大悟,驚呼:這不就和偉哥的原理一樣嗎?增強麻木,延長….

  二胖恍惚覺得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趕忙閉嘴,稚嫩的我們還不知道偉哥是誰,二胖說:「我們下次再重新出山「。

  再後來,重新出山的日子遙遙無期,時光流轉,大家便天各一方,在生活的路上繼續撞牆:工作KPI失業,升學留學,結婚彩禮買房,疾病……

  這牆越來越多,越來越虛幻無形。悶頭撞去的結局就是屢屢撲空,一臉的狼狽無奈。我們早也放棄了鐵頭功尋找新的鈔能力。

  時而在公園裡還能撞到光膀子的光頭大爺以頭撞鐵柱,一股熟悉的味道撲面湧來。

  酒吧舞池中裡的潮男靚女,並排勾肩搭背,跟著律動上下起伏,無器械操練鐵頭功

  沒人再妄想撞開生活的牆,昔日的鐵頭功,成了我們甩掉日復一日,每日無常相伴疲憊的消遣方式。

  我們都曾是鐵頭功少年,還有美好未來。只不過唯獨讓我擔憂的是:

  二胖,偉哥你用了沒?

來源:網易上流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