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丞琳:李榮浩,如果我沒遇見你……

楊丞琳

  這些年,楊丞琳似乎一直在反覆做著一件事情——逃出某種框架。

  如今人們說起她,似乎很難用她的某首歌、某部劇或者某個身分來概括。

  而這種「不被框住」,很大程度上得益於這些年來,她的「突圍」與「躲避」。

  如今看,在30歲之前,楊丞琳的人生指南更多的是:「我能做些什麼,我就去努力」。而30歲之後,她的人生信條成為了:「我想做些什麼,我就去嘗試。」

  而更為量化的形容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注重自我」的比例,在楊丞琳的人生中,逐漸增加。

  楊丞琳的右臉臉頰上,有一顆痣。

  在剛出道時,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因為這顆痣,在各種選拔與試鏡中,被頻繁淘汰。甚至有導演直白地告訴她,這顆痣就像她臉上的一個瑕疵:「如果不點掉的話,你很難在娛樂圈裡有什麼發展。」

  楊丞琳還真的跑去醫院諮詢過醫生,有什麼辦法去掉臉上這顆痣,結果醫生告訴她,因為這顆痣長得太大,如果點掉,很容易會給臉上留下疤痕。

  聽到這裡,楊丞琳只好作罷。

  那些年,為了能有更多機會,楊丞琳不斷參加大小比賽與試鏡,前後加起來,甚至超過了50多次。

  但是大多數結果,都是以失敗告終。

  好不容易在吳宗憲主持的《超級新人王》裡拿到了周冠軍,卻在準備下一輪比賽時,被告知節目被叫停。

  這讓楊丞琳十分沮喪,她甚至將節目的叫停歸結於自己的霉運:「是不是因為我總是失敗,所以才害的節目停掉。」

  雖然屢敗屢戰,但楊丞琳從沒想過放棄,原因很簡單,她要替家中還債。

  楊丞琳幼年時期

  在楊丞琳14歲那年,由於父親經商失敗,家裡在一夜之間,欠下了900萬台幣。

  彼時,楊丞琳剛考上台北華岡藝校,成為了大、小S的學妹。原本是無憂無慮的讀書年紀,但掙錢卻成為了楊丞琳人生中最緊急的事情。

  也正因為此,她開始參加各類選拔與試鏡,希望著有朝一日能夠被選中出道,因為在那時楊丞琳的認知中:只要成為了明星,就一定會掙到錢。

  讀書時期的楊丞琳

  楊丞琳的轉折,在1999年到來。

  1999年,15歲的楊丞琳參加了「年代健康美少女」的選拔,比賽走到最後,她和另外3個女孩黃小柔、冷嘉琳和張棋惠被選拔出來,在第二年組成了美少女組合「4 in love」。

  也是在這一年8月,在另一個名叫「宇宙2000實力美少女爭霸戰」的比賽中,脫穎而出了3個女孩子,被當時還叫「宇宙唱片」的華研唱片選中,組成組合S·H·E。那時沒有人曾想到,在華語樂壇最黃金年代之初出現的這兩支少女組合,卻在日後,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美少女組合「4 in love」

  和S·H·E發行第一張專輯就入圍台灣金曲獎不同,4 in love進入演藝圈後的道路,並不順遂。縱使她們演唱的歌曲《一千零一個願望》飛速走紅。但歌紅人不紅,在那一年,許多人都會唱那一句「許下我第一千零一個願望」,但卻沒有幾個知道,唱這首歌的這四個女孩是誰。

  一次,她們在音像店舉辦新專輯簽售會,組合有4個人,但前來參加的只有3個粉絲。楊丞琳後來說:「當時我們幾個小女孩,都覺得丟臉透了,四個人在車裡抱頭大哭。」

  因為唱片銷售成績差,再加上台灣「921特大地震」對整個娛樂行業產生巨大影響,多重原因之下,2002年,在發售完第二張專輯之後,「4 in love」組合宣布解散。

  組合裡的黃小柔說:「沒有任何預兆,明明前一天大家還在跑通告,第二天就被叫回唱片公司,告訴我們解散了。」

  美少女組合「4 in love」

  因為在當時,經紀公司與唱片公司是分開的兩個體系,所以當被唱片公司解散後,楊丞琳和其他團員,又接著被經紀公司叫回去,老闆問她們想要做什麼。

  在所有團員中,只有楊丞琳非常清晰地回答:「我要演戲」。就這樣,小時候夢想是唱歌與跳舞的楊丞琳,踏上了演戲的道路。她先是搭檔余文樂與彭于晏出演了偶像劇《愛情白皮書》,又在之後成為了電視劇《流星花園》中杉菜的好朋友小優。

  電視劇《愛情白皮書》中余文樂、楊丞琳與彭于晏

  而隨著《流星花園》的爆火,楊丞琳也開始漸漸走入大眾視野,偶爾走在路上,她還會被人認出。只不過相對於真名,那時大家見到她,總會以劇中的角色「小優」來稱呼她。名字依然沒被記住,但楊丞琳卻並不覺得失落,因為相比之前的默默無聞,「被認出」絕對算是一種進步。

  楊丞琳說:「能被認出,就說明我離夢想,又近了一步。」

  電視劇《流星花園》中的楊丞琳與大S

  縱使通過《流星花園》收穫了一些關注度,但那時的楊丞琳,卻始終沒有找到屬於自己的領域:唱歌組合解散,演戲沒有大火,公司開始打算,讓她嘗試一下主持人方向。

  2002年,楊丞琳成為了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的代班主持,與她搭檔的,是吳宗憲與阿雅,而在她之前的代班主持,則是S·H·E。

  在楊丞琳最初加入節目時,吳宗憲說:「演藝路不好走,以團體姿態出現,慢慢不紅,也可以走主持的。」

  沒想到,這一主持就是4年。

  《我猜我猜我猜猜》中的楊丞琳、吳宗憲與阿雅

  在這4年間,楊丞琳一邊工作,一邊還債,還結交了許多好朋友。林依晨就是其中一位。那時,她每次見了家中同樣欠債的林依晨,打招呼的第一句話一定是:「你家欠的債還剩多少錢要還?」

  綜藝節目中的楊丞琳與林依晨

  林依晨與楊丞琳相識於一次綜藝,楊丞琳後來說,自己看到林依晨的第一眼,就覺得:「哇,這個女孩好可愛」。那時林依晨早已憑藉偶像劇走紅,而楊丞琳還尚未出名,她害怕別人覺得自己「想去蹭林依晨的熱度」,於是在第三次見到林依晨時,才敢主動去交換電話號碼。

  林依晨慢熱,楊丞琳活潑,兩個性格互補的女孩子很快變成好友,甚至還相約要在同一個小區買房子。

  雖然這個約定最終因為林依晨出國讀書沒有實現,但兩人的友誼,卻持續至今。

  十幾年後的2021年,因為長久以來被媒體報道為「婚姻不幸福」的林依晨不堪其擾,在微博上寫了一篇文章回應。

  很快,楊丞琳轉發了這篇文章,她說:「聽聽當事人的聲音,好嗎」。

  2004年,楊丞琳搭檔賀軍翔出演電視劇《惡魔在身邊》。

  電視劇拍到一半,公司讓楊丞琳為電視劇演唱主題曲《曖昧》,最初楊丞琳知道自己要唱歌時,感到十分不可思議。她說:「那時我已經沒有想做歌手了。」

  對那時每天周旋在主持人與演員兩種身分之間的她而言,那個以歌手身分出現在大眾面前的楊丞琳,似乎已經離自己很遠了。

  電視劇《惡魔在身邊》中的楊丞琳與賀軍翔

  但縱使如此,楊丞琳還是錄製完了電視主題曲《曖昧》,而這首歌也成為了楊丞琳第一首單曲。在當時《曖昧》賣出了十六萬張的好成績,楊丞琳的公司替她舉辦了慶功宴,宴會上,她的偶像孫燕姿還發來了道賀的視頻。視頻的最後,孫燕姿握住拳頭對楊丞琳說:「丞琳,要加油喔。」

  也是在這一年,「甜心教主」王心凌拿下了台灣偶像劇收視冠軍,而「電眼教主」張韶涵推出了音樂專輯《歐若拉》。而憑藉《惡魔在身邊》飛速走紅的楊丞琳,也被媒體冠以「可愛教主」的頭銜,與王心凌、張韶涵一起,被封為了「台灣三小天后」。

  回頭看,以《惡魔在身邊》為起點,在台灣偶像產業最輝煌的那十年裡,楊丞琳無疑是重要的見證者與參與者。在此後的日子裡,她走上了自己「甜偶」女主角之路:搭檔潘瑋柏出演《不良笑花》,與羅志祥合作《海派甜心》。

  在那幾年,由她出演的偶像劇,數量突破了20部。

  電視劇《海派甜心》中的羅志祥與楊丞琳

  電視劇《不良笑花》從左至右:陳妍希、潘瑋柏、藤岡靛、楊丞琳

  雖然在故事上有區別,但幾乎那時楊丞琳的每一個角色,都能被提煉出某種共性——甜。

  沒有偏差,也沒有驚喜。那些年,就連登上綜藝《康熙來了》,與她有關的話題,也都是聚焦於可愛、娃娃音以及如何向男友撒嬌,甚至連她的節目主題,都被定為:「裝可愛是必要的。」

  然而實際上,楊丞琳最初出道時,她所屬的經濟公司並沒有打算將她朝「可愛」方向規劃。在當時,公司給她的定位是「倔強天使」,楊丞琳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之間就成為了「可愛教主」。

  時至今日,雖然楊丞琳早已不再以「可愛教主」自稱,但她仍十分感謝這個頭銜:「因為我確實是靠著這個頭銜,一步步走紅的。」

  「可愛教主」的身分對於楊丞琳來說,成為了她區分於其他女歌手的標籤,但反過來,這個標籤也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將楊丞琳鎖在了某種框架裡。

  那幾年,除了扮演的角色大多是明朗可愛的少女,她推出的專輯,也無一例外都充滿著可愛風格。2007年,楊丞琳發布第三張專輯《任意門》,專輯封面楊丞琳的水母頭造型,在那一年的娛樂圈裡掀起了一股熱潮,許多明星紛紛效仿。

  專輯《任意門》中楊丞琳的水母頭造型

  但回歸專輯本身,這張專輯無論從銷量還是口碑上,在當時都並沒有引起太大反響。如今看,如果這張專輯除了「水母頭風潮」外,還有什麼收穫的話,那就是專輯中那首叫做《幸福果子》歌曲的作曲者——李榮浩。只不過當時楊丞琳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和李榮浩發生什麼故事,後來楊丞琳說:「而且李榮浩三個字,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很年長的人。」

  雖然《任意門》這張專輯反響不大,但是她第二張專輯《遇上愛》中的那首「左邊」,卻在那一年,因為電視劇《奮鬥》中「米萊」一角的演唱而大火。

  《任意門》之後,楊丞琳和團隊意識到搞怪風格並不適合自己,而可愛的標籤,也不再是適用於當下樂壇的「良藥」,於是開始計劃著轉型。2008年,她發行專輯《半熟宣言》,楊丞琳說「半熟」指的是自己當下的狀態:「處於女孩與女人,可愛與敢愛之間。」

  專輯《半熟宣言》封面

  三年後,她剪掉留了10年的長髮,徹底告別可愛形象,帶來了第八張專輯《仰望》。

  專輯《仰望》中楊丞琳的造型

  在宣傳這張專輯時,楊丞琳再次來到《康熙來了》。節目將楊丞琳幾年前在節目上扮可愛的視頻再次播放,楊丞琳看著屏幕裡那個剛出道、扎著馬尾、用可愛腔調說話的自己,轉頭對主持人蔡康永說:「你們看到的那些東西,都已經不復存在了。」

  這一年,楊丞琳28歲了。

  也是在這一時期,楊丞琳開始跳出之前的演技框架。

  她出演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個「不甜」的角色,在電視劇《荼蘼》中,用雙線敘事的方式,展示了主角鄭如薇的兩種人生:一種是為家庭妥協的主婦,另一種則是為自己奮鬥的獨立女性。

  最初,在看過劇本後,楊丞琳立刻打電話給自己的公司:「這部戲我要接,要幾天都給他們,錢不要來問我,我的目標就是要演。」

  為了演好這個角色,她會有意識地觀察出現在自己生活中的媽媽們,花很長時間揣摩她們的生活狀態與心態。

   電視劇《荼蘼》中的楊丞琳

  電視劇上映後,大家都被楊丞琳的演技與蛻變「嚇了一跳」。面對媒體與觀眾的稱讚,在採訪中,當有記者問起楊丞琳,當下的心態時,楊丞琳回答:「我現在真的沒有想要去說我長大了,我覺得我的成長大家都看得到。」

  然而,計劃著長大的楊丞琳,也在此時,遇見了那個讓她變回孩子的人。

  在2007年合作過歌曲《幸福果子》後,楊丞琳與李榮浩之間,就再無更多交集。

  直到2014年,李榮浩發行第二張專輯《李榮浩》,發行時李榮浩在台北舉行簽唱會,於是製作方就邀請楊丞琳前來擔任嘉賓。在台上,主持人黃子佼問楊丞琳對李榮浩的印象,她對著李榮浩說:「在音樂上你是我的菜。」

  而李榮浩則回道:「我喜歡可愛的你。」

  那次見面之後不久,兩人就互換了通訊方式,在互相了解之後,李榮浩向楊丞琳發出了戀愛的邀請。然而,在當時楊丞琳由於擔心兩人之間的距離與繁忙的工作,拒絕了李榮浩。

  李榮浩沒有氣餒,他說:「你沒時間,我可以來找你。」從此後,他會為了陪楊丞琳吃一頓飯,特意從北京飛來台北;在楊丞琳的演唱會上,也總會在角落裡看到李榮浩的身影。就連開通了ins帳號,在李榮浩的關注列表裡,也只有楊丞琳。

  終於在李榮浩的堅持下,楊丞琳放下顧慮,與他陷入了戀愛。

  楊丞琳演唱會上的李榮浩

  2017年,楊丞琳舉辦世界巡迴演唱會《青春住了誰》,每一站,她都會邀請自己人生不同階段的朋友出席,有她的母親,愛人,與朋友。而在其中一場演唱會上,她重組了「4 in love」組合,邀請其他三名成員黃小柔、冷嘉琳與張琪惠出現在舞台上,共同合唱了一首「一千零一個願望」。演唱會後,楊丞琳在微博上發:「還記得以前總是擔心台下沒人支持,這晚大家的尖叫聲我們都聽見了。」此時,距離她們解散,已經過去整整15年了。

  而在這次巡迴演唱會的最後一站,楊丞琳請來了自己的初戀男友黃鴻升。站在台上,兩個人演唱了一首老歌《海波浪》,唱完之後,楊丞琳說:「青春住了誰,我的青春不就住了他嗎?」

  楊丞琳與黃鴻升相識於華岡藝校,男生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女生則古靈精怪又善解人意。

  兩人很快陷入戀愛,那時黃鴻升常常下課後去便利店幫楊丞琳買吃的,在假期裡幫楊丞琳做作業。然而這份初戀在持續了兩年時間後,就宣告分手,分手的原因是因為楊丞琳那時剛出道,每天都要四處跑通告,十分繁忙。

  戀愛時間不算短,但是友誼存在的時間,更為長久。在此後的歲月裡,兩個人一直是彼此生命中十分重要的朋友。楊丞琳的媽媽甚至還以「黃鴻升太乖」為理由,認他當了自己的乾兒子。

  直到2020年9月,黃鴻升因為身體原因,在家中意外離世。之後,黃鴻升的許多圈內好友,都紛紛發聲悼念,其中也包括楊丞琳,她說:「我不會假裝我很好我沒事,因為不可能很好,也不可能沒事。」在黃鴻升去世後,楊丞琳在自己的演唱會上為他演唱了一首《匿名的好友》。

  她對粉絲說:「我想你們都知道,這首歌過去是屬於我和你們的歌,但是實際上,這首歌在成為我和你們的歌之前,是獻給黃鴻升的。」

  「這首歌,獻給回到他的星球的,黃鴻升。」

  而在台下,黃鴻升的經紀人,將一個公仔放在了正對舞台的位置上,公仔穿著一件寫有數字「666」的衣服——那是代表黃鴻升的數字。

  如今看,這些年楊丞琳似乎一直在不斷地前行,也在不斷地告別。她和自己的好朋友告別,和過去的形象告別,也和曾經的人生告別。2016年,楊丞琳推出專輯《年輪說》,在這張專輯中,楊丞琳第一次擔任MV導演,並全程參與製作過程。

  專輯中,有一首歌曲叫做《觀眾》,她特意請來了曾經與自己合作過的賀軍翔、潘瑋柏與羅志祥出演歌曲MV,歌曲中,他們扮演了三個楊丞琳曾愛過的人。歌曲最後,楊丞琳與他們一一告別,穿著婚紗走向了教堂。而這首歌的詞曲作者,正是李榮浩。或許從那時起,楊丞琳就已經堅定找到了那個站在教堂裡等待自己的人。

  楊丞琳曾經在採訪中說起,自己並不是一個喜歡聊起感情狀況的人。而她過往的感情經歷,也印證了這一態度:在過去的採訪中,她很少主動說起自己的戀愛狀況,而對於娛樂報紙上的大小傳聞,她也極少正面回應。

  然而在和李榮浩戀愛後,楊丞琳開始變得「高調」起來,她開始在自己的社交網絡上發布兩個人的日常,也會在李榮浩發行新專輯時,替他轉發宣傳。她甚至以「女朋友」的身分公開壓軸出席李榮浩的演唱會,並留下了那經典的「演唱會之吻」。

  2020年6月3日,李榮浩發布新歌《在一起嘛好不好》。他說:「你有沒有在不知道對方喜不喜歡你的情況下,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不自覺嘴角上揚,一邊等著信息,一邊翻看聊天記錄,我有過,所以我寫了這首歌。」歌曲發布的這天,剛好是楊丞琳36歲生日的前一天。當天,她就分享了這首歌,並說:「這……應該說的是我吧。」

  的

  歌曲發布一個多月後,7月11日,李榮浩迎來了35歲生日。在那天,楊丞琳在微博公布了一年前,李榮浩向她求婚的視頻。

  視頻中,在李榮浩生日零點,楊丞琳的家人和好友,捧著鮮花與紅酒,出現在了她的房間。李榮浩跪在地上,拿出戒指,對楊丞琳說:「嫁給我好不好?」而楊丞琳緊張地用手捂住臉,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好」。

  在求婚之後不久,楊丞琳就與李榮浩挑了一個不忙的日子,回到李榮浩的安徽老家,領取了結婚證。並且在微博上公布了結婚的消息。

  他們說:「祝福我們收到了,謝謝。」

  如果沒有疫情,按照約定,2020年的11月8號,李榮浩應該出現在楊丞琳的演唱會上,與她合唱一首《曖昧》。然而這天,兩人只能通過遠程連線的方式,一人站在舞台上,一人坐在大屏幕裡,完成這次合唱。

  楊丞琳與李榮浩遠程連線合唱

  從去年年初疫情開始,到這一天,兩人已經分隔兩地整整227天了。最初分開的日子,楊丞琳常常一和李榮浩視頻,就掉眼淚,每當這時,李榮浩就會開始講笑話,逗楊丞琳笑。在經歷了長達300多天分隔兩地的日子後,今年1月,李榮浩與楊丞琳終於再次見面。

  在短暫的團聚後,楊丞琳出現在了《乘風破浪的姐姐》的舞台上。

  節目中的楊丞琳會在張柏芝跳不好舞不斷自責時,使用了一種更為現實的方式安慰她:「安慰的話,我們說了太多天,你確實有拖後腿,但這個拖後腿不是責怪。」

  而作為中途加入的姐姐,為了趕上進度,她在來參加比賽前,就把節目中曾經播出過的舞蹈,自己全部學了一遍。

  除了業務能力,她不額外替自己製造任何話題,她甚至都不讓丈夫李榮浩替自己在網上拉票。站在台上,每當有人喊李榮浩的名字,她會用手比出噓的手勢,然後說:「我是在認真搞工作」。

  人們開始訝異,當初那個笑容甜美的小女孩,是如何在不經意間,成為了當下又颯又有決斷力的「姐姐」。

  然而實際上,楊丞琳一直都是這樣的女生。從她18歲那年組合解散,果斷地決定轉型做演員;到27歲那年,剪掉一頭長髮,告別「可愛」;再到32歲那年,扮演了人生中第一個非少女的角色。

  楊丞琳永遠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在哪裡,且從不偏航。

  2020年,楊丞琳出道20周年,她發布了一首歌曲《像是一顆星星》,歌曲的編曲,依然是李榮浩。

  歌曲MV中,楊丞琳標記了她人生中的那些重要節點:1999年通過「年代健康美少女」出道;2000年組成女子組合「4 in love」;2002年主持綜藝《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歌曲中,楊丞琳唱:「我不想對過去的自己說些什麼,努力就好了,也就足夠了。」

  這一年,楊丞琳36歲了。

  回望來路,楊丞琳說自己沒什麼遺憾,而向前看去,或許屬於她的精采故事,正要開始。

來源:最人物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