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到床下那點事兒,都讓這部華語片說透了

我這樣過了一生
這是一部讓男人臉紅的電影,拍出了中國女人難以啟齒的痛。

原來人的一生,真的不過就是一部電影的長度——

《我這樣過了一生》

20 世紀 50 年代,台北一個炎熱的小廚房裡,桂美(楊惠珊飾)麻利地倒水、拎煤球、放水壺,忙碌個不停。

桂美原本是個溫婉的南京女子,當年為避戰亂,逃難上了台灣島,從南京飄到台灣,原以為會與未婚夫小別重逢,無奈現實殘酷,愛人分離。

桂美只能寄居在表姐家,像傭人一樣洗衣做飯帶孩子,終日圍著灶台轉。

寄人籬下的日子不好過,更何況表姐因桂美的年輕貌美時常懷疑自己的丈夫出軌。

為避免表姐猜忌,桂美經人介紹,嫁給了膝下有 3 個孩子的侯永年(李立群飾)。

介紹人說,侯永年有份體面的工作,菸酒不沾,更不賭博,除了當續弦外,沒什麼不好的。

兩人很快辦了酒席,桂美住了進來。

後媽不好當,即使她對三個孩子視如己出,但因為三個孩子自小沒有母親教導,野得很,尤其是大女兒正芳,時常和桂美過不去。

桂美是個賢惠的女子,把屋子收拾的乾乾淨淨,廚房永遠有冒著熱氣的飯菜。

只可惜所遇非良人,對愛情的憧憬註定將在日復一日的失望中無聲潰爛。

婚前桂美曾登門拜訪,向侯永年坦言自己已非完璧之身的事實。

但坦誠並不是雙向的——結婚前看起來老實巴交的侯永年,實則私下賭博成癮。

桂美發現後低聲勸誡丈夫不要再賭,侯永年禁不住桂美的溫柔,溫存中發誓再賭是小狗。

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桂美懷孕後,侯永年上班賭錢被開除,還欠了一屁股的賭債。

三十多歲的大老爺們,從此整天躺在家裡沒個正事。

桂美拿出自己的金飾去抵債,這原本是生孩子的時候用的。錢沒了,但孩子還得生呀!所以桂美無奈只得去錢莊借了款。她只希望丈夫不要再賭,踏踏實實找個工作。結果,狗改不了吃屎,侯永年又去賭了,而且拿的還是桂美生孩子的錢。

桂美氣急了,導致羊水破裂,生下了一對龍鳳胎。

這下吃穿用度更緊了,侯永年找不到工作,竟打算讓大女兒去做下女(女僕,地位極低),桂美不願意就這樣犧牲女兒。

女人啊,這一輩子真是划不來,嫁了人,好像就得認一輩子的命。

丈夫欠下的賭債太多,家人每天都擔驚受怕,到了晚上都不敢開燈。

桂美熬夜折花補貼家用,麻木地窩在屋裡聽著門口的謾罵,孩子們在埋頭痛哭。

但生活並沒有拋棄他們,經表姐介紹,桂美去了大戶人家做幫傭。

這家人因為工作調動要去日本,需要一對夫妻跟著去幫忙,還可以帶上兩個孩子,賺的也都是美金。

桂美心想,到了日本之後丈夫人生地不熟,便也沒法再賭博了,可以專心賺錢養活家裡。

但他們有五個孩子,卻只能帶兩個。

手心手背都是肉,思來想去,桂美決定把沒考上初中的大兒子帶去日本念書,再把龍鳳胎中生病的妹妹帶去照顧,剩下的孩子就住去表姐家。

想著一家人即將分離,桂美夜不能寐,一旁的丈夫卻鼾聲如雷。

桂美全身顫抖,恨不得大哭一場,卻最終也只是咬緊了被子。

桂美做幫傭的那戶主人家,外人看起來甜蜜恩愛,實則夫妻二人感情岌岌可危。

都說男主人是靠女方家一步步爬上來的,門不當戶不對,註定受氣。

而女主人性格高傲,對於桂美,她防備又不屑。

侮辱與被踐踏的尊嚴,讓桂美更加堅定了自謀生路的想法。

她在大宅學會了做咖哩飯,一直暗暗準備回台北開餐館。

經濟景氣後,兩人回到了台北,開了一家餐館取名為 ” 霞飛之家 “,他們把從日本學到的東西都運用到了自家店裡去,日子也過得越來越有聲有色。

日子好了,男人卻出軌了,女方帶著孩子找上門來,侯永年可真是吃喝嫖賭樣樣占盡,竟還一味奢求原諒。

這難不成就是所謂的——只不過,犯了普通男人都會犯的錯???

桂美果斷決定離婚,桂美說” 我什麼苦都能跟你吃,女人的事我絕不原諒你 “。

這是她的底線,不可觸碰,沒有桂美操持後,家裡變得一團糟。

叛逆的大女兒被人搞大了肚子、離家出走,小兒子又被燙傷……

都說女人有了孩子後,下半輩子都在為孩子而活。

為了孩子們,桂美不得已放棄了自己的原則,繼續和侯永年過了下去。

她帶大女兒去墮了胎,正芳才 15 歲,不能因為這件事給毀了一生,因為此事,大女兒和桂美的關係也得到了改善。

時間一恍如流水,孩子們一個個長大。

大兒子在日本學廚師學的不錯,娶了個日本媳婦;二兒子學貿易,開了公司娶了太太,龍鳳胎繼續讀大學,丈夫呢,也依舊時不時要小賭。

大女兒接手了西餐廳,人們都說:” 她越來越像桂美了 “。

可桂美卻倒下了……

她花了一生經營她的家,操勞一生,妥協一生,才換得一個平平淡淡的晚年,才換得別人眼中所謂的 ” 幸福 “。

桂美臨終,把侯永年託付給大女兒,讓女兒勸他打打牌。

這件讓她不幸了一輩子、厭惡了一輩子的事情,竟成為她對侯永年最後的囑託——

” 偶爾打打牌,也許日子會好過一點 “。

桂美緩緩閉上雙眼,一生就此結束。

這是 1985 年張毅導演的由小說《霞飛之家》改編的電影《我這樣過了一生》,由李立群和七十年代台灣最受歡迎的女演員楊惠珊出演。

那一年這部影片包攬了金馬的最佳劇情片、最佳劇本、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四個重量級獎項以及最佳美術設計和最佳造型設計兩項提名。

這是一部女性的史詩電影,電影的名字似乎足以表達電影全部的內容,我們也從桂美身上看到了最具代表性的中國傳統女性特質:

為人妻母三十載,含辛茹苦,相夫教子,吃苦耐勞勤儉持家終老一生。

她勤勞、堅韌、寬容,卻看得人心酸至極。

很多人都在歌頌桂美的付出,的確,這樣的女性對於一個家庭組成來說堪稱完美,但同為女性,小妹真的好為她感到心痛。

這種褒獎何嘗不是另一種桎梏?覓得良人還好,若不幸遇到一個人品不好的男人,像桂美這樣有責任心的女性將難以掙脫這種無形的束縛。

就像大女兒問桂美為什麼要對父親不斷的原諒,為什么女人就不能離婚,得一直隱忍?

因為這才是真實的人生,不忍讓的婚姻只存在於青春中,但人生又不止青春,所以請千萬不要一味的忍讓。

人這一輩子啊,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就這麼酸甜苦辣的且過著。

來源:電影雜誌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