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低質量男星,內娛到底還藏著多少

 

1994年,東北人霍烽已經辭去歌舞團的工作,南下廣州唱了十年歌,還是沒唱出什麼名堂。他騎著摩托車進藏採風,想著這次要是還唱不出來,就打算改行了。

騎到香格裡拉時,雪山已經封山,又換個方向,騎到了基諾山。在一處山寨裡,霍烽見識了基諾族唱山歌的習俗,回去之後,把這段經歷寫成了一首《大花轎》,一炮而紅。

「太陽出來我爬山坡,爬到了山頂我想唱歌……」那幾年裡,無數人記住了霍烽的藝名——火風。

整整二十年後,火風的兒子霍尊在舞臺上用一首《卷珠簾》,唱哭了評委劉歡,也唱開了自己的坦蕩星途。「鐫刻好,每道眉間心上,畫間透過思量……」

歌裡的深情款款,讓很多人誤以為歌手也深情款款。今天再聽這些作品,只感到無限唏噓。

大風起於青萍之末,如果不是歌手火風三天前的一紙聲明,很多人都還沒聽說他兒子霍尊「出事了」,甚至都還不知道原來火風就是霍尊的父親。

「尊兒是個善良的孩子,我的兒子我了解。讓時間和事實來證明一切吧……安了。」誰知道老父親的一番關懷一語成讖,過後的幾天,前女友陳露放出的聊天記錄,越來越指向不利於霍尊的方向,吃瓜群眾恍然大悟:時間和事實真的證明了一切。

火風發出這條微博時,真正的暴風雨還沒到來。

今年的娛樂圈不缺瓜,和真正的大瓜比起來,有人說,霍尊牽連的無非是感情糾紛,私德問題不應該被拿出來過度討論。可是既然明星在營造人設時,從來不吝於展示恩愛、忠貞、孝順、善良、專一,主動放出一部分隱私來成就自身的美德,那麼當私德經受考驗時,也沒有理由總拿「私事」做擋箭牌,躲避輿論的追問。

三天來,父親火風的那條微博沒有刪除,也沒有更新,只有越來越多網友參與圍觀,在這個只有十多萬名粉絲的老歌手的評論區裡,留下了五萬多條留言。有人批評他對兒子的偏袒,有人提到了不久前掀起軒然大波的吳亦凡,還有人提起火風與霍尊母親離婚的舊事。

一旦有「前科」,就別想逃過互聯網的顯微鏡。

值得玩味的是,父子二人的成名歌曲,無論霍尊的《卷珠簾》,還是火風的《大花轎》,幾乎都與愛情有關。2006年的《老婆老婆我愛你》,差不多是火風最後一首走紅的歌,歌裡是這麼唱的:

「老婆老婆我愛你,阿彌陀佛保佑你。願你事事都如意,我們不分離……」

對這句歌詞的評價只有: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國風美男的倒掉

把時間線拉回幾天前,沒有人能想到這會是一次轟轟烈烈的國風美男人設坍塌事件。

8月8日晚9點18分,當博主@游夢島陳露在微博發布了自己與霍尊的親密合照,並毫不避諱地@霍尊本人時,所有人都以為這是一則平平無奇、塌房卻無人傷亡的官宣消息。

細心的粉絲一早就發現了發布時間裡暗藏的玄機,9月18日正是霍尊的生日。

但儀式感滿滿的卡點時間官宣,卻沒有等來霍尊的任何回應,陳露的微博下開始充斥著網友的嘲笑和戲謔,有人在下面評論「第一次見單宣,尷了個尬」。

得益於霍尊平日裡塑造的「不食人間煙火」的形象,當時的輿論風向一度變成女方「逼婚」「炒作」「死纏爛打」。

誰能想到,這是一條官宣即分手的預告片。

而「國風第一美男」霍尊人設的坍塌,是在兩天後,同樣是晚上的9點18分,陳露發表了一篇微博,名為《一個普通女孩的九年》。

在陳露的視角,我們看到了一個與大眾認知裡截然相反的霍尊,所謂的國風美少年,原來是當代陳世美。

臺上白衣飄飄、公子如玉,臺下出軌濫交、狂妄自大、PUA女性,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

女方為了他,在事業的上升期放棄了前途大好的工作,長期遭受來自粉絲的網路暴力與人身攻擊,她投入大量的時間與精力來維護這段感情,在某寶網購兩三百元的衣服,卻給霍尊買最好的衣服和鞋,讓他光鮮地站在舞臺上。

據陳露所說,這些年她至少為霍尊花費了兩三百萬。

陳露曾經為《卷珠簾》排演舞蹈節目。

而對待陪伴自己九年、從一無所有到小有名氣的女友,霍尊私下卻和朋友謀劃如何逼迫女友主動與他分手,因為他認為他還能找到更好的,「我現在的社會地位和她還在一起,對她是一種恩賜」。

我想起前段時間,在某個採訪底下,他的粉絲留言控評稱他「自信不自傲,自得其樂不自滿」。這個人淡如菊的人設,如今在強烈的反噬下變得稀碎。

此時此刻我只能想到「柯學」中最經典的那一句——「你很牛嗎,放下你的身段。」

已經快粉不動了。

更毀三觀的還在後頭,前天陳露微博裡發的雷神之錘,才是引爆整個事件的核心,至此終於撕破了霍尊虛偽人設的畫皮。

在一個叫「滬上情慾流」的群裡,霍尊以「柳下惠本尊」自稱,滿口污言穢語,漠視女性,在密密麻麻的聊天記錄裡,吃瓜群眾們忍著生理性嘔吐的風險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通篇都寫著四個字——「人渣敗類」。

這不僅是上海人被黑得最慘的一次,也是「柳下惠」在互聯網時代經歷過最大的一次人設危機。

原來節目裡提到的滬上群,是這麼交流音樂的。

以下是他的金句一覽——

「我是極端主義,女人就該有女人的樣子,特麼要是這個樣子,我會把她打死!」

「我一直希望露露提分手,我的身份也不允許我找別的女人來逼她跟我提分手。」

「我們其實不算門當戶對,叔叔阿姨很好很難得,但我和他們不在一個層面上。」

而陳露也終於迎來了覺醒時刻,從她對霍尊本人的備註就能看出來。

來源@鐵醬醬醬醬

他此前在節目裡提到的滬上音樂人微信群,經網友扒出便是這惡臭的「滬上情慾群」,他當時在節目裡笑稱在群裡很放鬆,一點壓力都沒有,特別開心。

不得不說,娛樂圈每一次的醜聞都能擊潰我對渣男的認知。

出軌、濫交、不尊重女性,編排一線女明星的黑料,內涵某偶像歌手是無才的繡花枕頭,霍尊一邊立著翩翩公子的國風人設,一邊把國粹樂器當作調侃女性的代號;一邊清高自傲心比天高、瞧不上某綜藝節目,一邊又在節目上露出偽善的面孔。

而他唯一人設沒有崩塌的點,在於治療某方面功能障礙的藥物都是使用中藥。

據稱「海狗丸」在某寶搜尋量激增,它終於體會了一把被「代言人」帶飛的經歷。

霍尊,吃了多少人設紅利

2014年,一身黑衣棕褲的霍尊登上了《中國好歌曲》的舞臺,當時他還只是個大四的學生,穿著樸素,笑容靦腆,由母親陪伴他參加比賽。

他站在臺上演唱了一首《卷珠簾》,作為導師的劉歡聽到一半當即熱淚盈眶,對他給予極高的評價。

「聽到你這首歌,我就知道今天沒有白來。」

同一首《卷珠簾》,當年唱得空靈乾淨,幾年後再唱,連臉部肌肉都透出炫技和自滿。

憑藉這一首歌,他拿下了該節目的「年度中國好歌曲」,並登上了央視春晚的舞臺,在接受採訪時,他形容登上春晚舞臺就像一個大彩蛋砸到自己頭上:「能上春晚的都是有實力、有資歷的前輩,我一菜鳥,何德何能?這應該是原創歌曲的榮譽和勝利。」

他這一刻的狂喜大概是真的,畢竟他的起點已經是許多明星到不了的終點,但沒想到的是,出道九年,這是他的成名作,也是他九年中唯一出圈的歌曲。

但許多人將歌名「卷珠簾」認成「捲簾門」「卷閘門」。

「出道即巔峰」這個詞用來形容他,再合適不過,但這些年霍尊的謙遜有禮、翩翩公子人設從未停止過,並且奇跡般地騙了所有人。

蔣大為在《國色天香》節目上講述了一個細節,他說別人都在後臺吵吵鬧鬧、到處照相,而霍尊在後臺安安靜靜地看書。與他合作過的音樂人也都對他讚不絕口。

謙遜人設的利器,就是通過別人的嘴巴誇自己。

他本人多次在採訪裡硬cue讀書人人設,別人質疑他沒有流量,他還對著鏡頭回懟「文化底蘊比流量更重要」。我想一個劣跡藝人怎麼都與「文化底蘊」四個字搭不上關係。

滴水不漏的人設偶爾也有崩盤的時候,他的狂妄自大可以追溯到某年採訪,他得意洋洋地自稱「我不是藝人,我是個藝術家」,並且誇他的粉絲,「喜歡我的粉絲都不是凡夫俗子」。

也有管不住自己嘴巴的時候。

這一天,他大概沒料到他粉絲脫粉回踩的小作文還上了熱搜。

當那層國風美男的濾鏡摘除,粉絲們也終於清醒,所謂謙遜與涵養是假的,所謂尊重女性也是假的,真實的他不過是個自恃清高、侮辱女性、高不成低不就的三線明星。

娛樂圈的男明星說起謊話來,一向臉不紅心不跳,吳亦凡說自己是傳統男人,羅志祥說周揚青就是他的命,而霍尊形容自己的三個詞是「真善美」。在事件曝光前,他在大眾面前的形象也的確如此。

比如他曾寫過一首歌叫《自定義少女》,為女孩發聲,反對外貌焦慮,反對世俗偏見,他在歌詞裡抨擊審美是一種偏見,是俗套的洗腦騙局,拒絕外界對女孩的種種定義。

「尊重女性」的國風美男形象就這樣立穩了,當時狠狠地圈了一波好感,吃了不少人設的紅利。而在群聊中貶低女孩是「古箏精」「琵琶精」的那個霍尊彷彿不是本人。

「藝術家」都是閉著眼睛寫詞的吧。

真不知道這娛樂圈,還有多少「驚喜」是我們不知道的。

沒想到「低流量小生」也可以這麼快樂

最近兩年,娛樂圈好像出現一種趨勢:真正的娛樂內容,不在舞臺上、鏡頭下,而在微博評論區、在綜藝剪輯片段、在粉絲們的唇槍舌劍裡。畢竟,那些內幕看起來比作品本身有吸引力得多。

原來鄭爽們可以在一天之內賺那麼多錢,原來羅志祥們如此定義「時間管理」,原來吳亦凡們在現實中也是一副「霸總」做派……作為圍觀者的我們也變得格外忙碌,早上去替被劈腿的女生伸張正義,下午去熱搜榜聲討耍大牌的明星,晚上快進著看兩集質量堪憂的國產劇,睡前還要隱隱擔心,祈禱自家愛豆千萬不要「塌房」。

微博,你聽到脫粉女孩的心聲了嗎?

我們當然不指望人人都能成為道德標兵,但霍尊們在舞臺之下展現的濫情、蠻橫、傲慢、大男子主義,也足夠令人吃驚。

有聲音說,正是粉絲的不理智和吃瓜群眾的圍觀心態,促成了娛樂圈的亂象。這樣說實在有些本末倒置。受眾並非全無問題,但問題的根源,肯定不在受眾這邊,甚至不只出在明星身上。

原本我們以為,只有流量明星敢那樣為所欲為,但沒想到,連霍尊這樣沒什麼流量的明星,都過得如此「快樂灑脫」。

這些沒有多少生活閱歷的年輕人,一旦被娛樂資本選中,很快就能憑藉蹩腳的演技、二流的唱功、並不出彩的舞技,成為無數人崇拜的偶像,出門有保安護送,上網有粉絲控評,作品有人自發買單,拍戲時劃破手指就有數不清的人來心疼。所有困擾同齡人的房子、車子、工作、婚戀,在他們眼裡都不再成為問題,在這樣幾乎從天而降的財富和影響力面前,很少有人能做到自始至終的清醒。

盤踞問題背後的問題,作為看客的我們,實在沒有力氣去深究。畢竟通過微博營業、工作室聲明、官方通告,甚至都無法看到一個個真切的人,又憑什麼相信自己能看透什麼娛樂圈內幕呢?

看多了內娛工作室的打臉聲明,霍尊這張「誠懇的交代」顯得一點都不誠懇。

只好呼籲所有追星男女,要理智些、再理智些,盡量多欣賞作品,多珍愛自身,少對某個千裡萬裡之外、隔著互聯網濾鏡的個體,送出百分之二百的崇拜與信任,就像網上流行的那句話所說:

「別靠得太近,會變得不幸。」

✎作者 | L 曹吉利

✎校對 | 吳玉燕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