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歲胡歌又上熱搜!逃跑撿垃圾8年:做明星沒勁兒透了!

胡歌
知乎上曾有人問,

「為甚麼沒有人討厭胡歌?」

有一個高贊回答,

「我怎麼會討厭一個十年前是李逍遙,

十年後是梅長蘇的人?」

逃跑的胡歌

作為娛樂圈的常年「失蹤人口」,

胡歌似乎時常和大家上演著「他逃她追,

他插翅難飛」的劇情。

2015年,霍建華大婚,

而他被人拍到在青海沿著公路撿垃圾,

蓬頭垢臉,有深度社恐的他,

成功躲掉了一次人多的「聚會」,

卻被掛在了熱搜榜好久。

下一次,他學聰明了,

用頭盔把臉捂得嚴嚴實實的,

騎著摩托車去四川甘孜色達見自己的上師,

結果在半路還是被人拍下視頻發到網上,

全國人民都知道了他要去色達。

最為聲勢浩大的一場 逃跑 ,

是在《琅琊榜》、《偽裝者 》大火後,

在一場頒獎會上, 主持人不小心

把「 胡歌要出國留學 」的消息說出去了。

原本想安安靜靜離開,

結果變成了一場全網註視的圍觀。

胡歌來美國上學的消息,

迅速成為北美華人圈子裡的大事件 ,

短短幾日,「北美捉胡歌小分隊」迅速成立,

4個微信群,2000多雙眼睛盯著。

在「你追我逃」的掙紮中,

最後,這場逃跑以失敗告終。

一直想要逃跑的胡歌,

每年還是會消失幾個月,

在青藏公路和隊友 沿線撿垃圾,

他說不用過度美化他,

自己的力量其實很微薄。

在貧困地區資助了30多所希望小學,

幾乎每年都會去探望一次那裡的孩子。

也會很認真地孩子說 ,

「你讀了書, 擁有了很多知識 ,

就會有很多種選擇,

不用只做一個打工仔或者去種田。 」

騎摩托車進西藏,

到海拔4000多米的沱沱河長江源保護站,

守護野生動物。

拍戲時,

劇組給他挑了好幾家五星級酒店,

他一個也沒要, 找了家離劇組最近的小旅館,

一住就是好幾個月。

不拍戲,

也不遠走高飛的時候,就宅在家裡。

一個空屋子,裡頭放一張墊子 或一把椅子 ,

就坐著 胡思亂想或者放空。

「娛樂圈糢範生」,

「受之有愧」的胡歌

大眾似乎有一種趨勢,

把他往神壇的方向上推——

娛樂圈的表演藝術家,道德楷糢,

而胡歌卻常常把「受之有愧」放在嘴邊。

2016年的金鷹節頒獎,

胡歌獲得了「最具人氣男演員獎」。

然而,在名單公布後,

他沒徑直走向頒獎臺,而是站起身,

和身邊的李雪健老師握手,

俯身低頭說,「受之有愧」。

那一年,

他有《琅琊榜》和《偽裝者》兩部作品傍身,

風光無限,卻一如既往地保持謙卑。

上臺之後,他也沒有居功自誇,

只感謝了三個人。

一是, 慶幸年輕時遇見鄭佩佩,

早早地告訴了他何為演員。

二是, 感謝林依晨,

曾經在他人生最艱難的時刻,

告訴他演員該用生命去演戲。

三是, 佩服李雪健老師出行,

只帶了一個人,讓他明白何為謙遜親和。

無論站在多高的位置,

眼裡永遠看得到別人的閃光之處,

謙謙君子,不過如此。

一次《如夢之夢》話劇的發布會,

胡歌全程鮮少發話,

卻在發布會結束之後,上了兩次熱搜。

一次是見到老戲骨盧燕在兩人攙扶下走來,

怕奶奶摔倒,躬身拿掉一旁的杯子,

又畢恭畢敬地站在一旁讓道。

另一次是為了 給不能親臨現場的

89歲奶奶粉簽名,

俯身趴在地上,得知奶奶身患癌癥後,

認認真真地寫下一句話,

「人生是一場難得的修行,不要輕易交白卷。」

盡管抓拍的畫質糊到掉渣,

還是有很多網友被他暖到了,

一個人刻在骨子裡的教養,

要演不出來,要藏也藏不住。

近幾年,他一直在尋求轉型,

在電視劇圈裡大紅大紫,

卻 一頭紮入話劇舞 臺,

《如夢之夢》裡的5號病人, 一演就 是 10年 。

轉戰大熒幕,無論角色大小,

都願意放下咖位去嘗試, 像一個新人一樣,

笑臉盈盈跟大家說,

「我是便宜又好用的胡歌。」

在《你好之華》裡, 他自毀形象,

出演斯文敗類、家暴渣男張超,

出鏡時長只有10分鐘。

拿到《南方車站的聚會》的出演機會,

怕導演臨時反悔,

自己興沖沖地騎著摩托車就去拿劇本了。

拿到劇本後,為了融入角色,

他又開始把自己打扮成清潔工、流浪漢,走在街頭上,

直到沒有一個粉絲能認出他。

這是胡歌主演的第一部電影,

也是那一年唯一入圍戛納電影節的華語影片,

粉絲發起集資應援, 要支持電影。

然而很快,

胡歌就聯繫了@古月哥欠觀影團發起退款,

寫了一篇長文解釋,

「感謝大家的支持,

但我不希望用特殊的方式來制造盛世假象….. .

演技好不好,作品行不行,

我自己承擔, 我自己負責,

贏要光彩,輸不丟人。 」

粉絲集資應援在娛樂圈見怪不怪,

粉絲支持自己偶像的電影也無可厚非。

然而面對外界的追捧,

他總是一邊努力著,一邊想方設想地逃離,

說著 「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這幾年來,

胡歌在熱搜上的畫風漸漸變得詭異。

仗著有顏任性,

一次又一次「醜」上熱搜,

挑戰顏粉們的底線。

剛在戛納紅毯上大放異彩,

轉眼就拿巧克力冰淇淋當口紅,

在嘴上勾勒出完美的唇線,

一臉陶醉,粉絲卻驚呼,「大哥?你誰啊?」

在青海撿垃圾就要有撿垃圾的樣子,

胡子拉碴,頭髮淩亂,

趴在窗臺上咬蘋果做鬼臉,放飛自我。

頂著複古爆炸頭和粉絲合影,

墨鏡一戴,誰也不愛,

活像一臉不羈的中年狂野阿姨。

娛樂圈明星極力掩飾自己的黑照,

而胡歌自己量產黑照。

他不再刻意修飾生活中的外表,

拿上相機,用鏡頭跟世界對話。

娛樂圈流量換了一撥又一撥,

老公已經按季拋了,

而他穿越過名利場, 時而逃跑神隱,

去做公益,去讀書,去過不一樣的人生。

時而帶著作品,驚豔回歸, 他說,

「我都快40了,可能再努力、再突破 ,

也就這樣了,已經看到天花板了。 」

但我們知道,他絕不會止步於此,

就像他曾經鼓勵影迷的,

人生是一場難得的修行,

演員胡歌也不會輕易提前交卷。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