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幫兄弟,胡金銓拒領片酬的唯一電影,沒想到賺得盆滿缽滿

胡金銓,中國武俠電影開山鼻祖,以其獨特的戲曲風味電影響譽全球,其敘事、運鏡、構圖技法至今仍然被國際知名導演爭相模仿。

早在 1953 年 2 月癸巳年的除夕夜,胡金銓就與李翰祥於九龍結為異姓兄弟,從此兩人一直生死與共,至死不渝。

1963 年,李翰祥與邵逸夫關係惡化,在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總裁陸運濤的支持下離開邵氏,自組國聯電影公司——在推出《七仙女》、《西施》、《辛十四娘》、《幾度夕陽紅》、《天之驕女》、《破曉時分》等電影之後,60 年代末國聯卻陷入財務危機。

為了幫助李翰祥渡過難關,由李翰祥的兩位好友楊樵、謝家孝發起,胡金銓聯合白景瑞、李行兩位導演,與李翰祥一道執導了電影《喜怒哀樂》

四人各取 ” 喜 “、” 怒 “、” 哀 “、” 樂 ” 四字為片名,各自為政拍攝了四段故事,合成了一部片長 144 分鐘的電影。

這其中由白景瑞執導的《喜》、李行執導的《哀》、李翰祥執導的《樂》,目前只能找到 VCD 的版本;而胡金銓編導的《怒》,則曾發行過經過修復的 DVD,由曹健、張福根、薛漢、陳慧樓、胡錦、陳寶亮等主演,所有演職人員都是零報酬參與。

一、

故事根據京劇《三岔口》改編,《三岔口》又名《焦贊發配》,取材自《楊家將演義》,是傳統京劇中短打武生的劇目。

講述楊六郎手下武將任堂惠暗中保護被發配沙門島的三關上將焦贊,行至三岔口夜宿時,夜間任堂惠救出焦贊,同奔三關的故事。

電影開始於北宋時期的關外,六郎楊延昭 ( 曹健 飾 ) 元帥接到探子來報,焦贊將軍 ( 薛漢 飾 ) 私自進京,為了火燒天波府的事情和宰相王若欽起了衝突,失手打死了王若欽的女婿謝金吾

焦贊被捕後原判死刑,蒙八賢王力保,改判充軍沙門島。

王若欽買通了押解焦贊的四名解差,想於途中謀害焦贊,為了保住焦贊性命,楊延昭便命任堂惠 ( 張福根 飾 ) 前往暗中保護焦贊的安全。

這時候焦贊與四名解差已經走到了三岔口,投宿在悅萊居客棧,這其實是一家黑店。

店主劉利華夫婦 ( 陳慧樓、胡錦 飾 ) 都是黑道上的強盜,做的殺人越貨的買賣。

他們手下帶著一群亡命徒,專門在山路上搶劫綁架過往的客商,也在店中下蒙汗藥麻翻客人,不僅謀財,還做人肉包子。

四名解差一路上都在找機會要取焦贊的性命,但苦於焦贊武功高強,四人皆因膽小而不敢下手。

到了客棧之後,四名解差很快就發現這是一家黑店,便商量出一個鬼主意,出錢雇劉利華夫婦去殺焦贊。

然而,這六人的陰謀卻早已經被投宿在客棧的任堂惠聽到,便暗中做好了準備。

而劉利華夫婦則私下商量,先解決掉任堂惠,再去殺焦贊。

之後,劉利華悄悄打開任堂惠的房門,提刀朝床上剁去,卻撲了個空,原來任堂惠不在床上,早已經閃在一邊。

任堂惠追著劉利華從房中打到廳上,劉妻用銅錢打滅了油燈,兩人摸黑戰在一起。任堂惠武功遠在劉利華之上,雖有劉妻的幫助,劉利華也只能勉強擋住任堂惠的攻勢。

四名解差見狀也加入戰團,卻被劉利華誤殺了解差小杜。

店中原有兩名夥計正在睡覺,他們被打鬥的動靜驚醒,起來後衝到廳上,還沒弄明白就被三名解差錯手殺害。

雙方互有損傷,卻都是誤殺,剩下的三名解差只好和劉利華夫婦再商量對策。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後,他們決定聯手先把任堂惠幹掉。

此時早已在房中睡去的焦贊也被驚醒,他走出房門,摸黑和任堂惠接上頭。

這兩位將軍聯手,劉利華夫婦加上三名解差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劉利華只好出去搬救兵,把他手下的強盜都集結到客棧裡加入戰團。

但任堂惠和焦贊二人絲毫不懼,他們以客棧中的桌椅為掩護,利用地形閃轉騰挪,最終殺出一條血路。

劉利華被劉妻飛刀誤殺,三名解差和劉妻都落到任堂惠和焦贊二人手上,最後他們押著這些人同奔三關。

二、

電影沿用的是京劇傳統劇目的劇情設置,店主劉利華和劉妻都是反面人物。

但我們現在看到的京劇《三岔口》,這兩人卻是江湖豪俠,他們為救被押解的焦贊盡心竭力,卻與任堂惠發生了一點誤會。最後劉妻救出了焦贊,與任堂惠相見之後,四人同奔三關。

這一改動是在 1951 年,由中國京劇團修改的劇情,這樣做就使劉利華這個頗有喜感、又人氣很高的角色成了正面人物,滿足了觀眾情感上的需要。

但胡金銓顯然是照著原來的京劇故事來打造電影劇本的,由此也能看出他的嚴謹和認真的態度。

胡金銓和張徹最大的不同,就是張徹擅長塑造陽剛的男性角色,而胡金銓擅長塑造英氣逼人的女性角色,如:《大醉俠》中的金燕子、《龍門客棧》中的朱輝、《俠女》中的楊惠貞,都是香港武俠電影中的經典女俠形象。

本片中胡錦飾演的劉妻,亦同樣非常出彩,她嫵媚動人的外表、略帶市井氣的氣質、詭計多端的性格特徵,都令人印象深刻。

這個人物形象明顯影響了後來徐克與李惠民合作的《新龍門客棧》中張曼玉飾演的金鑲玉的形象塑造。

這是胡錦參演的第一部電影,戲曲出身的胡錦對於電影的表演方式並不十分了解,在胡金銓的悉心指導下,她很快就進入狀態,令胡金銓十分滿意,還為她加了戲份。

後來胡錦成了李翰祥麾下常駐女將,兩人曾經有過 19 次合作。

胡錦與胡金銓在 1973 年又合作了《迎春閣之風波》,片中集結了李麗華、徐楓、胡錦、茅瑛、上官燕兒四大美女,而胡錦的表演在御用女星徐楓面前絲毫不顯遜色。

客棧打鬥戲是胡金銓的真愛,《大醉俠》中金燕子以一敵眾的精采武打戲就曾驚豔整個香港電影圈;

而本片中任堂惠、焦贊聯手力戰群盜,又憑添幾分陽剛的氣質,寫實化的刀劍對決,配以京劇快板與鑼鼓配樂,彰顯胡金銓風格特色。

雖然片長只有 40 分鐘,出場的人物也不多,卻都具備鮮明的性格特點。

粗中有細的焦贊、足智多謀的任堂惠、陰險狡詐的劉利華、自作聰明的四名解差,這些人物都令人過目難忘。

三、

除了這個故事外,白景瑞的《喜》、李行的《哀》、李翰祥的《樂》,也都各具特色,分別代表了這三位導演全盛時期的影像風格。

《喜》全片只有 30 分鐘,0 對白,全靠影像推動劇情。

講了一個懸梁挑燈夜讀的書生,因為保住了一座遭遇盜墓賊挖掘的荒墳而得遇墳中女鬼報恩。但書生色心大起與女鬼一夜雲雨之後,女鬼便飄然而去。

第二天書生又如法炮製,卻招來了一個丑鬼,令他苦不堪言。

白景瑞採用一個現代人的視角,來重新解構和諷刺了《聊齋》中那些書生女鬼的故事。

《聊齋》作為曾經被捧得很高的文言小說集,其中如《聶小倩》、《阿寶》、《嬰寧》、《蓮香》那些名篇,也不過是想入非非的男性主義意淫。

李行的《哀》探討的是人的執念。

片中主角魏丑全家多年前遭藍姓奸人屠戮,且強占了家園,魏丑也含冤入獄。當刑滿釋放之時,魏丑直奔舊宅欲復仇泄恨,才發現藍氏全家也已遭報應而滅門。

舊宅中憑空出現一美女翩翩,欲以身相許,用柔情來化解魏丑心中的仇恨。

魏丑卻對仇恨始終放不下,他終於找到了藍氏一家的墳墓,便要將仇人的屍骨挫骨揚灰。

在挖墳之時,翩翩也在其中一墓前消失,墓碑上赫然寫著 ” 藍翩翩 ” 三字。魏丑此時才感到後悔,因為自己的執念,親手報仇固不可得,連近在咫尺的愛情也終被錯過。

李翰祥的《樂》則是直接取材自《聊齋》中的《王六郎》一篇,講的是水鬼王六郎和許姓捕魚人的故事。

一人一鬼因對酒的共同愛好結成酒友,王六郎暗中幫許翁捕魚,許翁則以酒相謝王六郎,相處日久終成生死之交。

據說按照原計劃,四位導演都在《聊齋》中截取一個故事改編成電影,但最終只有李翰祥的故事選自《聊齋》,其餘三人都是自由發揮。

但四人都處於創作巔峰期,因此這部電影代表了當時華語導演界的最高水平。

四、

胡金銓拍片一向以 ” 慢 ” 出名,但本片的拍攝周期卻很短。

因為李翰祥實在拿不出很多資金來拍攝,胡金銓認為拍攝周期越短,就越能為他省錢。雖然趕工,但電影的質量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在香港上映時,觀眾們也非常喜歡。

70 年代的香港電影普遍排片時間都比較短,《喜怒哀樂》於 1970 年 9 月 10 日上映,只放映了 2 周時間,便收穫 96 萬港元票房,排在當年總票房榜的第 13 位,成績相當理想。

就算以今天的眼光來看,這四個故事也非常有趣。只可惜那些舊片源流傳到現在,畫面質量都不是很好,就算已經修復過的《怒》,色彩也仍然很灰暗。其餘三個故事目前還沒能找到修復的片源,茄哥真心希望它們也能夠重見天日。

來源:電影爛番茄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