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的「神話」,讓多少中國男明星「心慌了」?

胡歌

近日,男星胡歌現身前女友薛佳凝話劇現場,出道初曾有過青澀戀情的兩人再度同框引發猜測。

儘管胡歌經紀人隨即否認複合傳聞,但不得不說,這則新聞也算是給近期「離字當頭」娛樂圈降了個溫。

這一事件除了激起吃瓜群眾興趣之外,胡歌的回歸大眾視野也引發外界熱議。

從照片來看,39歲的他顏值一如往前,依舊是那番凍齡男神模樣。

而回首胡歌的演藝生涯,迄今已走過近20載的年華,他的這趟男神之旅走得其實很踏實…

01

陽光少年的天胡開局

讓我們從最開始講起,胡歌1982年生於上海,他的文藝氣質自小就培養起來了。

6歲時,他就在綜藝大觀主題曲《愛的奉獻》MV里出鏡。

進入中學時代,他更是兼任校戲劇社社長、合唱團團長。

隨後他還成為上海某少兒節目的主持人,全方面發展文藝屬性的他練就了在銀幕前落落大方的陽光形象。

在自小的藝術熏陶下,胡歌早早地將目標放到了演藝圈,並最終順利考取上海戲劇學院。

進入上戲之後,胡歌至此開啟生涯初期的開掛時光。

憑藉出眾的外形條件,胡歌在大二就接到了戲約。

22歲的他加入了《仙劍奇俠傳》劇組,與「神仙姐姐」劉亦菲、安以軒、彭於晏等人組成高顏值的風景線。

他所扮演的李逍遙更是驚艷全場,極為出眾的扮相至今仍是無數人的白月光,胡歌版李逍遙詮釋了這樣一句話: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這部《仙劍》的問世,讓還是大學生的胡歌自此走紅。

自身顏值已是極為出彩,再加上演唱《六月的雨》等朗朗上口的歌曲,胡歌成為火爆一時的一線小生。

一炮走紅的胡歌隨後趁熱打鐵,選擇與唐人影視簽約,並接連推出《天外飛仙》《少年楊家將》等古裝電視劇。

隨著一部部作品的火熱播出,胡歌僅用兩年就幾乎坐穩了古裝偶像劇第一小生的位置。

此時,還不到25歲的胡歌可以說是抓到了一把天胡開局。

02

磨難歸來再創神話

2006年8月,正值事業巔峰的胡歌遭遇了一場意外車禍。

這場車禍使胡歌遭受了重傷,其面部與脖子共縫了一百來針,甚至一度存在右眼失明的可能。

這無疑是對胡歌演藝生涯的一場強行阻斷,距離《仙劍》播出過去了2年,胡歌大好的演藝之路就蒙上了陰影。

胡歌的臉部不得不因此多次動刀,其一年多的工作安排也全面停擺,生活和事業遭受雙重打擊。

對於一名剛踏入社會不久的小夥子來說,這場變故來得有些殘忍。

好在,在親友們的幫助和支持下,胡歌漸漸地從困境中掙脫。

當時的女友(薛佳凝)未因此而離開胡歌,而是對重傷的他悉心照顧。

工作方面,唐人老總蔡藝儂也拒絕劇組更換胡歌的提議,表態寧願劇不拍了,也要等胡歌康復再拍。

武俠泰斗金庸在聽聞胡歌車禍后,也為這位年輕人送上了墨寶贈言。

在外界的一眾支持和關心下,胡歌於一年後康復歸來,並完成了《射鵰》的拍攝。

胡歌在自傳中曾談到自己的復出后的心態:

這場車禍就像把我自己打碎了,但我要重新把自己拼回來。

帶著這股決心,胡歌沒有就此沉淪,而是在隨後幾年默默紮根於演戲。

在《射鵰》取得不錯反響后,他又再接再厲,接連推出《神話》《仙劍三》等武俠爆劇。

其中,在2010年開年播出的《神話》更刷新了央視8套開年收視紀錄。

收視走高之下,該劇被央視1套再度播出,成為少有的央視雙台聯播的電視劇。

據傳,央視因《神話》共賺入1億多元的廣告收入,在2010年,這個數字無疑是極為可觀的,可見此時胡歌極為出色的「吸金」能力。

磨難歸來的他用《神話》等作品證明了演技,也證明了自己不是轉瞬即逝的「曇花」。

03

而立之年主動轉型,男神光環歷久彌新

時間過得很快,演完《神話》的短短几年後,胡歌即將奔三。

而步入而立之年的胡歌選擇了主動轉型,努力摘掉身上的標籤。

他先是轉戰話劇領域,參演了賴聲川導演的《如夢之夢》等話劇。

2013年,31歲的他索性推掉所有影視劇拍攝,將全部精力放在話劇。

在巔峰期選擇曝光度、收入都不高的話劇,足以顯現胡歌對演戲的專註。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戲約增多的2021年,胡歌也沒落下話劇演出,今年《如夢之夢》的演出安排里仍有他的名字。

此外,在電視劇領域后,他也主動嘗試形象的突破。

2015年,胡歌攜帶兩部新作殺奔銀幕。

《琅琊榜》中,他扮演胸藏謀略的梅長蘇。

儘管仍是古裝劇,但他的形象不再是昔日古裝偶像,而是謀定天下的謀士。

梅長蘇穩重的風格與胡歌過去銀幕形象區別極大,令人眼前一亮。

而該角色從戰禍中死裡逃生、歷經容貌變遷的經歷與生活中的胡歌頗為相似,他在劇中扮演梅長蘇,更在詮釋某種心境下的自己。

同一年,諜戰劇《偽裝者》又讓胡歌脫下穿了近10年的古裝,一身民國扮相的諜戰人員形象深入人心。

這兩部作品讓胡歌迎來了事業新高峰,他也因此得到飛天獎(提名)、白玉蘭獎(獲獎)的專業肯定。

此時的他不再只是無數人的「逍遙哥哥」,更是風度翩翩的江左梅郎…

電視劇領域轉變還不夠,多變的胡歌緊接著又向電影咖轉型。

在2019年的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里,他完全拋開偶像包袱,化身亡命天涯的逃犯。

為使形象更為貼切,他不僅學了幾個月的武漢話,更是換上了一身形象顛覆的邋遢造型。

而該片最終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的成績,也讓胡歌這番犧牲沒有白費。

而在近日,他又與電影界頂級導演王家衛合作電視劇《繁花》,隨著預告片的釋出,外界對胡歌的這次新嘗試也充滿期待。

如今的胡歌在電影、電視劇領域不斷展現自己的多樣性,他的主動求變,令無數人稱讚不已。

04

長青的男神之路

無論影視形象如何變化,胡歌卻依舊是那股男神范。

從顏值上看,他從昔日稚嫩的帥臉變成了或儒雅隨和、或頹廢成熟的帥臉。

風格各種轉變,但帥臉終究還是那張帥臉。

從演藝生涯看,從紅極一時的古裝小鮮肉,到《琅琊榜》等劇里風格各異的角色形象,胡歌一如既往地有范兒。

如今來看,胡歌的演藝生涯才是小鮮肉到男神的正確打開方式。

而翻開其過往,或許有四個詞能解釋他的「男神神話之路」。

第一個詞是感恩,這從他與唐人影視十幾年來的深厚合作可以看出。

在胡歌出車禍時,唐人老總蔡藝儂多次拒絕換角,並在胡歌復出后堅持給對方最好的資源。

而胡歌也選擇多年堅守回報對方,這一待就是17年。

而在如今藝人屢屢改換門庭的大環境里,也在唐人資源大不如前的現在,胡歌仍以一顆感恩之心堅守,如今重情義令人稱道。

而他的感恩和重情義還不只體現在這一點,在06年那場車禍中,其女助手張冕不幸離世。

車禍當天,張冕看原本副駕駛的胡歌身心疲憊,主動與對方更換座位,但這一換卻導致了兩人如今的生死殊途。

胡歌在康復歸來后也沒有忘掉這位老友,他以張冕的名義捐資修建了30多間希望小學,此舉令人感到暖暖的情誼。

 

第二個詞是低調,在胡歌接近20年的高光生涯里,卻刻意對自己降調。

他多次選擇在名氣高漲時「神隱」,包括在2013年任性地全年不拍戲,包括《琅琊榜》大火后表態出國深造,大幅降低接戲頻率。

此外,他還基本不參與綜藝錄製,主動放棄提高曝光度的機會。

相比於其他明星在人氣高漲時不斷走穴,胡歌以多次消失來表達自己專註演戲的態度。

第三個詞是謙遜,這從胡歌台前幕後待人處事的態度可以看出。

最經典的是在金鷹節頒獎典禮里,胡歌在獲獎后與老戲骨李雪健握手,他那句「受之有愧」讓人感受到年輕一代的謙卑態度。

對於成名的老前輩是這樣,對於觀眾胡歌也是如此。

在胡歌參演某話劇的幕後舞台上,曾有這樣一幕。

在粉絲找他要簽名時,由於粉絲上台麻煩,胡歌選擇以跪地匍匐的方式為其簽名,此舉無疑再次圈粉了。

最後一個詞則是真實,在這個偶像包袱很重的圈子裡,胡歌從未諱言情感經歷。

在採訪中他曾多次感謝前女友(薛佳凝)在車禍期間照顧自己的經歷,更直言自己為對方做得不夠:

她真的很好。

我最大的遺憾,就是從來沒有在大庭廣眾下去感謝過她。

 

對於與女星江疏影的另一段感情,胡歌也是大大方方地發文認愛,分手時也對著鏡頭正面回應,沒有顧及感情經歷對生涯的潛在影響。

而胡歌微-博小號的被翻出,更讓人看出其生活中真實的一面。

在小號里,胡歌不僅展現出文藝風格,更有著調皮逗趣的一面,這讓這位男神更像是活在我們身邊一位接地氣的朋友。

 

總的來說,從古裝小鮮肉到如今的多變男神,我們看到胡歌一路長紅的演藝之路。

儘管昔日的他也是實打實的流量小鮮肉,但流量和鮮肉都不是他的原罪,他與如今的「鮮肉」們有著本質區別。

無論是胡歌的低調謙遜,還是感恩和真實,亦或是從少年到中年一部部出彩的作品神話中,都可以讓現今的多少大明星感到臉紅心慌?!

相比之下,新一代小鮮肉們以演戲作為提升名氣的工具,在沒有打磨演技的情況下,致使尷尬的名場面頻出。

而這橫向對比的直觀差距,這成為小鮮肉與男神的不同。

小鮮肉們空有一身皮囊卻沒有作品加成,使得其名氣注水過多,而以胡歌為例的「男神們」則不斷地以敬業態度出產作品,「活該」一紅就是十幾年!

胡歌也以這段近20年的演藝長紅告訴我們,他的結局早已「寫好」:

這就是演員,這就是男神!

青石電影 | 樂樂德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