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事強姦、被出軌,生活在泥淖的她如何逆襲?

百元之戀 百円の戀

不知從甚麼時候起,「喪」成了年輕一代的口頭禪。

頹廢、絕望、麻木,他們接受自己的無能,並認定努力=徒勞。

 

中國上層建築中有部分人認為,這些年輕人還是新聞聯播看得太少,心態不夠積極。

所以他們採取了一些手段,逼得年輕人不能看牆外的東西,只有新聞聯播可看。

怎麼說呢,也許還真有點用。

不過要我說,要改變這種極度「喪」的狀態,可以靠兩樣東西:

饑餓與憤怒。

餓到你不敢喪,氣到你不想喪。

比如今天要說的這部電影——

 

百元之戀
百円の戀

豆瓣評分8.3,好於84%的劇情片。

 

在爛番茄網上的評分更是突破天際,新鮮度是100%。

 

很多網友看完電影後,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安籐櫻?喏,就是下面這位。

一子,全名齋籐一子(安籐櫻 飾)

 

片名「百元之戀」,100塊的戀愛,其實並不是一次100塊的意思。

而是在一子看來,自己的價值就和100日元(折合人民幣6.0192元)一樣,連一杯奶茶都比不上。

所以她並不是任何人的優樂美。

 

32歲,不想工作、不想洗澡、不想刷牙,不想吃飯。

膀大腰粗,每天宅在家裡打游戲。

連處都還沒破,名副其實的死,肥,宅。

有一個不怎麼管她的老媽,和一個性格溫吞的老爸。

還有一個妹妹,叫二三子,剛剛離婚,帶著孩子回了家。

二三子還處在離婚的氣頭上,每天除了幫店裡忙活,剩下的時間就是懟自己的姐姐。

每天除了睡就是吃,還帶著自己的兒子瘋狂打游戲。

不懟你懟誰?

 

被這麼罵,一子也是受不了的,她拖著肥胖的身軀和妹妹打了一架。

準確地來說,是被妹妹打了一頓。

一氣之下,一子選擇了離家出走。

老媽也認為一子出去待一段時間會比較好,偷偷塞給她一點錢。

就這樣,一子開始了自己的獨立生活,她找到一家便利店,在裡面上通宵夜班。

這家店的名字,就叫做百元便利店。

 

除了上班,回家睡覺,一子還有一個人生唯一的樂趣。

經過一家拳擊館的時候看看祐二打打拳擊。

不過,也就是看看而已。

祐二37歲了,一事無成,打完今年,他就要從賽場上退休了。

不知道一子為甚麼會看上他,可能是因為拳擊的對抗性讓一子覺得迷人、也可能僅僅是因為祐二性冷淡風很帥氣。

 

心動這種事,誰又講得清楚呢?

32歲的一子還保持著初戀的羞澀,祐二應該也不是甚麼老手,這獨具一格的約會邀請,恐怕除了一子沒有第二個人會同意。

低到了塵埃裡的一子滿心歡喜,連豹紋內衣都買來穿上了。

還換上了裙子,盡管這……

少女你就準備穿成這樣去失身的嗎?

不知道多少年都沒有過社交的一子忍了一路,最終還是怯生生地問了祐二。

為甚麼要約我?因為覺得你不會拒絕。

兩個不怎麼擅長說話的人,一起逛了動物園。

祐二看動物,一子看祐二,很尷尬地就這麼結束了這一天。

這可能是我見過的最草率的約會,沒有之一。

再來說回便利店這條線,裡面的幾個員工,同樣百無聊賴

四十多歲的老男人野間,除了BB,就是BB,他已經脫離了嘴炮的境界,上升成了癮。

領導也是忙於上班和打工,身心俱疲。

祐二也時常會這家便利店買東西,只買香蕉,買了還經常不拿。

店裡人叫他「香蕉男」。

有一天他給了兩張票給一子,讓她去看自己的最後一場比賽。

理由是他沒帶錢,所以用票來買香蕉。

還蠻浪漫的。

一子去看了,祐二被暴打。

但打完後雙方還是互相拍了拍肩膀,這讓她感覺很向往。

她喜歡這種互相搏鬥後,相互鼓勵的方式和感覺,但是她自己都說不清楚原因。

好像明白了一點甚麼的一子還來不及回味。

就又被生活突如其來的勾拳一秒撂倒——

她被這個狗一樣的老男人野間強姦了。

被侵犯後的一子出奇地淡定。

她冷靜地報了警,喂警察嗎,我被強暴了,犯人現在睡著了,地址是******

然後淡定地回家洗澡睡覺和工作。

一子的「喪」已經接近麻木,無喜無悲,只剩一副驅殼。

後來一子來到祐二所在的拳擊會館,但祐二已經退役離開。

出於好奇,一子報名參加了這裡的拳擊訓練。

生活終於有了一點陽光和動力。

而這期間,一子偶遇到爛醉如泥的祐二並把他撿回家,兩人開始同居生活。

 

可惜沒過多久,祐二又跟新同事私奔了。

又一次被拋棄。

悲傷,憤怒,一子將所有情緒都發洩在了拳擊上。

而慢慢的,一子感受到了拳擊裡的樂趣,她甚至主動要求參加比賽。

一子第一次有「想贏」的欲望。

當爸爸再來看她時,爸爸說,你變了一點點。

第一次看到一子笑得這麼燦爛。

當一子開始和妹妹、家人關系變融洽,一切慢慢開始變好時,她又意外遇到了祐二。

但祐二一認出一子掉頭就跑。

當然很快被追上了,一子可是在役拳擊手。

原來祐二被女朋友甩了,怕是無臉見一子。

一子邀請祐二參加自己的拳擊賽,祐二說:

我不喜歡看到拼命努力的人。

 

祐二作為loser,看到身邊的loser一子開始上進、努力時,那種壓力、嫉妒、不安等複雜的情緒,讓他想逃離一子。

這種複雜的情緒實在太真實。

最終,祐二還是參加了一子的拳擊比賽。

而作為全片最高潮的賽事,一子唯一一次相贏的比賽,結果是:她輸了。

 

這才是大多數人的生活,努力也很有可能失敗。

就算是有親人朋友陪伴,有觀眾朋友的吶喊,也不一定會贏。

《摔跤吧!爸爸》所描繪的是極少數人的生活,而《百元之戀》所講述的,才是大眾的人生。

這也是這部電影為甚麼治愈的原因。

它足夠真實。

 

賽後一子站在祐二面前痛哭,她反複念叨著,好想贏好想贏,哪怕贏一次也好。

被強暴都沒有哭,被祐二拋棄也沒有哭,只是這次想贏時哭得厲害。

 

一子,哭一場也就好了。

沒有得到「贏的結果」,但你得到了「贏的欲望」,對你而言,後者更重要。

從曾經頹廢、窩囊、滿身贅肉的宅女,到現在賽場上掰彎全場的女拳擊手,態度的變化要比能力的變化更撼動人心。

回頭一看,是甚麼促使了一子的改變?

饑餓與憤怒。

從家中獨立後的饑餓,從被男神拋棄後的憤怒……

各位還在喊「喪」的朋友,餓幾頓,被甩幾次,可能就不喪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