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S離婚,汪小菲的生意還能撐多久?

文:徐晴 丁文捷

這十多年,汪小菲的事業與大S深度捆綁。大S的性格倔強、要強,想做到的事一定要做到,有更強的控制欲。汪小菲則集合了很多不穩定的因素。他自稱「北京小直男」,從高中就開始享受喝酒,時常處於醉酒狀態。但生意和情感上日漸擴大的裂縫,最終擊垮了二人的關系。

大S汪小菲綿延數月的離婚風波,終於迎來了尾聲。

11月22日,二人通過媒體正式公布離婚消息:「兩人已決定和平解除婚姻關系,並於近日辦理了相關手續。」

大S與汪小菲的離婚聲明。圖 / 網路

消息公布的前一天,有臺媒報道,大S獨自到高檔餐廳吃白松露大餐。一克白松露的價格是800臺幣(約183人民幣),她告訴工作人員,只要沒喊停,就一直刨。這頓飯最終花掉了近4萬臺幣(約1萬人民幣),被解讀為大S的「恢單儀式」。

兩人的離婚並不簡單。此前,有不少明星離婚時只發布一條微博,但大S和汪小菲各自請了律師,大有共同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架勢。其中,大S請來的律師賴芳玉在中國臺灣小有名氣,她曾幫助歌手張清芳與身價數億的「銀行投資教父」宋學仁離婚,為其爭取到16億臺幣的財產。

大S和汪小菲的共同財產,涉及多處房產和一家酒店S Hotel。但這十多年,汪小菲的事業與大S深度捆綁,走到離婚這一步,賬是不太好算。

汪小菲的「事業」

畢業回國那幾年,大概是汪小菲的事業高光時刻。

2003年,汪小菲22歲,他拿著兩個國外大學的學位回到北京,憑借母親張蘭積累的家業,直接進入俏江南餐飲集團擔任執行董事。

25歲,他用著母親的「IP」,創立了「蘭」會所——一家「頂級商務人士高檔奢華會所」。據《第一財經日報》報道,投資額在1-3億之間,營業後一天的流水達到了300萬。這個項目在日後一直作為商業成就被汪小菲掛在嘴邊。

那時,他是「十大歸國傑出華人青年」,亦是「京城四少」之一,跟女明星傳緋聞、隨母親為奧運會做供應商,一時風頭無兩。

2010年9月,汪小菲和大S在安以軒的生日派對上一見鐘情,兩個多月後便閃電領證結婚,並於2011年3月舉辦婚禮。這個婚禮的爭議引出了另一個知名二代王思聰,那是題外話。

結婚不久,汪小菲的事業開始出現問題。「蘭」會所因為定位不清晰、前期投入成本過高,2012年被俏江南集團出售。隨後,因為上市計劃受阻,俏江南未能如約上市,張蘭和汪小菲母子輸掉了與鼎輝資本的對賭協議,失去俏江南82%的股份,黯然離場。這給了王思聰嘲諷的理由。

隨後,在大S的支持下,汪小菲開始拓展新的商業版圖。他的嘗試有兩個方向,一個是去臺灣,一個是綁定大S。

2011年,俏江南跨海去臺灣開店,店鋪開在租金高昂的臺北信義區Att 4 Fun商場。2013年,合潤麟(北京)食品有限公司成立,註冊資本1000萬人民幣,汪小菲持股92%,唯一的代言人是大S。天眼查顯示,這家公司曾申請註冊「S茶」和「茶 S」商標。

2015年,汪小菲進軍地產,在北京合尊置業公司擔任董事長——這也是他在微博上認證唯一的title。

2017年,汪小菲砸下3.5億元,以大S的名字在臺北開設飯店S Hotel。

有關大S的元素,分布在酒店的各個角落。酒店的外牆上,有一串珍珠被擺成了項鏈的糢樣,據說是因為大S喜歡項鏈造型。夜幕降臨,站在十字路口,順著臺北敦化北路向北望去,一個散發著柔和黃光的「S」懸在空中,格外燿眼。走進房間,一封以大S口吻撰寫的信就躺在桌面上。「Welcome to our home,請將S Hotel當作自己家,與家人朋友在這裡,留下美好的回憶。」大S與兒子、女兒的照片,擺放在每個房間的雙層書架上。

關於S的商標,汪小菲也全部包攬。北京合尊置業有限責任公司曾申請註冊「S HOTEL」「 HOTEL S」等商標,就連大S唱過的歌都不放過——合尊置業還註冊了「姐妹們的聚會」商標。

S Hotel的房間內擺著的大S照片。圖 / 網路

此外,汪小菲還進行了不少投資,不過風格較為混亂。

天眼查顯示,截至目前,汪小菲共關聯16家企業,在其中兩家企業擔任法定代表人,並對20家企業有實際控制權。

物流行業裡有汪小菲的影子。他曾出任心怡物流的首席品牌官,那是一家主要服務阿裡巴巴的公司。

電商領域嚮起他的號角。汪小菲與心怡物流以及臺灣一個運營團隊合作,成立電商平臺「九份市集」,賣臺灣的特產、老品牌和老工匠的手作商品。

電動車賽道少不了他的參與。2019年小鵬汽車第一款上市量產車型發布,他頻頻在微博轉發與小鵬汽車有關的資訊。一位小鵬內部人士表示,「汪小菲確實是小鵬汽車A+輪投資人」。

汪小菲的盤子鋪得夠大,也將雞蛋放在了不同的籃子裡,但這麼多年下來,還沒有一個生意濺起太大的水花。

合潤麟從2013年成立至今,只推出過一款產品,叫做「合潤麟私家茶」,聲稱要與娃哈哈、農夫、統一等飲品巨頭爭搶市場。開業一年,這家公司淨利潤為0.02萬元,也就是200塊錢。

根據北京合尊置業公司2015年的財報,公司資產總額不到26萬,淨利潤為0.001萬,也就是10塊錢,之後不再對外公布財報。

九份市集原有一個官微,此前與汪小菲頻頻互動,2016年官宣過汪小菲在天貓直播帶貨。但它最新一條的微博停留在2018年3月。現在,點擊九份市集的天貓官網,會顯示「頁面無法訪問。」

作為主營業務的餐廳和酒店,亦多次出現問題。

臺北信義區Att 4 Fun商場的高檔餐廳俏江南先是搬家,然後改名「江南匯」,從川菜改成川菜結合臺菜。再後來,江南匯又更名為「小川臺灣居酒館」,改賣熱炒。2018年,有媒體發現小川臺灣居酒館似乎毫無預警地「倒閉了」。透過玻璃窗,室內桌椅早已被清空,門外貼上告示牌寫著「櫃位調整中」,店鋪打算另外招商。用地圖搜尋小川的信義及安和分店,都標示「永久停業」,撥打營業電話成了空號。

網路上對於餐廳的最新點評發布於2017年8月。有網友評價,「感覺就是在吃一般的快炒店,只是價位高出了3-4成,連臺啤一瓶都要價150元……晚上用餐時段還只有2-3桌客人而已。」

S Hotel是租的而不是買的。當初租了20年,一個月租金是700萬臺幣(約160萬人民幣)。疫情期間,S Hotel轉型為防疫酒店,一晚標價1400元人民幣。但因為設施一般、價格高昂,S Hotel不時傳出經營危機的消息。有網友吐槽像快捷酒店。

不過,生意上的不順並沒有讓汪小菲退縮,他仍在繼續嘗試。2020年7月,汪小菲來到海南,到訪海南國際經濟發展局,意氣風發地稱,未來3年,他將在三亞投資20億打造世界級高級康養中心。就是不知道,這個錢從哪裡來。

汪小菲出席「2010環球企業家高峰討論版」,參加有關「富二代」生存與創業的主題討論。圖 / 視覺中國

財富密碼大S

對於俏江南的衰落,汪小菲感慨良多。

接受36氪採訪時,他說,俏江南錯失了兩點機會,第一點是沒有做中央廚房集中採購、配送,另一點是在時代朝向互聯網轉變的過程中,沒意識到自媒體的重要性。

在他看來,做企業「要學會用自己的媒體去發聲」,做餐飲的利潤應該來自節約成本,「先別學會如何花錢,先得學會怎樣省錢」。

利用好自媒體、省錢做企業,這兩個目標在他和大S結婚後,通過大S的名氣和這段婚姻帶來的熱度輕松實現了。大S是隨著臺灣娛樂業成長起來的藝人,顯然更明白如何與媒體打交道,她為汪小菲省了不少公關和品牌費用。

2011年,俏江南餐飲集團南京分店被報道使用「回鍋油」,食品安全的爭議包圍了這家公司和汪小菲,而下個月俏江南臺北店就要開張。幾天後,大S和汪小菲現身臺北的ATT商場,前者一切如常,不時跟商場店員打招呼,後者則「神情憔悴,臉上濃濃的胡渣也沒刮」。這條新聞登上了臺灣媒體的頭版。

大S擅長將商業新聞轉變為娛樂新聞。在小S和丈夫許雅鈞身陷「胖達人風暴」時,她也用過這種方法轉移公眾視線。她發簡訊給媒體解釋,求媒體「別讓輿論冤枉了好人」。她還提前公布自己已經懷孕一個月,盡管還沒有真的確定——「雖然我沒用驗孕棒也還沒看醫生,但月經沒來,我對自己有信心,過幾天會就醫確診。」

在汪小菲的事業經營狀況良好時,大S為他站臺,幫他處理問題,對內對外,游刃有餘。

俏江南臺北店開業後,大S登上好朋友阿雅的節目《愛呀!幸福女人》,她用一種看似煩惱實則享受的語氣說,自己在婚後刻意少接戲,把更多的時間留給了汪小菲,盡力幫助他打理餐廳。餐廳裡的員工叫她「徐總」,她覺得渾身上下都不對勁,即便告訴員工可以叫她「大S」,他們也很難改口。

節目之外,大S常帶朋友到俏江南吃飯,其中有小S、吳佩慈、阿雅等知名藝人。她特意把好姐妹安排在餐廳入口最顯眼的地方。據城市信報報道,阿雅曾經問大S,難道不怕一直被其他用餐的客人發現或索取簽名?大S說,我就是想讓大家都看得到,可以幫餐廳宣傳,重點是我們的菜真的很好吃。

她還不時在微博上曬自己和朋友在俏江南用餐的合影,向網友推薦丈夫的餐廳。妹妹小S同樣捧場,充分利用微博的影嚮力給俏江南造勢。

大S常在微博為俏江南做宣傳。圖 / 微博@大S

那段時間,她們並不介意汪小菲利用自己的名氣,反而與有榮焉。臺北俏江南開幕儀式上,汪小菲主動說起,自己聽取了大S和她的很多朋友的建議,在菜單中加入了素食,比如素食的水煮魚、素食麻辣香鍋。

2014年,大S和汪小菲的女兒汪希玥出生。也是在這一年,俏江南在ATT商場的租約到期,沒有續約,搬到了大安區,脫離了臺北高檔餐廳的序列。官方解釋「租金太貴,另起爐灶」,但臺北市勞動局卻透露,俏江南曾以經營不善、虧損嚴重為由,申報解僱約30多名員工。

裁員輿論正盛之時,汪小菲出席了一場慈善晚會。記者問及此次到臺北是否是為了處理餐廳事宜,他否認了,只說是「回家」。他用女兒和妻子轉移話題,說他和大S在育兒方面都相當順利,不論是幫女兒洗澡、或哄女兒睡覺都難不倒他。而參加慈善晚宴的這一天,恰好是他與大S認識四周年的紀念日,他以大S的名義在內蒙古的荒漠種了9999棵樹,並呼籲大家「多做一些愛心」。

2018年,小鵬汽車G3發布時,他又提起大S,轉發並評論了一篇跟小鵬相關的媒體文章,其中提到「我老婆七年前設計的一款汽車也馬上投入生產了,三月見」。這個說法很快被推翻,一位小鵬汽車內部人士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採訪,「G3這款車肯定不是汪小菲的老婆大S設計的,汪小菲的表述並不是網友認為的那種意思。」

不知道生意中的問題,是甚麼時候蔓延到了兩個人的情感和家庭內部。

疫情以來,S Hotel傳出經營不善、裁員的消息。有媒體稱,大S為了救下S Hotel,以6000萬人民幣價格變賣汪小菲為她在臺灣購買的「冠德遠見」豪宅。

但汪小菲在微博上否定了「賣豪宅」,隨後隔空喊話大S:「老婆,你妹天天營業,你每天帶孩子,我又不在你身邊,你怎麼想的呢?」這被網友解讀為他抱怨大S不工作。

似乎事業受挫、家庭出現矛盾,汪小菲多次發布一些情緒崩潰的微博。

例如去年9月:「我一個從來沒離開家五天的爸爸,這次兩個月了,真他媽想家。有時候想起閨女會莫名其妙地冒汗、心悸,一直出汗。瘦了五斤,瘦成猴了。以前幸福的生活多美好,學著珍惜,好好活著吧。」

去年11月:「每天這個時候一定會睡醒,好像得了焦慮癥。五個月了,很多工作我也盡力了,當心力和體力實在撐不住的時候,就會想起家來,差不多該回去了。」

而不工作的大S,卻給汪小菲的母親張蘭帶來了直接財富。

張蘭投身直播事業後,抓住了流量密碼,不止一次講述「與大S的相處祕訣」。大S和汪小菲結婚十周年,她「無實物表演」給這對夫婦打電話。她眉飛色舞地拿著行動電話放在耳朵邊,眼睛卻好像穿透了空氣和數千公裡的距離看到了他們:「大S你們倆真有意思,你們倆躺在牀上給媽秀恩愛」。

11月22日,大S和汪小菲離婚的新聞登上頭條,高鐵上的張蘭仍在直播,大量網友湧進直播間,點贊數達到了5.3萬。有人提到離婚事件,她說,「愛上甚麼熱搜上甚麼熱搜,蘭姐做好自己就行,兒孫自有兒孫福。小菲都四十歲了,我管他呢?」隨後,開始興致高昂地帶貨。

汪小菲與母親張蘭一同為俏江南開店剪彩。圖 / 網路

生意和感情雙重裂縫

如果說剛剛結婚時,大S和汪小菲兩個人的關系是傾向於平等的——一個是如日中天的女明星,一個是商界新星。到後期,汪小菲的生意屢戰屢敗時,大S在家庭中似乎有了更高的地位。

2018年,大S和汪小菲登上綜藝節目《幸福三重奏》,當時他們已經結婚8年。某期節目中,汪小菲問大S,度假中有沒有對他不滿意的地方,大S說,打擾到我的東西,沒有打擾到你。她舉了個例子,屋子裡經常有蜜蜂,相比江宏傑時刻保護福原愛,汪小菲卻不覺得有問題,所以她只能忍著。汪小菲則說,屋子總開著門,打死一只又來一只,不如就別忙了。

汪小菲累了不會主動說,等著大S主動幫他按摩;大S不是老公剝的蝦就不吃,但又不會告訴汪小菲。兩個人為了湯圓的鹹甜,能展開一場爭論。陌生、矛盾,實在不像8年的夫妻。

大S與汪小菲共同錄制綜藝《幸福三重奏》。圖 / 微博@幸福三重奏

這兩個人性格裡,一直有截然不同的部分。大S的性格倔強、要強,想做到的事一定要做到。結婚之前,她常年保持42公斤的體重。她對自己要求嚴苛,剛出道做歌手時,她還在讀書,一年出三張唱片,同時上綜藝節目。每次趕完通告都是深夜,第二天她再早起去離家很遠的陽明山上學。拍攝《流星花園》時,她還在跟妹妹一起主持娛樂新聞播報節目《娛樂百分百》。

她追求一種生活的確定性,因此有更強的控制欲。每次參加汪小菲的北京飯局前,她希望了解與會的人員資訊,問過汪小菲後,得到的回答通常是「誰愛來誰來」。

汪小菲則集合了很多不穩定的因素。他自稱「北京小直男」,從高中就開始享受喝酒,時常處於醉酒狀態。小S在《康熙來了》中描述汪小菲的酒品:「比較激動,喜歡拍桌子。」汪小菲多次被拍到深夜買醉,走路需要他人攙扶,還被拍到酒醉後與一位女性舉止親密。

今年,汪小菲甚至開始醉酒直播。他嚎叫著唱歌,說自己要投資的戒指,許諾免費送給粉絲。但一眨眼,這個快樂、放肆的汪小菲,又變成爆粗口、罵平臺、懟粉絲的、暴躁的、語無倫次的汪小菲。

兩人的性格,大概也決定了在家庭中的分工。大S延續自己在原生家庭裡的地位,繼續做家長。她堅持在臺北娘家生活,讓汪小菲遷就她在北京和臺灣之間往返,據說汪小菲十年間飛了700多次。教育孩子也由她來決定,她不同意孩子到大陸學習,亦反對汪小菲帶孩子到大陸打疫苗。疫情期間,汪小菲兩地奔波,兩頭隔離,為此而覺得繁瑣、頭痛。

聚少離多減弱了兩個人的感情,汪小菲不穩定的情緒則成為催化劑。今年年初,因為無法在臺灣給家人打疫苗,汪小菲發微博批評臺灣抗疫不力,直接使用「傻X」「漢姦」這樣的字眼。他很快刪除微博並解釋原因,但這點燃了他與大S離婚的導火索。

生意和情感上日漸擴大的裂縫,最終擊垮了二人的關系。從今年上半年起,就有兩人離婚的消息傳出。11月初,小S曾回應,「大S正在追求幸福的道路上」。22日,「女明星嫁入豪門」的故事,徹底落幕。

聯想到劉濤與王珂、車曉與李兆會的故事,可以發現,有些企業家,並不如明星會賺錢。即便有近兩年的影視寒冬,綜藝的火爆也養活了不少人。

2018年參加《幸福三重奏》後,汪小菲跟著大S一起身價暴漲。後續有綜藝節目聯繫兩人合體擔任固定嘉賓,出價2000萬人民幣。

在去年的綜藝《成為媽媽後》中,大S提到,汪小菲嘗到了上綜藝節目的甜頭,可以隨時吃東西、去鄰居家串門、爬山、K歌,他感慨「老婆你這工作太輕松了吧」「有第二季我們一定要接哦」。甚至在《幸福三重奏》中,大S表示,最開始時自己非常抗拒參加節目,是在汪小菲的勸說之下才松口答應。她是被老公硬拉來的。

與汪小菲解綁的大S,不必再做很多不願意做的事。公布離婚的前一天,她獨自去餐廳吃的這頓萬元松露大餐,也因此被媒體解讀為是一種「解脫」的表現。

汪小菲似乎有更多情緒要表達。離婚的這陣子,他把自己的微博名字改成汪少菲,說這才是他的本名。他說「改名字挺好」,新名字帶來新生活,他的新餐廳麻六記在上海新天地,南豐廣場等地同時開業。據新浪娛樂消息,S Hotel將改名「菲行商旅」,徹底與大S切割。另外,有網友發現,他還刪除了所有關於大S的視頻。有網友聯想到他此前的「放飛」,稱他在離婚後終於獲得了「微博自由」。

自由誠可貴,只是不知道沒有大S之後,汪小菲的商業之路還能走多遠。

圖 / 電視劇《致命女人》截圖

 

參考資料:

1. 人物:《大S 下凡》

2. 壞姐姐來了:《這些年,愛喝酒的汪小菲到底搞砸了多少事?》

3. 半島娛樂:《大S成「徐總」幫汪小菲打理餐廳》

4.新浪女性;《傳大S夫婦做公益為避債 汪小菲餐廳經營不善》

5. 36Kr:《汪小菲:俏江南錯失了一些機會,餐飲行業需要體驗式消費》

6. 中新網:《大S老公汪小菲闖跨境電商 插足臺北飯店業》

7. 中新網:《汪小菲投資的臺北首家全陸資酒店開業》

8. 中新網:《汪小菲為大S當人肉雨傘 憔悴視察臺北新店》

9. 工商時報《汪小菲成立九份市集買特產》

10. 南海網海南新聞《汪小菲拜訪海南國際經發局,看好海南自貿港發展!》

11. 每日經濟新聞:《獲汪小菲和大S加持,小鵬汽車的朋友圈都有哪些人?》

12. 網易娛樂:《汪小菲種9999棵樹為大S慶生 否認餐廳經營不善》

 

來源 每日人物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