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玉清是如何走上「污王」之路的?

費玉清

  一直以來,被稱為「金嗓歌王」費玉清都有著很「污」的另一面。

  比如他經常講黃色笑話:

  有個男的覺得自己太胖,於是去選擇中心減肥。找前臺定好價位,男子走進房間。

  推門一看,裡面一位穿著比基尼的女子坐在高腳凳上對他說:

「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讓你嘿嘿嘿……」

  結果胖子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成功追到女子還真的和她「嘿嘿嘿」了。

  回到家,男子在體重秤上一站:

  瘦了兩斤!

  笑話配上費玉清拿捏到位的神態和肢體語言,瞬間讓「嘿嘿嘿」這個詞出圈變污。

  費玉清自己就出了首歌,就叫做:《嘿嘿嘿》。

  一些搞笑節目上,費玉清的顏色段子可以做到信手拈來的程度。

  有個節目上,他連出兩個笑話猜成語,結果都被嘉賓猜中。

  笑話如下:

  為了顯示自己顏色笑話大帝的真功夫,費玉清又拋了一個狠的:

  十幾個少女姐妹出去玩,大家各自約好了心儀的帥哥,選好了就出去。

  打一成語。

  嘉賓這次倒被難住了,接連回答了幾個都不對。

  費玉清略顯傲嬌地笑道:「如果那麼容易猜,我還叫『黃帝』嗎?」

  答案公布,謎底竟然是:井井有條……

  可以說,費玉清是歌壇段子界的一股「泥石流」,順便人送外號「費玉污」。

  「豔星」姐姐領進行

  費玉清原名張彥亭,家裡有姐弟三人。

  後來父母離異、生活困苦,大姐張彥瓊便主動去舞廳做「豔星」。

  因為喜歡《飄》的女主角費雯·麗,大姐給自己改了個藝名,叫做:

  費貞綾。

  1972年,為了貼補家用,剛滿17歲的費玉清也早早進入夜場。

  到臺北的夜總會賣唱。

  另一邊,更早進入社會的費貞綾,憑著性感的著裝、火辣的表演,開始在夜總會乃至臺北小有名氣。

  接著,她更被中視高層王世綱發掘,成為一名藝人。

  還被公司送到日本培養。

  沒多久,費貞綾已經走紅日本,隨後便以「東方維納斯」、「妖姬」之名紅透東南亞。

  費貞綾走紅,弟弟費玉清也沒閑著:

  18歲時,費玉清參加中視舉辦的《星對星》歌唱大賽,以一首《煙雨斜陽》奪下殿軍。

  受姐姐影嚮,張彥亭也正式將自己藝名定為:

  費玉清。

  憑著唱歌的天賦和大賽的名次,費貞綾有了為弟弟操作的空間:將費玉清引薦給臺灣流行音樂大師劉家昌。

  進而,費玉清和海山唱片簽約,並推出首張專輯:

  《我心生愛苗》。

  憑著清新脫俗、流轉潺潺的音色,費玉清一下子收獲了一批粉絲。

  接著,費玉清又推出了《晚安曲》《夢駝鈴》《一剪梅》……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為伊人飄香;愛我所愛無怨無悔,此情長留心間……」

  費玉清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筆挺的西裝,幹淨通透的嗓音,和永遠面帶微笑45度望向天空的獨特唱姿。

  一時間,歌壇內外流傳著這麼一句話:

  女有鄧麗君,男有費玉清。

  和日本女的浪蕩情史

  不論在歌壇的成績如何,費玉清至今都只有一段公開的戀情。

  那是剛出道的時候,費玉清一次去日本演出,偶遇了日本女星安井千惠。

  兩人很快便墜入愛河。

  第一次去安井千惠的家,她告訴費玉清:你洗完澡別把洗澡水倒掉。

  費玉清有些不解。

  安井千惠解釋道:

  這是日本人的禮貌,全家人洗同樣的洗澡水。因為怕費玉清不習慣,所以讓他第一個洗。

  從小父母離異,費玉清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後來,他還和安井千惠在公眾場合高調牽手,甚至帶著她出席金鐘獎頒獎典禮。

  26歲時,費玉清向安井千惠求婚,並在臺灣舉辦了盛大的訂婚典禮。

  但二人最後並未結合。

  據說,安井千惠家是日本的名門望族、家裡財力雄厚。因此,安井的父母對他們的婚姻提了兩個條件:

  1、費玉清入贅,生下的孩子隨女方姓;

  2、費玉清改國籍為日本。

  這樣苛刻的條件費玉清肯定不答應,最後安井千惠被家人安排,嫁做了他人婦。

  費玉清則終身未娶。

  和弟弟費玉清相比,姐姐費貞綾和日本的糾葛也蠻多的。

  開始走紅的時候,費貞綾也曾交過一個日本對象,甚至一度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最後也同樣不了了之。

  情路同樣十分坎坷。

  事業剛剛如日中天之際,39歲的費貞綾還選擇出家為尼。

  法號「恆述」。

  出家的原因拿她自己的話說就是:「愛情,愛了兩三年就倒胃口了。」

  可是,成了法師的費貞綾也沒改「豔星」本色:

  比如,她常常穿著名貴的袈裟、身傍4位高大帥氣的男護法游走於各種綜藝節目和廣告代言。

  甚至大談特談「對性生活的看法」。

  不過,相比於姐姐做法師的小出格,弟弟費玉清的另一段緋聞情史則更為勁爆。

  費玉清喜歡男人?

  時間來到2000年。

  有位叫章峰育的神祕男子向媒體投了一封兩千餘字的信件。信中,他點名批評費玉清「包藏狼人的禍心」。

  章峰育自稱費玉清的同性戀人,說兩人曾夜游、吃飯,並在東孝路的豪華大廈發生了關系。

  結果剛發生完關系,費玉清就提起褲子「吃幹抹淨」走人,甚至避而不見。

  章峰育恍然大悟:「我被騙了!」

  峰育指責費玉清始亂終棄。

  接著,費玉清一邊召開記者招待會澄清,表示自己是個正常的直男:

  「我不知道甚麼是一號、零號;不要以異樣眼光看我,我就是個正常人;男人跟男人稱甚麼始亂終棄……」

  一句話:自己不喜歡男人!

  另一邊,費玉清想都不想,一口認定事件背後是自己的經紀人蔣煥唆使、操弄。

  並公布了經紀人的性取向。

  結果蔣煥發坐不住了,更召開記者招待會進一步爆料說:

  費玉清有個「掰彎直男計劃」,自己已專業為費跑腿多年,更曾遍訪泰國、新加坡、越南為費玉清找男人。

  蔣表示,他三年前介紹費、章認識,後來章被費玩弄拋棄,本要將事情公之於眾。

  但被自己勸阻。

  費玉清和蔣煥發

  兩人之所以交惡,則是因為自己撞破費玉清獨自去泰國找男人。

  一番爆料下,關系本來非常親密的費蔣更是徹底決裂,到了「死生不複相見」的程度。

  此時,費玉清的親哥哥、主持界「大哥大」張菲則出面搜證,打算採取法律措施。

  不過章峰育卻毫不懼怕:

「我絕對奉陪到底,我所說的全是實話,沒有甚麼好怕的。」

  一時間,費玉清說蔣煥發勒索恐嚇,夥同神祕男誹謗自己;蔣煥發又爆出去年和費玉清沖突時,其哥張菲曾出面調解。

  更塞給他100萬臺幣。

  蔣煥發對此說道:「各位試想,如果費玉清真的沒有對不起我,幹嘛給我錢呢?」

  事情最後鬧得不可收拾。

  後來,蔣煥發患腦膜炎去世,蔣的好友邀請費玉清出席追思會,費玉清則未表達任何關切,看來他始終沒放下。

  媒體還為此報道說:

  密友蔣煥發猝死 費玉清不聞不問

  被玩壞的費玉清

  2014年9月,綽號「大白鯊」的秀場大姐大陳今佩上了《康熙來了》,張口就來說費玉清喜歡男人。

  且愛多毛的男生。

  接著,陳今佩又走上了《開運監定團》的舞臺,現場爆料說:

  費玉清曾經被楊美蓮的妹妹楊美玲強暴過。

  陳今佩

  陳今佩還大膽開麥,說:

「二十幾年前,費玉清那時候還是愛女人的,但楊美玲不但挑逗他,還握著他的手摸自己胸部。」

  當被問到「強暴有沒有成功」之類的話,陳今佩則說:「我記得應該有。」

  後來,費玉清便開始討厭女人。

  不過,陳今佩早年就曾以露奶的「木瓜秀」吸引眼球,後來又多次在新加坡、馬來西亞作秀,所以她的話多少有炒作嫌疑。

  畢竟沒有真憑實據。

  另一邊,臺灣藝人蔡頭則在節目上說:

「小哥絕對是喜歡女生的,他跟很多女藝人都有過,就是沒有跟陳今佩!」

  更曝出費玉清有性潔癖。

  蔡頭繼續解釋道:

  費玉清新居要有3房,夫婦各睡一房,中間是「辦事房」,完事後就各自回房,所以,時至今日都沒有女人肯嫁給他。

  當然,臺媒的品性都那樣,語不驚人死不休的。

  所以說話都真真假假。

  只留下一個處於緋聞漩渦的費玉清。

  隨著時間的流逝,費玉清的「同性疑雲」也漸漸被人淡忘。

  後來,費玉清也一直保持單身。

  一次和哥哥張菲吃飯,張菲問為甚麼《千裡之外》的MV裡,費玉清皮膚看起來和周傑倫一樣年輕?

  費玉清吃完後,不急不緩地答:

  「因為我是處男!」

  張菲聞言,笑得差點從椅子上跌落。

  費玉清的話不完全像玩笑,畢竟他曾說過:我是介於無性和自慰之間的男人。

  57歲面對記者採訪時,費玉清就曾透露過自己不婚主義者的傾向,他說:

「其實我感覺自己已經過了最適合採摘的時光,就像是老絲瓜,老絲瓜還有人願意吃嗎?」

  當然,一些更具體的細節問題,估計就只有費玉清本人才清楚。

  姐弟決裂

  費玉清的一輩子都被迫和「情」有關,而最大的情感危機來自於出家的姐姐:

  費貞綾。

  費貞綾雖然早已出家了,但是身上絲毫沒有出家人的風範。

  比如,她會在鬧市逛街、遛狗吃牛排。

  而她吃肉的理由也很「冠冕堂皇」:

「齋心不齋口。如果吃素就能上天堂,天堂早被牛羊馬擠爆了。」

  還有一次辦年貨,費貞綾又被拍到當街吃肉串、還買了一堆肉腸魚丸。

  市民撞見她後看不過去了,怒斥她不守清規。

  金錢方面,費貞綾也絲毫沒有出家人的節儉,反而揮霍無度。

  為此,她還振振有詞:

  其實姐姐退圈後,費玉清和張菲每月都給她20萬臺幣作為生活費。

  但費貞綾花錢大手大腳,除了請四位帥哥護法外還四處大吃大喝,帶女弟子去香港購物……

  上百萬的袈裟,可以塞滿整個衣櫃。

  開個記者招待會,費貞綾還會表情優雅地亮出手上十克拉的鑽戒,說是自己當初紅的時候,印尼土豪送給她的。

  到了2020年年初,費貞綾突然開始在社交平臺上曬文吐槽,說自己欠下了4000萬債務。

  原來,曾有一「信女」江寶銀找到她,承諾給400萬善款宣揚佛法。

  但費貞綾卻被對方蒙騙,簽下了貸款支票。

  結果對方人間蒸發。

  為了還債,費貞綾找了20多家高利貸公司周轉,欠下了3000多萬。

  一番利滾利,最後欠到了4000萬。

  為還債,費貞綾再次現身,又想要費玉清和張菲背鍋。

  但費玉清和張菲早已幫姐姐還過2億五千萬新臺幣的債務。

  那時,他們之間還簽下了一份承諾書,表示今後不再為費貞綾還債。

  對此,費貞綾卻毫不買賬,說弟弟們的確給了自己兩億:

「一個失憶,一個回憶!」

  後來,每逢遇到債務危機兩個弟弟沒有幫自己還款時,費貞綾總會上節目罵他們。

  比如:

  罵費玉清是中國的牙刷,一毛不拔;罵張菲臺灣省省長——省錢之長。

  過了段時間,眼見弟弟們對自己的「隔空喊話」毫無反應,費貞綾則牛掰哄哄地說有人一下給她打了幾百萬美金。

  可以說,費玉清被這個姐姐糟夠了心。

  2019年底,費玉清在臺北小巨蛋舉行了最後一場告別演唱會。

  此後他將徹底「封麥」,退出歌壇。

  近萬名粉絲到場相送。

  演唱會途中,費玉清兩度哽咽、強忍淚水,臺下歌迷見狀則高呼著「加油」。

  彼時,#費玉清封麥#的話題也引爆熱搜。

  其實早在18年,費玉清就有意退出歌壇。當時,他還寫了一封親筆信,吐露多年圈內生涯的心酸。

  回首費玉清的歌壇生涯,他幾乎是一個零緋聞的存在,但卻是一個招緋聞的體質。

  17歲入行到父母去世,他一直都快步向前,卻忽視了欣賞沿途風景。

  由於工作太忙,他甚至都沒去過阿裡山。

  最後感情生活也毫無著落。

  現如今,費玉清已經66歲、仍然未婚未育,曾有好事媒體繼續追問他原因,他說:

「不是隨便牽手就能點燃一場愛情,不是隨便一個女子便能將就半生,恩愛承歡。」

來源: 假裝是天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