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中世紀的女性為了美有多瘋狂?

歐洲中世紀的女性為了美有多瘋狂?

瘋遼!怎麼會有人為了變美連命都不要啊?

羊說的就是歐洲中世紀的女性…

如果問她們:變美和活著二選一,你選什麼?

她們會毫不猶豫且身體力行的告訴大家:美就完了!其他的不重要!

像什麼:大眼美瞳液(致瞎)、抗老黃金水(致死)、美白泡澡神器(致病)、化學元素周期表染髮劑…啥都敢往身上造。

並且還以染病後日漸衰弱的身體狀態為榮,覺得很美很浪漫,這心態屬實讓人respect…

覺得魔幻的友友們不要不信,羊這就來和你們詳細聊聊!

 

一滴入魂!讓你擁有「神祕、性感」眼神

——「顛茄液態美瞳」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稍大的瞳孔會使得眼睛更有神、眼波流轉間更會讓被隨意瞥到的人覺得是在對自己放電。

而這種「放大瞳孔能夠提升顏值」的認知,歐洲女性很早就get到了。

因此選擇在眼中滴入「Bella Dona滴眼液」,用來放大瞳孔、提高眼部美感(效果相當於現代美瞳放大片)。

由於這種滴眼液效果明顯,所以還迅速引起了一場大範圍「擴瞳」潮流。

PS:有學者認為,蒙娜麗莎原型糢特就使用了Bella Dona滴眼液,所以顯得眼睛很有魅力👇

可她們用的Bella Dona滴眼液中。

起到擴瞳效果的成分提取植物卻非常致命——顛茄。

說到顛茄,它的名氣可就大了去了,不光從葉片到果實、根莖中統統含有毒性成分。

而且毒性極強,兩個漿果就可以使一個小孩喪命,來10-20個輕鬆放倒一個成年人。

(其實顛茄(Atropa belladonna)名字中Atropa一詞的來源就是「希臘神話命運三女神之一的阿特洛波斯Atropos」,這位女神的職責就是「切斷生命之線」)

 

把它的提取液滴入眼睛後,雖然能夠「瞬間麻痹&侵入眼部肌肉的神經末梢,從而使瞳孔放大」。

可長期使用,中樞神經系統會遭到不可逆的破壞,不光會對光敏感、引發頭痛、產生幻覺,甚至造成失明的最終結果…

but,歐洲中世紀女性雖然知道顛茄的危險,卻依舊用它來變美。

就…佩服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大無畏精神!

 

喝了更容易死的「抗老神器」

——「黃金水」

人類對於抗老的追求是不分國界和年代的。

而由於黃金不腐不朽的特性,所以很多醫者、研究人員都會把它和長生&抗老聯繫在一起。

像是在中國,《本草綱目》中就記載了「金器煮汁頻頻含漱」的方法。

但因為只是喝放置在黃金器皿中的水(黃金不溶於水),所以對身體沒啥危害。

PS:雖說有「吞金自殺」的說法,但那也只是因為黃金太重,會把腸胃砸穿致死。

不過在歐洲中世紀,貴族女性們用黃金抗老的畫風就很神奇了。

由於中世紀鍊金術狂潮的逐漸興起,很多人都在尋找怎樣融化黃金的方法。

而就在這段時間裡,一個鍊金術士就發現用濃硝酸和濃鹽酸混合而成的王水能夠溶解固體黃金。

隨著發展,中世紀醫學專家Jean Be guin 、 Christophe Glaser、葡萄牙教皇約翰二十一世等人,還把黃金寫進了抗老醫學&食譜手冊中。

而其中能夠讓人「永葆青春的食譜」配方就是:

「融化後的黃金、銀、鐵、銅…在按順序加入處女的尿液、白酒、茴香汁、蛋清、哺乳期婦女的乳汁…「

羊不懂為啥,但翻完資料後腦袋嗡嗡的

不說別的,就光是那一大串元素周期表上的重金屬就很致命了。

喝肚子裡別說永葆青春,棺材板板都隨時為她們候著。

但當年貴族女性卻被這種說法迷惑了,端起杯子直接幹!

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亨利二世情婦黛安。

黛安比亨利二世年長19歲,她希望讓自己看起來和亨利二世沒有年齡差,所以每天都要喝一杯這種黃金水抗老。

而身體大量攝入黃金後,會變白只是因為體內紅細胞被大量殺死,但身體機能也會隨之遭到嚴重破壞。

所以當年法國學者布蘭頓在見到黛安時雖表示:

「我相信,繼續飲用這種黃金水,這位女士再活一百年都不會變老……」

然鵝,用jio想也知道後果,黛安在被誇後六個月就去世了。

到了2008年再次檢測黛拉死因時,研究人員得出的結論同樣是:長期飲用黃金水引起慢性中毒,導致死亡。

 

為了讓頭髮變個色,連命都不要了

——硫磺、生石灰染髮劑

同樣,染髮對於歐洲早期女性而言也是提升美貌程度的關鍵點。

但她們的染髮產品成分卻和中國早期記載中無毒的「白蒿汁液、蒲葦灰、婆羅勒、覆盆子…」不同。

而是堪稱有毒成分集合物,羊看後直接倒吸一口涼氣:真勇士為變美不要命也罷!

像是十五世紀,也就是伊麗莎白一世時期。

因為女王的頭髮是天然紅髮,所以當時的女性為了讓發色和她們喜愛的女王統一,就會使用硫酸、鐵鏽與鉛等混合物染髮

而男士也會將他們的鬍鬚染色,只為了面部鬍鬚和女王發色匹配…

可眾所周知,硫磺是一種有毒物質。

長期接觸輕者會出現流鼻血、眼紅、眼痛、流淚、失眠等癥狀,重者大家自己考慮…

而到了15世紀-16世紀間,當時的專家學者還提出了護髮妙招推薦。

像是《伊莎貝拉·科爾特斯夫人的祕密》書中的洗髮配方中就存在:生石灰粉,含金氧化鉛,銀…

作家邁斯特·亞歷克西斯(Maister Alexis)研究的護髮配方裡則有:紅礬、石礬、銻、硝石…

好傢夥,又是一長串的元素周期表,而且毒性還都不咋小。

把它們用到頭髮上,不用考慮它是否真能護髮,頭髮&命還有沒有才是個大問題吧!

 

試試就「逝世」的神仙美白成分

——鉛&砷

除了追求大眼、極致抗老和潮流發色之外,歐洲女性對「冷白皮」也是愛得深沉且致命。

由於當時的認知屬於:

深膚色很像工人勞作後曬黑的,看起來顯得貧窮且醜;

只有白皙的肌膚才是貴氣優雅的象徵。

現代很多歐洲中世紀宮廷劇中,上流貴族在正式場合中都會把臉&身體塗得白到過分👇

而她們用到的這種過白的粉底液,其實也就是古畫常見的塗料:鉛白

鉛白的成分毒性可以說是極其強烈了。

長期附著在面部不僅會使得會皮膚潰爛,而且還會對神經、腎臟等多個系統造成危害,更容易因此喪命!

羊還看到過一個說法:

因為當初這類鉛白製作的粉底液,使用說明中寫道「鼓勵購買者在她們丈夫在場時使用」

所以那段時期經常出現一些非常奇葩的現象:男人在親吻了自己的妻子後會經常在不知不覺中死亡。

因此歐洲中世紀寡婦率非常高。

剛看到覺得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聯想,可想想鉛中毒的後果,貌似也挺可信啊…

 

而且她們還會內服&外用加入了「砷」的美白丸、泡澡劑,以達到美白的究極成效。

但是「砷」可不是啥平易近人的無毒物質,科普時間:

砷(Arsenic),俗稱砒,與其化合物被運用在農藥、除草劑、殺蟲劑,與許多種的合金中,它的化合物三氧化二砷被稱為砒霜

看到這大家都懂了吧!

so,當時吃美白丸=磕砒霜!

而長期使用加入砷的泡澡劑,它是能讓皮膚上出現病理性白斑,使用久了白斑就連成一片整個人也就全白了

但長期接觸後,人不就也就沒了嘛!

這種美白方式,大可不必啊…

最高的容貌讚美

——「你美得像得了肺結核」

到了18-19世紀時期,歐洲貴族又開始了以蒼白瘦弱的體態為主流審美。

所以她們對美的追求方式,也不再局限於化學元素周期表對皮膚、發色之類的表象改變作用。

而是直接想get「因疾病導致身體衰敗的美感」(氛圍美???)。

因為得了肺結核後的典型癥狀「乏力、食慾減退、消瘦、顏面潮紅…」和她們追求的體態&氛圍美感不謀而合。

加上那段時期,不少藝術家對肺結核患者身體狀態也做了過度美化。

像是波德萊爾的《母音》中就這樣描寫肺結核患者的狀態:

殷紅的吐出的血,美麗的朱唇邊,在怒火中或懺悔的醉態中的笑容…

瑪利亞·巴什克採夫遺作《日記》裡說到:

它不僅沒有使我變得難看,反倒給我增添了一種相稱的柔美氣質…

肖邦因肺結核離世前痛苦的咯血、咳痰,也被記錄為:

肖邦優雅地咳嗽著…

 

並且,不少知名畫家的畫中人原型也都是肺結核患者👇

莫奈《卡米耶∙莫奈》

這下好了,肺結核直接和藝術、美感、高級完全綁定。

所以貴族想當然的也都以「被感染肺結核」為榮,所以那時上流社會的最高外貌讚美也變為了:

你美的像得了肺結核!

順便說一句:即使沒有被感染,那些走火入魔的求美者還會通過食用砒霜讓自己變得蒼白瘦弱…

 

看著上面的歐洲中世紀喪心病狂求美方式,羊只想說:你們清醒一點啊!

期望變美的想法沒問題,但方式&過程著實不能接地府啊!

否則結局就是落地成盒…

 

來源 新氧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