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小欣:「蒲」——香港明星和酒吧的舊事

香港蘭桂坊

,動詞,原「蒲」的另一意思是指「出現」,通「泡」「浮」,例如「蒲頭」是指「露面」,現被詮釋為「出外消遣」、「溜達」,香港上世紀的地道說法是「威」、「wet」或為「we wet」

近年「蒲」字在報章娛樂版出現的頻率甚高,形容到夜場如酒吧、的士高(舞廳)玩樂。

香港蘭桂坊是著名蒲點,是狗仔隊攫取名人、藝人臺下爛玩一面的熱點,將偷拍的照片刊登時,就會寫:某某某夜蒲蘭桂坊。內文多是暗示其飲醉、貪玩、好結交異性,總是帶點負面。

 

藝人被多偷拍幾次,便會被定性作「蒲精」。經理人最忌藝人被指是蒲精,因不夠健康、有損形象,影嚮接工作,為保藝人前途,經理人都會禁止藝人夜蒲。

/蒲精的報道/

蒲點紙醉金迷的吸引程度,驅使錢國偉導演於2011年開拍主題電影《喜愛夜蒲》,起用一批新人,以蘭桂坊作背景,講述多對男女的情愛故事。由於票房報捷,更開拍了第二、三部,可見「蒲」的普及程度。

幾年前,我也曾帶兒子去蘭桂坊蒲,讓他及早見識甚麼是「蒲」,並加以輔導,以免他對蒲過分好奇,增加他對蒲的免疫力。他至今不喜愛夜蒲,不知是否與此有關。

沒想到的是,跟兒子去蒲,竟重遇當年的蒲友,我沒蒲已十多年,他們仍夜夜笙歌,晚晚「懟冧(lín)」,也真佩服他們的肝髒之健康。

(關於「冧」的專欄稿件:查小欣丨冧:既甜蜜,又暴力)

80年代,我當上周刊總編輯,一星期蒲足七晚,但那年代不叫蒲,叫「Wet」,原因不求甚解。

當時沒有記者會去的士高取料,明星藝人收工後會去的士高見朋友互動聯誼,不用約,晚上11點自動現身「報到」。

梁朝偉與周星馳結伴來Wet,愛坐吧臺,梅豔芳、鄧光榮、湯鎮業、餘安安、陳百強、喻可欣等好幾十位藝人,大家每晚見面,無形中建立了友誼,經常會說點知心話。

那時大家Wet的熱點包括「荷東」、 Canton、Hot Gossip和DD,不少藝人愛去Canton Disco Wet,因內裡附設一個音樂房間,駐場歌手正是肥媽瑪莉亞,當時她仍藉藉無名,但歌好又懂得搞氣氛,我幾乎每星期都在專欄介紹她、贊賞她,不久引起唱片公司的關註,簽她做歌手。

/肥媽瑪莉亞/

Wet」的另一講法是「We Wet」,跟現在的「Wechat(即微信)」是否有關聯,則無從稽考。

WetWe Wet的年代出現前,會用「」來形容,「今晚去哪兒威?」即去哪裡蒲?

/早年張國榮/

在仍是「」的年代,張國榮是明日之星,偶爾也會夜游去威,竟被當時還未發展成熟的狗仔隊偷拍了一張糢糊的照片,雖未被大做文章,但張國榮已引以為鑒,戒絕夜蒲,有先見之明。

/電視劇《老表你好hea》/

至於指「hea」與蒲同義則牽強了。「hea」是態度懶散之意。香港前財政司任司長任內嚴肅,退休時他說要學hea,即要學放松。但如說「現在的年輕人做事好hea」,則為敷衍、隨便、得過且過之意,意思差很遠。

來源:字媒體

 

💰 打賞